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5章 五岁小赫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笑的果真是很灿烂的,其实看着赫连玄玉深藏的落寞,她心上如被刀划过一般疼。

    她说的是肺腑之言。

    当时神尊提出这个条件时,她没多作犹豫就答应了,一是她比较了解神尊的变态,不得不答应,否则将会使她和赫连玄玉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二是她心里生出一丝渴望,想见一见当年的赫连玄玉。

    她想介入赫连玄玉那曾经没有她的生涯中,即便只是回到过去,她也想去试一试,她能否开启赫连玄玉那自闭的心门。

    可是,现在想想,她觉得挺对不起赫连玄玉的。

    因为这半年的挑战时间里,她身边有五岁的赫连玄玉陪着,有十五岁的赫连玄玉陪着,她并不孤单。

    即便有很多困难,至少给她困难和白眼的人也是她所爱的男人啊!

    可赫连玄玉就不同了,他得硬生生把这半年时间给熬过去。

    想一想,凤玲珑还真的心疼这个男人。

    从认识到现在,他和她还没有分开超过半年呢!

    凤玲珑的想法,赫连玄玉看得清楚明白,一丝不剩,顿时瑰丽唇角就勾了起来。

    一方面是满意,一方面是不满意。

    “的确,我是亏了。”赫连玄玉轻哼了一声,虽然满意他家宝贝对他的心疼,但他却十分不满意她说的事实。

    他的过去,她终于可以介入了。

    可她的过去,他却没有机会参与。

    凤玲珑一见赫连玄玉真放在心上了,赶紧就放下身段哄他:“我就随便说说的,你别放心上。”

    搞不好,他也想去她的过去插一脚,那岂不是就麻烦了?她可不想节外生枝。

    好在,赫连玄玉并没有产生凤玲珑所担心的那种想法,他伸手将凤玲珑搂紧,看着天边即将露出的鱼肚白,眸中滑过一抹冷芒。

    即便是过去的自己,倘若伤了她半分,他都不会原谅自己!

    “玲珑。”在天色逐渐亮起来的时候,赫连玄玉粉色薄唇微微一启。

    “嗯?”凤玲珑仰头看他,见他完美如神祗的侧脸隐隐透出一股冷意,心生不解。

    他这是针对谁的?

    “若过去的我对玲珑不好……”赫连玄玉低眸看进她眼底,笑意清浅,语气却冷然:“不要对他客气!”

    噗……凤玲珑乐了,一时忍不住在他怀里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赫连玄玉生气地捧起她精致脸蛋,恶狠狠地威胁:“我在神球可以看到的!若他欺负你,你又任他欺负,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凤玲珑依然在笑,好久好久才闷笑着点头:“我记下了。”

    赫连玄玉见她不怎么放在心上,一时恼怒,低头就狠狠吻住了她的唇。

    分别在即,两人都相当全身心投入。

    良久,凤玲珑脸蛋酡红地被一声轻咳给惊醒,迅速从赫连玄玉身上爬了起来。

    窘,她有那么色吗?竟然是扑倒的那一个,瞧瞧赫连玄玉在她身下似笑非笑邪魅妖娆的模样……

    赫连玄玉淡淡瞥了一眼窘迫之极的凤玲珑,好整以暇地从草地上站起,伸手拉起了凤玲珑。

    “神尊出现了?”赫连玄玉目光冷然看向打断他和凤玲珑好事的司空湛,语气漫不经心透着冷意。

    司空湛作为不得不硬着头皮来请两人的那个倒霉蛋,心里也很苦逼啊!

    谁都知道这会儿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在如胶似漆难分难舍,所以艰巨的重任就落在他头上了。

    “嗯!”司空湛忙不迭地点头,“刚到神殿,仙殿让我来通知你们。”

    赫连玄玉淡淡叹了口气,一声叹息萦绕人心头,让人心口闷疼。

    “别不高兴,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凤玲珑明知自己说的是屁话,但看见赫连玄玉那俊美面容上染上哀愁,还是忍不住把屁话说出了口。

    半年,时间虽然不长,却也不短,哪里是‘很快’就可以回来的?

    除非么,她超时间完成挑战,不过想想那似乎有些不太可能。

    赫连玄玉自然也知道她只是安慰,轻轻哼了一声,搭在她肩上的手紧了些。

    很快,两人相携去了神殿。

    两人走进神殿,果然见所有人都等着了,神座上坐着高高在上的神尊,一双漆黑冷眸紧紧盯着两人十指交缠的双手。

    赫连玄玉牵着凤玲珑走进神殿,经过那硕大的神球时,步伐微微一顿,接着才再走上前去。

    凤玲珑站定之时,很聪明地松开了赫连玄玉的手。

    虽然此举引来赫连玄玉一阵恼怒侧目,但凤玲珑依旧没有给赫连玄玉多少温柔回视。

    神尊面前,她越是和赫连玄玉恩爱,神尊就应该会越是变态地想拆散她和赫连玄玉。

    不知道为何,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准备好了?”神尊淡淡出声,约莫是看在凤玲珑即将离开的份上,并没有对赫连玄玉发难。

    凤玲珑一脸乖巧地点了头:“嗯,我准备好了。”

    看见神尊一瞬间变冷的美眸,她赶紧从善如流地加了个字:“爹。”

    神尊淡淡一瞥仙殿尊者,这才唇角一勾,状似满意。

    “既然准备好了,动身吧。”神尊威严地起身,信步走下神座前台阶,尊贵万分地来到凤玲珑面前。

    神尊浅浅抬手,如玉指尖萦绕淡淡神力,将那神球整个盖住。

    神球一下子绽放光芒,全部涌向了凤玲珑,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光芒带着凤玲珑消失在众人面前。

    赫连玄玉眼眸一紧,该死的!

    一种怅然若失绞痛无比的感觉传遍他心脏,他几乎以为他快要失去他最心爱的女人了。

    就在赫连玄玉控制不住心底的魔障时,仙殿尊者淡淡伸手,强大神力涌现,有效制止了赫连玄玉的冲动。

    “看那神球。”仙殿尊者淡淡开口,这小子平时淡定从容腹黑狡诈,偏偏一遇上玲珑的事情便六神无主了。

    赫连玄玉这才压住了心底魔兽,定眼看向神殿中偌大神球。

    只见神球周身泛起白光,白光之中若隐若现凤玲珑的身影,最后就越来越清晰……

    玲珑,他的玲珑,至少,他可以清楚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赫连玄玉眼底酝酿的风暴,逐渐平息下来。

    神尊从头到尾都注视着赫连玄玉,眼底沉寂着一股谁都没有察觉的冷冽杀意……

    却说凤玲珑。

    凤玲珑被那神球之光吸纳着带回过去,一阵头晕目眩之后,她被重重砸进了一个令她瞬间打了个冷颤的冰冻之地。

    这也太冷了!给个事前提示她也好有对策啊!

    凤玲珑忍着遍体的寒意,瞬间以神力护体,这才感觉好了些。

    看清自己所处的地方后,凤玲珑眼底闪过一抹诧异。

    难道说……这就是赫连玄玉曾跟她说过的冰河?

    “至尊皇境有规定,不得以斗气残杀妇孺,若是罪犯后代当连诛,便在下雪的冬日将孩子丢进冰冻的河里。三日三夜后,孩子无论生死全凭自己造化,至尊皇境不会再进行追杀。”

    那时候,赫连玄玉语气淡淡地对她说出幼年之事,她至今还记得那种为人心痛的感觉。

    凤玲珑想了一会儿,猛然从冰河里一飞而起!

    现在不是回忆的时候,她得找到五岁的赫连玄玉!

    如果她没估计错的话,现在五岁的赫连玄玉应该已经被阙宫冷丢进了冰河里了。

    果不其然,凤玲珑在冰河岸上稍稍一望,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一个小身影。

    她毫不犹豫地飞身过去,一把捞住那小身板,转瞬间又回了岸边。

    五岁的赫连玄玉,脸上依稀有凤玲珑所熟悉的眉眼,只是此刻遭逢大难,巴掌大的漂亮脸蛋显得有几分木然。

    “别怕,都过去了。”凤玲珑知道这时候小赫连心中是伤痛至极的,因为他失去了他以为是自己亲生的父母。

    所以她语气温柔,掏出干净手帕,轻轻替小赫连擦着脸上冰冷的水珠。

    淡淡握着那小肩膀的右手,萦绕神力,片刻后便暖了那冰冷的小身子。

    小赫连木然地看着眼前骤然出现的漂亮女子,沉静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情感波动。

    凤玲珑叹了口气,心疼地将他拥进怀里。

    她当然知道,小赫连是经历了很大的伤痛,现在脑子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的。

    一想到当年,她家赫连便是这么辛苦走过来的,她觉得心都快疼得她喘不过气来了。

    小赫连被凤玲珑这么温柔地抱着,神色虽然木然冰冷,但奇迹地也没有反抗。

    或许,此刻的小赫连内心深处,其实是眷恋这么一份温暖的吧!

    就在凤玲珑试图以自己的方式,带给伤痛至极的小赫连温暖时……

    “大胆!”

    一声沉喝从凤玲珑背后传了出来,带着一丝似曾相识的傲慢与冷意。

    凤玲珑感觉到怀中的小赫连身躯一僵,并且从那小身板内透出漫天的怒意与恨意,一双漂亮眸子里也透出冰冷的杀意。

    顿时,她明白了。

    “阙宫冷?”她浅笑转身,一双美极的眸子里射出冷芒。

    这人,的确是曾经的阙宫冷。

    赫连玄玉作为夏侯明煦唯一的后代,阙宫冷必须用至尊皇境的方法对待赫连玄玉。

    在赫连玄玉没有在冰河里呆够三日三夜之前,阙宫冷是不会离开冰河周围的。

    所以阙宫冷乍一见竟有个胆大妄为的女子,把赫连玄玉从冰河里救了上来,立刻就怒斥出声了。

    不过,阙宫冷万万没想到,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竟一口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阙宫冷大大一愣:“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他名字的?这才是阙宫冷心底最深的疑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