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6章 给本王滚出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次任务,没有了神魔灵识的提点,凤玲珑只能自己去解开谜团。

    是夜,凤玲珑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玄王府。

    凤玲珑并没有去找赫连玄玉,而是来到了那一群莺莺燕燕所在的西院。

    现身前,凤玲珑裹了一身黑衣黑帽。

    她如同夜晚中的煞气杀手般出现,一身冷冽地站在了几名姿色容貌属众女中翘楚的三女面前。

    “你……”一名女子还没惊叫出声,凤玲珑就以结界阻隔了她和三人及外界之间的联系。

    凤玲珑压着嗓子,沉声喝道:“我有话问你们几个,要是老老实实说呢,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如若说假话,我立刻送你们见阎罗王!”

    淡声低吼,气势十足,当场将三女吓了个花容失色。

    虽然不知道凤玲珑是怎么进来的,但三女并非愚笨之人,已然猜到面前女人有着滔天本事,不然绝对进不了这守卫森严的玄王府。

    “我们说,说实话,姑娘请问。”一名带头的鹅黄长裙少女强自镇定着,点头说道。

    凤玲珑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压着嗓子沉声询问:“我问你们:你们进这玄王府多久了?”

    鹅黄长裙少女看了看身边两人,轻声回答:“她们两人已经进府半年有余,我才进府三月多。”

    “在府里待的时间最长的,就是你们两个了?”凤玲珑犀利的视线落在另外两名少女身上,语气淡淡。

    “是,是的,我们是最先进府的。”另外两名少女忙不迭点头。

    凤玲珑微微眯了眯眼,这点赫连家主倒是没有骗她,估计是知道她很轻易就能问出真相吧。

    想了想,凤玲珑又继续接着问了:“你们进玄王府后,见过玄王殿下几次?”

    鹅黄长裙少女脸色微微一黯,和另外两名少女对视一眼,皆是无奈一叹后,鹅黄长裙少女幽幽说道:“除了前几日,玄王殿下突然召我们所有姐妹去歌舞助兴之外,再没有见过玄王殿下。”

    前几日?

    凤玲珑眯了眯眼,冷声道:“是不是玄王殿下带一个姑娘回府的那一日?”

    就是她也在场,赫连玄玉从她面前带走了一个姑娘的那天。

    鹅黄长裙少女仔细想了想,肯定地点头:“没错,就是带回最后一个姑娘的那天下午。”

    凤玲珑抿抿唇,心下懂了。

    这些少女,虽然被赫连玄玉给掳回了玄王府,但却压根没见过赫连玄玉,除开她回来之后这次。

    刚开始想着是心底平衡了些,但凤玲珑又很快蹙起了眉头。

    只因为,赫连玄玉果然如她所想,是早已知道她回来一事了。

    赫连玄玉一旦故意为之,比他生性好渔色更难对付。

    凤玲珑离开西院之后,到赫连玄玉的房门跟前,犹豫了许久,才悄然潜入进去。

    赫连玄玉这边,凤玲珑是肯定要见的,那些女人的事情她要好好问问赫连玄玉。

    如果真是为了气她,她会耐心跟赫连玄玉解释当年离开的事情,等赫连玄玉气消了,将这些女人一一送出玄王府。

    她的地盘,她的男人,不容其他女人染指!

    凤玲珑正抱着这样的心思,却是一时疏忽,没想过赫连玄玉这个点儿会在沐浴。

    赫连玄玉的房间后是连着后山温泉的,凤玲珑一直知道,所以一进屋,见到赤裸着上半身,一身诱惑至极地从温泉方向走进屋的赫连玄玉,口水立马就自动往下咽了。

    好一幅美男出浴图!

    赫连玄玉绝美眼角带笑,温润菱唇微微勾着,看见凤玲珑出现似乎并没多大惊讶,完美笔直的双腿迈动,旁若无人地朝屋内走去。

    凤玲珑硬生生地逼迫自己收回了视线,这个家伙,真是从小到大无时无刻不在勾引着女人犯罪!扑倒!

    凤玲珑淡淡磨着后槽牙。

    此刻,赫连玄玉已经浅浅着了一件宽大袍子,随意慵懒半遮完美身躯。

    他神情淡漠地瞥了一眼凤玲珑,独自端起酒杯,慢酌一口,淡淡道:“你来做什么?”

    天知道赫连玄玉内心都喜悦得发狂了,到底她来了!还是出现在他房里的!

    不过,赫连玄玉深深明白,他绝对不会再犯幼年时期那样的错误了。

    所以,他深藏心事,淡漠以对。

    凤玲珑等到赫连玄玉开口,立刻盈步上前,在赫连玄玉面前拉开凳子坐下。

    她一本正经地看着赫连玄玉:“当年我离开,是身不由己的。”

    凤玲珑决定,所有事情和盘托出。

    神尊没说她不能说当年之事吧?既然赫连玄玉记得当年她离开的事情,她为何不能解释?

    现在的赫连玄玉,明摆着就是对她当年不告而别一事有恨,有怨,她不赶紧解释,这第二次任务就算是泡汤了。

    “身不由己?”赫连玄玉眯起漂亮凤眸,把玩着手中夜光玉杯,似笑非笑的神情落在凤玲珑身上。

    那淡淡的口吻,仿佛在斟酌凤玲珑这几个字的含义一样。

    “对,身不由己。”凤玲珑认真点头,“我需要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并且非完成不可。”

    如果凤玲珑知道,当年她走后,神尊现身小赫连面前,对小赫连说了那几句话,那么此刻她绝对不会这样跟赫连玄玉坦白了。

    这样坦白,无疑是令赫连玄玉更加确信,神尊的话是真的。

    凤玲珑会离开,的确是因为他对凤玲珑说了那几句话,成全了她的离开。

    赫连玄玉眼色阴鸷了片刻,盯着凤玲珑久久未出声。

    之后,他才淡淡收起凌厉,唇角微弯:“这次呢?是不是也要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比如说,再一次从他嘴里得到那些承诺,那些依恋。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凤玲珑心中微微一痛,不知为何她听见这句问话里,除了淡淡嘲讽之外,还有点点伤感。

    “赫连,我……”凤玲珑正要解释,她其实最为在意的就是他时,赫连玄玉攸地起身上前,单手扣住了她的左肩。

    “这次会呆多久?”赫连玄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他发誓,如果她敢说她打着主意还要走,他一定亲手掐死她!

    凤玲珑沉默了,一双美眸目不转睛盯着赫连玄玉,眸光幽幽。

    他现在心防极重,她三言两语怕是骗不了他,而她这一次也不愿再骗他了。

    但,她的任务呢?

    其实,不管她能否完成任务,她也只能呆三个月而已。

    “会呆很久。”凤玲珑昧着良心,跳跃了一下美丽的眼神,说了这句似是而非的话。

    “很久?”赫连玄玉淡淡笑开,唇角笑容艳丽耀眼,眼里却是浓浓的化不开的寒冰。

    那抓着凤玲珑左肩的手,突然一用力,凤玲珑冷不丁一吃痛,闷哼了一声!

    “知不知道,给人希望,再让人绝望,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赫连玄玉右手淡淡上扬,缓缓攫住凤玲珑那精致小巧的下巴,眼里是浓浓的瑰丽嗜血冷芒。

    凤玲珑肩膀下巴都有些吃痛,但却在尚可忍受的范围内。

    她透过赫连玄玉那重重的心防,看见赫连玄玉心底的伤痕累累。

    她不会不懂,当年她的出现,对赫连玄玉来说是多大一道阳光,多深一种温暖。

    但她的离开,也让赫连玄玉心里再次被划了一刀。

    “对不起。”这三个字,凤玲珑说得很轻很轻,但却虔诚。

    她对得起沉睡中的赫连玄玉,却对不起这面前不知道真假的赫连玄玉。

    不知道这时空到底是如何存在的,风茗玉为何没有被穿越的她附体,但她知道这个赫连玄玉眼底的痛是真的。

    “本王要你的道歉何用?”赫连玄玉冷笑,眸底冰寒如霜,但因看见她微蹙的眉头,终是松了手上力道。

    “那你要什么?”凤玲珑以退为进,对不起和心疼是一回事,完成任务又是一回事。

    赫连玄玉望着她饱满红唇,眼底滑过一抹深幽的光。

    “要你初吻。”赫连玄玉令人猝不及防地欺身上前,一把搂住她的腰,薄唇就朝她红唇抵去。

    凤玲珑一惊,立刻一个旋身,逃离了赫连玄玉霸道的怀抱。

    “你敢拒绝本王?”赫连玄玉扑了个空,原本稍霁的脸色瞬间寒冽如冰,犀利的视线似要将凤玲珑刺穿个洞。

    她果然对他无意,虽然她看着他的视线那般关切,还有一丝他随时能够感觉到的深深爱恋。

    但,他不是傻子,他能感觉到她看他时,像是在看另一个人。

    这让他,非常非常地不舒服。

    以吻证明,结果却给了自己一个血淋淋的事实。

    “你还小,想这些做什么?”凤玲珑不自在地偏过脸,不敢看赫连玄玉那灼热中带着冰寒的视线。

    初吻?咳,她早就给长大后的他了好吗?

    她不是第一次被赫连玄玉吻,当然不会矫情,但这个赫连玄玉却不是她所熟悉的赫连玄玉。

    至今为止,她都还没弄清楚,这个时空到底是真还是假,所以就更不能让这个赫连玄玉来亲她了。

    “你给本王滚出去!”见凤玲珑是真的拒绝,而不是害羞赧然,赫连玄玉瞬间发飙了,语气冷冽得如同三尺深冰,神色嗜血暴戾。

    凤玲珑神情郁闷了一下,以前赫连玄玉都还没让她滚过呢!

    不过,一想到自己当初造的孽,凤玲珑又还是认了,耸了耸肩转身离开。

    赫连玄玉一见她竟真的转身就走,毫无留恋,神色更是暴怒异常。

    “凤、玲、珑!”他咬牙切齿,飘身上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