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3章 身世之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凤玲珑让小雪狐回去至尊皇境,充当她和赫连玄玉之间的联络器之前,经历了一场谈话式的惊心动魄。

    神尊只用了一个眨眼的功夫,将她带到了禅宗台。

    禅宗台台主一见到神尊,脸色大变,想到神谕与画像,当场就跪了下去。

    其他禅宗台弟子,当然无可避免地都跪了下去,只在心里忐忑来者到底何人,为什么他们台主会这么恭敬……不,应该说是敬畏。

    神尊面色淡淡,眸色冷然,似是没看见这些凡人一样,牵着凤玲珑走入诸神山。

    禅宗台台主带着人站在诸神山入口,目送神尊与凤玲珑消失在入口处,心底满满的是感慨。

    神界……终于再一次出现了。

    而这一次,三界会有什么浩荡呢?禅宗台台主不敢想。

    凤玲珑默默地跟着神尊走进诸神山,看着神尊将诸神山的一切伪装都掀开,露出了沉睡万年的神殿。

    随着神尊的强悍神力,诸神山开始恢复勃勃生机。

    鸟语花香,胜似仙境,庄严华丽,这便是神界发源地。

    “你的血。”神尊犀利视线淡淡落在凤玲珑脸上,是命令,不是请求。

    凤玲珑总觉得,神尊看她的目光压抑着憎恶与愤怒,但又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神尊要她的血做什么?

    一秒,凤玲珑就想通了。

    凤玲珑挺直了小腰板,笑容清浅:“我可以贡献我的血,但我希望神尊能取消三日后的婚礼。”

    那一刹那,本来还算和谐的气氛,骤然变得冷冽冰寒起来。

    神尊的双眸充斥着冷冷肃杀之意,他慢慢单手负起,踱步到凤玲珑面前,深深望进那双同样闪烁着倔强的眼里。

    凤玲珑头皮有些发麻,一动不动地站着,尽管心底呐喊着要反抗,但在这股威压下她却是有自知之明。

    反抗什么的,根本是笑话好不好?

    “你果然很像你娘。”神尊盯着凤玲珑几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面色恢复淡漠冷然,美丽凤眸闪过一抹轻微的讥讽。

    凤玲珑稍稍换了口新鲜空气,再接再厉道:“假如我真的成亲,我希望有娘在高堂之列。”

    神尊薄唇微微掀了掀,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淡淡瞥了凤玲珑一眼后,神尊慵懒随性坐到了那张万年没有坐过的神座之内。

    “如果,我不答应呢?”神尊居高临下看着凤玲珑,淡淡凤眸闪过阴戾。

    凤玲珑红唇一勾,豁出去了,声音清脆:“就算是死,我也一定会反抗到底!”

    她明白她美人师父为何宁可被神尊伤害,也不还手的苦衷。

    在一切没有那么不得已之前,所有人都希望能够好好解决这件事。

    但她的底线是赫连玄玉。

    一旦神尊所作所为伤害到赫连玄玉时,她就是死也不会再忍着神尊!

    三日后若真大婚,赫连玄玉一定受伤。

    她太了解他的性子,他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她为别的男人穿上凤冠霞披。

    “死?”神尊轻蔑地勾了勾唇,一双淡漠如冰的凤眸写满嘲弄:“你以为,就那么容易能死吗?”

    “神尊……”凤玲珑顿了顿,在神尊骤然暴戾的目光下改口:“爹似乎忘了,神界有一个万箭穿心的神罚。我可以和赫连成亲,与他一同接受神罚。”

    神尊的脸色,微微变了一变。

    “就像……”凤玲珑犹豫了下,淡淡出声:“爹与娘当年一样。”

    神尊攸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关节捏得清脆作响。

    眼前倔强俏颜,与潮水般记忆里那张脸重叠。

    “景星,你这是何苦?”她躺在他怀中无声流泪,让他眷恋不已的眸子里写满心疼。

    她还会心疼他吗?是因为神罚,让她的心也痛了吧?

    “景星,只要你不伤害玲珑,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这是,她在他怀中虚弱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真想看着她魂飞魄散,此后上天入地再也没有一个凤仙瑶,能让他的心这么疼这么疼。

    但在她的魂魄元灵涣散之际,他终于还是出手了。

    结果,他就又着了她的道儿。

    “你早就料到我会出手!”他暴跳如雷,只有十二个时辰,他就要陷入沉睡了。

    她仅剩一抹元灵,笑的还那么灿烂:“因为你爱我啊!”

    他看着她说不出话,她和神罚之前的她,判若两人。

    是因为他抱着她一同接受了神罚,她彻底相信了他对她的爱?

    他不知道。

    “景星,陪我睡一万年,好不好?”她小心翼翼拉住了他的手,目光那么温柔,教他无法拒绝。

    “你到底想做什么?”他沉静下来,心却乱成一团麻。

    他拒绝不了温柔的她。

    “保护我的女儿。”她扬唇,素手环上他的腰,贴着他没有心跳的胸口,轻声呢喃:“景星,我们打一个赌,赌上彼此的所有,景星敢不敢?”

    他不想理她,但他却清晰地听见自己问出了声:“什么赌?”

    然后,她就那么说了。

    然后,他在她的温柔攻势下,无法拒绝地同意了。

    一万年过去,他却觉得恍若昨日。

    凤玲珑看着已经站了快半个时辰的神尊,尽管她身体僵直到已经麻木了,却也不想惊醒神尊的沉思。

    她那那双眼里看见了很多东西,痛苦,挣扎,迷惘,还有怜惜。

    最多的,大概就是她看赫连玄玉眼中经常出现的……无奈。

    “玲珑。”俊美如神祗却呆若雕塑的神尊,忽然开了口,缓缓朝凤玲珑伸出手来:“到爹这儿来。”

    凤玲珑只迟疑了一下,便脚步轻盈走了过去。

    见神尊始终伸出手,凤玲珑只能乖乖把手放进那温热大掌里。

    说也奇怪,她对神尊这些亲近的行为,除了淡淡的一点不解与忐忑之外,没有丝毫抵触。

    神尊将凤玲珑拉到神座前,神力一挥,压着她肩膀坐了下去。

    凤玲珑一惊,迷惑地看向强大的神尊。

    纵然不问,她也知道这神座一定是只有神尊可以坐的。

    神尊静静地注视着她,那深深的目光仿佛是要将她看个透彻,令她有些许的不自在。

    半晌,神尊开了口,幽幽叹息:“如果你是我的女儿,该有多好。”

    凤玲珑心里一颤,不是吧?难道她真是美人师父的女儿?

    毕竟神尊这么强悍厉害,似乎无所不知的样子,怎么会连她的身世都弄错呢?

    大胆地,凤玲珑将心底疑惑问出了口:“爹怎么能肯定,我不是爹的女儿呢?”

    神球里的幻象,各人的态度,神尊眼底的厌恶漠视还有挣扎,令她怀疑所有灾难的根本,就是她的身世。

    如果她不是美人师父的女儿,是神尊的女儿,是不是一切难题就迎刃而解了?

    神尊脸色有一瞬间的阴沉,握着凤玲珑的手更是攸然一紧,疼得凤玲珑差点叫出来!

    片刻后,神尊松了力道,语气淡淡:“你想知道?”

    “想。”想死了好不好?那可是她的身世啊!

    神尊瞥见凤玲珑眼巴巴的模样,似是想到了什么,唇角愉悦地一弯,刹那间整个神殿都亮堂了起来。

    凤玲珑心里狠狠一抖,妖孽,真正的妖孽啊!

    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它似乎可以让任何人沉溺其中。

    她忽然觉得,她那个可怜的娘,一定很爱很爱这个男人。

    否则两人不可能是夫妻。

    虽然只见过她娘一面,但她知道她娘与她一样是心性高冷的人,若非真的爱了,绝不会为对方穿上凤冠霞披。

    神尊松开了凤玲珑的手,淡淡往后一靠,天籁声音带着一丝冷意:“仙殿原是圣龙族之后,龙身化人,被我收入神界之中……”

    随着神尊的缓缓叙述,凤玲珑终于知道,她娘、仙殿尊者以及神尊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了。

    仙殿尊者是神尊的左膀右臂,但两人并无主仆之情,倒有兄弟之谊。

    在很久很久之前,瑶池女神救了还为龙身的仙殿尊者一命,带在身边足足有半年,直到仙殿尊者恢复。

    后来仙殿尊者化为人身,便时常去瑶池见瑶池女神。

    一来二去,两人产生了点男女之情。

    仙殿尊者恐怕怎么也没想到,当他把瑶池女神带到神界一游,面见神尊时,神尊会对瑶池女神一见钟情。

    之后……神尊到底成为了瑶池女神的丈夫。

    凤玲珑想把事情弄个明明白白,忍不住插嘴问道:“可是,我娘当时喜欢的是师父,怎么会嫁给神……嫁给爹呢?”

    神尊淡漠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笑容,哼了一声:“你娘等了仙殿一夜,仙殿没有出现。”

    凤玲珑心头一震,她娘等了她师父一夜?

    这么说……她娘算是她师父让给神尊的?

    五指,不知不觉收了起来,带着一丝淡淡的恼怒。

    “即便仙殿出现又如何?”神尊突然冷漠开口,唇畔美丽笑容依旧讽刺:“我看上的人,我要的人,决不可能成为别人的!”

    凤玲珑听了更生气了,若不是碍于眼前形势,她早就出言顶撞神尊了。

    不过,她忍了下来,谁让她不想激怒这个神经病,给她和赫连带来灭顶之灾呢?

    毕竟,神尊可是对最爱的女人也下得了手的铁石心肠啊!

    “那么,爹又怎么认为我是师父的女儿的?”凤玲珑心想,这才是重点所在。

    神尊美丽的面容一下子阴沉寒戾了,视线扫过凤玲珑时,冰冷的气息让人瞬间有些窒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