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0章 爱他胜过一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第一时间觉察到赫连玄玉快清醒了,但她目不转睛看着那张俊美容颜半晌,也不见赫连玄玉幽深黑眸睁开。

    倒是那双好看的眉毛,渐渐地蹙了起来,带着一丝难受。

    一想,凤玲珑探手过去,在赫连玄玉太阳穴处注入一道和煦神力。

    神力有治愈作用,如今凤玲珑运用一身神力越发自如,很快赫连玄玉微蹙的眉头就松开了。

    随着神力一点一点的调理,赫连玄玉脑子里记忆终于重合。

    那双清澈如泓的黑眸,徐徐睁开。

    印入眼帘的,是凤玲珑那双充满关切与爱意的温柔美眸。

    “醒了?”凤玲珑一见赫连玄玉睁眼,水眸中便泛起淡淡欢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赫连玄玉没有像往常一样抱住凤玲珑,他被剥离开来的记忆正在逐渐重叠。

    一幕幕如潮水般的画面朝他袭来,令他理智有些跟不上节奏。

    赫连玄玉闭了闭那双幽深的黑眸,半晌才重新睁开。

    所有的一切记忆,全都回来了。

    然后,赫连玄玉的脸色,从淡然转为深沉,从深沉转为自责。

    他一瞬不瞬地紧紧盯着凤玲珑关切美眸,一股自我唾弃从。

    忽然,赫连玄玉扬手,狠狠一巴掌拍向自己!

    “赫连!”凤玲珑大吃一惊,急忙以神力挡开他的手,不顾他的蛮横,将他双手手腕紧紧握在手中。

    他……

    “我真该死!”赫连玄玉一脸沉痛,视线一时间不敢看向凤玲珑,转向了别处。

    凤玲珑刹那间明白了他为何会这么做的原因,顿时心下微酸。

    他都记得那两个阶段所发生的事情呢!

    所以他是在自责,他没能与她同舟共济,保护好她,让她圆满地完成任务。

    他更是在自责,因为他的缘故,错失了一次良机,还让她那么伤心。

    可是,这一切怎么能怪他?

    “赫连,你不要这样。”凤玲珑定了定神,将他两手拉着环在自己腰上,头颅靠向他宽厚的肩:“这不能怪你。是神尊,神尊抽走了你的记忆,你根本就不知道。”

    “不!就算我没了记忆,我骨子里应当是爱玲珑的,我怎能那般自私伤害到玲珑?”赫连玄玉深深地唾弃自己。

    赫连玄玉这一刻甚至认为,他简直不该被眼前温柔美好的姑娘原谅!

    但事实竟然是,她一点都不怪他,反过来还宽慰他。

    这更让他觉得无地自容。

    凤玲珑淡淡一笑,清冷但坚定地说道:“追悔不起任何作用,我只想和你好好在一起。”

    赫连玄玉眸色一紧,半晌没有吭声。

    只是,那双原本还僵硬着的手臂,渐渐往上,紧紧抱住了身前善解人意的姑娘。

    “是了,这才是我的男人。”凤玲珑轻声一笑,有些慵懒地挽起了他垂落在胸前的青丝,话题很快转移开来:“赫连,你知道吗?我真的是神尊的女儿。”

    赫连玄玉轻轻一抿唇,眸色透出一股淡淡异样,片刻后却是笑了笑:“怎么那么笃定?”

    “神魔灵识说的。”凤玲珑抬眸,看着他完美线条凝聚成的下巴,缓缓将这些日子里所发生的一切,告诉了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听了凤玲珑的叙述,陷入了短暂的思考中。

    过了一会儿,他笑着捏了捏凤玲珑的鼻尖:“那敢情好,你娘总算可以沉冤得雪了。”

    听着淡然的语气里,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沉闷。

    凤玲珑虽然直率,却也敏感,很快认真看着赫连玄玉一双黑眸:“你不高兴对不对?”

    赫连玄玉微微失笑,那双邪魅妖冶的黑眸里,露出一丝温润:“怎么会?玲珑若高兴,我就高兴。”

    看着这样温柔的赫连玄玉,凤玲珑突然鼻子一酸,眼角微微湿润起来。

    感觉,离开他很久很久了呢!

    即使一直和过去的他在一起,却终究不是那个与她同甘共苦的他。

    “怎么了?傻丫头这是打算哭鼻子了吗?”赫连玄玉同样心中也隐隐作痛,他不过想与这姑娘执手一生而已,为何就这般难?

    偏偏,那人是她爹,是她娘所深爱的男人,他还不能如何。

    赫连玄玉不是没有策略对付神尊,只是不能。

    很多事情,靠的是智,而非武。

    当年夏侯渊能一举灭了神魔两界,赫连玄玉又如何不能?

    只是,看在面前这姑娘的份上,他什么也不能做。

    “才没有呢!”凤玲珑吸吸鼻子,忍住了满腔泪意。

    她扑上前紧紧将赫连玄玉抱住,闷着声音道:“赫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我是师父的女儿,至少师父不会拆散我们,我们也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对抗神尊。可是……”

    “傻丫头,说什么呢?不管你是谁的女儿,都是我的玲珑。”赫连玄玉抱着身前姑娘,邪魅笑容中带着一丝温润。

    只那双异常好看的凤眸里,闪过浓浓一丝黯然。

    “赫连,你相信我,我们一定可以走到最后的。”凤玲珑埋首在那温暖的颈窝,汲取那令人安心的男性气息。

    他和她约定过的,生生死死都在一起。

    神尊不会动她,她自己可以动自己吧?

    她也是瑶池后代,那瑶池圣火,她照样可以引动。

    凤玲珑眼里泛出一股决绝的坚定,浓浓如墨。

    “我一直都相信,傻丫头。”赫连玄玉缓缓松开她,看着她泛着点点晶莹的水眸,粲然一笑:“我想吻你。”

    她额间印记已被额饰遮挡,很显然神魔灵识陷入沉睡中。

    他想肆无忌惮地吻她,尝遍她每一寸美好!

    凤玲珑一下子脸红了,尽管亲密无间多次,依旧会被这个风华绝代的男人给电到脸红心跳。

    不过,她仍是轻轻点了点头。

    赫连玄玉眸色一黯,大掌一伸,扣住她后脑勺便吻了下去……

    几日后。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形影不离地走出神殿。

    凤玲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神殿方向,过了一会儿,神色渐渐放松。

    幸好,令她不安担忧的神尊大人,并没有出现。

    似乎,从那日恢复了赫连玄玉的记忆之后,神尊就再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不知做什么去了。

    但凤玲珑不敢因此而真正放松,她牢记着神尊那句话……若你真是我女儿,我更不会允许你和赫连玄玉在一起。

    凤玲珑心里忍不住苦笑,她和赫连的路,还长着呢!

    不过,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她能证明她娘的清白。

    这不但是对她娘的一个交代,也是对她自己的一个交代。

    她若是神尊的女儿,很多事情便有了仰仗。

    即便她与神尊对着来,会挨骂,会挨打,可神尊不会真正伤害她。

    但若她证明不了……呵,以神尊对自己都狠绝无情的个性,她和赫连玄玉还有好果子吃吗?

    凤玲珑坚定了信心,与赫连玄玉一同走出了神殿。

    “早上我去看过,你师父他们伤势已经好了大半,你可以放心。”赫连玄玉紧握凤玲珑的手,笑容妖娆。

    上次诸神山大战,除了神尊一人毫发无伤之外,仙殿尊者等人都受了不轻的伤。

    偏生神尊故意给人添堵,将诸神山的气候弄得比火山还热,而这对于受伤的神界中人来说是莫大的阻碍。

    于是,仙殿尊者他们一直在闭关疗伤,恢复神力。

    神尊还特地警告过凤玲珑,不许前去探望仙殿尊者。

    为避免喜怒无常的神尊发火伤害身边人,凤玲珑只能忍住不去探望。

    今日出门前,就由赫连玄玉前往代劳了。

    “那就好。”凤玲珑其实并不担心。

    神界中人,只要没有魂魄元灵消散,受一点伤都是可以快速痊愈的。

    只是,她身为弟子的没去探望,有些说不过去,心中不安。

    “你说,此去至尊皇境,果真能找到瑶池圣女?”赫连玄玉眸光流转,语气淡淡漫不经心。

    凤玲珑侧头看了他一眼,心中颇为无奈。

    他是照顾她感受,才没称呼宫从香为‘母亲’的吧?

    “赫连,不管她做错了什么,也到底是生你养你的母亲,你不必因为我……”

    凤玲珑一句话没说完,赫连玄玉如玉手指便点上了她的唇。

    “我说过,所有事情都与我无关,我在乎的只有你凤玲珑而已。”赫连玄玉深幽着黑眸,定定地凝视着她,眼里是不容撼动与不容怀疑的深情。

    凤玲珑忍不住收回了视线。

    这样的情深以待,她怎么回报得起?

    “玲珑,永远不需要对我感到歉疚。”赫连玄玉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淡笑着与她同行,眺望远方:“我只需要你爱我,好好爱我。”

    “我很爱你,非常非常爱你,胜过一切地爱你。”凤玲珑唇角微微翘起,毫不吝啬道出深情。

    胜过一切?

    赫连玄玉低头,凝视那嘴角含俏的姑娘,心头如一树梨花般温柔抚过。

    他想,他喜欢这四个字。

    “走吧,我们去至尊皇境。”凤玲珑瞧出了他的喜悦,淡淡一笑,抓紧了他温暖的大掌。

    “嗯。”赫连玄玉妖娆一笑,点了点头,拉过她在身前,凝神飞起。

    二人之所以要去至尊皇境,是因为神魔灵识告诉二人:宫从香的元灵,消散之地是圣境。

    所以,二人必须前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