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8章 一定会离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深吸一口气,凤玲珑推门而入。

    “玄王殿下好大的火气呢!”凤玲珑眉眼弯弯,语气带着一丝挪榆调笑的意味。

    正在盛怒边缘的赫连玄玉,听到这熟悉的清冷女声,浑身狠狠一震!

    是她!

    她回来了!

    赫连玄玉缓缓侧眸,一身倨傲冷冽的气势,在见到凤玲珑那张巧笑嫣然的绝美小脸时,消散于无形。

    蓦地,赫连玄玉朝凤玲珑扑了过去!

    “你这该死的女人!你跑到哪里去了!”抱到那娇软身躯,那么真实,赫连玄玉恨声低吼,一双有力的臂膀似是要将凤玲珑嵌进他的骨血之中去!

    凤玲珑轻咳一声,像姐姐般拍了拍赫连玄玉的背:“乖了,我才离开三天而已……”

    “住嘴!不许你说离开!”赫连玄玉暴喝一声,布满血丝的眸子蕴满风暴,模样十分骇人。

    旁边月清尘都忍不住心脏小抖了一下,他从来没见过主子这样……

    果然,凤姑娘的魅力无边啊!

    凤玲珑却是一点也不怕赫连玄玉吼她,她知道赫连玄玉在怕什么。

    叹了口气,凤玲珑摆摆手让月清尘先出去。

    月清尘知趣地退下了,一直出了门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要不是凤姑娘回来,他这颗脑袋真的要搬家了……

    不过,他也无怨无悔,主子让他月清尘死,他月清尘就绝不偷生!

    房间里。

    凤玲珑好不容易哄得赫连玄玉在床边坐下……当然,她的确哄了很久,只可惜赫连玄玉不听,抱着她不撒手,她只好采取下下策了。

    赫连玄玉怒瞪着她,语气暴跳如雷:“放开本王!”

    凤玲珑笑眯眯地点了下他饱满额头,如玉手指轻摇:“不行,你需要冷静。”

    冷静!冷静个屁!

    赫连玄玉双眸写满愤怒,脸色阴沉黑暗得似要滴出血来。

    只要一想到她再一次不声不响地离开,还不知道十年后会不会回来,他一颗心就要疼痛得爆裂开来了!

    十年,他有几个十年可以等她。

    又有几个十年,可以让他熬下去。

    “凤玲珑,你真的没有心。”半晌,赫连玄玉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浓浓的失望。

    她不知道,他有多害怕,多恐慌,有多伤心难过。

    凤玲珑静静地看了赫连玄玉片刻,沉默不语地坐到了他身边。

    看着那青筋直冒的少年手掌,凤玲珑心里终究是一软,伸手敷住了他的。

    “赫连,我的心一直在你身上。”凤玲珑淡淡出声,带着些微感伤。

    赫连玄玉心里猛地一跳!

    她说什么?

    她的心……一直在他身上?

    这,这怎么可能?

    但赫连玄玉无法否认,他的心被一股狂喜所占据,他竟相信她的每一个字!

    “只不过……”凤玲珑深深地叹了口气,语气无奈:“只不过内中有些曲折,我无法告诉你。但请你相信我,即便我离开,也是为了你好。”

    凤玲珑的意思其实是,她暂时的离开,是为了以后长久的相聚。

    但这句话一出口,赫连玄玉脸色瞬间阴戾寒冽了。

    “本王不需要你为了本王好!”赫连玄玉冷冽出声,语气冻得人如同身处冰天雪地,“你只需要乖乖呆在本王身边即可!”

    凤玲珑无声勾了勾唇,她就知道他听不进去她说的每一个字。

    不过,也情有可原。

    换作是她,她同样未必会听。

    “赫连,总而言之,我还剩一个月的时间。”凤玲珑转过身,认真地看着赫连玄玉的眸子,“一个月之后,无论当年的话你对我说还是不说,我都要离开。”

    赫连玄玉说不出话来了,怔怔地看着她,一颗心被哀伤所占据。

    她的眸子那样认真,他知道她没有说谎。

    所以……即使他不会只依恋她一个女人,即使他不会听她的话,即使他不说喜欢她爱她,她也依旧会离开?

    无论用什么方法,结局都是一样的?

    “别难过。”凤玲珑很想告诉他,未来的他,会和她在一起,相知相爱相守。

    但,她不能。

    神尊掌握着她的一举一动,绝不会让她说出真相的。

    赫连玄玉神色平静地看着她,笑容带着淡淡讽刺:“你觉得,本王能不难过吗?”

    凤玲珑无言以对。

    知道她无论如何都只能再呆一个月,他肯定会接受不了,也会难过。

    但,这一次,她真的不想骗他。

    而且她骗他,他也不会再相信。

    她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告诉他,无论如何她都会在一个月后离开,那么也许……他会成全她,再说一遍当年那些话。

    让她,圆满地完成第二次任务。

    这是凤玲珑的策略,但她实在没有把握,十五岁的赫连玄玉会不会成全她。

    如果是爱她至深的赫连玄玉,她有百分百把握会赌赢,只因赫连玄玉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

    但凡她想要的,他忍受痛苦也会给她。

    就如同当初赫连玄玉误以为她心里爱的还是轩辕南,便忍痛放手让她回去轩辕南身边一样。

    爱是霸占,也是放手。

    以霸占的心情,行放手之事,才是对一个人最深最真的爱。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一直到天黑,凤玲珑才将赫连玄玉放平在床上,轻轻握着他的手:“我知道你这几天一直没睡,我陪着你,你好好睡一下。”

    赫连玄玉深深地凝视着她,心中五味杂陈。

    为何她的目光充满深沉关切?为何她看着他的目光,总是在看另一个人,而且充满爱意?

    她真的是一个谜啊……

    可是,他好想留住她,好想好想……

    最终,赫连玄玉抵挡不住凤玲珑在身边的温暖,加上连日来的疲乏,沉沉睡去。

    凤玲珑眸色温柔地看着睡去的少年,唇角浅浅勾起。

    “如果可以,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她低声呢喃,五指与少年的五指紧扣,交缠。

    他不是她所爱的那个赫连玄玉,但他却是赫连玄玉的过去,是曾经的赫连玄玉。

    她不想伤害他,即便他并不是‘他’。

    睡梦中,赫连玄玉似乎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旋即又放开了。

    一月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半有余。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相处还算融洽,谁也没提离开的事情。

    只不过赫连玄玉每每用那深邃难解的目光看着凤玲珑时,凤玲珑就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她越来越觉得,现在这个少年赫连玄玉,有她所爱的男人的影子了。

    那样高深莫测,那样令人窒息。

    有时候凤玲珑会去玄王府,不过更多的是赫连玄玉到风府。

    因为风府有个轩辕南。

    这半个月,仁帝准许了轩辕南在风府接受保护,还有疗伤。

    当初刺杀轩辕南的幕后人还没追查出来,仁帝自然也担心轩辕南会再次遭到追杀。

    风府斗师众多,最主要的是有凤玲珑这个高手在,仁帝放心得很。

    于是,这便让咱们的玄王殿下很不爽了。

    凭什么轩辕南可以住在风府?

    玄王殿下傲娇又卖萌地要求住进风府,却被某个小女人无情地拒绝。

    “他是四皇子,来风府接受保护的,你堂堂玄王殿下来风府暂住像什么样子?”凤玲珑轻哼,她可不会引狼入室的。

    虽说他是她所爱男人的前身,可到底不是她爱的男人。

    搂搂抱抱的都很勉强了,更别说什么亲热的举动。

    每逢他要发情时,她都得使用武力镇压他,他不累她还嫌累呢!

    “本王也需要玲珑保护啊!”赫连玄玉说得理所当然,毫不脸红。

    凤玲珑嘴角抽搐,毫不客气地‘呸’了一声:“轩辕国能杀你赫连玄玉的没几个,你就别睁眼说瞎话了!”

    赫连玄玉默。

    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小女人怎么会那么清楚,他年纪轻轻已经是二阶斗宗了的。

    外人从来只知道,他才八阶斗师的实力呢!

    “陪本王走走,待会儿本王送你回风府。”赫连玄玉放弃了,他知道这个小女人固执得很呢!于是退而求其次了。

    凤玲珑瞥了他一眼,心想这个要求倒不过分,于是点头答应了:“好吧!”

    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亮,绝美凤唇扬了起来。

    他很快紧握住凤玲珑素白小手,步履轻盈地走出了风府。

    在两人看不见的墙头,一道默默的视线紧紧追随两人交叠的双手。

    “四皇子,您在看什么?”一道温温柔柔的女声传来,差点令趴在墙头的少年跌下来!

    轩辕南慌慌张张地转身,一见是风家小姐风萼眉,顿时松了口气,轻盈从墙头飘落。

    “看看风景。”轩辕南淡笑,疏离地随口答了一句。

    风景,的确,那姑娘是世上最美的风景。

    风萼眉目光微微一闪,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刚刚是她大姐凤玲珑出去了。

    难道……

    风萼眉双手微微握紧了一下,旋即又松开了。

    “我爹让我来给四皇子送药膳,请四皇子趁热喝吧。”风萼眉如今面色微微红润了些,拜凤玲珑给的调理方子所赐。

    轩辕南这才看见,风萼眉手上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膳,清香药味扑鼻而来。

    因是凤玲珑的妹妹,轩辕南毫无戒心,笑了一声后接过药膳并道谢:“多谢小姐。”

    风萼眉静静地站在轩辕南面前,看着轩辕南将那碗药膳喝了个底朝天。

    然后,她温温柔柔地笑了。

    “那么,四皇子早些回房歇着吧,萼眉告退了。”风萼眉收了空碗,施施然一礼后告了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