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1章 师父和爹的疑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屠杀。

    血腥大屠杀。

    带着浓浓的报复色彩。

    “玲珑,别怕。”赫连玄玉浑身肌肉绷紧,用力握着那只冒汗的小手,美眸妖娆,仿佛在传递一股力量给身旁姑娘。

    凤玲珑垂眸,淡声:“我不是怕。”

    就是有些……心悸。

    起初知道这天地分三界时,她以为神界就如同她第一世看电视所知道的那样,神仙不会欺负人的。

    想不到,神尊所带领的神界,沾了个‘神’字,却是根本没脱俗,杀起人来比魔还恐怖。

    这样的神尊,似乎比玉皇大帝还难对付呢……

    “夏侯渊,你后悔吗?”仙殿尊者淡然问着眉头紧锁的夏侯渊,冰冷眸底有一丝显而易见的嘲讽。

    夏侯渊拳头用力一握,在众人吃惊的视线中,缓缓吐出两个字:“后悔。”

    在瑶儿发生意外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

    这三界之中,能让他夏侯渊后悔的,也只有瑶儿一人。

    众人都很吃惊,他们没想到‘后悔’这两个字,竟然会从夏侯渊的嘴里出来。

    “后悔也无济于事了。”仙殿尊者眸色似乎微微一柔,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不着痕迹地朝脸色紧绷的凤玲珑看了一眼。

    此后,没人再说话。

    杀戮明明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但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去阻止。

    阻止?笑话!谁阻止得了神尊?

    凤玲珑不自觉地朝赫连玄玉依偎过去,心里升起一股淡淡的恐慌。

    那神尊,只怕真是能够分开她和赫连玄玉的人。

    她怕,并非怕神尊,而是怕神尊拆散她和她家男人。

    一片沉寂中,轩辕元祖焦躁地握了握拳,语气冷冽:“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

    赫舍里宸转眸一瞥,唇畔笑容略带苦涩:“不然呢?”

    神尊才刚刚复苏,万年之事定在神尊心中掀起滔天巨浪,不让神尊发泄个够,什么事情都没得谈。

    这些斗皇,注定是要死在神尊手中的。

    轩辕元祖狠狠抿了抿唇,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几乎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仙殿。”完美人影徐徐自半空中而落,威严天籁之声却让人心头发颤,“真是很久没见了。”

    仙殿尊者不自觉地屈起了五指,眸底隐隐有光华流动。

    看着眼前高贵如神祗的男人,仙殿尊者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神尊。”

    众人早已石化,呆滞。

    制造方才那场杀戮的人,真的是眼前这位绝世美男?

    神尊负手而立,神情明明是那么和煦如春风,却由内往外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冷冽气势。

    他一双美眸狭长深邃,精致脸庞当世无人能敌,如同上天最满意的杰作,完美无瑕。

    那双深邃眼眸森冷肃穆地扫过仙殿尊者等人,自动忽略无关紧要人士,尊贵的表情却让人琢磨不透他的喜怒哀乐。

    神尊缓缓朝仙殿尊者走近,淡漠视线一直落在仙殿尊者那姣美无暇的脸上,美丽凤眸似嘲似讽地淡淡向上挑着。

    凤玲珑尽管背脊僵直得要命,但那一瞬间她却是担心神尊会对她美人师父出手,下意识地就站了出去。

    “别伤害我师父。”凤玲珑听见自己这么说,语气僵硬得如同刚学会说话的小婴孩。

    赫连玄玉手中一紧,全身都戒备起来,一瞬不瞬盯着顿下脚步的神尊。

    神尊冷冽视线落在凤玲珑那张任谁见了都说与瑶池女神像极的脸,忽然语气就如冰冻三尺般冷冽渗人:“什么师父,掩耳盗铃!”

    凤玲珑一呆,掩耳盗铃?

    她下意识看向她美人师父,难道神尊的意思是说……

    “神尊,万年过去你还是如此固执。”仙殿尊者脸色似乎微微有些苍白,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美丽。

    神尊露出一抹蛊惑人心的尊贵笑容,淡淡瞥了仙殿尊者一眼后,忽然朝凤玲珑伸出手来:“过来,我瞧瞧。”

    明明是那么和煦温柔的语气,如果忽略掉他周身散发出的强大威压的话。

    有实力稍弱的,早已被这股威压给震得屈膝在地,大口喘息,仿佛缺了水的鱼。

    凤玲珑额上冒出细细汗珠,上一次神尊画像所给她的威压感觉又来了!

    不过比上次好的是,她继承她娘的神力后,已经不再会被这样的威压给弄得动弹不得了。

    “玲珑,过去。”仙殿尊者淡淡开口,如陌生人般的视线落在凤玲珑身上。

    凤玲珑抿了抿唇,转眸给了赫连玄玉一个安抚的笑容,接着就松开赫连玄玉的手,缓缓朝神尊走了过去。

    赫连玄玉呼吸略有几分乱了,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盯着神尊,生怕神尊会伤害他家宝贝。

    若是那样……他说什么也要挡在他家宝贝身前!

    神尊似乎注意到了赫连玄玉灼热担忧的视线,眸中寒芒一闪,确认了赫连玄玉的身份。

    来此之前,阴邙已经禀报所有一切。

    凤玲珑磨命似的挪到神尊面前,略有几分紧张地看着眼前这个美得不像话的男人。

    单论相貌,这个男人是足以匹配她娘的。

    当时在神球之中,她看见这个男人和她娘一起拥抱的画面,就觉得美极了,仿佛这世上最漂亮的风景。

    然而,这个男人好危险,难怪她娘最后会落得悲剧收场。

    神尊缓缓抬手,在一片静谧中抚上凤玲珑的五官,美丽薄唇扬起,轻笑出声:“这眉、这眼……果然是像极了瑶儿。”

    凤玲珑一动不动,眸光深深射进神尊眼底,带着一股探究的意味。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弄懂这个男人。

    “玲珑。”神尊的手放在了凤玲珑肩上,泰然自若地将她收进怀中。

    熟悉神尊的人都心里狠狠一颤!

    神尊的怀中,除了瑶池女神之外,再没有任何人到达过。

    如今神尊这样……却是不可能把凤玲珑当成女儿一般,所以……危险降临了?

    “叫我一声爹,我便饶了他。”神尊的视线,很淡然地落在赫连玄玉身上,他薄唇轻启,话是说给凤玲珑听的。

    凤玲珑僵住,紧张地看向赫连玄玉。

    她自己都不怕死,就是不想神尊伤害赫连玄玉。

    然而……神尊为何会有这样的要求?

    “认了我这个爹,其他人便都得断干净,明白吗?”神尊扣住凤玲珑肩头的五指,攸地收拢。

    凤玲珑有些吃疼,眉宇一蹙。

    “放开她,你弄疼她了!”赫连玄玉哪舍得心爱姑娘受苦,他已然看出神尊来者不善。

    虽然嘴上说着让凤玲珑认爹,但神尊那双冰寒至极的眸子里,哪里有半点为人父的喜悦激动及慈爱?

    仙殿尊者眸色复杂难测,只心里叹了一声。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呢!

    神尊眉宇冷冽,淡淡扬手。

    “爹!”凤玲珑这回是真紧张了,立马就脱口叫了出来。

    她不想认神尊的,但她要救赫连玄玉,不得不认。

    一声‘爹’,让神尊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神尊暂时遗忘了赫连玄玉,愉悦地转头,看着如谪仙的仙殿尊者。

    仙殿尊者面上无波,却是十分懂得神尊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让凤玲珑叫爹的。

    仙殿尊者心上划过一抹疼:瑶儿,即便你这样了,这个狠心的男人也不曾反省过……

    “听着自己的女儿叫别人爹,仙殿心中感觉如何?”神尊搂着凤玲珑朝仙殿尊者走近,神色倨傲,语气狂妄。

    在场众人都是目瞪口呆,嘴巴吃惊得合不拢。

    什么跟什么?凤玲珑是仙殿尊者的女儿?

    仙殿尊者脸色沉了下来,清冷美眸中有一股遏制不住的怒意:“神尊侮辱了瑶儿,也侮辱了你自己。”

    “瑶儿?”神尊神色淡然如风,下一瞬突然就狠戾阴鸷地扣住了仙殿尊者的左肩,眸中全是风暴:“瑶儿也是你叫的吗?”

    仙殿尊者淡淡回视,并无反抗之意。

    凤玲珑看见鲜血一下子从神尊的指缝中逸了出来,心里那个咬牙切齿啊!

    若不是顾全大局,若不是在场不止她一条性命,她绝对不要被这个可恶的神尊给压制住!

    “别伤害我师父!”凤玲珑深吸一口气,坚定地上前,伸手去掰神尊那只手。

    仙殿尊者瞳孔微微一缩,这个笨徒儿!她以为他一直隐忍是为何?

    “玲珑,退回去!”仙殿尊者清冷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凤玲珑不是不听她美人师父的话,但身为徒儿,看着师父受苦不出手,那还算徒儿吗?

    所以她没有退回去,一根一根将那沾了鲜血的玉指掰开。

    让仙殿尊者松了一口气的是,神尊深邃目光落在凤玲珑身上,并没有惩罚凤玲珑的放肆。

    “倒是心疼你这师父。”神尊淡淡一笑,慢条斯理拿出一方洁白手帕,拉过凤玲珑的手,将沾染在凤玲珑手指上的仙殿尊者的鲜血一一擦拭干净。

    那模样,仿佛在呵护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但只有凤玲珑知道心底升起的那股寒意……神尊不过是,不想让仙殿尊者的血在她手指上而已。

    神尊为凤玲珑擦完了手指上的鲜血,大手一收,将凤玲珑小手包裹在掌中。

    赫连玄玉咬牙切齿,不管神尊是不是玲珑她爹,总归是个男人,这一幕刺红了他双眼!

    不知不觉,内天地一下子开了。

    小圣龙嗷嗷叫着冲了出来,一见凤玲珑在神尊怀里,当场呆若木鸡。

    “圣龙族?”神尊视线徐徐落在小圣龙身上,扬起一抹冷傲笑意。

    小圣龙刚刚度过一次圣龙化境,本来强悍得很,但看见神尊之后,龙躯抖动得厉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