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9章 说不出口的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了?”赫连玄玉在凤玲珑停下时,也停下了。

    看到凤玲珑怪异的表情,赫连玄玉脸色微微沉了沉,语气倒是如常。

    他不会忘了,当年四皇子可是对她也很有兴趣的。

    虽然,那时候四皇子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凤玲珑回过神来,微微握紧了赫连玄玉温热的手掌,摇了摇头:“没什么。”

    赫连玄玉眯起漂亮凤眸,回头冷冽看了一群议论纷纷的百姓们。

    百姓们立刻作鸟兽散。

    好可怕的眼神!

    赫连玄玉冷哼了一声,这姑娘,定有事情瞒着他。

    不过,赫连玄玉倒也没说什么,拉着凤玲珑很快走进风府。

    风老爷陪风夫人去庙里烧香去了,风府总共三位小姐,两个在房内养病,倒也让赫连玄玉与凤玲珑落了个二人相处。

    到了四下无人的花园,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坐下,便伸出修长手指,挑起了凤玲珑的下巴。

    他语气温润,眸光却清冷寒冽:“玲珑,你有事情瞒着本王。”

    他从那双盈盈美眸中,捕捉到了一丝淡淡的感伤,还有彷徨,甚至迷茫。

    而这些,都是他所不喜欢她身上会出现的情绪。

    她应该是世上最幸福的姑娘,被千人追捧,万人呵护,尤其是他赫连玄玉!

    凤玲珑抓住他放在自己下巴上的手指,没有责怪他沙猪的动作,只是淡淡叹了口气。

    隔了好一会儿,她才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感伤的浅笑:“我是有很多事瞒着你,不过,我说了怕你不信。”

    赫连玄玉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很想说一句:只要你说,我就信。

    但,他记起了当年的教训,硬生生憋住了没说。

    “你不说,怎么知道本王不信?”赫连玄玉语带保留,手指忍不住落在她一头青丝上,眷恋至极地抚摸了两下。

    这动作,只有在梦里才敢对她做。

    而如今,她这般真实地站在他面前,那么娇小,惹人怜爱。

    他发誓,无论用什么方法,即使不择手段,也绝不会让她再离开他!

    凤玲珑沉吟了片刻,寻思着这事到底能不能说。

    如若说了,会违反挑战的规则吗?

    不过,就目前看来,神尊也并没有实现他的诺言。

    神尊说的是让她回到过去,回到赫连玄玉五岁失去爹娘以及十五岁为玄王时。

    但现在,她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根本不是过去那个世界。

    独孤梦茴没有救赫连玄玉,风茗玉没有被穿越,轩辕南也没有爱上风茗玉,甚至于,现在轩辕南提前大婚,还要被立为太子。

    这一切,都不是过去所发生的。

    凤玲珑看着赫连玄玉,脑海中思索了良久。

    赫连玄玉也静静地等待着,他看得出来面前姑娘那思考的心情,他愿意等待。

    也只有她,能让他甘之如饴地等待。

    终于,凤玲珑眸色闪了闪,娓娓开口:“我可以告诉你关于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赫连玄玉微微松了口气,紧紧握住她一双素手,目不转睛看着她:“本王愿闻其详。”

    早知她是神界之人,但他对神界可谓是一无所知,这十年来翻遍古籍,也只找到寥寥数语。

    她像一个谜,出现在他贫瘠的生命中,灌入鲜活的生命力。

    “你知道,我是神界的人。”凤玲珑看着他深邃幽暗的黑眸,红唇缓缓开启:“不过,我不仅仅是神界的人那么简单,我是三界之主神……”

    凤玲珑想说:我是三界之主神尊与其妻子瑶池女神的结晶,是神界唯一的公主。

    虽然内心很不想这么说,但凤玲珑知道,她不可能是仙殿的女儿。

    之前还有幻想过,但现在她已经完全想明白了。

    如果她是仙殿的女儿,仙殿不会看着她被神尊欺负。

    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仙殿也会跟神尊对抗到底,就如同当年为了她娘瑶池女神甘心接受神罚一样。

    只有可能,仙殿很清楚她是神尊的女儿,所以才不会与神尊不顾一切地对抗。

    但,凤玲珑只说到‘三界之主神’这几个字,下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她试了几次,张口却没有声音发出。

    瞬间,凤玲珑明白了。

    她这边所有的事情,神尊都了如指掌,所以她骤然失声,是神尊暗地在做手脚。

    “神什么?”赫连玄玉等了半天,只见凤玲珑眸中被怒火所渲染,却不见她继续说下去,不禁疑惑发问。

    凤玲珑急促地呼吸,绝美白皙的小脸被愤怒给染红。

    但她越是想说话,却越是觉得呼吸困难。

    那难受的滋味儿,让她小脸都微微扭曲起来。

    “玲珑?”赫连玄玉发现事情不太对劲儿了,急忙伸手拉她入怀,源源不断的斗气输入她体内,语气焦急:“别说了,别说了!”

    不过,凤玲珑体内虽然有斗气,但此刻因为与神尊的力量对抗,体内神力达到了崩溃临界点。

    赫连玄玉的输送斗气,对她毫无作用。

    该死的神尊!

    凤玲珑脑子里清晰地出现这一句话后,昏厥在赫连玄玉怀里。

    “玲珑!”赫连玄玉焦急大吼,一把将凤玲珑打横抱起,飞回了玄王府。

    月清尘还在摆弄药草,便被赫连玄玉给一把拎回了房间。

    “快给她看看!”赫连玄玉神色暴怒,他恨透了自己。

    若早知道会害她不舒服,他宁可她骗他瞒他一辈子,也不要她跟他说什么实话。

    只要,她安然无恙地在他身边,便好了。

    月清尘不敢怠慢,直接将双手在身上擦了两下,上前便给凤玲珑把脉。

    袍子脏了不要紧,别脏了主子心爱姑娘的手腕。

    “她怎么样?”不过片刻,赫连玄玉就忍耐不住地追问。

    月清尘探了一下脉后松开,起身回话:“主子,凤姑娘没有大碍,或是心情激动,一口气接不上来,所以才导致的暂时性晕厥。”

    赫连玄玉怔了一下,虽然潜意识里不接受这样的答案,但月清尘的医术他却是再清楚不过的,由不得他怀疑。

    “多久会醒?”赫连玄玉坐在了床沿,紧紧握着那只柔软无骨的素手。

    月清尘小心斟酌,给了个很保守的答案:“三个时辰之内。”

    也许,一个时辰后就会清醒,但他可不敢那样说。

    因为万一凤姑娘一个时辰后没醒,他承受不住主子的怒火。

    “好了,这里没你事了,下去吧。”赫连玄玉摆摆手,心里慢慢平静下来。

    凤玲珑的面色还是很红润的,此刻呼吸也均匀,所以赫连玄玉相信月清尘没有诊断错误。

    事实上,凤玲珑晕厥之后,不会再以神力与神尊的力量对抗,自然就没事了。

    “是,主子。”月清尘默默地退下了。

    房门被关上后,赫连玄玉目不转睛,温柔缱绻地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凤玲珑。

    那深邃如墨的眸子,充斥着点点柔情,纵容,以及宠溺。

    “虽然你比本王年岁大,但本王会一直宠你,宠到你再也离不开本王为止。”赫连玄玉执起凤玲珑的小手,温柔地在她白皙手背上落下轻轻的一吻。

    赫连玄玉又想到方才害她晕厥一事,黑眸里闪过一丝浓浓的愧疚。

    看了她恬静小脸一会儿,赫连玄玉再度虔诚地承诺:“玲珑,无论你来自哪里,以前为何离开本王,本王都不会再过问一句。但,本王绝不会让你离开。”

    赫连玄玉的语气,坚定而掷地有声,眸中更是散发出浓浓的决心。

    那份邪魅妖娆,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只为眼前这个姑娘一个人而绽放。

    凤玲珑再次醒来时,看见的就是赫连玄玉那双深邃如墨的黑眸,内中眷恋让她心头一软。

    “赫连。”凤玲珑的恢复能力自然不比一般人,她很快坐了起来,摸了摸赫连玄玉的脑袋。

    赫连玄玉蹙了蹙眉,莹润菱唇略微不满地撇了撇:“不要像孩子一样对本王。”

    他可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了,他是一个可以宠她爱她的男人。

    凤玲珑闻言顿时失笑,又想到当初傲娇可爱的小赫连,眉眼一时间都弯了:“难得欺负欺负你,谁让你以前这么对我的?”

    赫连玄玉迷惑了下:“本王什么时候这么对过你?”

    以前……以前他连她鼻子都够不着,哪儿能揉着她脑袋?

    凤玲珑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也许她这样说,神尊不会干涉,但先前的经过让她明白,只要她开口说来龙去脉,神尊就会让她说不出话来。

    目前她还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忍了。

    两人相顾无言,静静地对望了一会儿。

    “赫连,你很喜欢我,是不是?”凤玲珑率先开口,笑容浅浅。

    赫连玄玉心口一热,心脏也加速跳动起来。

    但,他只幽幽地看着面前巧笑嫣然的美丽姑娘,薄唇紧抿,一句话也不肯说。

    “我知道你喜欢我。”凤玲珑擅自替他做了回答,随后微微叹气:“但如果你喜欢我,你就应该帮我的忙。”

    赫连玄玉心中微微一沉,但他听见自己问道:“什么忙?”

    凤玲珑抬眸,眸色水润清亮:“把你当年对我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他若肯帮她,她就能完成这第二个任务,战胜神尊。

    他帮她,也是帮未来的他自己。

    赫连玄玉攸地如烫着手一般,甩开了她的手,起身立于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