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9章 傻瓜你是我丈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该你了,玲珑。”赫连玄玉侧头,冲凤玲珑温柔醉人地浅笑,宛若万株桃花盛开。

    凤玲珑定了定神,也浅浅一笑,举起手,对着天地日月发誓:“我,凤玲珑,今日以天地日月为鉴,嫁赫连玄玉为妻,生生死死陪着他,不离不弃。”

    赫连玄玉眸色温柔地看着凤玲珑,片刻后执起她一双柔荑,将她拉了起来。

    “我们只拜天地,不拜高堂。”赫连玄玉轻抚她精致面容,黑眸中攸地闪过一丝暗沉。

    “好。”凤玲珑知道原因,并无异议。

    但赫连玄玉下一句话,暖了她的心窝:“等娘醒来,我们再补上给娘的那一拜。”

    凤玲珑怔怔地看着眼前俊美无双的邪魅男子,一颗心柔软得无以复加。

    他不拜他的父母,不拜神尊,唯独拜她娘……

    而且,他竟如此自然地改了口。

    “赫连!”凤玲珑动容扑进赫连玄玉怀里,紧紧地搂住他健硕腰身。

    赫连玄玉淡淡抬眸,眸中冷意映耀日月之辉,嗜血妖娆中藏着舍我其谁的强者霸气。

    “天既生我,必有我路,终有一日,我会替你出了这心头恶气!”赫连玄玉飘忽的声音,在虚无空间内久久回荡。

    赫连玄玉不怕死,他怕的是娇妻伤心。

    他若有事,最痛苦的一定是他怀中妻子。

    而让他妻子伤心的罪魁祸首,他赫连玄玉绝不会放过!

    尽管神罚当前,但赫连玄玉却丝毫不担心。

    他有种强烈的预感,置之死地后,一定是新的生机!

    他坚信。

    “玲珑那内天地里,似乎什么都有?”赫连玄玉忽地邪魅一笑,勾起了凤玲珑精致的下巴,眸色妖娆一片。

    凤玲珑呆了呆,蓦地俏脸一红。

    这人……

    尽管有着暗暗的神伤,却也终究因为与他结为连理而有着淡淡的欢喜。

    凤玲珑低语了一句:“那是备不时之需用的。”语毕,耳根子已然红透。

    “现在就是需要之时,玲珑还不开启了让我们进去?”赫连玄玉愉悦轻笑,他妻子可真是容易害羞啊!

    凤玲珑瞪了赫连玄玉一眼,心底酸了酸,却是拗不过赫连玄玉眼底的坚持,只好开启了内天地。

    旋即,一对新人入了凤玲珑的内天地。

    凤玲珑的内天地里,除了水和粮之外,其他生活必需品应有尽有,简直就是另一座世外桃源。

    当然,还有木屋与床铺。

    凤玲珑从来就不打算将这内天地用来战斗,纯粹当了空间使用。

    之前小雪狐还在凤玲珑内天地里,如鱼得水,好不自在,现在却也与小圣龙一般,落入神尊之手,与小圣龙去做伴了。

    凤玲珑连身边人都无法保护好,此刻也没有心情去管一龙一狐。

    “玲珑,我们可否要改口?”赫连玄玉拥着凤玲珑,淡淡伫立于木屋之前。

    此刻,两人心中有一种同样的感受。

    如果可以在这里隐居避世一辈子,那该有多好。

    改口?凤玲珑不解地望向赫连玄玉,他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赫连玄玉侧过头,邪魅眸色一闪,凑过去便将那莹润耳垂一咬,低语道:“我叫玲珑‘夫人’,玲珑叫我‘相公’啊……”

    凤玲珑不由自主一阵轻颤,素手揪住了赫连玄玉肘下衣袖,微微眯起一双漂亮的美眸。

    头颅,却是轻轻摇了摇。

    “我喜欢你叫我的名字。”凤玲珑有些虚软地靠在赫连玄玉肩头,轻声说道。

    不知是不是感觉不同了,他一碰她,她竟觉得身体有些软了,站不住脚。

    至于什么相公夫人的……她和他都是习武之人,学不来那套文绉绉的,还是算了吧。

    “那么玲珑要改口,不可以和司空那小子叫我的姓。”赫连玄玉轻哼了声,幼稚型玄王殿下瞬间附体。

    凤玲珑见他如此,一时忘了烦恼,噗哧一笑道:“那我要叫你什么?玄王殿下?”

    赫连玄玉一把抱起怀中姑娘,听得她一声惊叫,才坏笑着朝木屋走去,一双凤眸凝视着她眼底的淡淡羞涩,诱哄道:“要叫我的名,知道吗?玲珑夫人。”

    玲珑夫人……这是什么称呼?凤玲珑快无力了。

    “知道了,玄玉相公。”凤玲珑从善如流地改口,却也调皮了一把。

    赫连玄玉眸色攸地一深,簇簇火苗在眼底闪烁。

    凤玲珑自觉犯了什么错误,立刻偏过了头去,眼神乱飘。

    呃,她不是故意点火的。

    可是,事情到了这地步,凤玲珑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闺阁姑娘,自然知道两人拜了天地后要做什么事。

    赫连玄玉眼底那簇簇火苗,已然说明了一切。

    虚无空间里,只有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两个人。

    唯一的‘第三者’神魔灵识,此刻也陷入了封印沉睡中。

    赫连玄玉轻柔地将凤玲珑放进柔软床铺内,邪魅低沉地在她耳边说道:“这里除我与玲珑之外,没有第三人,玲珑今日可以不必顾忌……”

    不必顾忌……凤玲珑一听,耳根子都红了。

    “我、我顾忌什么?”有些嗫嚅地,凤玲珑嘴硬将脸别向一旁。

    “当然是……”赫连玄玉邪邪笑了:“不用顾忌其他人会听到我们了。”

    凤玲珑羞窘,小用力地拧了他腰上一把:“让你欺负我!”

    “只有我赫连玄玉,才可以欺负你凤玲珑。”赫连玄玉眸色攸地一深,完美健硕的身子覆了上去,“给我记住了:你若敢让其他人这么欺负你,我就杀光天下人!”

    从今往后,她便是他的妻,上天入地,他会守着她,她别想再逃出他的手掌心!

    凤玲珑听得心里一颤,犹犹豫豫道:“如果像我娘那样,我被人污蔑了呢?”

    神罚当前,凤玲珑心里是有些绝望的。

    可她并没有完全丧失希望。

    她总觉得,冥冥之中她和赫连玄玉之间有一股线在牵着,而这根线不会那么轻易就断了。

    何况,命运之球带来这颗小灵球,让她与赫连玄玉结为连理,不可能只是为了让她娘赢了神尊的赌约吧?

    一切似乎都朝着未知的方向走去,但她绝不信她和赫连玄玉会就此分开。

    这外界的困难,她如今已然想通,只要她和赫连玄玉的心够坚韧坚定,就可以克服一切困难!

    最怕的,便是如神尊和她娘一样,被自己的心所打败。

    都说夫妻为一体,在她和他成为真正的一体前,她想知道他对于夫妻间信任的答案。

    “谁说我都不信,除非玲珑亲口告诉我。”赫连玄玉知道她在忐忑什么,温柔地替她宽衣解带,动作小心而怜惜,“否则,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说你凤玲珑背叛了我赫连玄玉,我也不会信。”

    凤玲珑怔怔地看着眼前眸色越发深了的男人,一颗心动容柔软到了极致。

    若当年神尊也有赫连玄玉这样的信任,是不是一切就会变得不一样了呢?

    可若是那样,她和赫连玄玉也不会相识相知相爱了吧?

    凤玲珑心里,不免产生一丝庆幸。

    “玲珑夫人,我要开动了。”赫连玄玉低声耳语了一遍,见凤玲珑颤巍巍地闭上了那双晶莹美眸,只剩薄如蝉翼的睫毛在颤动,轻笑一声便吻住了那张红唇。

    那双白玉般柔滑的手,在四处制造火热,引得凤玲珑美眸氤氲一片。

    木屋内的温度骤然升高起来,暧昧的因子四处扩散。

    这一刻,沉浸在欢愉中的两人,忘了神罚,忘了荆棘,眼里只有彼此。

    她,终于是他的妻子了……

    火热持续得并不久,赫连玄玉根本下不了狠心去伤害身下这个柔弱的姑娘,尽管他已经憋得快要爆炸了。

    木屋内安静了许久,凤玲珑撑起下巴,看着那双眸紧闭的俊美男人,声音暗哑低沉:“赫连玄玉,你怎么停了?”

    他,应该……是怕她痛吧?

    赫连玄玉俊美的面容上浮现一丝可疑暗红,他轻咳一声,一把搂过调皮的妻子,淡淡道:“睡会儿吧。”

    又不是不知道她的状况,他怎么可能禽兽到去不注意她的感受?

    “可是……我想怎么办?”凤玲珑葱白的手指,若有似无在那光滑的胸膛上画圈圈,逗起男人虎躯一震。

    赫连玄玉隐隐咬牙,半晌后把头埋进那温软娇躯内,闷闷道:“玲珑,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想伤到你。”

    就知道这男人……凤玲珑无奈地双手抱住他,软软地轻哄道:“傻瓜,你是我丈夫啊!难道你要留给我一个不完整的新婚之夜吗?”

    “可是,玲珑很痛……”赫连玄玉有几分怦然心动了,但一想到方才她的眼泪,又咬牙忍了下去。

    “痛也是因为你啊!有其他人能让我这么痛吗?”凤玲珑笑了,主动扳过他的脑袋,对准他薄唇就吻了上去。

    别人?想都别想!赫连玄玉眸中一阵火热,终于是被她撩拨得忍耐不住了,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