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2章 怕他将来后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早料到侍卫会阻拦。

    虽然侍卫在一开始的确惊艳了下,但很快就肃正了脸色,开口斥喝她了。

    她知道,赫连玄玉用人……不,应该说月清尘用人,绝对会谨慎又谨慎,所以玄王府的任何一个人不可能会是泛泛之辈。

    “我姓凤,有事想见你家王爷,能替我通报一声吗?”凤玲珑双手淡淡垂下,丝毫没有掏什么见面礼,给侍卫通融的意思。

    侍卫看了看她空空如也的双手,稍微等了一下,没见她有那方面的意思,顿时脸色和缓了一些。

    这姑娘,也算难得,懂得玄王府的规矩。

    “那就请凤姑娘稍微等一下了。”侍卫还算客气地点了点头,转身往玄王府内走去。

    这姑娘姓凤,难道跟南部凤家有什么关系吗?

    凤玲珑看着侍卫进去,原地等待。

    其实吧,她并不抱什么希望。

    赫连玄玉的脾气,她自问还是清楚的,何况现在的赫连玄玉是十五岁的赫连玄玉。

    那个长大的赫连玄玉,会事事包容她,但这个少年时期的赫连玄玉却不会。

    更不说,她在他年幼的心灵上狠狠划了一刀。

    凤玲珑静静地等着。

    没一会儿,那名侍卫原路返回,然后看着凤玲珑的脸色有些古怪。

    “你家王爷怎么说?”凤玲珑一见侍卫脸色,就知道赫连玄玉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接纳她了,倒是心里没有半点不舒服。

    只有心疼。

    赫连玄玉若戴上冰冷面具,只能说他被伤得很深。

    所以,她很心疼。

    “王爷说……身边缺个贴身婢女,如果凤姑娘有意,可以去应征。”侍卫说这话之前,轻咳了一声,似乎觉得这样的话对眼前如花似玉的姑娘是一种侮辱。

    但,他又不得不如实说,毕竟那是他家王爷的吩咐。

    不过,侍卫还是敏锐地发觉,他家王爷与这个美姑娘一定有所渊源,不然他家王爷不会说这样古怪的话。

    贴身婢女。

    凤玲珑淡淡笑了笑,然后轻声叹了口气。

    好吧,这孩子是真的被伤得不轻。

    但这怪不得她,是神尊给她出了这么一道难题,而现在的难题更加艰难。

    “那就烦请回复你家王爷:我不会当他的贴身婢女,因为怕他将来会后悔。”凤玲珑微微一笑,对那侍卫说完后,转身便走了。

    侍卫呆了呆,这还是第一个会拒绝他家王爷的姑娘呢!

    若是一般姑娘,能够当王爷的贴身婢女那也是极好的。

    不过……这姑娘为什么说,当了他家王爷的贴身婢女,后悔的反而会是他家王爷呢?

    侍卫弄不懂,也不需要弄懂,他匆匆跑进去给他家王爷复命了。

    凤玲珑离开玄王府,直奔风府。

    现在的风茗玉也长大了,身子骨不知道好些没有。

    那日她本说第二日就去给风茗玉把身子骨治好,免得爹娘会为此而劳心。

    没想到的是,当天回到赫连府,小赫连就跟她说了那些话,接着神尊就出现,带走了她。

    现在,理所应当去看看,有什么她帮得上忙的地方。

    凤玲珑走在去风府的路上,想到赫连玄玉对她提出的要求,心里一阵泛疼。

    不是因为感觉赫连玄玉是故意在羞辱她,而是因为赫连玄玉被折磨了十年之久。

    那会儿,小家伙多相信她啊!

    她不知道她走之后,小家伙是怎么熬过来的。

    有机会,她会去问问赫连家主的。

    不过,赫连玄玉给她提出这样的要求,她却是绝对不会答应。

    就像她让侍卫转达给赫连玄玉的话一样,她不想赫连玄玉将来会后悔。

    她受苦没关系,但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是绝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的。

    要解他心头之伤,并不是委屈她自己去自甘低贱,而是用柔情去感化他,让他打开心结。

    凤玲珑一向很聪明。

    此刻,玄王府里。

    赫连玄玉坐在一群莺莺燕燕中间,独自喝着醇酒。

    清冷的气势,让玄王府的莺莺燕燕不敢靠近他半步,只能用又爱又怕的眼光看着他,为他歌舞助兴,哪怕明知他半分眼光也没有给与她们。

    侍卫已经将凤玲珑的回复禀明了赫连玄玉,赫连玄玉的神色莫测,眸底写满冷冽。

    等了她十年,每夜都会梦见她,她折磨了他十年。

    在他贵为玄王的这一日,她终于来了,那神界之主确实没有骗他。

    为何他会选在生辰这一天接受册封?

    呵……不都是为了她?

    不过,她却那样淡然,连丝毫委屈都不肯,依旧如当初所见时那般高高在上。

    赫连玄玉忽然心头火起,抡起酒坛就砸向了地面。

    ‘砰’的一声清脆响,歌舞助兴的莺莺燕燕都吓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滚!”赫连玄玉用力拍桌,阴鸷的眼神杀人般射向那群莺莺燕燕。

    一群莺莺燕燕吓得立刻跪倒在地,却是连求饶都不敢。

    她们不知道,这声‘滚’,是让她们滚出玄王府,还是滚回她们自己的西院。

    她们都被安置在西院,不能随时出门,也不能随时见到玄王殿下。

    玄王殿下虽然接了她们进府,但她们没有一个能入玄王殿下的眼。

    玄王殿下从不进西院,她们也不能出西院。

    今日不知怎么回事,玄王殿下突然将她们全部召来,在这儿给玄王殿下跳舞。

    月清尘见状,冲一群姑娘摆了摆手,语气清冷:“都回西院去。”

    得到特赦令,姑娘们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就起身,忙不迭地逃了。

    起初进玄王府时还想着能够近玄王殿下的身,但现在,她们不敢。

    只因有一个姑娘半夜出西院,想去玄王殿下房间,结果被侍卫逮到,毫不留情地一顿打了个半死,现在都还一身是伤呢!

    姑娘们走后,月清尘默默地抡着另一壶酒,轻轻放在了赫连玄玉面前的石桌上。

    月清尘此刻才知道,那位据说在主子心目中很重要的凤姑娘,又回来了。

    当初他跟着主子时,主子大病初愈,他陆续便听赫连府的下人们提起过很多那位凤姑娘的事迹。

    说,主子只听凤姑娘一个人的话。

    说,主子当年是被凤姑娘救的。

    说,凤姑娘突然失踪了,主子为此大病了一场,从此之后谁也不能近主子的身。

    但,十年过去,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位凤姑娘的事迹,还以为这位凤姑娘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想不到,时隔十年,这位凤姑娘又出现了。

    月清尘一点也不好奇,这位凤姑娘到底是什么样子,能让他家主子这么在意。

    他只有淡淡的生气,因为他家主子被这位凤姑娘来去如风给伤害了。

    “清尘。”赫连玄玉没有动那壶酒,只眸光冷冽地看着月清尘。

    “主子。”月清尘微微点头,他知道主子要下命令了。

    “派人,盯着她。”赫连玄玉一字一顿地下令,放在石桌上的双拳握得死紧,眸底通红:“本王要知道她所有的一举一动!”

    月清尘心里郁闷了,主子这还是放不下啊!

    但月清尘习惯服从,不会去质疑。

    “是,主子。”月清尘退下了,去执行命令。

    赫连玄玉下了令后,独自一人在院中坐了很久。

    半晌,俊美无双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温润慵懒,邪魅妖娆的笑意。

    “总算,你回来了。”赫连玄玉淡淡握住莹润酒杯,仰头一口而尽。

    她说得对,若她真的委屈她自己,当了他的贴身婢女,他总会后悔的。

    谁让他,见不得她受半分委屈呢?

    赫连玄玉心底还有气,但他同时也欣喜于终于再次见到凤玲珑。

    十年的苦,不过就是等的今日,既然她来了,他又还有什么可生气的?

    但赫连玄玉心中这般想,行动上却不会原谅凤玲珑。

    他清冷地想着,一定要她来低头才行。

    即便她低头,他也不会再上她的当。

    五岁那年对她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他永远不会再做!

    赫连玄玉握紧了拳头,腰间玉带流苏翩然飞起,一脸清冷。

    此刻,凤玲珑已经进了风府。

    风府好进,因为风老爷和风夫人都是极为和善之人,很少会拒绝客人登门,除非那客人品德极其败坏。

    “凤姑娘是吧?老夫可是听闻过你的大名。”风老爷笑脸盈盈,不知道为何,他很喜欢这姑娘看他和夫人的眼神。

    那是一种暗含依恋,将他们当亲人的眼神。

    凤玲珑一赧,连忙拱手:“风老爷,您千万别这么说,折煞玲珑了。”

    她差一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因为,她险些叫出了一声‘爹’。

    风老爷讶异地‘哦’了一声,看了看她后笑道:“原来凤姑娘名唤玲珑,倒是和那南部凤家的三小姐一个名呢!”

    当然了,眼前这凤玲珑,比那南部凤家的三小姐可出色得多了。

    风家消息灵通,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位姑娘,出手教训登徒子王若宇的事情了。

    凤玲珑不想瞒自己叫了十年的爹和娘,所以才说了自己的名字。

    即便同名同姓又如何?谁也不会联想到什么的。

    “是,风老爷和风夫人若不嫌弃,唤我玲珑就好了。”凤玲珑温顺地笑着。

    风老爷哈哈一笑:“我是和玲珑一见如故啊!”

    风夫人也忍不住多看凤玲珑两眼,抿唇笑道:“老爷,我也有这种感觉呢,好像认识很久了似的。”

    风老爷和风夫人的话,让凤玲珑险些红了眼眶。

    这时候,外面传来下人的禀报。

    “老爷,夫人,玄王殿下突然造访!”下人语气不稳,显然被吓得有些不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