手机上阅读

第490章 神尊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的坚决,让轩辕南眸光泛起浓浓涟漪,那是泪光。

    “玲珑,你当年也不曾想过,生命里除了我轩辕南之外,还有一个赫连玄玉对不对?”轩辕南的语气十分轻柔。

    凤玲珑怔了一下,退后两步,离开轩辕南双掌的掌握。

    轩辕南淡淡一笑,目光温润如玉:“你可以不接受我,却不能剥夺我爱你的权利。当初是我太自负,我以为你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我,现在……醒悟虽然有些迟,受苦我也甘之如饴。”

    凤玲珑张了张嘴,最后选择沉默。

    虽然她对轩辕南的执着不放手有些不敢苟同,但轩辕南的一句话却是让她无言以对。

    一个人可以不接受另一个人的感情,却不能剥夺对方爱人的权利。

    “玲珑,我对你的心意从来都没变过,我也会为过去的错,加倍补偿于你。玲珑,相信我,我轩辕南再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轩辕南深深地看了凤玲珑一眼,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凤玲珑蹙眉,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加倍补偿于她’?

    “狗男女!”一声冷冷的斥骂,从树梢处传来。

    凤玲珑眸光一冷,快如闪电地出手,将树梢上那人拉了下来,狠狠摔在地上。

    夏侯梦茴猝不及防,被摔了个狼狈。

    “你刚刚骂谁?有本事再骂一遍?”凤玲珑好整以暇地看着夏侯梦茴,她看这姑娘已经不顺眼很久了。

    夏侯梦茴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愤怒地指着凤玲珑破口大骂:“我骂的就是你这个贱人!你背着玄玉哥哥勾三搭四,死不要脸,贱蹄子,狗男女……”

    ‘啪啪啪啪’!

    夏侯梦茴骂的正起劲儿,突然就被四个连续的耳光扇懵了。

    眼冒金星了好一会儿,她才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凤玲珑:“你、你敢打我?”

    疯了!这女人疯了!竟然敢打她夏侯梦茴!

    凤玲珑嗤笑了一声,对天翻了个白眼,语气很是嚣张:“你是蠢呢?还是蠢呢?我都打了你还问我敢不敢的问题?”

    “凤玲珑你这个贱……”

    啪啪啪啪!

    凤玲珑毫不客气地又是四个耳光甩了过去,呼!好爽。

    夏侯梦茴嘴角都溢出了血丝,她敢肯定她的脸已经肿了。

    夏侯梦茴不是不想还手,而是……她太有自知之明。

    如今的凤玲珑,光明正大的打斗,有几个能真正是她的对手?

    “还不滚?被我打得很爽,还想再挨两下是不是?”凤玲珑似笑非笑地瞥了夏侯梦茴一眼,作势扬掌又要打去。

    夏侯梦茴一个瑟缩,恨恨地瞪了凤玲珑一眼后,慌忙就转身飞走了。

    好女不吃眼前亏,总有一日她会把过往所有的屈辱统统还给凤玲珑这个贱人的!

    凤玲珑抿唇一笑,甩了甩有些酸麻的手掌,耸肩转身往回赶。

    凤玲珑今日可谓是有些不走运,她才刚回到圣尊宫殿里,某人就一脸冷意地斜靠在她房间门口,等着她自投罗网了。

    凤玲珑忽然感觉后脑勺一阵冷风‘飕飕’刮过,唔,今日不是大晴天么……

    “咳,赫连你找我啊?”凤玲珑小心肝微抖,面上却镇定自若地朝赫连玄玉走去,一脸亲近之意。

    赫连玄玉冷眸瞥着她,一双美眸冷霜满布,闪耀着冰冷的寒芒,犀利视线似是要将人心看透。

    凤玲珑头皮一阵发麻,他莫不是……已经猜到了什么了?

    凤玲珑的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最后,赫连玄玉狠狠瞪了她一眼,大掌一伸,将她拉入怀中。

    不由分说地,他扯出她白皙皓腕,亲自检查那腕上伤痕。

    “那个,这个……”凤玲珑手腕上刀痕落入赫连玄玉眼里,引得赫连玄玉周身泛起一股冷冽及杀意,她顿时讷讷了。

    果然……还是瞒不住啊!

    赫连玄玉抬眸,深深望进她忐忑美眸之中,捕捉到那一丝惶然,他心上犹如也被划了一刀。

    狠狠地,他低头吻上那张樱唇。

    粗鲁,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有的只是重重的惩罚与蹂躏。

    “赫连……”凤玲珑快哭了,他这完全就是凌虐啊凌虐!

    鲜血很快在两人唇齿中流窜,赫连玄玉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在每一个属于他的芳香领域留下血的记号。

    就在凤玲珑双唇都快没知觉的时候,赫连玄玉猛地放开了她!

    看着她肿胀的双唇,鲜血沾染到她精致的下巴上,赫连玄玉胸膛里更是一股浓浓怒气:“为什么不反抗?”

    反抗?凤玲珑欲哭无泪地瞅着他,她要是反抗,是不是得打起来啊?

    不过她却是明白,赫连玄玉无论如何也不会和她动手的。

    “说!”赫连玄玉漆黑如墨的冷眸紧紧盯住凤玲珑的,眸底复杂的深意让凤玲珑心疼不已。

    凤玲珑下意识要去咬唇,却被赫连玄玉修长如玉的手指撑开,不许她碰那唇上伤口。

    瞅了眸色坚决的赫连玄玉一眼,凤玲珑期期艾艾地说了:“因为……不想跟你吵架……”

    想和他好好的,可有些事她必须要做。

    知道他会生气,她便由着他发泄好了,总之他不会真正伤害她。

    只要他心里那股气发泄出来了,她和他自然就是好好的了。

    凤玲珑一句话小声出口,赫连玄玉眸子就闪了闪,冰冷的情绪在一瞬间得到某种和缓与安慰。

    “玲珑……”赫连玄玉微微叹了一声,怜惜地将她圈进怀里,小心翼翼抱得一丝缝隙不露。

    仿佛,两人身体天生契合一般。

    “我不是因为他才……”凤玲珑想了想,还是简单解释了一遍,关于神魔灵识让她送给轩辕南一瓶鲜血的初衷。

    赫连玄玉听了,半晌没作声。

    “赫连,别生气好不好?”凤玲珑美眸染上一丝隐忧,“神尊只怕已经复活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所以……”

    “我没生气。”赫连玄玉淡淡出声,天籁般的声音让人不得不信。

    只不过,凤玲珑却是无奈地一笑:他刚刚那不叫生气,叫暴怒!

    但凤玲珑也聪明地不和他争辩,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个任性又幼稚的男人不是吗?

    因为他对恋爱没有经验,全凭本心。

    “好,我家赫连没生气。”凤玲珑笑眯眯地伸出双手,捏了捏他双颊软肉。

    这回轮到赫连玄玉无奈且宠溺一笑了,晶亮如星辰的眸子紧紧锁住她的红唇,含了一丝歉意。

    “没关系,我喜欢简单粗暴的。”凤玲珑俏皮地眨了眨眼,温柔的他,粗暴的他,小气的他,腹黑的他,她统统都爱!

    赫连玄玉一瞬间整颗心涨得满满的,情不自禁将凤玲珑紧紧抱住,像是要和她抱到天荒地老。

    过了许久,赫连玄玉才将凤玲珑拉入房间,仔仔细细掏出药膏给她唇上抹了一遍。

    凤玲珑眼珠子一转,吐出舌头,不甚清楚地嚷了句:“这里……也有……”

    赫连玄玉眸子一黯,心随意动,低头就含了上去。

    刚擦好的药,很快就随着两人缠绵而消失殆尽。

    一吻罢了,赫连玄玉有些情难自禁,凤玲珑则像只偷了腥的猫,一直在闷笑不已。

    “睡了。”赫连玄玉嘟嚷了一句,眉头蹙着,五官皱着,像讨不到糖吃的小孩,大掌滑过那娇嫩肌肤,落在她软软的腰际。

    “我帮你解决?”凤玲珑脸色红红,却是镇定自若还带着一股调戏的意味仰头看他。

    赫连玄玉脸色一下子黑了,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睡觉!”这次,赫连玄玉直接是不容反驳的命令了,大掌直接盖住了凤玲珑的双眼。

    凤玲珑被迫闭眼休憩,红唇还撇了撇:得,给他服务还不要呢,真傲娇!

    赫连玄玉也闭上眼,摒除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不着边际的想法,深深吸了几口气。

    在凤玲珑呼吸渐渐均匀之时,他才小心翼翼放开了自己的手掌。

    看着那张恬静毫无防备的睡颜,赫连玄玉粉色薄唇微微一勾。

    “第一次没了,第二次总要留给你这小东西的。”赫连玄玉好笑地轻喃一句,低头在那翘挺鼻梁上轻轻一吻,随后心满意足地搂着凤玲珑睡去。

    凤玲珑在睡梦中,红唇无意识地扬了扬。

    是夜,凉风徐徐,万籁俱静。

    杀戮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闯了进来。

    “啊……”

    “救命!”

    各种惨叫声,瞬间划破夜的宁静,有一种让人置身血腥地狱的错觉。

    所有人在一瞬间惊醒,以最快的速度穿衣下床奔出房间。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也是第一时间冲了出来,但见到至尊皇境里的惨景,都是目光微微一寒。

    “神尊,来了……”凤玲珑看着还在四周萦绕的神力,背脊一阵发凉,握住赫连玄玉大掌的小手,也是微微冒汗。

    这些斗皇的死法,太残忍了。

    作为继承了瑶池女神全部神力的凤玲珑来说,已经足够看清神尊的杀人手法。

    四周的斗皇们,不但肠穿肚烂,而且是一寸寸被腐蚀,偏偏人却未死,痛苦地在地上挣扎翻滚哀嚎。

    便有承受不住先死的,那一缕灵魂却是始终散不了,还困在肉身里被折磨。

    灵魂们的哀嚎求救声,让凤玲珑别开了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