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6章 父女关系缓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声淡淡叫唤,比往日多了一分温情。

    神尊徐徐而立,云袖飞扬。

    凤玲珑那一声叫唤,神尊自然不可能没听到。但,他不想转身。

    方才凤玲珑挺身而出救仙殿尊者的一幕,刺痛了神尊的眼,也刺疼了神尊的心。

    神尊实在是不明白,他为何会有这种心软的感觉?

    难道,就因为她长了一张与她娘相似的脸?

    不仅仅如此。

    “爹,我想跟你谈谈。”神尊没回身,没理会自己,凤玲珑并没有气馁,反而勇敢地上前了一步。

    这一次,神尊倒是有了反应。

    不过,那完美颀长的身影依旧背对着凤玲珑,只那清冷如兰的声音淡淡随风飘来:“你想谈什么?”

    凤玲珑一路上已经想好说词,所以此刻不慌不忙。

    “爹,我知道你的心结在于我身上有龙鳞这件事,我也知道师父他的前身是圣龙,所以爹才认为娘背叛了你,认为我并非爹的亲生骨肉。”

    凤玲珑一席话,淡淡如风,却是让神尊背影攸地僵直。

    神尊绝美唇角缓缓拉开一抹弧度。

    他该说这丫头胆大呢?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呢?

    不过,她的确是头一个,敢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的人。

    罢了,也就是她,若是其他人,此刻早已魂飞魄散于他手下!

    神尊缓缓转身,淡漠如斯的眸光停留在凤玲珑水漾眸内,浅笑微含讽刺:“我还滴血认亲过。”

    起初是滴血认亲,证明她并非他亲生,他才着手去调查,结果竟发现她身上有龙鳞。

    那一刻,他的怒火才彻底被点燃。

    凤玲珑无语望天,深吸一口气后才解释道:“爹,那个不科学的。我在另一个科学的世界里待过,滴血认亲并不能完全证明我是否爹的亲生骨肉。”

    “哦?”神尊美丽的凤眸中,滑过一抹冷芒。

    凤玲珑知道神尊不是很相信她的说法,便微微一笑:“爹若是不信,我们打个赌,让我和师父滴血认亲,也未必会相溶,爹要不要跟我赌?”

    神尊眸色微微一闪,看着凤玲珑,唇角一弯:“你的赌运不好,就不怕再输一次?”

    不过,当年他倒确实忘了这一茬,该让她与仙殿滴血认亲一次。

    “不怕。”凤玲珑坦然一笑,“我相信师父的人品,相信我娘的人品。”

    就算倒霉她和师父的血型一样,按照科学来说可以相溶,她也有办法作弊,让其不相溶。

    相信?神尊眸色微微沉了沉,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抿唇没有作声。

    “爹,我一定会找出我身上出现龙鳞的真相。但在此之前,请爹不要伤害我身边的任何人,好不好?”凤玲珑诚恳要求。

    她身上出现龙鳞的真相?

    神尊眸色微变,莫非她的意思是……

    “爹,我不会是师父的女儿的,我身上出现龙鳞,一定另有原因。只要找出龙鳞的真相,我就可以证明师父和娘的清白了。”凤玲珑一张绝美小脸,在月色的辉映下,坚定无比。

    神尊袖下双拳,攸地握紧。

    他倒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

    “你如此有把握?”神尊终于转了身,清冷眸子紧锁凤玲珑视线。

    语气,有了显而易见的一丝软化。

    凤玲珑心中暗喜,神尊将她的话听进去了!

    “爹,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出事实真相的!”凤玲珑用力点头。

    神尊看了她一会儿,凤眉微扬:“期限?”

    凤玲珑想了想,果断道:“三个月!”

    神尊轻声一笑,笑容绝美无双:“好,就三个月。”

    语顿,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凤玲珑一眼:“若你果真能证明你娘的清白,那么,我和你娘的赌约,便就此作废了。”

    又是赌约!

    凤玲珑心中跳了跳,虽然不知道赌约具体内容,但她敢笃定,那赌约内容一定惊天地泣鬼神!

    否则的话,神尊不会花费如此大的心力,只为了赢得那个赌约。

    凤玲珑定了定神,讪讪一笑:“爹,在此之前是不是能恢复神魔灵识了?他对我寻找真相很有帮助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果然这世界就是实力为尊,她要是打得过神尊,还用这么低声下气啊!

    不过,一想到这男人果真是她亲爹,心头淡淡的不服又压下去了。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嘛!

    神尊眸色一闪,冷哼一声,伸手便朝凤玲珑眉心按去。

    凤玲珑只觉得眉心一烫,一股什么东西被神尊从眉心深处扯了出去,瞬间觉得脑子里轻松无比。

    “这个臭老头儿!可是把我老人家给憋坏了!”消失许久的神魔灵识,哇哇大叫起来。

    凤玲珑忍不住暗暗偷笑,她爹俊逸丰朗,哪儿会是臭老头儿呢?

    神尊一见凤玲珑那暗自偷笑的模样,倒也知道神魔灵识定然说了他什么不好的。

    那老头儿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了。

    当年若非与神魔大战,他也不会在后来抵挡不住神罚的霸道,沉睡这万年之久。

    三月期限已定,神尊没再与凤玲珑多交谈,淡淡回身,离开了诸神山顶。

    凤玲珑看着神尊离开的背影,心里默默地板着手指数了数。

    这回有神魔灵识的帮助,三个月找出真相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想到此她很快问神魔灵识:“对于我身上出现龙鳞的事情,你感应到了什么?”

    神魔灵识刚喘了口气,就听凤玲珑给他安排了新任务,顿时不满抗议了:“丫头,你让我老人家喘口气不行啊?也不安慰安慰我受伤的心灵,太没良心了你丫头!”

    凤玲珑冷哼一声:“你喘什么气?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我还想喘口气呢!”

    神魔灵识一清醒,就知道凤玲珑最近经历了什么,顿时讪讪地不说话了。

    说到辛苦,嘿嘿,他的确没有丫头一根手指头那么辛苦的。

    “好了,别卖关子,快说实话。”凤玲珑不客气的下命令。

    最近离了神魔灵识的帮助,真的做很多事都事倍功半。

    外挂虽然不可依赖,但能依赖自然还是好的,谁让目前困难如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呢?

    神魔灵识顿时不敢抱怨了,乖乖说道:“这件事是有蹊跷,但年代太久,我是感应不到具体经过的。”

    神魔灵识也感应不出具体经过?

    凤玲珑皱了皱眉,遂又问道:“那你是能肯定,我一定是神尊的女儿吧?”

    “废话!你绝对是神界独一无二的公主!”神魔灵识嗤笑一声,“也就神尊那个傻子,看不出来你这脾气,简直得到了他和瑶池女神的真传!”

    凤玲珑嘴角微微抽搐,后面那一句似乎有点贬义的说法,就可以免去了吧?

    不过,她决定无视那一句。

    “好,既然我一定是神尊的女儿,那我身上出现龙鳞一事就一定有蹊跷!”凤玲珑吃了定心丸,她相信神魔灵识不会骗她这种事情。

    “这个嘛,估计你要从夏侯渊身上着手。”神魔灵识沉吟一下,指点道。

    夏侯渊?赫连玄玉的父亲?

    凤玲珑一蹙眉:“为什么?”这件事不会跟夏侯渊有关吧?

    想到夏侯渊的卑鄙手段,凤玲珑一阵郁闷,没准儿……真是夏侯渊动的手脚?

    神魔灵识感应到凤玲珑的想法,哈哈一笑:“倒不是夏侯渊动的手脚,他也一直以为你是仙殿的骨血。”

    凤玲珑一听,吁了口气。

    好不容易现在各位大人物勉强和睦相处,她可不希望因为夏侯渊,再度掀起什么不愉快来。

    到底,夏侯渊是赫连玄玉的亲生父亲。

    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

    “我只是知道,当年三界发生动荡,全因夏侯渊而起。所以,要查找龙鳞的真相,应该去问问夏侯渊,当年搅动三界一池春水的原因还有经过。”神魔灵识懒洋洋说道。

    凤玲珑这时也才记起,夏侯渊的确是被所有人痛恨的一个。

    虽然不知道具体经过,但她还是从各人的言行中推断出,当年她爹娘反目,与夏侯渊脱不了干系。

    还有神魔大人,也是因为夏侯渊,去了神界与她爹大战,最后落入夏侯渊圈套中,形神俱灭只剩一抹灵识的。

    这么一想,凤玲珑便觉得要找出龙鳞一事的真相,果然要先从夏侯渊身上着手才行了。

    “好,我就去找夏侯渊。”凤玲珑点头,打定了主意。

    事不宜迟,凤玲珑一下诸神山顶,就去了夏侯渊暂住的房间。

    夏侯渊之前受了不轻的伤,不过已经调理完毕,无甚大碍。

    听得敲门声,夏侯渊微微打开眼帘一丝缝隙:“谁?”

    “是我,夏侯伯父。”碍于赫连玄玉的面子,凤玲珑勉强称呼了夏侯渊一声伯父。

    凤玲珑?夏侯渊眸色微微一冷,思忖了片刻,才不紧不慢地开口:“进来吧!”

    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一袭白裙的凤玲珑飘然走了进来。

    “夏侯伯父。”凤玲珑淡淡一礼,在夏侯渊面前站定。

    夏侯渊看了凤玲珑片刻,很快撇开视线,忍住心头那丝悸动与狂热,淡声询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凤玲珑浅浅一笑:“我想知道,当年夏侯伯父对付神魔两界的原因,还有经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