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8章 可恨又而情深的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回过神来,红唇微微一抿,思忖着要不要跟夏侯渊说出自己的猜测。

    不过,八字没一撇的猜测,凤玲珑也不想无端抹黑宫从香。

    那毕竟是赫连玄玉的生母。

    除非她有确凿证据,她才会告诉神尊,一切是宫从香所为。

    凤玲珑想到这里,浅笑一声:“没什么,我就是在想,如果我不是师父的女儿,而是神尊的女儿,那这万年所发生的一切又算什么。”

    夏侯渊怔了一下,幽深阴冷的眸子紧紧一缩。

    如果真是那样……

    夏侯渊想到因此而受苦受难的瑶池女神,攸地咬唇,薄薄下唇瞬间咬出了血。

    “夏侯伯父!”凤玲珑不经意一抬头,看见夏侯渊自虐的模样,呆了呆。

    夏侯渊浑然不觉,只死死盯着凤玲珑那张与某个女子神似的脸,半晌后,咬牙切齿从泛血的薄唇里挤出一句:“如果真是那样,我只能在你娘面前以死谢罪,才能弥补我的过错!”

    说罢,夏侯渊猛然一阵劲风拂向凤玲珑,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夏侯渊的笑声苍凉而悲壮,带着一丝浓浓的自我厌弃味道。

    在这悲凉的笑声中,凤玲珑被夏侯渊拂出了房门外。

    房门‘砰’地一声关紧,笑声却久久不止。

    凤玲珑凝视着房门半晌,才默默地转身离开。

    本来她以为夏侯渊坏到了骨子里,但现在,她才知道这不过又是一个为爱而疯狂的可怜男人。

    如果真相真像她所猜测的那样,夏侯渊恐怕一辈子,永远永远,都会活在折磨他的自责中吧?

    凤玲珑摇了摇头,很快回房去与神魔灵识商量对策。

    既然知道了宫从香和龙鳞一事似乎有关,那线索自然要从宫从香身上着手了。

    只不过,宫从香已经去世多年,不知道具体要怎么查起。

    “刚刚我和夏侯渊的对话你都听见了,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凤玲珑好整以暇地坐在桌前,手中把玩着莹润玉杯。

    这是赫连玄玉最爱做的动作,慵懒而随意,邪魅又迷人。

    不知不觉,凤玲珑就学上了。

    想到赫连玄玉,凤玲珑有些分心,扬唇而笑。

    她想念那个本来的赫连玄玉,但不知如何才能让神尊将那抽离的两抹记忆还给赫连玄玉,让她的男人回来。

    “呵呵,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找宫从香问个清楚咯!”神魔灵识嘻嘻一笑,有些卖关子的味道。

    凤玲珑翻了个大白眼儿,不客气地催促道:“少卖关子,有话给我直说!”

    找宫从香问?

    宫从香都去世那么多年了,去哪儿找?

    而且夏侯渊说过,宫从香是引瑶池圣火自杀的,瑶池圣火霸道无比,宫从香的魂魄元灵恐怕早已消散。

    所以,除非是神魔灵识有什么办法,否则谁也无法找到宫从香。

    神魔灵识嘿嘿一笑:“傻丫头忘了?你那大神爹爹手里,不是有你和轩辕小子取来的血色莲藕吗?那可是聚灵的好法宝!”

    血色莲藕?

    凤玲珑微微一怔,随后得出一个猜测,试探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血色莲藕能聚宫从香之灵?”

    “正解。”神魔灵识语气得意,“宫从香虽然是引瑶池圣火自杀的,魂魄元灵都已消散于三界,但血色莲藕却能帮她元灵在短时间内重聚。”

    “短时间内?”凤玲珑若有所思,她还以为可以复活宫从香呢!

    说实话,她不太乐意。

    就算宫从香是赫连玄玉的生母,但如果宫从香真是害得她父母反目成仇的罪魁祸首,那她就不乐意宫从香复活。

    现在她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再添加几个麻烦人物,她估计会疯。

    “就一炷香。”神魔灵识知道凤玲珑的心思,哈哈一笑:“瑶池圣火可不是一般的火焰,宫从香是绝无复活可能的。但一炷香的清醒时间,血色莲藕却是可以办到的。”

    那血莲是瑶池圣物,由瑶池上一代掌仙人传给了瑶池女神,后来被仙殿尊者占用,血莲更得瑶池女神之神血滋润,更非凡品。

    血色莲藕是整株血莲的根,自然是三界之中最佳的聚灵宝物了。

    就算宫从香的魂魄元灵早已消散于三界,血色莲藕也可使它们重聚在一起,维持一炷香的时间。

    在这一炷香的时间里,宫从香是完完整整的元灵,凤玲珑想问什么都行。

    凤玲珑听了神魔灵识的话,稍稍放下心来。

    虽觉得有些对不住赫连玄玉,那毕竟是他的生母,但凤玲珑还是无可自拔地自私了一回。

    “这么说,现在我得去找神尊借血色莲藕了?”凤玲珑沉吟了一下,略有担忧:“神尊似乎是要将血色莲藕留给我娘的,不知道他肯不肯借。”

    神魔灵识呵呵一声:“那就要看你能不能说动神尊了。”

    那可是个顽固的家伙,连妻子女儿都不信,认死理儿。

    凤玲珑抿了抿唇,美眸中迸发出一股坚定。

    不管怎样,试也要一试!

    很快,凤玲珑去见了神尊。

    神尊听凤玲珑说明来意,绝美脸色攸地一冷,不容置喙地寒声拒绝:“不行!”

    凤玲珑面色一僵,就知道没那么容易说服神尊。

    “可是爹答应过我,让我调查龙鳞一事的真相,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一条线索,爹不帮忙我怎么查清楚呢?”凤玲珑语气柔和,有些低声下气。

    既然神魔灵识说了,她只可能是神尊的女儿,那她就慢慢接受这个爹吧!

    至少,这个爹爹是真心爱着她娘的。

    他也是受害人,只是太顽固了些,被奸人以奸计得逞罢了。

    神尊面色依旧冷极,完美薄唇微微一抿,语气寒冽:“血色莲藕在你娘身上,能护你娘魂魄元灵不散。若是血色莲藕被毁,你娘便会有危险。”

    凤玲珑怔了一下,原来神尊让她去完成什么任务,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为了血色莲藕?

    凤玲珑这时也才知道,血色莲藕已经被神尊拿去了地狱城,放在了她娘身上。

    一股莫名的感动,席卷了凤玲珑那颗柔软的心。

    她想,如果不是有人从中做手脚,她爹娘一定是三界之中最幸福的一对吧!

    当然,还要加上她……他们会是三界之中最幸福的一家三口。

    可惜……

    凤玲珑眸中浮现出一抹遗憾,但很快消逝了。

    过去的遗憾无法追悔,只能现在来完美未来。

    “爹,神魔灵识说了,只需要血色莲藕维持宫从香的元灵一炷香时间,血色莲藕不会有任何损伤的。”凤玲珑耐着性子继续劝说,今天血色莲藕她必须拿到。

    神尊神色间已有愠怒,但没有像往日一样发作。

    “即便宫从香元灵出现,你又如何从她口中问得出真相?”神尊淡淡瞥着凤玲珑,完美的五官分明,脸部线条优雅,气势略清冷逼人。

    神尊对宫从香这个女人并不曾深入了解,但神尊了解瑶池女神。

    瑶池女神的同门师姐妹,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就算龙鳞一事真与宫从香有关,宫从香也不可能好心告诉凤玲珑实情。

    神尊一句话,令得凤玲珑也是一怔。

    是啊,就算宫从香元灵重聚,她可以和宫从香进行对话,她又怎么保证宫从香在那么短的一炷香时间里,会对她说实话呢?

    “傻丫头,你和你娘长得一模一样,只要你稍加修饰,宫从香肯定把你当成你娘嘛!”神魔灵识这时候开口道。

    凤玲珑又是一怔,她假扮她娘去见宫从香?

    难道说神魔灵识的意思是……

    “嘿嘿,你想想看,如果事情真和宫从香有关,她见你完好无缺,生活幸福,不会歇斯底里吗?到那时,你想知道什么,只要稍加引诱,她便都会告诉你的。”神魔灵识得意满满,他老人家真是太聪明奸诈狡猾了有木有?

    神魔灵识似乎忘了,不知道谁傻头傻脑被坑得连肉身魂魄都没了……

    凤玲珑本来已经猜到大半,现在神魔灵识一说,她便彻底明白了。

    她急忙看向神尊,欲解说一二。

    却不想,神尊绝美五官间冷气稍减,淡淡朝她一撇菱唇:“这神魔,如今倒是越发有脑子了。”

    凤玲珑再度一怔,呃,原来神尊可以听见神魔灵识的话?

    神魔灵识不服气地叫嚷:“我一直都很有脑子好不好?你这家伙不要污蔑我!”

    神尊却是懒得与神魔灵识胡搅蛮缠,万年前他便见识过这个老头儿的固执还有幼稚了。

    “血色莲藕,我可以借给你。”神尊淡然起身,“不过,你要记住:若血色莲藕有任何损伤,我便百倍惩罚加诸于赫连玄玉之身!”

    凤玲珑心口一震!

    神尊……果然是只重视她娘一个人啊!

    如果她让她娘受了什么,神尊便要让赫连玄玉百倍受苦。

    这岂不是说,她让他心爱的女人受伤,他就让她心爱的男人受伤,而且是百倍偿还吗?

    “爹放心吧,就算我死,也不会让血色莲藕有一丁点儿损伤的。”凤玲珑眸色坚定,信誓旦旦保证道。

    那也是她娘,对她极好的娘亲,她拼了性命也不会让血色莲藕出事的。

    再说她相信神魔灵识,神魔灵识不会害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