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6章 曾经的过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听见阙宫冷问话,淡淡一笑:“我是什么人,你还没资格知道。”

    如果是从前的凤玲珑,得知阙宫冷至尊皇境斗皇的身份,的确要吓一跳。

    但如今的凤玲珑,经历了那许多,又怎会把一个区区斗皇放在眼里?

    阙宫冷又是一愣,这女子好大的口气!

    看了一眼凤玲珑怀里护得死死的赫连玄玉,阙宫冷神色微微一冷:“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立刻把这个孩子送回冰河!如此,我可以饶你一命。”

    小赫连身躯微微一僵,即便再心性坚韧,那冰河的滋味也不是一个五岁孩子可以忍受的。

    潜意识里,小赫连自然还是不想再去尝试那冰河的霸道滋味。

    一直木然的表情,终于在此刻稍稍破了功。

    小赫连微微抬头,漂亮眸子瞥了凤玲珑一眼。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把他从冰河里带出来,又给他温暖身子的姑娘……会放弃他吗?

    凤玲珑听见阙宫冷的话,轻飘飘的一声鄙夷低笑,就从红唇里逸了出来。

    然后,她很霸气十足地看着阙宫冷,挑眉:“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

    即便阙宫冷是奉命行事,即便后来赫连玄玉也亲手报了仇,但凤玲珑对眼前的阙宫冷依旧怀着巨大的反感!

    只因,这阙宫冷,是直接的刽子手,让她家赫连当年那么痛苦,那么自我封闭。

    可以说,赫连玄玉后来所有的苦痛折磨,全是这阙宫冷一手造成的。

    无论是心灵上的丧父丧母之痛,还是身体上的寒毒之痛。

    所以,凤玲珑根本不会给阙宫冷任何好脸色看。

    阙宫冷一下子脸色冷了,鹰眸里含有浓烈怒意:“找死!”

    “找死的是你!”凤玲珑不知道她能不能杀人,杀人后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但她可以肯定的是伤人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于是,她冷冷一勾唇,轻缓将小赫连推到了一旁,快如闪电地朝阙宫冷扑去。

    圣灵王剑‘嗖’地一声从手腕间蹿出,凤玲珑握住剑柄就朝。

    如今的凤玲珑若想杀了阙宫冷,一根手指头就足矣。

    但她想的是伤阙宫冷,揍阙宫冷一顿,那她就是猫抓耗子,逗着阙宫冷玩儿了。

    只见凤玲珑身法轻盈地左右移动,令人眼花缭乱。

    神力使得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破了阙宫冷的斗气,圣灵王剑‘噗呲’‘噗呲’地在阙宫冷身上留下道道痕迹。

    到最后,凤玲珑也有些红了眼,控制不住地差点让圣灵王剑刺透阙宫冷的心脏。

    阙宫冷是斗皇,心脏被刺最多重伤,绝不会有性命之危,这也是凤玲珑执着地没有收手的原因。

    但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略嫌稚嫩的冷声开口了:“住手!”

    凤玲珑一怔,剑随心动,圣灵王剑一下子偏了准头,刺进阙宫冷的肩肉之中。

    阙宫冷闷哼一声,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受伤的肩膀,完全弄不懂眼前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伤了他!

    凤玲珑此刻却是挺郁闷地收手,走回小赫连身边,搂住他瘦削的小肩膀。

    “为什么喊停?”凤玲珑发觉,她有些不懂年仅五岁的赫连玄玉的想法,这让她很不爽啊喂!

    小赫连淡漠抬眸,看了她半晌,别过脸淡淡吐出一句:“他是我的。”

    晕!凤玲珑瞬间风中凌乱了。

    什、什么叫做……他是我的?

    凤玲珑一瞬间想歪了,心里那个泛酸啊!

    “他的命,是我赫连玄玉的。”小赫连小脸冰冷,用看仇人的森寒目光看着犹自吃惊不已的阙宫冷,语气坚定:“只有我,才可以杀他。”

    凤玲珑心里的抓狂瞬间停止,她看了看小赫连,再看了看阙宫冷,恍然大悟了。

    原来是这意思啊!

    害她差点想歪了。

    “好好好,他的命是你的,将来你长大了杀他替你父母报仇。”凤玲珑笑眯眯地点头,她家赫连果然从小就这么帅呢!

    阙宫冷从地上站起,迷惑不解地看着凤玲珑,明知凤玲珑不可能给他答案,却还是忍不住问出声:“姑娘,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凤玲珑淡淡一瞥阙宫冷,冷笑了一声:“我的来头你不必知道,但我警告你,你若再敢动他一根手指头,我就十倍加诸你身!”

    霸气地丢下威胁话语,凤玲珑伸手将小赫连一牵,转身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阙宫冷微微一握拳,目光深意且冰冷。

    看来,圣尊交代的事情不好完成了,谁知道半途杀出这么个貌似天仙的姑娘,一身本事还令人震撼?

    她到底什么来头?什么身份?怎么会连他这斗皇都不怕,那一身势力又是怎么回事呢?

    阙宫冷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此刻凤玲珑牵了小赫连,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原本赫连玄玉是被梦仙子救的,因为在冰河里太久而受了寒毒,导致几个大人物都出手救他。

    不过,现在她出现了,这一步似乎就可以省略了。

    那么,她要把身边小家伙直接送去赫连府吗?

    神尊什么也没说,但这不代表她什么也不去想,万一走错什么,导致任务无法完成,她可就得不偿失了。

    “丫头自然是要送赫连小子回赫连府的。”神魔灵识懒洋洋开口了。

    凤玲珑唯一庆幸的就是,之前神尊目光冰冷地盯着她眉心印记许久,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当时她心里还有点忐忑,生怕神尊会剥夺她这个外挂,那么很多事情似乎就不在掌控之中了。

    此刻听神魔灵识一开口,凤玲珑连忙问道:“我这趟回来,有没有什么禁忌?”

    她不知道她有什么不能做,要不然刚刚她就直接杀了阙宫冷,替小赫连报仇了。

    神魔灵识呵呵一笑:“丫头还不算笨嘛!”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她当然不笨,天资聪颖好不好?

    神魔灵识倒也爽快,将神尊没有跟凤玲珑点明的规矩说了。

    原来,凤玲珑回到赫连玄玉这两个阶段了,必须要遵守两个规矩:一是不能杀人,二是不能改变大事件走向。

    如果违反了这两个规定,任务就算失败。

    凤玲珑暗想,神尊只怕也是知道她有神魔灵识帮忙,所以才懒得跟她说这些的。

    不过,现在知道了规矩,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走,我送你回赫连府。”凤玲珑笑眯眯地捏了捏手中那软嫩嫩小手掌,用自以为最温柔的声音对小赫连说道。

    但她没料到的是,小赫连一下子冰冷了脸色,小手也从她手掌里抽走。

    呃?凤玲珑愕然看着攸地转身走掉的小家伙,半晌回不了神。

    小赫连快走出凤玲珑视线之外了,凤玲珑才回过神来,赶紧身形一晃追了上去。

    凤玲珑才刚想问话,却见一个跌跌撞撞的小身影过来了。

    定睛一看,凤玲珑眼珠子差点没掉了!

    居然是三岁的独孤梦茴……

    凤玲珑抚额,为嘛会让她遇见三岁的小情敌?

    凤玲珑心里那个嘀咕啊,原本独孤梦茴不是应该在赫连玄玉泡了冰河三日三夜后,才出现救下赫连玄玉的吗?

    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凤玲珑将小赫连往身旁一拉,随后就划了一道结界,遮住了她和小赫连的身形。

    别问她为什么,反正她绝对不是吃醋!

    小赫连目光淡漠地看了看凤玲珑,但浅浅凤眸已然出现一丝疑惑。

    因为三岁的独孤梦茴从他面前跌跌撞撞走过,却仿佛看不见他似的。

    凤玲珑此刻没有功夫去想小赫连疑惑的眸光,因为她陷入了新一轮的纠结中。

    不是说独孤梦茴当年比赫连玄玉小七岁吗?不是赫连玄玉十岁时独孤梦茴三岁,救下的赫连玄玉吗?

    她感觉一切都乱了套。

    “笨丫头,你忘了赫连小子和独孤梦茴本来就不是夏侯明勋和赫连小姐所生的了?”神魔灵识感应到凤玲珑内心的纠结,又好气又好笑地骂出了声。

    呃?凤玲珑想了想也是,之前两人在至尊皇境就出生了,年纪根本不能以在圣灵大陆的来算呢!

    于是,凤玲珑不再纠结这莫名其妙的问题了,她想,这一次她肯定会把事情全部弄清楚的。

    因为知道真相的阙宫冷,还活在这个世上。

    还有赫连家主。

    此刻,独孤梦茴已经走到了冰河河畔的一堆草丛后,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着。

    “这独孤梦茴在干什么?”凤玲珑清眸中露出一丝疑惑。

    “嘿嘿!你看下去就知道了。”神魔灵识笑的像只狐狸。

    凤玲珑按捺着性子等待,看看这人小鬼大的独孤梦茴到底是在做什么。

    只见独孤梦茴小小的身子在草丛里藏了一会儿,突然站了起来,十分气愤地喊了一声:“都给我出来!”

    凤玲珑一呆,不会吧?独孤梦茴能识破她设的结界?

    ‘嗖嗖嗖’几声之后,几道身影恭敬地跪在了独孤梦茴面前。

    凤玲珑这才淡定了,原来独孤梦茴叫的是随从,不是发现了她和小赫连。

    独孤梦茴水汪汪大大眼睛看着面前随从,小嘴一瘪:“那个小哥哥不见了,之前他在冰河里的,你们快点帮我找。”

    虽然语气是甜甜的蜜意,但稚嫩的童声中,已经含了一丝颐指气使与傲慢。

    不过,以独孤梦茴的身份,这些仙乐台的随从完全不会这么想,认为她的要求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几名随从立刻恭敬领命,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凤玲珑此刻却是诧异万分,她一瞬不瞬地看着独孤梦茴那张可爱小脸,心里逐渐生出一个猜测,赫连玄玉在冰河三日三夜之后被独孤梦茴所救,并不是独孤梦茴第一次见到赫连玄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