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7章 捏人软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一句话刚出,夏侯渊脸色就变了!

    就跟神尊被戴绿帽那件事一样,夏侯渊这件事也是他心中一块疤,谁都揭不得。

    “不要以为你是瑶儿的女儿,我就会对你诸多容忍!”夏侯渊额上微微冒出青筋,脸色一片阴沉似黑压压乌云。

    凤玲珑淡淡一笑:“夏侯伯父误会了,我这么问是有原因的。”

    很快,凤玲珑将她和神尊的约定说了一遍。

    夏侯渊得知前因后果,脸色稍霁,但还是不怎么愿意提起当年之事。

    他只淡淡一句道:“龙鳞一事我不知情,你找错人了。”

    “但神魔灵识说,只有知道当年夏侯伯父对付三界的原因及经过,才有可能理出线索,知道从何入手去查龙鳞一事的真相。”凤玲珑不愠不火地说道,语气中有一丝淡淡的坚持。

    夏侯渊冷哼一声:“那老魔头的话你也信!”

    神魔灵识一听就在凤玲珑脑子里哇哇大叫了:“卑鄙龌龊下流无耻的夏侯小人!竟敢质疑我!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卑鄙呢?”

    凤玲珑无语翻了个白眼,当初您老人家也是打算利用我,让赫连玄玉和他老子成仇人,儿子杀老子报复夏侯渊好吗?

    不过,凤玲珑很聪明地不会去得罪神魔灵识。

    “夏侯伯父,其实龙鳞一事不光是关系到我的身世问题。”凤玲珑水眸淡淡一眯,笑容清浅:“它还关系到,我娘复活的问题。”

    凤玲珑,太懂得拿捏人软肋了。

    只要人有软肋,她就有办法对付。

    如同夏侯渊,恐怕赫连玄玉都不足以成为他的软肋,但她娘,一定是!

    果然,夏侯渊一下子站了起来,神色瞬间变了样。

    “夏侯伯父应该知道,我爹娘打了个赌,虽然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赌,可这赌关系到我娘的复活。”

    凤玲珑淡淡出声,不慌不忙:“现在我爹不信我娘清白,一意孤行拆散我与赫连,而我和赫连是一定要在一起的。这样下去,恐怕局面丕变,会影响到我娘的复活。”

    夏侯渊眉头蹙了起来。

    他不得不承认,凤玲珑的话让他心里开始七上八下的了。

    的确,神尊与凤玲珑之间的较量,要么早日分出胜负还行,不然这么一直拖下去,肯定会影响很多人。

    他不管其他人是否被影响,只在乎瑶儿是否能顺利复活。

    万年前,他已经害了瑶儿一次,现在……他必须要看到瑶儿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对他风华绝代地笑!

    “好。”夏侯渊重新坐了下去,眸色一片深沉:“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凤玲珑松了口气,总算把这个心思极深的人界至尊说动了。

    “你想知道什么?你问,我说。”夏侯渊不知从何说起,索性将难题丢给了凤玲珑。

    夏侯渊性格阴沉内敛,本来也不是多话之人,让他一个人说一大篇,确实不太实际。

    凤玲珑深谙这一点,便淡淡笑着点头,开始询问:“夏侯伯父为何要对付神魔两界?”

    夏侯渊沉默片刻,冷声道:“起初,是为了瑶儿。后来,是为了人界成为至高。”

    “为我娘灭神魔两界?”凤玲珑不太明白。

    夏侯渊看也不看她,望着一边淡淡说道:“当年我也只是顺势而为,你爹杀死那么多神界上仙,神界本来已经动荡,我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凤玲珑无奈,这不是她问的重点啊!

    不过,夏侯渊却还没有说完,这时候他继续说了下去:“你爹伤了瑶儿的心,瑶儿也说与你爹恩断义绝。我起心灭神魔两界,不过是为了夺回瑶儿。”

    夏侯渊眸底,出现一丝深沉的痛意。

    凤玲珑微微恍悟,随后轻叹一声:“但是神魔两界虽然都被灭了,我娘她却也……”

    夏侯渊拳头攸地握紧,手臂微微颤抖:“我是不曾想过,她会有一死的念头,和神尊一起接受了神罚。如果早知道……”

    夏侯渊神情中,深深的懊恼悔恨,十分明显。

    凤玲珑这时候明白了,原来那时候神魔两界动荡不安,是因为她爹为她的事情而震怒,那么多的男仙又为她娘甘愿赴死,神界发生动荡,夏侯渊才趁虚而入的。

    不过,夏侯渊本意只是想夺回她娘,却不料造成了那般严重的后果。

    想必,这万年以来,夏侯渊都活在悔恨当中吧?

    “那么夏侯伯父知不知道,当年我爹怎么会看到我身上的龙鳞的呢?”凤玲珑心神稍定,继续问了下去。

    她身上不会无缘无故出现龙鳞,就像她第一次看见手臂上出现龙鳞,是神尊用神力催动的。

    那么当年还是婴孩的她,身上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龙鳞的?

    凤玲珑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竟令夏侯渊脸颊微微一红。

    那么明显的羞愧,凤玲珑想不看见也难。

    凤玲珑心下奇了,夏侯渊这是在羞愧什么?

    下一刻,夏侯渊替她解了惑:“瑶儿与仙殿之事……是我揭发给神尊的。”

    纳尼?

    凤玲珑这回是真的震惊了!

    难怪夏侯渊会这么羞愧,原来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他夏侯渊!

    凤玲珑心里真是有些气,这夏侯渊爱慕她娘,难道就一定要用这种卑鄙的方法得到她娘吗?

    还给她这无辜路人造成了这么多麻烦。

    不是看在赫连玄玉的份上,凤玲珑这会儿真的要骂夏侯渊一通了。

    “瑶儿嫁给神尊之后,确实十分幸福,神尊待她极好。”夏侯渊深深地叹了口气,语气中不乏浓浓嫉妒,“原本我也是死了心的,想着,远远看着她幸福便好。”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那怎么又会插手人家夫妻的事情,让她爹娘反目,还导致那么多人陪葬的?

    夏侯渊沉浸在回忆中,双拳紧紧握起:“可是后来,当我知道瑶儿竟与仙殿偷情,生下了你的时候,我的想法就变了!”

    起初,他愤怒过,怨恨瑶儿为何选择仙殿,而不是他夏侯渊。

    可他又深知仙殿与瑶儿之间的渊源,知道瑶儿曾深爱过仙殿,旧情复燃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深深的痛苦之后,他又释怀了。

    “夏侯伯父生我娘的气,所以故意揭发此事?”凤玲珑想来想去只想到这个原因。

    夏侯渊一下子怒了:“放屁!我是那样的人吗?”

    凤玲珑呆了呆,随后真有些啼笑皆非。

    三界之中凡是知道夏侯渊的,谁不说夏侯渊是个卑鄙小人啊?

    “我对任何人卑鄙,却绝不会对瑶儿卑鄙!”夏侯渊阴沉地看了凤玲珑一眼,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我之所以揭发此事,不过是想让神尊休了瑶儿,让瑶儿和仙殿还有你,一家三口在一起。”

    凤玲珑又是一呆,随后无语望天。

    您老人家这是选了个最笨的方法啊!

    试问无所不能,号令三界的神尊老大,会容忍自己的妻子红杏出墙,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吗?

    休妻,那是最轻最轻也最不可能的惩罚。

    神尊一怒,三界寸草不生。

    “夏侯伯父看起来不像那么笨的人,怎么就选了一个最笨的方法呢?”凤玲珑还是忍不住,把心底的无奈说了出来。

    夏侯渊脸上一闪而过一抹愠怒,半晌后却消散无踪。

    “因为即便我不揭发,也会有人去揭发。”夏侯渊重重地叹了口气。

    凤玲珑怔了一下,立刻追问:“是谁?”

    她有一种很直接的预感,这个同样知道真相的人,很可能就应该是她要找的线索!

    夏侯渊静了片刻,道:“你娘的同门师姐妹,瑶池圣女,宫从香。”

    她娘的同门师姐妹?瑶池圣女?宫从香?

    凤玲珑一惊,美眸不敢置信瞠大:“那岂不是赫连的生母?”

    她还记得,赫连玄玉就是夏侯渊走火入魔时,与瑶池圣女宫从香有的一个意外。

    “正是她。”夏侯渊提起宫从香,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淡漠地如同提起一个陌生路人。

    凤玲珑一时间也有些无言以对,那宫从香为了夏侯渊生子,宁愿当替身,后来被丈夫抛弃又自杀了。

    但夏侯渊呢,提起亡妻,一点感觉都没有,宫从香不可谓不可悲。

    想着想着,凤玲珑突然一个激灵!

    既然宫从香知道真相,又深爱着夏侯渊,同时也知道夏侯渊深爱着她师姐瑶池女神……

    有没有可能,宫从香打从心底里憎恨她师姐瑶池女神,千方百计地想要害瑶池女神呢?

    经历了风萼眉一事,凤玲珑已经对姐妹之情怀有感慨了。

    当年她还是风萼眉的亲姐姐风茗玉呢,风萼眉也照样为了轩辕南,害死她,害死风府满门,何况宫从香与瑶池女神只是同门师姐妹?

    凤玲珑想到这里,头皮发麻。

    之前夏侯渊这个赫连玄玉的生父,是神魔两界的公敌也就算了。

    现在,居然连赫连玄玉的生母宫从香,也有可能是害她爹娘反目的真凶……

    她和赫连玄玉的这条路,真是走得惊险万分,也荆棘丛丛啊!

    “你在想什么?”夏侯渊许久不见凤玲珑再问话,抬眸瞥向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