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6章 要的原来是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进入瑶池不知不觉就过了一月,她内心开始有些着急。

    她完成第二个任务不是只有三个月时间?现在只剩下半月,她连赫连玄玉的面都见不着,岂非是任务要失败了?

    不过,此刻离了神魔灵识的指点,她和轩辕南又找遍了瑶池四周,找不到出路,只能将焦急埋藏于心。

    而那株瑶池里会说话的血莲,也是她美人师父的前身,愈发茁壮成长。

    但她郁闷地发现,离了她的鲜血,血莲就会开始无精打采,一副即将枯萎的模样。

    所以,她必须每日喂养鲜血给血莲。

    她的鲜血何等珍贵,血莲自然愈发茁壮,愈发妖娆,愈发仙气凛凛了。

    某日,她才刚睡醒,起身走到屋外,就见轩辕南朝她奔了过来。

    “玲珑,血莲起变化了!”轩辕南目光熠熠,略有些兴奋地看着凤玲珑叫道。

    凤玲珑眨了眨眼,忙抓着轩辕南一飞,便到了血莲面前。

    只见血莲足足有一人多高,鲜艳花瓣全部撑开,妖娆艳丽,美得令人窒息。

    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血莲的根部,似乎开始褪去那绿幽幽的表皮。

    隐约间,整株血莲露出一股圣洁的气息。

    凤玲珑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她想到了!

    这股圣洁的气息,不就跟她美人师父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吗?

    “难道,血莲要自行修炼成仙了?”凤玲珑喃喃自语。

    当初,她师伯赫舍里宸是这样跟她介绍仙殿的。

    是她娘救了仙殿,以血养之,然后才修炼成仙,甚至连名字都是她娘给取的。

    因此除了她娘之外,谁也不能叫仙殿的名字。

    血莲似乎陷入了某种沉寂的修炼中,除了迎风摇曳之外,不像往日那般与凤玲珑说话。

    “玲珑,我隐约觉得,我们这趟来是有任务的。”轩辕南也不笨,感觉到他和凤玲珑一起见证仙殿的修炼,想必是为了什么目的。

    凤玲珑抿了抿红唇,轻轻点头:“我也这么认为。”

    “不过,我们到底要做什么呢?”轩辕南看着陷入修炼中的血莲,眸中浮现一丝深深的不解。

    凤玲珑抿着唇,没有再说话。

    她想,答案恐怕要等仙殿站在她面前,才会揭晓吧!

    接下来的日子,便很无聊了。

    一连好几个月,血莲都处于修炼状态中,凤玲珑和轩辕南无所事事,偏偏曾经那样的关系,让两人又很尴尬。

    所以,经常是相顾无言。

    凤玲珑原先的焦虑也淡定下来,她想既然三个月早就过去了,神尊没出现说她第二次任务失败,那么她就还有机会。

    会不会像她第一世里那般,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而恰巧这里是相反的呢?

    她在瑶池的空间里过了好几个月,不定风府那边才过了一天呢!

    这般想了,凤玲珑就不那么焦虑了。

    她静静地守候血莲,每日以血喂之,等待血莲修炼成仙,仙殿降世。

    这样不知不觉过了一年,血莲终于又开始起了新的变化。

    血莲的根,全部脱落了,而且长出了晶莹红艳的莲藕,美丽极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鲜红如血,又剔透晶莹的莲藕。”轩辕南忍不住发出感叹。

    凤玲珑心底则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她在想,她娘亲手创造出了仙殿,而那时候她娘心中尚无旁人,该是对仙殿有多深的感情呢?

    只是,后来她娘却爱上了神尊,这其中必定很是曲折吧?

    在凤玲珑的各种遐想中,血莲的身子慢慢腾空,发出晶莹红艳的光芒。

    整个瑶池瞬间被红艳艳的光芒所笼罩。

    一片猩红之中,美如冠玉,翩然若仙的少年,一点一点地凝聚而成。

    眉如远黛,唇若含朱,如天工雕刻般精致的五官,透着让人窒息的美丽。

    凤玲珑和轩辕南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尽管已经见识过仙殿尊者的美丽,但此刻仍然不由得屏住呼吸,被这一幕震撼。

    他们之前所见到的仙殿尊者,透着沧桑与成熟,温柔冷漠的美。

    而眼前这个少年仙殿,却如出生婴儿般圣洁,让人由心底蹦出一股爱慕,恨不能将世上最美好的一切,都捧到他的面前。

    此刻,红光渐渐褪去。

    少年仙殿从半空中一跃,飘落在凤玲珑和轩辕南面前。

    他看也没看轩辕南一眼,只目不转睛看着凤玲珑。

    然后,他伸手一抓,只见那截晶莹剔透鲜红如血的莲藕瞬间从水中拔地而起,落入他修长如玉的手指之间。

    “我现在没有什么可以给你,这个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送给你好了。”少年仙殿唇畔露出一抹美丽的笑容,清澈如泉的眼眸看着凤玲珑。

    凤玲珑呆了呆,看着面前那截莲藕,心中蓦然一跳!

    难道,她和轩辕南,此次要得到的就是这个东西?

    下意识地,凤玲珑伸出手,从少年仙殿手中接过了那截莲藕。

    但说也奇怪,那截莲藕本来晶莹剔透,鲜红如血,光芒很盛。

    却在一入凤玲珑手中后,迅速光泽黯淡,似乎整个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

    “啊……”少年仙殿低呼一声,美丽的脸庞上浮现一抹懊恼,朱唇喃喃道:“这可怎么办?它离不得瑶池。”

    离不得瑶池?

    凤玲珑红唇一抿,眉头蹙了蹙。

    离不得瑶池的话,神尊要这截莲藕做什么呢?

    就在三人陷入苦恼中时,凤玲珑手上的莲藕突然自己动了!

    它朝准凤玲珑手腕上的伤口就靠去,奄奄一息的藕身沾到凤玲珑的鲜血,似乎一下子就恢复了一些精神。

    “难道,我的血可以帮它?”凤玲珑脑中灵光一闪!

    难怪神尊会让她来瑶池呢,想必神尊是没有办法维持莲藕的生命的吧?

    少年仙殿目不转睛看着,神色微恼。

    血色莲藕吸食了一点凤玲珑的鲜血,虽然精神好了一点,但光泽仍然在往黯淡的方向发展。

    看样子,凤玲珑的鲜血也并不能让血色莲藕长时间地保持生命力。

    “怎么办?将它放回瑶池?”凤玲珑抬眸看着少年仙殿,虽然她不知道这截血色莲藕到底有什么珍贵的,不过她也不想看着她师父的根这样死掉。

    少年仙殿沉吟了一下,突然眼放异彩,看向轩辕南。

    轩辕南被看得略微心里生寒,因为这位美丽的少年眸底,除了那一丝丝的异彩之外,还有令人不易察觉但他可以感受到的恨意。

    “你是天魔的什么人?”少年仙殿语气淡淡,美丽容颜浮现一丝不悦的愠怒。

    轩辕南和凤玲珑对视了一眼,似乎在交换某种意见。

    最后还是凤玲珑选择如实回答:“他是天魔的血脉,名轩辕南。”

    “天魔的儿子?”少年仙殿双手握了握,脸色一下子冷了下去。

    盯了轩辕南半晌,少年仙殿才复而看向凤玲珑:“那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凤玲珑干笑了两声:“朋友。”

    轩辕南眼神一下子黯了黯,只是朋友了吗?

    “朋友?”少年仙殿眸色闪了闪,随后愠怒淡淡消散,脸色恢复了淡然若初。

    既然是她的朋友,他就不能伤害了。

    少年仙殿伸出纤纤玉指,指了指凤玲珑手上那截血色莲藕:“你的血,加上这小子的血,可以让它保持千年的灵气。”

    凤玲珑一怔,还要轩辕南的血?

    轩辕南也是一愣,他的血有什么特殊的吗?

    凤玲珑的血,众所周知因为服了赤玄血莲的缘故,具有活死人的功效,但轩辕南的血,可是很普通的啊!

    “为什么?”凤玲珑实在有些好奇,忍不住便问了。

    若是别人问,少年仙殿恐怕只是淡淡一眼,或者直接出手了。

    但凤玲珑问,少年仙殿再不乐意,也选择如实答来。

    “我是圣龙之尊,千年前拒绝天魔收编,与天魔大战,我圣龙族死伤无数,而我也被天魔毁去肉身,仅剩虚弱的元灵。”少年仙殿冷冷地瞥了轩辕南一眼,语气冰冷刺骨。

    汗!凤玲珑微汗了一把,原来……仙殿与小圣龙还有这么深的渊源呢!

    “幸得瑶池女神相救,将我元灵注于这株瑶池灵气极佳的血莲之内,你又喂我神血,我才能重新修炼肉身。”少年仙殿眸底有了温度,淡淡地温柔地看着凤玲珑。

    凤玲珑如听天书,但却终于也明白了她娘和仙殿之间的情缘从何而来。

    想必,当年就是她娘这样一点一点救下仙殿,两人才产生了微妙的情愫吧。

    也不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娘对仙殿死了心。

    突然,凤玲珑想到了四个字:母女同命。

    她娘先遇到了温柔的仙殿,却又对仙殿死了心,爱上了霸道狂妄的三界至尊,神尊。

    而她呢?

    她不也是先遇到了轩辕南,然后被轩辕南伤得体无完肤,最后爱上霸道至极的赫连玄玉呢?

    凤玲珑心下有些淡淡的畏惧。

    她娘与神尊遭遇了神罚,那她和赫连玄玉呢?

    她不想,绝对绝对不想步上她娘的后尘!

    凤玲珑脸色有异,少年仙殿伸手轻触她脸,眸色关切:“你怎么了?”

    凤玲珑回过神来,看见少年仙殿那疑惑的表情,淡笑摇头:“我没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