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2章 罪魁祸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仁帝的表情高深莫测,伫立龙椅之前,看着凤玲珑半晌不语。

    凤玲珑的提议,当然是让仁帝动心了。

    不过,仁帝略多疑,又忍不住怀疑凤玲珑的用心。

    凤玲珑知道帝王不轻易信人,坦然地笑对仁帝的打量,眸光清澈如水。

    最终,仁帝淡淡一笑,语气微软:“好,你的提议朕喜欢,就这么办。”

    说罢,仁帝回到龙椅上坐下,威严地看着轩辕南,缓缓启唇:“你可知罪了?”

    凤玲珑淡淡瞥了轩辕南一眼,心里很清楚虽然她说服了仁帝,但对仁帝来说,轩辕南今日表现情有可原是一回事,触犯了天颜又是一回事了。

    轩辕南微微握拳,本是不想还继续这门亲事,但却没来由会顾忌到凤玲珑的感受。

    毕竟,她出面帮了他,绕过了这场灭顶大祸。

    甚至于,还帮他拿到了原本已经失去的太子之位。

    说不清的感激在轩辕南心头滋生,凤玲珑的相貌在他脑子里越发清晰起来。

    所以,轩辕南硬生生压下了反叛的念头,低沉着声音说道:“儿臣治罪,请父皇降罪。”

    凤玲珑稍稍松了口气,她还怕轩辕南不知道借着台阶下来呢!

    还好,轩辕南始终还是聪明的。

    “好,朕就念在风家大小姐为你求情的份上,宽恕你这一次。”仁帝威严点头,随后话锋一转:“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将四皇子请去宗人府,杖责四十!”

    文武百官心里都惊了惊,各自面面相觑一眼。

    杖责四十,那可是个不小的数目呢!

    若四皇子不能以实力护体,至少要卧床个半月才能起。

    看来,皇上虽然爱护四皇子,却仍然有着天颜被犯的愤怒。

    轩辕南很快被带下去了。

    临走时,轩辕南深深地看了凤玲珑一眼,意味不明。

    凤玲珑却是眸光淡然,她会帮轩辕南,完全是出于轩辕南屡次帮她的情分。

    她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

    只有对赫连玄玉,她才会无条件付出,事事以赫连玄玉为先。

    轩辕南被带下去后,仁帝安抚了王家人几句,特别是对王家小姐。

    “你是朕认定的儿媳妇,待南儿之后伤势好转,入住东宫,你们再举行大婚。所以今日之事,你便不要放在心上了。”仁帝语气淡淡地说道。

    很显然,对仁帝来说,再犯错那也是他的儿子,是龙子。

    至于王家小姐受没受委屈,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不过是形式上安慰几句罢了。

    事到如今王家小姐还能怎么说?她只能端庄大方地盈盈一跪:“臣女不敢,臣女遵旨。”

    婚礼既然取消了,很快文武百官也都散去。

    回风府的路上,赫连玄玉一直阴沉个脸。

    凤玲珑自觉很无辜,她又没偷人。

    赫连玄玉看见凤玲珑睁着两个无辜的圆溜溜的大眼睛不断瞅他,心头怒火更甚。

    他吃醋吃死了!她怎么能跟个没事人一样?

    “快哄本王!”马车上,赫连玄玉咬牙切齿,一双铁臂将凤玲珑半个身子箍住,紧紧地不撒手。

    凤玲珑啼笑皆非:“哄你什么?”

    她有种回到刚认识赫连玄玉时,赫连玄玉又傲娇又矛盾的那会儿。

    “你看不出本王在生气?”赫连玄玉恨不得捏死这个女人,当然,他舍不得。

    凤玲珑瞥了赫连玄玉一眼。生气?嗯,的确是脸色很黑,生气得不得了的样子。

    “你再不哄本王,本王就吻你!”赫连玄玉发狠地一下子攫住凤玲珑的下巴,作势就要吻上去。

    凤玲珑温润眉眼一抬,忽然就一道神力弹过去,让赫连玄玉一下子动弹不得。

    “想欺负姐姐,还嫩着呢!”凤玲珑一句调笑的话语丢了过去,转身就懒洋洋在马车上躺了下来。

    还很不客气地,借用了赫连玄玉的大腿当枕头,舒舒服服地睡着,闭眼小憩。

    这个该死的女人!

    赫连玄玉头顶都快冒烟了,他从来没这么受制于人过,除了幼年遇上那至尊皇境的斗皇之时。

    更何况,现在他受制的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这种感觉实在太过憋屈了。

    一直到了风府,凤玲珑也没解开赫连玄玉的桎梏。

    她冲气得七窍生烟的赫连玄玉俏皮眨了眨美眸,语气含笑:“玄王殿下,这是在教你尊重女性,外加不可以调戏姐姐哦!”

    说完,飘然走向风老爷与风夫人所在的马车。

    赫连玄玉咬牙切齿,他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

    但,赫连玄玉心里是透亮的……他根本拿这个女人没辙。

    玄王府的马车渐渐远去,凤玲珑跟随风老爷与风夫人进入风府。

    在转身之际,她才抿唇一笑,一道神力弹向那即将消失在她视野中的马车内。

    然后,她便施施然进去风府了。

    马车里的赫连玄玉只觉得体内一暖,像是什么被抽离了一样,瞬间轻松自如了。

    “玲珑……”赫连玄玉掀开车帘,探头看向风府的方向,却是不见佳人芳踪。

    赫连玄玉眼底不由得流露出一抹怅然,但实力的悬殊,尊严与面子,又让他拉不下脸此刻去见凤玲珑。

    赫连玄玉脸色一阵恼怒后,悻悻然放下了车帘。

    凤玲珑接下来几天都呆在风府,哪儿也没去。

    她在想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赫连玄玉的过去,然而总是理不出个头绪来。

    凤玲珑无奈躺床,望着床顶:她好想念神魔他老人家啊!

    不过……现在有神尊这大佛在,神魔灵识似乎也玩不过神尊呢。

    凤玲珑忍不住满心惆怅。

    “姐姐,姐姐。”外边,传来风家二小姐风纤云的敲门声和叫唤声。

    凤玲珑一个鲤鱼打挺下了床,稍稍整理衣裳走到门口开了门。

    “姐姐,四皇子被罚得好惨呢!”风纤云一见凤玲珑,自动嘟嚷了一下红唇,模样煞是可爱。

    “纤云难道和四皇子交情匪浅?不然怎么会特地跑来告诉我这件事?”凤玲珑轻笑了一声,掩去满眸复杂。

    风纤云‘啊’了一声,才嘟嘴说道:“姐姐,才不是呢!是萼眉告诉我的。”

    风萼眉?

    凤玲珑脸色一下子有些冷戾,风萼眉她怎么会忘记呢?那个为了一己之私,害了风家满门的罪魁祸首。

    “姐姐,你怎么了?”风纤云还从来没看到过凤玲珑这个样子,不禁有几分瑟缩,语气也小心翼翼的。

    凤玲珑回过神来,收起了那份冷意,淡淡笑道:“没什么,想起一件事来。”

    没等风纤云好奇追问,凤玲珑就转移开了话题:“四皇子与我们风府素无交情,这件事纤云不要插手。”

    就算只是去探望四皇子,也会给风府招来不好的影响。

    毕竟现在人人都知道四皇子即将被立为太子,谁这会儿去都有巴结之嫌。

    何况,皇子之争不会消停,在轩辕南彻底入住东宫之前,谁与轩辕南走得太近都会招致闲言碎语。

    甚至是……杀身之祸!

    凤玲珑唇角带着淡笑,当年她又不是没经历过那场皇宫变故,若不是风府步步为营,恐怕也早输给二皇子了。

    风纤云倒是听凤玲珑的话,便点了点头:“好,我听姐姐的。不过,萼眉说想见见姐姐呢!”

    风萼眉想见她?凤玲珑蹙了蹙眉,面无表情道:“最近我恐怕没什么时间。”

    一想到风家满门灭于风萼眉之手,她就恨不得再杀风萼眉一次,又哪里会想见风萼眉?

    “可是姐姐进入风府后,就剩萼眉没有见过了。萼眉身体也不好,姐姐就不能帮帮她吗?”风纤云似乎还是比较疼风萼眉这个妹妹的,拉着凤玲珑的衣袖就开始撒娇。

    凤玲珑自是不忍拂了风纤云的面子,不过风萼眉那边……

    算了,她去看看也行,看看风萼眉要见她,是想干什么。

    “怕了你了。”凤玲珑翻了个白眼,扯下衣袖上风纤云的手指,拉着风纤云便出了房门。

    风纤云吐了吐舌头,语气俏皮:“就知道姐姐对纤云最好了!”

    凤玲珑侧眼望去,心中一动,眼眶一下子就湿了。

    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与风府一位世交家的公子从小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却在出阁前一个月,抄家灭门了。

    人世间最美好,也最让人尝遍酸甜苦辣的爱情,她还没有尝过呢!

    “姐姐,你怎么了?”风纤云侧过头来,竟看见凤玲珑眼眶微湿,不禁一怔。

    凤玲珑笑着眨了眨眼,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现在这样真好。”

    唯独,缺了她所爱的男人,生命便不完整。

    “我也觉得这样很好呢!”风纤云也俏皮地眨了眨眼,“我好喜欢姐姐。”

    凤玲珑顿时笑了,从小纤云就黏她。

    说说笑笑间,两姐妹已经走到风萼眉房间外。

    风纤云早就去推风萼眉的房门了,凤玲珑则眼神略微一沉后,快速恢复淡然,在风纤云转身来拉她时,含笑走了进去。

    “大姐,三姐。”风萼眉身子弱倒不是装的,见到凤玲珑和风纤云进房,连忙起身相迎,却是动作过急而咳嗽了起来。

    苍白的脸上,瞬间染上一抹红晕。

    凤玲珑淡淡地注视眼前风萼眉,心下冷笑当年怎么就没发现这匹白眼狼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