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8章 关于大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的话,让凤玲珑身躯微微一僵。

    她要是可以嫁人,老早就嫁给赫连玄玉当玄王妃了好吗?还用等到现在,来完成什么破任务争取在一起的机会!

    “我不能嫁人,也不能嫁给你。”凤玲珑笑的那个叫一个无奈啊,让人看了心疼。

    赫连玄玉瞳孔攸地一缩,什么叫做她不能嫁人?

    蓦地,赫连玄玉想到当年那个美如神祗的男人,那位神界之主。

    想到那一览众人低的气势,赫连玄玉一颗心暗暗地沉了下去。

    再一想到凤玲珑可能是被逼无奈才离开,处处受制于那位神界之主,赫连玄玉的脸色更加阴鸷森寒了。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喜欢的姑娘,不再受制于人?

    此刻还是少年的赫连玄玉,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

    别说是少年赫连玄玉了,就算是成熟后的赫连玄玉,一路与凤玲珑甘苦与共走过来的赫连玄玉,也拿神尊没有办法。

    实力为尊,其他任何策略都犹如浮云!

    除非,像万年前夏侯渊一般,不择手段,甚至伤害到了自己深爱的女人。

    但,伤害到凤玲珑的事情,赫连玄玉是决计不会去做的,他宁可自己受苦。

    凤玲珑瞥见赫连玄玉脸色阴晴不定,一时间也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便淡淡转开话题:“赫连,你还没介绍这位姑娘给我认识呢!”

    凤玲珑当然不知道赫连玄玉当年见过神尊,如果知道,她就会知道赫连玄玉所有的反常,以及与她的针锋相对,来源于何处了。

    而对于独孤梦茴,她再熟悉不过,化成灰几乎都能认得。

    但她还得装作不认识。

    不是说,对于敌人,最大的打击就是不放在心上吗?

    果然,凤玲珑一句话出口,独孤梦茴的脸色就瞬间变了变!

    想她堂堂梦仙子,竟然有人说不认得她?

    她的画像,几乎整个圣灵大陆都有!

    让独孤梦茴生气的不仅仅是这一点,还有凤玲珑那淡然清冷的态度。

    独孤梦茴敢肯定,凤玲珑一定认得她!

    因为,凤玲珑看她的眼神,根本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

    所以,凤玲珑是故意的,故意无视她。

    独孤梦茴恨得袖下双拳紧握,牙根痒痒。

    “这是梦茴妹妹。”赫连玄玉淡淡介绍,妖娆凤眸注意凤玲珑的每一个细微表情,“与我从小长大,算是青梅竹马吧!”

    凤玲珑淡淡笑着,煞有介事地点头:“原来是青梅竹马。”

    独孤梦茴一听赫连玄玉的话,唇角顿时微微扬了起来。

    嗯,玄玉哥哥还是对她比较好的。

    独孤梦茴似乎完全忘了,此刻凤玲珑还在赫连玄玉最近的位置,而赫连玄玉一向是不爱任何人靠近他三步以内的呢!

    “那么,赫连弟弟与梦茴妹妹何时成亲啊?”凤玲珑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点没有吃醋的样子,反而语气很是期待。

    赫连玄玉正专注地看着凤玲珑,冷不丁凤玲珑转头冲他明媚一笑,差点令他什么都不顾地扑上去吻她!

    但她的话,却让他瞬间有种暴走的冲动。

    “你给本王再说一遍?”赫连玄玉放在凤玲珑腰间的手用力,妖娆凤眸中满是风暴。

    她是真的不在乎,还是不在乎?

    赫连玄玉心里有些凉,为什么对他来说,她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而对她来说,他却可有可无呢?

    是不是,从来就是他一厢情愿,单相思?

    凤玲珑腰间有些吃痛,便伸手淡淡拍开赫连玄玉的铁臂。

    神力抚过,赫连玄玉不松手也得松手。

    赫连玄玉顿时感到深深的无力,他奈何不了这个姑娘……她实力太强,他根本拿捏不了她……

    “当年,赫连弟弟身在冰河,独孤小姐也在吧?”凤玲珑没再理会赫连玄玉,似笑非笑端起酒杯,清冷视线射向了对面的独孤梦茴。

    一句话,令得独孤梦茴身躯瞬间僵硬。

    这、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情?

    独孤梦茴手脚有些冰凉,美丽脸庞上出现一抹不易察觉的畏惧。

    当年之事,独孤梦茴怎会不知道?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赫连玄玉的身份,也不知道赫连玄玉是什么修炼天才。

    她只知道,有个孩子的爹娘被杀了,那个孩子还被扔进了冰河里受罚。

    她好奇之后前去看,看见那孩子脸上的倔强孤傲,就有种想把那些气质狠狠踩在脚下的感觉。

    于是她隔不久就会去看,等着那孩子痛苦挣扎,哀嚎求饶的糗样。

    她想,如果那孩子求她,她就把那孩子收了当玩具。

    只不过她还没有等到,那孩子就被人救了,之后身份大变,变到让她爹都有些忌惮的地步。

    一直到现在,那个孩子都还不知道当年的事情。

    如果凤玲珑拆穿……

    独孤梦茴心里有些慌乱,但表情还算镇定,她不认为她和赫连玄玉这十年的感情,能被一个凤玲珑给破坏。

    不过,如果独孤梦茴知道凤玲珑对于赫连玄玉的意义,知道当年救赫连玄玉的人就是凤玲珑的话……她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玲珑这话似乎颇有深意呢!”赫连玄玉的阴霾来得快去得也快,此刻一副邪魅妖娆的模样。

    凤玲珑浅浅一笑:“是啊,赫连弟弟有眼无珠,错把豺狼当白兔呢!”

    其实,赫连玄玉很聪明,凤玲珑一直都知道。

    她知道她只要稍稍提起当年冰河的事情,赫连玄玉就能猜到大概。

    对于独孤梦茴,凤玲珑根本犯不着给什么好脸色,所以既然独孤梦茴有把柄在她手上,她乐得立马泄露机密。

    反正,她就是不待见独孤梦茴在赫连玄玉面前卖骚。

    当年她还念着独孤梦茴救了赫连玄玉一命的恩情,对独孤梦茴诸多忍让,现在知道真相,她可不会再有半分心软。

    赫连玄玉眸中光华流转,目不转睛看了凤玲珑一会儿,得到她淡然回视,便轻轻弯唇笑了。

    接着,他看向了独孤梦茴,端起色彩光泽的酒杯,朝独孤梦茴一扬:“梦茴妹妹,本王敬你。”

    说罢,妖娆邪魅地将酒杯送至唇边,浅尝辄止了一口。

    独孤梦茴小心肝那个颤啊!

    她不知道赫连玄玉到底听出来什么没有,战战兢兢地端起酒杯,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连忙就掩面喝下去了。

    凤玲珑斜瞥了赫连玄玉一眼,心里淡淡哼了一声。

    她会看不出这少年在想什么?

    无非是,明知独孤梦茴不如表面看来那么单纯,他却也不戳破,维持那可笑的青梅竹马关系,来让她心生醋意嘛!

    可笑,她会吃醋?她会吃醋?

    “我回风府了。”不吃醋才怪!

    赫连玄玉眼疾手快一把拉住要起身的凤玲珑,似笑非笑勾唇,笑意邪魅:“走这么早做什么?待会儿陪本王逛逛。”

    “没兴趣。”凤玲珑翻了个白眼,她绝不是吃这个少年郎的醋,而是不想看见和自己所爱男人一模一样的脸蛋,对着别人笑得那么骚。

    赫连玄玉见她如此,心情却愈发飞扬。

    他索性站了起来,紧紧扣住她的手腕,稍稍放软了身段,语带轻哄:“那玲珑想做什么?本王陪玲珑做就是了。”

    独孤梦茴这回危机感十足了,她可从来没见过赫连玄玉对哪个女人这样过。

    她攥紧衣角,看着凤玲珑的淡然眸光里,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深深敌意。

    凤玲珑似有所觉地回眸,瞥了独孤梦茴一眼后,嘴角清冷勾起。

    “想回风府。”她对赫连玄玉慵懒说道。

    “那本王陪你回风府!”赫连玄玉想也不想地做了决定。

    见到她的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很蠢。

    赌什么气?明明那么想和她在一起。

    怕她离开,他不犯当年一样的错误就好了。

    凤玲珑看了看赫连玄玉,眸色微微柔和了几分。

    不管以前还是现在或是未来,他选择的终究是她凤玲珑。

    “好。”凤玲珑主动回握住了赫连玄玉的手,浅浅一笑,拉着他便往玄王府外走去。

    两人很快飘然离开,身影缱绻,如仙似梦。

    被完全无视和遗忘的独孤梦茴,用力地攥紧衣角,眼里泛出毒蛇般的冷芒。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相携走在街上,引来路人频频侧目。

    百姓们见着这位玄王殿下自然要跪,等到两人远去才敢起身。

    一些被抛在身后的纷纷议论,远远飘进凤玲珑的耳里。

    “看样子风府不但攀上了那位实力高强的凤姑娘,还攀上了玄王府呢!”

    “是啊,这下子风老爷成炙手可热的人物了。”

    “那可不见得,四皇子大婚的事情,也很炙手可热呢!大家都在猜,四皇子大婚后,皇上会不会直接立四皇子为太子?”

    轩辕南大婚?

    凤玲珑一下子止住了脚步,美眸微微瞠住,一丝冰凉没来由浮上心头。

    第一个任务时,她清楚地记得神魔灵识说过,在这两个任务里,她必须遵守两个规矩。

    一是不能杀人。

    二是……不能改变大事件走向。

    可现在,轩辕南大婚是怎么一回事?这难道不算大事件改变?

    凤玲珑美眸中浮现出深深的迷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