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2章 不小心的误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此刻,凤玲珑心里有些疼。

    不为别的,就为宫从香知道赫连玄玉的身份之后,没有出现她之前所预料的那种激动。

    虽然她的爹也对她各种苛刻,但至少她娘对她是爱护有加的,为了她甚至牺牲了一身神力。

    而赫连玄玉的娘呢?

    不但抛下刚出生的儿子自焚,直到死后心里也没有半点这个儿子的存在,只关心所爱男人的死活。

    凤玲珑真心觉得,宫从香很自私很自私。

    哪里像她娘,是宁可为了保护女儿,也要和丈夫决裂的良母。

    不过,没关系,赫连玄玉以后的幸福,由她凤玲珑来给。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负了这个深情的男人。

    “我想怎么样不重要。这次我利用血莲根将你元灵重聚,不过是想让你看看,当年你的奸计并没有得逞。”凤玲珑稳住心神,看着宫从香的眸光微微冷冽。

    元灵重聚?

    宫从香瞳孔微微一缩,终于后知后觉地想起,她已经死了!

    在夏侯渊不肯认她这个妻子的时候,她愤怒地引了瑶池圣火,在夏侯渊面前自杀了!

    而到最后一刻她所伤心欲绝的是,她的丈夫,夏侯渊,人界至高,就看着她死在他面前,无动于衷。

    宫从香眼里出现一瞬间的迷茫,然后,被眼前风霜不改容颜的‘瑶池女神’给刺激了心智。

    凭什么?

    凭什么她灰飞烟灭,而瑶师姐却可以复苏,甚至神尊都不再追杀瑶师姐?

    凭什么,瑶师姐的身边,还是围着那么多的倾慕者?而她,连一个夏侯渊都得不到?

    想到夏侯渊如今定然为瑶池女神复苏一事欣喜万分,宫从香一声尖叫猛然响起!

    “啊……”

    宫从香愤怒地仰头,周身青烟渺渺。

    凤玲珑见状眸子一缩,不好,一炷香时间快过了!

    还没等凤玲珑进一步引诱,长啸出声的宫从香已经静下来了。

    宫从香怨毒的眼神,紧紧落在凤玲珑绝美的容颜上,语气充满阴戾:“为什么?神尊那么骄傲的男人,他为什么会对你既往不咎?你红杏出墙啊!你给他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啊!为什么他会宽恕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凤玲珑心里一松,终于开始了。

    她冷静着情绪,淡淡一笑:“因为他爱我,师妹,这个你应该很清楚。”

    “爱?”宫从香惨然一笑,的确,整个三界,没人不知道神尊着魔似的爱着她的瑶师姐。

    所以,一度她曾羡慕瑶师姐,能够嫁给这样一位好丈夫。

    然而,瑶师姐不该瞒着她,和夏侯渊之间的往昔。

    瑶师姐看着她跌在夏侯渊的身上,直到最后,她才自己从夏侯渊口中得知,夏侯渊心中有个女人,爱如生命。

    那个女人,就是她的瑶师姐。

    “他爱你又如何?整个三界的男人都爱你又如何?我终究是让你尝了万年之苦,让你受过了我受过的痛苦!”宫从香眼底闪烁着满满的怨毒和快意。

    仿佛,瑶池女神越痛苦,她便越是开心,解脱。

    “而且,你最终也没能和自己最爱的男人在一起。”宫从香冷冷一笑:“只要你女儿身上一日有龙鳞出现,神尊就不会相信你。”

    凤玲珑心口一紧,终于提到她身上龙鳞的事了吗?

    “神尊不相信我又如何?”凤玲珑淡淡笑着,语气轻描淡写:“他纵使不相信我,也愿意和我在一起。不愿意的,是我。”

    宫从香顿时仰天一笑,再看着凤玲珑时眼里满是鄙夷:“不愿意的当然是瑶师姐。我怎么会不知道,瑶师姐个性倔强,绝不会委屈自己待在神尊身边?”

    说着,宫从香语气转冷:“瑶师姐想要的,是神尊的全部相信,我说的没错吧?”

    凤玲珑故作一怔,半晌后语气低沉:“你倒是将我看得很透。”

    “呵……瑶师姐,我从小在你身后长大,你的一言一行我了如指掌,我了解你,比对我自己还要了解。”宫从香得意地冷笑一声:“不过很可惜,神尊永远也不会相信你。而你,永远也不可能和神尊在一起。”

    凤玲珑抿唇,看着宫从香不语。

    的确,宫从香将她娘的性子摸准了。

    所以万年之前,她娘心灰意冷,一句都不跟神尊解释,最终以二人共受神罚的悲剧收场。

    “龙鳞要如何才消?”凤玲珑现在已经确定,龙鳞一事绝对与宫从香有关系了。

    不过,这还不够,她要知道的是龙鳞内的玄妙。

    宫从香听了,阴戾眸子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得意:“瑶师姐一定很想知道,凤玲珑身上的龙鳞,我到底是如何加上去的吧?”

    凤玲珑眼里闪过一抹惋惜,宫从香终于亲口承认了。

    这样一来,赫连玄玉的父母,就真的跟她爹娘有不共戴天之仇了。

    但就算这样,也无法动摇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决心!

    “丫头,问她是如何拿到圣龙王血的。”神魔灵识一直在暗中感应宫从香的想法,但很可惜宫从香脑子里的记忆竟锁得很紧。

    他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当年宫从香给凤玲珑体内注入了圣龙王血。

    不过如果这样一来的话,凤玲珑的血脉就真的有了圣龙族血脉,很难说得清被陷害一事了。

    “师妹是如何拿到圣龙王血的?”凤玲珑按照神魔灵识的吩咐,冷冷问出了声。

    “呵呵!”宫从香一双冷眸中饱含嫉妒怨毒,丝毫不掩饰地盯着凤玲珑:“有本事,让你丈夫去查啊!”

    圣龙王血?呵,亏她瑶师姐想得出来,那玩意儿是她可以拿到的吗?

    就算是神尊,也未必能拿到。

    不过,就让她瑶师姐这般想吧!她不会让凤玲珑的身世大白天下的。

    她要她瑶师姐的女儿,一辈子背着一个‘野孩子’的壳,被压死最好!

    “如果你告诉我,玲珑身上的龙鳞如何消除,我或许可以考虑放过你的孩子。”凤玲珑伸手,淡淡搭在了赫连玄玉肩上。

    整个过程中,赫连玄玉都眸色无波,对那位突然出现的母亲元灵,视而不见。

    赫连玄玉何等眼力?

    他几乎看见宫从香的第一眼,就知道宫从香是什么性格的女人了。

    其实,赫连玄玉之前就想过,他的个性同样暴虐偏执,若不是遇上凤玲珑……恐怕如今也难以想象。

    这些,都继承于父母吧!

    所以,他父母都不是省油的灯。

    “哈哈哈!”宫从香仰天大笑,随后眼神不屑:“你以为我会在乎吗?”

    凤玲珑心里攸地升腾起一股怒气,哪儿有这样的母亲,竟然不在乎自己的孩子!

    不过,一想到她现在是扮演她娘瑶池女神的身份,她又忍下了。

    “你不在乎玄玉,那总该在乎夏侯吧?”凤玲珑也是抱着孤注一掷的试探念头。

    如果宫从香连夏侯渊都不顾了,现在还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宫从香的。

    宫从香攸地变脸了,脸色冷极地看着凤玲珑,像是要将凤玲珑给生吞活剥了。

    凤玲珑心下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宫从香总算有弱点。

    只不过她没想到,作为一个女人加母亲,宫从香会把男人看得比儿子重要,真不知该夸她痴情呢,还是骂她没母性。

    但让凤玲珑没有想到的是,下一秒,宫从香又笑了起来,得意而张狂。

    “瑶师姐,我会说我根本不信,你能对夏侯出手吗?”宫从香一脸‘我了解你’地看着凤玲珑,让凤玲珑感到很是恶心。

    凤玲珑觉得,换作她娘站在这里,同样会感觉恶心。

    “师妹,人是会变的。何况为了我的女儿,我会选择一试。”凤玲珑淡淡一笑,尽量维持瑶池女神的风度。

    “不,瑶师姐你永远也不会变。”宫从香冷笑出声,“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这也是瑶师姐你的魅力所在。所以才会有像夏侯一样的男人,深深为你痴迷。”

    凤玲珑无言以对,这女人的确够了解她娘,也够自信。

    “何况我只是一抹元灵,很快就会消失,我消失后你怎么对夏侯,我又怎么会知道?”宫从香惨然一笑,“瑶师姐不会做这种事的。”

    话说到这份上,凤玲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引诱宫从香说出实情了。

    “其实,瑶师姐应该知道,圣龙王血一入体,根本就是无可逆转的。除非神尊相信瑶师姐与仙殿清清白白,否则瑶师姐无力自证清白。”宫从香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快如闪电。

    凤玲珑抿唇不语,看着宫从香已经开始变得透明的身体,心知一炷香时间将过,而她也再套不出宫从香什么话来。

    事已至此,她就想问宫从香一句话:“师妹,你从一开始就这么恨我吗?”

    瑶池三姐妹,虽然是同门师姐妹,但据她所知当年在三界还是很有名的。

    那从小相濡以沫的感情,真的能被一个男人所改变吗?

    听到凤玲珑的问话,宫从香眼神出现了一瞬间的飘忽。

    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这位师姐的了呢?

    最终,在消失之前,宫从香露出了见到故人后的第一丝真心笑容:“在我恨你之前,我是很喜欢你的。”

    只不过,夏侯渊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种喜欢……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