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4章 与他素未谋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说之前赫连玄玉还有所不解,那么现在看了凤玲珑洗手的这一幕,他终于明白了。

    玄王殿下一向是聪明的,对他有利的事情他一向看得清楚。

    不解与郁闷都消散无形,赫连玄玉瑰丽唇角愉悦地上扬。

    她在吃那些女人的醋,他敢肯定。

    “送本王出去。”赫连玄玉上前,大手将凤玲珑一拉,不由分说就走出了正厅。

    凤玲珑轻哼了一声,倒也没有推开他,因为他身上已经没有那种令人讨厌的脂粉味了。

    虽然挺讨厌玄王府那些莺莺燕燕,但她的直觉却告诉她,赫连玄玉绝对没有碰过她们。

    因为,他身上的气息,还是那么干净,一如当年她重生后见他第一眼。

    两人走后,风老爷和风夫人对视而笑。

    “老爷,那玄王殿下似乎对玲珑有意呢!”风夫人温温柔柔地说道,但眉眼间有一丝担忧。

    风老爷看穿了自家夫人的心事,执起她的手:“夫人是担心,玄王殿下用情不专,玲珑会受委屈?”

    风夫人轻叹一声,又有些不解:“不知道为什么,我见到玲珑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下意识地就会替她担忧。”

    风老爷心中微动,道:“我也一样,这姑娘讨人喜欢。”

    “对了。”风夫人突然想到一事,眸光微微发亮:“方才玲珑说,要认老爷做义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风老爷也瞬间想起来,顿时哈哈一笑:“若能多这么一个出色的女儿,我当然是极为高兴的。”

    风夫人见风老爷这般高兴,又想着万一事情不成岂非失望,便含蓄保守地说了句:“老爷也莫要高兴得太早,不定玲珑随口一说呢!”

    风老爷呵呵笑道:“夫人别担心,我看玲珑这孩子有分寸,那话也不像是随口一说的。”

    风夫人一想也是,虽然才见了凤玲珑一次,但感觉真是骗不了人,也许凤玲珑和风家真的有缘吧!

    于是,风夫人便不再泼风老爷冷水了。

    此刻凤玲珑随赫连玄玉走出风府,因两人紧握的双手,惹来路人频频侧目。

    不说凤玲珑的容貌,赫连玄玉的气度,单说堂堂玄王殿下没穿蟒袍,一袭里衬白衣,就够惹人行注目礼了。

    “已经送到门口了,可以了吧?”凤玲珑可不想招摇过市,她还想当三个月的风家小姐呢!

    这一次,她想重新留住那份亲情。

    再说,当年赫连玄玉还小,她可以留在赫连府光明正大陪他,但现在赫连玄玉已经十五岁了,她没个像样的身份也不好守着他。

    他对她有气,她不可能住进玄王府,况且她也不想见到那些莺莺燕燕。

    “跟本王回玄王府。”赫连玄玉停住脚步,转身,墨眸里映着凤玲珑姣美的容颜。

    一时冲动,赫连玄玉说了这句话。

    说完后赫连玄玉又很后悔,他不该这么快示弱的!

    至少,重逢后她还没有过悔意,反而还那般高高在上。

    凤玲珑眼珠子一转,好笑地看着他:“让我也成为玄王府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你想当后宫佳丽三千的帝王吗?”

    赫连玄玉脸色一下子沉了,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

    阴恻恻地盯着面前姑娘许久,赫连玄玉才慢条斯理地扬起瑰丽唇角,语气森寒:“虽说本王是很喜欢你,但本王绝不会只喜欢你一个!”

    说完这句话,赫连玄玉甩开凤玲珑的手,头也不回地大步走掉了。

    凤玲珑看着赫连玄玉的背影,心里竟隐隐作痛。

    知道当初不告而别伤了他,但却不知道伤得这么深。

    她以为,当年还是孩子的他,对她不过是依恋而已。

    凤玲珑想的当然没错,赫连玄玉当年对她,的确是一种孩子般的依恋,虽然想过和她在一起一辈子,不想离开她,但这份依恋却并没有转化为爱情。

    可是,随着这十年时间的沉淀,赫连玄玉对她的感情便不再仅仅是孩子般的依恋了。

    一个男孩,从五岁开始,一直到十五岁,记忆中被一个美丽的女子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如何能够不产生爱意呢?

    如果凤玲珑知道,自打赫连玄玉会作画后,画的全是她,她就知道这份感情可能比当初赫连玄玉一眼见到重生的她时,来的要更加深刻了。

    赫连玄玉跟凤玲珑分开后,继续坐在玄王府里喝酒。

    但这一次,他没有再让那些莺莺燕燕过来。

    月清尘陪着,见他家主子脸色极为难看,半晌后斟酌着问道:“主子,可要歌舞助兴?”

    赫连玄玉眼里浮现一抹嘲弄,之前召那些女人过来,不过是想着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凤玲珑会答应当他的贴身婢女。

    于是,就想着让她看见,他身边绝不止她一个女人。

    但现在,既然她不来,还打算去攀风府这门亲,他又还做样子给谁看呢?

    神界之主的话,他一直深深记着。

    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不会再只依恋她一个人,不会只听她的话,不会告诉她他心里的想法。

    不会……让她再像上次一样离开他。

    上一次,他大病了一场。

    这一次,若她再走,他就没命了。

    ‘砰’地一声,赫连玄玉狠狠砸碎了手里的酒坛,发泄着心中那一团憋着的怒气。

    月清尘抿了抿唇,心中无声叹了口气。

    看样子,主子真的是对那位姑娘上心了。

    从来没见过主子,为哪个姑娘那样过。

    三日后。

    风府正厅内,风老爷与风夫人高坐上位。

    “爹,请喝茶。”凤玲珑一脸微笑,跪在风老爷面前,双手捧着一杯热茶。

    风老爷笑得嘴都合不拢,连连点头:“好,好,爹喝茶。”

    风老爷接过茶抿了一口后,将茶杯放在一边,递给了凤玲珑一个红包。

    “谢谢爹。”凤玲珑从善如流地接了,又端起第二杯茶,敬给一旁的风夫人:“娘,请喝茶。”

    风夫人温柔地笑着,看向凤玲珑的目光充斥着一股疼爱。

    “玲珑乖。”风夫人稳稳端过热茶喝了,也给了凤玲珑一个红包,然后就赶紧伸手去扶凤玲珑起身:“玲珑快起来吧,咱们风府没那么多规矩。”

    本来风老爷和风夫人是不让凤玲珑来这一套形式的,但凤玲珑却坚持要下跪敬茶。

    对凤玲珑来说,如果这次不跪,以后就没机会跪二老了。

    一是感谢他们养育她十年之恩,二是感谢他们为了她,牺牲了整个风家的情。

    当年她爹看过禅宗台的神谕,一定知道她将来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但是她爹直到临死前都没有对她提过一句,反而还让她不要心生怨恨,要忠君体国。

    她想,爹当时就因为对她的疼爱,才牺牲了整个风家,也没有透露半个字吧。

    所以,她必须要跪。

    “娘,我没事。”凤玲珑被风夫人扶着站了起来,浅笑盎然。

    风老爷看着亭亭玉立的凤玲珑,抚须淡淡一笑:“玲珑,以后你就是我风府的小姐了,稍后我会让你见见我另外三个女儿,你们姐妹要好好相处。”

    凤玲珑眸中一闪而过一丝冷意,只因为她想到了那个害风家满门的罪魁祸首:风萼眉。

    不过,现在风萼眉应该不常露面,扮柔弱卧病在床吧?

    凤玲珑心下冷笑一声,面上却温顺回答:“是,爹。”

    想起风茗玉的身体,凤玲珑淡笑道:“爹,娘,听说茗玉妹妹的身体不太好,我想我或许有办法替茗玉妹妹调理调理身体。”

    一句话一出,风老爷和风夫人都不由自主站了起来。

    “玲珑,你是说真的?”风老爷手指有些颤抖,足见他内心有多激动。

    风夫人也激动地抓住了风老爷的衣袖,颤声问道:“玲珑,你真的有办法吗?”

    很少有人知道,风茗玉不是风夫人亲生的。

    但凤玲珑知道,所以她在知道事情真相后,由衷地感谢风夫人当年那么疼她。

    “我想,我有九成把握。”凤玲珑太清楚自己的病情了,再加上有她的血液做保证,十成把握她都有。

    只不过不想吓到爹娘,所以她才语带保留。

    “好,好,那就……”风老爷怕是太过喜悦了,连话都有些说得不完整。

    很快,风老爷和风夫人带着凤玲珑去风茗玉的房间。

    凤玲珑见到风茗玉,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个风茗玉……似乎并不是她自己。

    风茗玉的脸色很白,因为长年生病的缘故,一双丹凤眼向上挑着,带着一种淡淡的病态美。

    不过,凤玲珑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也找不到,尽管这张脸以前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爹,娘。”风茗玉虚弱地喊了两声,接着略有些好奇和惊艳地看着凤玲珑:“你就是玲珑姐姐吗?”

    “嗯。”凤玲珑压住心头疑惑,不动声色地坐在了床沿,伸手给风茗玉把脉,红唇微张问道:“四皇子来看过茗玉妹妹吗?”

    按理说,这个时间段,轩辕南已经来给风茗玉定过魂了。

    之后,轩辕南就喜欢上了风茗玉,开始有事没事往风府跑,然后两人就理所当然地被看成了一对璧人。

    “四皇子?”风茗玉显然有些迷惑,顿了一下才轻轻摇头:“没有呢,玲珑姐姐,我和四皇子素未谋面。”

    凤玲珑搭在风茗玉手腕上的如玉手指瞬间一顿,心里‘咯噔’一声。

    如今的风茗玉,和轩辕南竟然素未谋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