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5章 只能是他才可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见软塌中间搁着一个小方桌儿,坐去也不算失礼,便点头微微一笑,过去坐了。

    皇后娘娘见她率性而为,清亮眸底露出一丝淡笑。

    “凤姑娘深夜造访,想必是有事找本宫吧?”皇后娘娘看着眼前这个玉人儿,不知不觉生出几分淡淡的喜欢,说话便也没那么虚以委蛇了。

    凤玲珑笑了:“皇后娘娘真是爽快之人。”

    顿了一下,她脸色微微一肃:“我此次来找皇后娘娘,是希望皇后娘娘不要帮着皇上拉拢我。”

    皇后娘娘怔了一下,轻‘咦’了一声:“这是为何?”

    普天之下,还有不将皇上放在眼里的姑娘吗?

    还是说,这位姑娘姿色过人,果真心高气傲不愿入宫?并非矜持而已?

    “因为我对皇上一点好感也没有。”凤玲珑直截了当地说了,唇角因提到某人而略显甜蜜愉悦:“我有心上人了。”

    皇后娘娘恍然大悟,原来是有意中人了啊!

    不过,能让这样的姑娘露出如此甜蜜愉悦的笑容的男人,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他是什么人?”皇后娘娘有些像故友闲聊似的,和凤玲珑聊起了八卦。

    凤玲珑想了想,笑道:“他很霸道,也很自私,但却是这个世上最温柔的情人。他可以为了我生,也可以为了我死,除了我之外,他眼里看不见任何女人。我对他,亦然。”

    皇后娘娘心中微微一震,手里捏着的娟帕不知不觉握紧。

    半晌,皇后娘娘轻轻喟叹了一声:“凤姑娘,你说得真美。”

    连她,也有些羡慕这样的感情了。

    可身为一国之母,她能做的只是满足丈夫的要求,替丈夫物色一个又一个的美人儿。

    “我知道皇后娘娘是不得已为之,但我希望皇后娘娘不要真给我出难题。”凤玲珑意有所指地看着皇后娘娘,她相信皇后娘娘能懂。

    皇后娘娘的确是聪明的人儿呢,要不然也坐不上这皇后之位了,虽然是先帝指的。

    “我明白了,凤姑娘放心就是。”皇后娘娘笑了,其实,她也未必愿意把丈夫送给这样一个玲珑剔透的姑娘呢。

    敌手太强了,这姑娘有让男人为之疯狂的本钱,一身桀骜不驯也让男人着迷。

    而帝王,是不该爱上这样一个姑娘的。

    “那我就不打扰皇后娘娘休息了。”凤玲珑起身,作告辞状。

    皇后娘娘微微一笑,点头示意:“凤姑娘慢走。”

    凤玲珑身形一晃,瞬间便消失在皇后娘娘面前,顺手也收回了那名宫女身上的神力。

    皇后娘娘又是一怔,半晌看着殿门方向没有回神。

    纵使她久居深宫,也知道这一身实力不可小觑呢!

    难怪……能有如此傲气。

    “娘娘,这女子好生大胆!”宫女奔了过来,一脸紧张,似乎怕皇后娘娘吃亏的样子。

    皇后娘娘淡淡一笑:“以她的本事,做再大胆的事都会被原谅。”

    弱肉强食,并非说说而已。

    宫女呆了一呆,瞬间也想到刚刚凤玲珑露的那一手了,不免有几分后怕。

    此刻,凤玲珑已经拐了个弯,到达了仁帝的寝宫。

    对这轩辕国皇宫,她可谓是再熟悉不过了,当年踏足了无数遍的。

    不过,这一次到达仁帝的寝宫,凤玲珑偏头看了一眼那门口的宽大台阶。

    袖下拳头,不知不觉微微紧了紧。

    当年,风家满门被抄斩,她就是跪在这里求见轩辕南的。

    片刻后,凤玲珑淡淡一笑,头也不回地掠了进去。

    仁帝有个习惯,爱在深夜批奏折。

    即便是翻了哪个妃子的牌子,仁帝也会在事后起身,回自己寝殿歇息,他从不在任何嫔妃宫里过夜。

    这一点,当年的风茗玉一直都知道。

    凤玲珑撤了结界,缓步走向聚精会神批阅奏折的仁帝。

    仁帝察觉有人闯入时,已经晚了。

    不过,他凌厉的视线在一触及凤玲珑那张姣美容颜时,便瞬间撤去了。

    “是你。”仁帝放下了手中御笔,淡淡伸手捏了一下酸痛的肩膀,眸中含笑。

    凤玲珑看了仁帝片刻,忽然出手!

    凌厉的神力如同寒刃一般,削去了仁帝耳畔一撂黑发。

    拇指粗的一撂黑发缓缓飘落在地,散落成一团。

    仁帝倒是没有惊慌害怕的表情,他只定定地看着凤玲珑,薄唇微微抿紧。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再做那些无聊的举动。”凤玲珑双眸冷然,浑身散发森冷气息,“我心有所属,任何人哪怕是死亡,也拆散不了我和他。其他人,我从不放在眼里。”

    仁帝抿唇看着凤玲珑坚定的绝美脸庞,淡淡起身,缓缓走下台阶。

    距离凤玲珑还有七八步之遥时,仁帝站定了,唇角笑容无奈:“你不是骗朕,这个男人真的存在?”

    对仁帝来说,凤玲珑有价值的不仅仅是她的美色,当然还有她的实力。

    身为一个帝王,宁可放弃如花似玉的美眷,也不能多一个强大的对江山有威胁的敌人。

    所以,仁帝已有让步的意思。

    凤玲珑早知仁帝会这样选择,不然仁帝就不会为了让赫连玄玉当轩辕国的玄王,而差点下跪了。

    “真的存在。”凤玲珑嘴角淡淡勾起,“他眼里、心里只有我一人,我也同样如此。”

    仁帝目光一闪,试探着问:“若朕也可以做到只有你一人呢?你是否……”

    “不可能!”凤玲珑毫不犹豫地打断仁帝的话,斩钉截铁地说道:“只能是他,才可以。”

    其他人,就算为她死,她也不会动容半分。

    就如同轩辕南,即便已经悔悟,但她爱的仍旧是赫连玄玉。

    不是每个人做同一件事,都可以让她死心塌地的。

    仁帝摇了摇头,阅人无数的他已经从凤玲珑脸上表情的坚决,看出了事情的真伪。

    也就是说,他是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好,朕答应你,以后不会再。”仁帝微微顿了一下,扬唇而笑:“不过,朕有一个要求。”

    凤玲珑美眸微微一眯,不必仁帝开口,她也知道是什么要求。

    “我只能对皇上承诺:只要我在轩辕国一日,我就不会做对轩辕国不利的事情。”凤玲珑淡淡说道。

    她并非效忠仁帝,而是因为那些曾经对她好的人。

    所以轩辕南即便对不起她,她也没有想过让轩辕国灭国。

    她的爹娘,姐妹,整个风家,都对仁帝忠心耿耿。

    就算为了他们,她也会答应仁帝的要求。

    “如果,有人反轩辕皇室呢?”仁帝试探道,显然对凤玲珑的承诺并不那么非常满意。

    凤玲珑略微沉吟片刻,道:“若有人想造反,我会出面压制。”

    不过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就算轩辕南下了台,那也是轩辕月华当了皇帝,仁帝的江山还在。

    到那三界复苏的一日,区区一个轩辕国,谁又会放在眼里呢?

    凤玲珑这一句话,才让仁帝的脸色稍稍满意了。

    “好,朕相信你。”仁帝向来很自信自己看人的眼光,面前这女子傲气清高,既然她答应了,便是一定会做到的。

    “那么我告辞了。”既然达到了今晚所来的目的,凤玲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仁帝也没有阻拦,只是看着凤玲珑远去的背影,喃喃了一句:“朕是真的很好奇,那人是什么样子……”

    凤玲珑脚步微微一顿,却是没回头,唇角微微一勾就掠出大殿之外了。

    如果她告诉仁帝,那人是赫连玄玉,恐怕仁帝就真的会疯了吧?

    她多大了,而赫连玄玉如今才多大,谁会信一个正常姑娘爱上一个孩子?

    凤玲珑越想越好笑。

    刚回到房间,凤玲珑就被一双手给抱住了。

    “怎么不点灯?”凤玲珑心随意动,挥手过去便把蜡烛点上了。

    太熟悉小赫连身上的气息了,凤玲珑完全没想过是别人。

    小赫连眨巴着眼睛望了她一会儿,像个丈夫质问妻子一样的问道:“你去哪儿了?去见谁?”

    凤玲珑呆了一下,随即有些忍俊不禁。

    拉着小赫连到床沿坐下,她一边给小赫连宽衣,一边笑道:“去了趟皇宫,事情解决了。”

    事情解决了?小赫连眸中闪过一抹幽光。

    事情不是他解决的,他很不爽。

    “行了,睡吧。”凤玲珑也累了,更知道小家伙等着她没睡觉,顿时将小家伙搂在怀里,拍拍他的背后闭上了眼睛。

    小赫连看着她薄如蝉翼的睫毛,暗暗在心里发誓:等他再长大一点,一定会好好地保护她!不让她为这些事情烦心!

    第二天凤玲珑早早地就起了床,小赫连在舞文弄墨,她就离开了赫连府。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怕是就要离开这里了。

    想来想去,凤玲珑还是想去风家看一看。

    那是她唤了一世的爹娘姐妹。

    还没到风家,凤玲珑就感觉有人跟着她,鬼鬼祟祟的。

    一回身,某个小身影没入墙角,凤玲珑勾唇一笑,猛地扑过去将那小身板逮了出来。

    “是你?”凤玲珑一怔,本来以为是小赫连跟来了,毕竟那身材很像。

    却没想到,跟踪她的人,是小轩辕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