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1章 弥补的遗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即使觉得神尊不会那么好心,凤玲珑也不想失去这一次机会。

    “爹想让我做什么?”她目光清冷,平静地问道。

    一声‘爹’,把赫连玄玉震在当场!

    这个完美得让人无可挑剔的男人,竟然是她爹?

    虽然两人之间相处模式很让人费解,可赫连玄玉毫不犹豫地相信,这个完美无缺的男人,才是凤玲珑的亲生父亲。

    至于风老爷……恐怕凤玲珑认为义父,另有原因吧!

    神尊欣赏凤玲珑这份平静,有临危不乱的气势,颇像她娘。

    他目不转睛地看了凤玲珑一会儿后,才淡声道:“如果他现在能心甘情愿再说一次当年的话,我可以算你这次任务圆满完成。”

    凤玲珑微微一震,所以,关键在赫连玄玉身上?

    “反之,若他没说,这次任务就算失败。”神尊脸上笑意清冷,语气悠扬,如同置身事外的上仙,不沾半点尘世之埃。

    凤玲珑咬唇,侧眼看向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微微心口发紧,他看见凤玲珑眼中的忐忑和期盼,太让人心疼了。

    “你能再对我说一次,当年你对我说过的话吗?”凤玲珑目光殷切期盼,语气柔软温和。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赫连玄玉心意快动摇,要依她所言,将当年那几句话再重复一遍了。

    但当赫连玄玉下意识望向神尊时,神尊似笑非笑的清冷孤傲表情,却让赫连玄玉的脑子在一瞬间清醒了一下。

    再度看向凤玲珑时,赫连玄玉眼里有着狠绝的冷戾。

    他一字一顿地告诉凤玲珑:“如果你非离开不可,那本王绝不一人受苦!即便是让你永生永世都恨着本王,本王也不会成全你!”

    凤玲珑眼底的希望之火瞬间黯淡了。

    呵……他毕竟不是‘他’。

    待她如珍似宝的,舍不得不遵从她心意的,从来都只有那个与她同甘共苦几年的赫连玄玉。

    眼前的少年,对她或许有迷恋,有依赖,有爱慕,但绝不如‘他’那样深情,矢志不移。

    赫连玄玉不知道自己怎么地,看见凤玲珑那双黯淡的美眸,心里狠狠抽痛。

    甚至有另外一个声音在骂他,愚蠢不可及!

    正当他心意稍有动摇时,凤玲珑已经淡然转向了神尊。

    “爹,我承认我失败了。不过,我不想在这个世界留下遗憾,能否让我复活我的妹妹们,再离开这里?”凤玲珑的语气平静从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恳求意味。

    神尊眸光无波地看着凤玲珑,目不转睛。

    半晌,神尊徐徐扬唇:“准了。”

    说完,神尊优雅侧身,修长左手一抬,除了门口的结界。

    “谢谢爹。”凤玲珑深深看了神尊一眼,毅然冲进了风纤云的房间之内。

    赫连玄玉失神地站在房门口,不知为何他没有跟着凤玲珑进去。

    神尊淡淡看着赫连玄玉,美眸一瞬间清冷妖娆:“赫连玄玉,你后悔了没有?”

    赫连玄玉心口发苦,脱口而出:“后悔了!本王可以再说一遍当年的话!”

    在看到她眼眸黯淡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后悔了。

    神尊顿时轻笑飞扬,惊了一群院中鸟雀,绝美笑容让数名风府丫鬟跌倒的跌倒,打碎茶盏的打碎茶盏。

    “迟了。机会,只有一次。”神尊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赫连玄玉,语气愉悦。

    若让凤玲珑赢了,他便要输了。

    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赫连玄玉一下子愤怒了,但看着神尊趾高气昂的样子,他竟出不了手。

    不说这男人是她爹,就算不是,他又能奈何这位三界之主吗?

    连那般强大实力的她,都只能在这个男人面前低头啊!

    此刻的赫连玄玉,当然不会明白,凤玲珑之所以低下那高傲的头颅,完全是因为想保护长大后的‘他’……

    房间内。

    风老爷对凤玲珑的感觉是十分复杂的,他们既将这个女儿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爱,又无法谅解凤玲珑杀害风萼眉的行为。

    可风夫人便不一样了。

    风夫人是当娘的,风纤云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也就给风老爷生了这么一个女儿。

    如今风纤云惨死,还是被风萼眉所杀,她自然不可能原谅风萼眉。

    当时喊停,是因为不知事情原委。

    后来听婢女一五一十道明原委,风夫人哭得肝肠寸断,只因风纤云对妹妹的疼爱与负责,竟害死了她自己的性命……

    而同时地,风夫人对凤玲珑则有了一丝淡淡的感激。

    风夫人深知自己丈夫个性,若凤玲珑不杀了风萼眉,风萼眉绝对会被放逐或是幽禁而已。

    那她可怜命苦的女儿呢?就要这样白死了。

    风夫人十月怀胎,自然疼风纤云胜过风萼眉,何况风萼眉的娘是什么样子,风夫人太清楚不过了。

    如今一看,风萼眉竟完全继承了她娘的卑鄙!

    “老爷,我们就剩玲珑和茗玉两个女儿了,难道你就这么狠心,一定要赶玲珑走吗?”风夫人哭得不能自已,一直拉着风老爷的臂膀摇晃。

    风老爷紧紧闭着唇,不语。

    他心里也矛盾啊!

    原则上来说凤玲珑并不算全错,但……他一时之间失去两个女儿,他接受不了啊!

    “爹,娘,我这次来,不是要求二老原谅我的。”凤玲珑终于开口了,就算二老原谅她,留下她,她也不可能留在这个世界了。

    风老爷和风夫人都微微一怔,不是来求他们原谅的?

    “我有办法可以让两位妹妹活过来。”凤玲珑一语惊人,如一块巨石投入平静的湖水之中。

    风老爷和风夫人一下子站了起来,矛盾的忘记了矛盾,伤心的忘记了伤心。

    “你……你说什么?”风老爷语气有些不敢置信。

    这死去之人,如何能再活过来呢?

    风夫人也震惊得有些结巴:“玲珑,你、你知道、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凤玲珑淡淡一笑,神色略有离别前的哀戚:“爹,娘,我没有开玩笑,我的血可以活死人骨,也可以让死人复活。只要我将鲜血涂抹在两位妹妹的心口处,不消一炷香功夫,她们便会活过来的。”

    这话太匪夷所思,风老爷和风夫人都瞪圆了眼睛,看着凤玲珑久久没吭声。

    “爹娘若是不信,就在这里瞧着吧。不过,烦请爹转身才是。”凤玲珑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为避免神尊等得不耐烦,只能不解释那么多了。

    她上前去,亮出圣灵王剑,手腕上一划。

    汩汩鲜血流出,她收起圣灵王剑,伸手掬起腕间鲜血,看向了风老爷。

    风老爷记起凤玲珑刚刚说过,她的鲜血要抹于死人心口处,顿时恍悟,忙转过了身避嫌。

    见风老爷转过身,凤玲珑才小心翼翼扯开了风纤云的衣襟,露出那雪白如脂的胸脯。

    很快,凤玲珑将自己的鲜血抹在了风纤云的心口处。

    风夫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心情既兴奋又激动。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她的女儿就不会死了!

    只见凤玲珑的鲜血,迅速被风纤云的身体吸收,一滴不剩地纳入心口之内。

    风纤云尽管还没有立刻苏醒,原本冰冷的身体却已经在开始慢慢回温,手指也微微动了两下。

    凤玲珑迅速将风纤云的衣裳穿好,起身离开:“爹,娘,纤云妹妹过一炷香便会醒来,我现在过去风萼眉那边。”

    两声截然不同的称呼,彰显了凤玲珑对两个妹妹截然不同的态度。

    风萼眉……风夫人神色微微动了动,但什么也没说,只轻轻点了点头,坐在床边握住风纤云的手,等待风纤云醒来。

    凤玲珑犹豫了下,轻声说道:“爹,娘,这话二老可能不爱听,但我还是要说。”

    顿了一下,凤玲珑才再度开口:“风萼眉心术不正,留在风府只怕还会出乱子,二老还是尽快让她离开风府吧!”

    说完,凤玲珑扬唇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风老爷和风夫人对视了一眼,心头突然有那么一点不详的预感。

    这个大女儿……怎么好像临别前嘱咐一样?

    凤玲珑以最快的速度到风萼眉房间,丝毫不拖泥带水地将鲜血涂抹在了风萼眉心口。

    然后,她仔仔细细的清理了双手,不带一丝感情地离开风萼眉的房间。

    若不是因为风老爷,她绝对不会管风萼眉的死活。

    弥补了这个不知是真是假的世界里的遗憾,凤玲珑异常平静地来到神尊面前。

    “爹,可以回去了。”凤玲珑最后依恋地看了一眼记忆中的风府,迅速收起眼中那抹怅然。

    这里的世界,无疑是美好的,曾经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但,没有他的世界,对她来说是不完美的,是残缺的,甚至是无法忍受的。

    所以,她要回去。

    就算回去后面对的是凄凄惨惨,她也甘之如饴。

    神尊眸色清冷地看着凤玲珑,将她眼底来不及快速收去的怅然,尽收眼底。

    神尊心头有一丝淡淡的不解,既然她明知风老爷风夫人不是她真正的父母,为何她还能对两人产生舐犊之情呢?

    不过,神尊没有将这疑问问出口。

    他淡淡一拂手,神光乍现:“走吧!”

    一旁,赫连玄玉心痛如绞,想也不想地扑了上去:“不要带走玲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