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1章 果然是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宫从香引瑶池圣火自焚于圣境,她死都要死在夏侯渊的地盘上。

    不过,可能她从来就没想到,有一天她的儿子会来找她,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神魔灵识告诉赫连玄玉,要想让宫从香说出实情,他还必须得配合凤玲珑。

    赫连玄玉最初听说他得将凤玲珑当作瑶池女神,还要在宫从香面前表露对瑶池女神死心塌地的爱恋,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凤玲珑当时一听也有些喉头发紧,她立刻替赫连玄玉挺身而出:“这个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换一个。”

    要知道宫从香可是赫连玄玉的生母,而宫从香很可能恨透了瑶池女神。

    毕竟,宫从香深爱夏侯渊,夏侯渊心里却全是瑶池女神。

    说宫从香不恨不怨,未免令人难以相信。

    而如今赫连玄玉死心塌地爱恋瑶池女神……不说赫连玄玉自己接不接受得了吧,就说宫从香会不会气得元灵消失?

    丈夫爱瑶池女神,儿子竟然也爱,宫从香肯定会受不了这刺激。

    神魔灵识倒也不说话,就等着赫连玄玉的决定。

    赫连玄玉后来沉默许久,终于做了决定:“好,我会配合玲珑。”

    凤玲珑有些难以接受:“赫连,你别……”

    “我不过是想知道,到底我母亲是个怎样的人。”赫连玄玉截住她所要说的劝语,语气淡淡,清冷孤傲逼人。

    凤玲珑顿时沉默了。

    的确,如果宫从香不恨瑶池女神,没做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即便丈夫与儿子爱的同一个人,也不会让她歇斯底里暴露底牌。

    但反之她若做过……只怕,这场戏就会让她彻底暴露。

    到底,宫从香是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关键就在于这场戏。

    神魔两界的动荡,神尊与瑶池女神的爱恨纠缠,无辜死去的那么多人……答案就在这一场戏里揭晓。

    凤玲珑看着神色无恙的赫连玄玉,满腹的话藏了下来。

    其实,赫连玄玉也有权利知道,宫从香的一切。

    别人会觉得赫连玄玉六亲不认,冷血无情,但从一开始,他就的确是这样一个人啊!

    一路揣着心事,凤玲珑和赫连玄玉抵达至尊皇境。

    夏侯渊一走多日,至尊皇境里只有四大长老做主。

    此刻一见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回来,四大长老心中那个惊喜啊,连忙跪拜参见。

    “叩见殿下!”齐刷刷的呐喊声在至尊皇境响起,几乎所有的斗皇都来了,黑压压的一大片。

    赫连玄玉淡淡一眼,妖冶华贵:“免礼。”

    “谢殿下!”齐刷刷的声音又响起,震耳欲聋。

    赫连玄玉却是没再理会这些斗皇们,拉着凤玲珑快速消失在众人面前,直奔圣境方向。

    四大长老八大尊者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跟上。

    不过,最终还是因为赫连玄玉没有下令,没有一个人敢擅自跟上去。

    圣境入口。

    赫连玄玉已然掌握入圣境的诀窍,很快打开了圣境,与凤玲珑一同走进圣境。

    “拿出血色莲藕,滴入赫连玄玉三滴鲜血,要不多不少。”一进圣境,神魔灵识就威严下达指令。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没有犹豫,按照神魔灵识的指令做了。

    “母子血脉相连,有了赫连小子的血做引子,宫从香那些消散的残缺元灵,自然会寻来血色莲藕内的。”神魔灵识淡笑着解说道。

    凤玲珑不动声色地拿着血色莲藕,看着圣境里忽来飘去的几缕轻烟。

    不一会儿,血色莲藕微微颤动起来。

    那些轻烟如找到窍门儿一般,尽数往血色莲藕里钻。

    渐渐地,血色莲藕颤抖越来越剧烈。

    凤玲珑目不转睛地看着,突然血色莲藕一阵剧颤!

    从血色莲藕中央的藕洞里,猛然迸出来一股浓浓的青烟!

    待到半空中时,那股青烟就化作了一个人形。

    眉目如画,唇若含丹的美丽女子缓缓成形,初始带着一丝朦胧的迷茫,后来看清面前所站的凤玲珑时,眼底就开始狂乱了。

    凤玲珑心里很清楚,这就是赫连玄玉的生母,瑶池圣女,宫从香。

    “瑶师姐!”宫从香见到凤玲珑,眼神狂乱之余,却还带着一丝清明。

    看来,她很认得凤玲珑这张脸。

    也可以说,记忆深刻,刻骨铭心。

    “师妹。”凤玲珑淡淡一笑,举手投足尽露仙气,“别来无恙。”

    来至尊皇境之前,神魔灵识早已交代过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各自要做什么,因此两人一丝破绽都没有露出来。

    即便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所谓的‘母亲’,赫连玄玉也没有流露出半分激动之色。

    至于凤玲珑,老早就妆扮得跟瑶池女神当年一模一样了。

    两人本就神似,再这么一妆扮,几可乱真!

    一句‘师妹’,宫从香眼神彻底狂乱了,连那一丝清明都消失无踪!

    “你为什么还活着?”宫从香尖叫出声,终于忘了之前那一声‘师姐’。

    宫从香压根不想叫那一声‘师姐’,但刚刚醒来的她有一丝不确定,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

    在她的记忆中,瑶池女神早就死了,受神罚而死,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她面前!

    所以,她才会不确定地叫了那么一声。

    凤玲珑勾唇一笑,倾国倾城:“师妹以为我死了,是不是?”

    “你,你明明……”宫从香真的狂乱而迷惑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我是受了神罚。”凤玲珑淡淡一笑,眸色水漾般温柔:“不过,神尊救了我,万年后的今天,我复苏了。”

    神尊?宫从香眸色攸地一紧,凤仙瑶竟然叫自己的丈夫为神尊?

    “你真是瑶师姐?”宫从香怀疑地打量了凤玲珑一遍,从上到下。

    凤仙瑶嫁给神尊之后,从来都是直呼其名,这点宫从香再清楚不过了。

    宫从香知道的,凤玲珑自然也从神魔灵识处听说了。

    “我已经离开了神尊。”凤玲珑泰然自若,神情嫣然。

    宫从香一惊,随后蹙眉:“神尊会放你走?”

    “不然呢?再降一次神罚?”凤玲珑无谓地一声淡笑,“他知道我不怕。”

    宫从香沉默了,那丝狂乱渐渐地又起。

    “他是谁?”宫从香终于注意到一旁的赫连玄玉,也终于注意到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手牵着手。

    最关键的是,赫连玄玉眼底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爱意,让人心惊。

    宫从香对于这种眼神,太熟悉不过了。

    她身边几乎每一个男人,看着瑶池女神的眼神,都是如此的。

    但这个男人,她却不认得,又有一股莫名的熟悉。

    “他叫赫连玄玉。”凤玲珑唇角微勾,看了一眼赫连玄玉后,淡淡道:“他的身份,是至尊皇境的玄王殿下。”

    至尊皇境的玄王殿下?

    宫从香一瞬间脑子里想起了很多往事,下意识喃喃道:“至尊皇境怎么会有殿下……”

    “夏侯的儿子,不是殿下是什么?”凤玲珑语气轻缓飘渺,却如一记重锤,捶进了宫从香的心里。

    夏侯!

    宫从香眼里迸射出一股浓浓的妒意,双手握拳瞪着凤玲珑,有那么一刻会让人觉得她想把凤玲珑活活吃掉!

    不过,宫从香却在下一瞬震惊了,攸地转头看向赫连玄玉:“夏侯的儿子?”

    夏侯的儿子……

    那不是她宫从香的儿子吗?

    她给夏侯生过一个儿子的,生过的!

    宫从香有那么一点点激动,但在看见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紧握的手时,眸色阴沉了。

    “放开!”宫从香沉声命令。

    不过她忘了,她似乎没有资格命令面前这两个人。

    “玄玉很爱我。”凤玲珑淡淡笑着,下一句的刺激简直让宫从香心脏瞬间收紧:“比夏侯还爱我。”

    宫从香尖叫了一声,突然冲向了凤玲珑,张着双手要掐凤玲珑的脖子。

    凤玲珑抿了抿唇,淡淡神力一挥,宫从香的元灵就飘向一边了。

    待宫从香再一次过来时,凤玲珑将她的元灵定在了半空中。

    然后,她清冷一勾唇角:“师妹,你以为过去万年之久,我还不知道当年你做的好事吗?”

    宫从香怔了一下,竟出奇地静默下来。

    “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嗯?”凤玲珑俨然化身瑶池女神,眸光清冷而杀气凛凛。

    瑶师姐的女儿……凤玲珑?

    宫从香想起那个粉嫩的女婴来了,唇角顿时逸出一丝阴冷的沉笑。

    呵呵,天之娇女啊!

    最后还不是落得被神尊满世界追杀,让那所谓的上华男仙师父,不得不隐藏其体内神性,丢入凡间不知去了哪个时空了。

    “你不说话,没关系。”凤玲珑笑容清冷看着宫从香,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对我女儿做的,对我做的,我会一一还给你的丈夫,你的儿子。”

    宫从香攸地抬头,冷冽地看着凤玲珑。

    这一刻,宫从香信了。

    她信面前这个人是她瑶师姐。

    也只有她瑶师姐,看似温温柔柔,做起事来才如此雷厉风行,倔强孤傲。

    宫从香对赫连玄玉并没有太多感情,她倒是忌惮她这位瑶师姐对付她丈夫。

    当年,就是她怂恿她丈夫夏侯渊,去神尊面前挑明了凤玲珑的所谓身世……

    “你想怎么样?”宫从香冷冷地看着凤玲珑,全然忘了她被瑶池圣火所烧死,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与凤玲珑对话的内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