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5章 问题在于她不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一听,攸地转头:“你说什么?”

    他方才不是说,神尊昨天去找了他,说要借他魂魄一用吗?

    怎么现在又说,不是神尊让他和她来瑶池的?

    轩辕南解释道:“神尊昨日来找我时,虽然说今天会借我魂魄一用,但却说可能会有危险。”

    “危险?什么危险?”凤玲珑美眸中泛着不解。

    轩辕南抿了下唇:“神尊没说太多,只说机缘可能会出现,能否把握住要看我们两个人。”

    看她和轩辕南两个人?

    凤玲珑蹙起了眉头,这岂不是说,今晚的变故,在神尊预料之中,但又不被神尊完全掌握?

    不过很显然的是,神尊是希望她和轩辕南进入这瑶池的。

    至于神尊为何这么希望,又说让她和轩辕南两个人把握住机缘,那就不得而知了。

    “轩辕,你说这瑶池里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凤玲珑从来不会去费神,她相信谜团会一点一点解开。

    至于现在,还是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瑶池上比较好。

    轩辕南放眼望去,一眼的莲花,不过,中间那株血莲尤为耀眼。

    沉吟一下后,他大胆推测:“玲珑想过没有,那株最中间的血莲,可能藏有玄机?”

    “血莲?”凤玲珑抬眼看去,也见到那株美丽得不得了的血莲,心里没来由生出一股喜爱之情。

    “我觉得,神尊想要的机缘,可能跟这株血莲有关。”轩辕南淡淡说道。

    这整个瑶池,放眼望去全是白色莲花,唯独一株血莲耀眼夺目,若说此次来瑶池与这株血莲无关,他还真是不信。

    “这株血莲……”凤玲珑沉吟片刻,眸光一闪,飞身而起:“我去看看。”

    轩辕南眉头一蹙,担心她有事,急忙也掠身而起。

    不过,轩辕南显然没想到,这副身体还是他十五岁的时候,才不过六阶斗师。

    这点实力,在瑶池里简直是不堪一击。

    于是,还没等他飞出几步,就跌入瑶池里,被瑶池水给吞没,一脸的莲花花瓣了。

    凤玲珑一转头,看见轩辕南一脸懊恼,落汤鸡的狼狈模样,忍俊不禁地咯咯笑了起来。

    那笑容,明媚而温暖,足以让世间任何男子为之沉醉。

    轩辕南就这样站在瑶池水中,明明瑶池水那般温暖,他却只觉得透心的凉。

    她本该是他的妻,然而他却竟然将她弄丢了……

    如今,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别人怀里欢笑,幸福。

    胸口,犹如被捅了一刀,鲜血淋淋,痛苦不止。

    轩辕南的眼泪掉了下来。

    凤玲珑渐渐不笑了,看着流泪的轩辕南,狼狈如此,心头微微被扯住。

    虽然是魔界少主的魂魄,但这模样却是十五岁的少年轩辕南,她有种恍若昨日的错觉。

    默默地,凤玲珑撇开了视线,伸手去碰那株血莲。

    她知道轩辕南如今悔过了,然而感情这种事情,不是错过了还会再有的。

    她有了她的赫连玄玉,全心全意地爱着那个男人,终此一生都不会再爱这世上其他任何一个男人了。

    所以,她只能漠视轩辕南的心痛。

    就在凤玲珑的手碰触到血莲的时候,血莲突然张开一朵花瓣,狠狠地‘咬’在了凤玲珑白皙柔嫩的手腕上。

    “呃……”凤玲珑吃痛了一下,闷哼出声。

    她飞快地缩回手,见手腕上有一个深深的牙印,鲜血珠子慢慢地渗透出皮肤,冒了出来。

    “玲珑!”轩辕南回过神来,急忙朝凤玲珑游过去。

    不能飞,他还不能游吗?

    很快,轩辕南游到凤玲珑身边。

    凤玲珑用没受伤的手将他拉起,帮他站稳在莲花之上。

    “哪里受伤了?”轩辕南只关心她的伤势,捉住她另一只手就要看仔细。

    “没事,就是被血莲咬了一口。”凤玲珑不着痕迹推掉他的手,露出手腕上那个牙印给他看了看,然后瞥向那株血莲:“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会咬人的血莲。”

    就是以前她服下的赤玄血莲,也不过是利用神力自我保护而已,这株血莲倒是傲娇,竟‘张口’咬人!

    令凤玲珑和轩辕南都没想到的是,凤玲珑话音刚落,血莲竟然开口说话了!

    “哼!你没见过的事情多了去了!”

    凤玲珑险些从莲花上跌下水去,她勒个去!居然还会说人话!成精了啊这是!

    轩辕南也微微瞠目,半晌才冒出一句:“你是什么人?为何在这瑶池之中?”

    “这无须你管。”血莲似乎很不高兴别人问他身份,声音沉了下去。

    凤玲珑此刻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

    当初,她和赫舍里宸谈论起水晶棺的仙殿尊者时,赫舍里宸告诉她说:“仙殿的真身是莲花,当年长在瑶池,被你娘以血喂之,自行修炼为仙。”

    凤玲珑攸地看向血莲,那令人眩晕的美丽让她几乎百分之八十肯定,面前这株血莲,就是她美人师父的前身!

    “轩辕,我知道他是谁了。”凤玲珑紧紧抿唇,半晌才说出这么一句让轩辕南一头雾水的话。

    轩辕南迷惑地看向凤玲珑,她知道这血莲是谁?

    “我师父。”凤玲珑抬眸,亮晶晶地看着轩辕南,唇畔渐渐逸出一丝笑意。

    她师父?仙殿尊者?

    轩辕南大大一愣,这……

    不过,似乎也对,仙殿尊者前身的确是莲,据说被瑶池女神所救的。

    但神尊所说的机缘,为何是此刻?

    他和玲珑又需要做些什么?或者说拿到什么?

    凤玲珑重新看向那株血莲,淡淡笑开。

    既然被白光吸纳进这里,又非神尊所为,那么一切冥冥自有天意。

    她相信她的无敌好运气,不管这一趟为的是什么,她都一定能圆满完成任务!

    虽然不知道这次任务怎么完成,但凤玲珑和轩辕南还是先找地方安顿了下来。

    凤玲珑此刻真是无比感谢她的内天地,那里头什么都有,除开她家小雪狐被神尊留在了那边。

    轩辕南很勤快地在瑶池边上搭了棚子,棚子中间隔开,分为两间小房。

    很快,一个简单但实用的‘小家’就成了。

    凤玲珑和轩辕南在瑶池边上住了下来。

    凤玲珑记得赫舍里宸对她说过的话,于是每日也以血喂养血莲。

    血莲刚开始挺傲娇,但后来挡不住凤玲珑鲜血的绝佳药性,默认了凤玲珑的行为。

    再到后来,血莲就和凤玲珑比较亲近了。

    血莲跟凤玲珑说:“我还以为你是她呢!”

    她?凤玲珑若有所思,难道她和轩辕南来的时候,是她师父的前身已经和她娘见过面的时候?

    “你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血莲发出一阵笑声,渐渐地有些温和,“不过,你没有她温柔。”

    凤玲珑脸色略有些黑,她哪里不温柔啦?

    轩辕南在一旁忍着笑,憋着,没敢笑出声。

    事实上,轩辕南认为当年的风茗玉是温柔可人的,但现在的凤玲珑嘛……犹如一朵带刺的玫瑰。

    只有真心爱她的男人,才受得了她的各种小脾气与任性。

    遥远的地方,神界神球所处的大殿之内。

    神尊微微坐起身子,看着神球里的画面,略微有些若有所思。

    仙殿尊者淡淡地看着神尊,美丽的眸子深处滑过一抹冷意。

    神尊再不醒悟,将来必定自食恶果!

    “她与你同脉。”神尊淡淡出声,绝冷的视线飘向仙殿尊者,语气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圣龙绝不伤害同类。”

    所以,仙殿的前身,不该咬凤玲珑那一口。

    仙殿尊者唇角滑过一抹绝美冷笑,眸子深若幽潭:“神尊,你知道吗?我从来就不同情你。”

    神尊眼神一厉,一头青丝随着淡淡怒意飘动,气势如虹,威严冷峻。

    “我不同情你,但,我心疼瑶儿。”仙殿尊者深深地看了神尊一眼,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仙殿尊者这句话,几乎戳中了所有爱慕着瑶池女神的男子的痛处。

    他们不同情神尊如何咎由自取,失去心爱的女人。

    但,他们会心疼瑶池女神。

    只要瑶池女神还爱着神尊一日,神尊的一言一行,就对瑶池女神有着莫大的伤害力。

    “你早晚会后悔的!”赫舍里宸也沉不住气了,现在他果断地肯定,玲珑一定是神尊的女儿!

    瑶儿怎么会不守妇道呢?仙殿怎么敢亵渎瑶儿呢?

    他们这些人,包括神尊,以前都是被那所谓的事实给蒙蔽了双眼!

    赫舍里宸心里那个痛啊,因为他口口声声说爱护瑶儿,竟然却没相信过她。

    在那个无一人相信她没有红杏出墙的日子里,她是否会觉得绝望,心灰意冷呢?

    一想到这一点,赫舍里宸的心就如同被万蚁啃噬般疼痛。

    不敢再想当年之事,赫舍里宸狂吼一声,转身奔了出去。

    高高在上的神尊,飘逸云袖下双拳紧握,不怒自威的神色,染上一抹淡淡痛意。

    他,会后悔吗?

    内心坚硬如磐石的神尊,终于开始出现了一丝犹豫。

    神球里的凤玲珑,与血莲相处那般融洽,却又刺痛了神尊的眼。

    是与不是,他都要救活瑶儿,等瑶儿给他一个清楚的答案!

    只要她说,他便信,可问题在于,她从来不说。

    神尊闭上了美丽的凤眸,将一切痛苦的根源,尽掩于那薄如蝉翼的睫毛之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