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4章 挡不住的神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和所有人都惊呆,万万没想到神尊和瑶池女神之赌,赌注竟然如此之大!

    赫连玄玉深邃黑眸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换作是他,如此大的赌注,的确是要想方设法来赌赢。

    要向这么多被杀死的神界中人下跪,还要道歉,以三界之主宰者的骄傲来说,实在是很难很难。

    “吾等不敢怪罪神尊,神尊快快起身!”众神匍匐在地,齐声呐喊。

    凤玲珑忍不住看向她娘瑶池女神,只见瑶池女神眸色微闪,眼底有着浓浓的复杂情绪。

    凤玲珑顿时明白,其实她娘从不曾对这个男人忘情。

    一时之间,凤玲珑的心情复杂了。

    她原谅不了这个爹,也无法说服自己去认这个爹,因为她的丈夫,因为这个爹,即将面临神罚的厄运。

    如果她轻易地原谅了这个爹,如何面对她的丈夫呢?

    何况,她心底充满了恨,而没有宽恕。

    “景星,我们的赌注并非如此,你何苦作践自己?”瑶池女神轻叹出声,上前伸出手,拉起了单膝跪地的神尊。

    看见这么骄傲的男人当众下跪,即使不是自己所逼,瑶池女神心中也是深深划过一抹疼。

    对这个男人有恨,有怨,有失望,有不谅解,可心中的感情却是根深蒂固,无法改变。

    神尊终于起身,却差点一头栽倒在瑶池女神怀里。

    “景星……”瑶池女神深知是怎么回事,终究还是没有松手,扶住了神尊。

    仙殿尊者与赫舍里宸对视一眼,随后上前,各自伸手发出神力,源源不断地朝神尊体内注入而去。

    忽然之间,所有神界中的神都动了。

    神力从四面八方隔空朝神尊涌来,一道道全部注入神尊体内。

    神尊静静伫立,接收那些神力,整个人被笼罩在一股柔和的光圈之内。

    凤玲珑微微张嘴,惊愕看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轩辕元祖走到她身边,冷哼一声,淡淡道:“这败类消耗了一半以上的神力复活神界众神,此刻是神体受创了。”

    凤玲珑以及赫连玄玉、司空湛等人,这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轩辕元祖说得一点也没错,神尊以神力复活众神,若是放在万年前,此刻神尊早已神体重创,陷入未知的自我恢复沉睡中。

    不过,万年的时间,让神尊的神体在沉睡中自然得到修复,实力较之万年前有了大大提升,如今复活众神的逆天之举,也没有让神尊受到太大的损伤。

    虽然神尊得到众神以神力相助,神体渐渐恢复了常态,但仍旧需要休息。

    瑶池女神将神尊扶回了神殿,众神也在神尊的命令下迅速归位,要还神界一个万年前的模样。

    之后,瑶池女神单独见了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二人,在神殿之内。

    凤玲珑没见到神尊露面,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娘,他怎么样了?”

    瑶池女神眸色微微一闪,想到她离开前,那男人拉着她言辞恳切:“瑶儿,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也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离开我。”

    事已至此,离开与不离开,都是一种折磨。

    瑶池女神心中略感复杂,一向果断的性子在此刻也有了一丝犹豫。

    丈夫,女儿,万年前的不白之冤,在万年后清晰浮出水面,她却不知如何决断。

    “娘?”凤玲珑拳头微微握紧,她知道,她娘在想那个男人,或者说,在犹豫万年后的今日,应该怎样对那个男人。

    瑶池女神回过神来,看着凤玲珑紧握的拳头,唇角弯了弯,淡淡一笑:“玲珑应该很恨他吧?”

    凤玲珑瞬间望了身旁赫连玄玉一眼,见他眸色淡然,仿似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心里狠狠一扯!

    她回眸,眼底深处射出一股冷意:“是,我是很恨他,但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

    言下之意,关心神尊,不过是出于一个做女儿的本分,谁让她的生命是神尊赐予的呢?

    瑶池女神淡淡地叹了口气,看来丈夫与女儿之间的心结,很难解开了。

    “他没有什么大碍,但神体因损耗过多神力需要闭关修炼。”瑶池女神绝美的眸子里浮起一抹苦笑,“如果玲珑可以帮助他,想必会尽早恢复。”

    帮神尊?无非是,以鲜血相帮。

    凤玲珑五指攸地收拢,眸子淡淡垂下。

    抱歉,她做不到。

    “娘想让我帮他?”片刻后,凤玲珑抬眸,语气有些僵硬。

    她知道她娘对神尊没有忘情,那种眼神她太熟悉了,如她对赫连玄玉。

    虽然她不愿意,但若她娘希望她这么做,她还是可以为了她娘这样做。

    凤玲珑做好了准备,不过很显然瑶池女神不是这么想。

    瑶池女神微微一笑后,素手抬起,轻摇了摇:“娘不会强迫你做什么,只不过是希望,你们父女可以和平相处。不管怎样,他也是你爹。”

    凤玲珑很不想在温柔似水的娘亲面前流露出那股戾气,但她实在忍不住。

    “他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他的女儿看待!如果有,他不会这样对我,不会一次又一次让我在痛苦中度过,更不会让我和我的丈夫即将面临分离的命运!”凤玲珑情绪激动异常,美丽的眸子都有些红了。

    赫连玄玉上前,心疼地搂住了妻子瘦削的香肩,深邃眸底里闪过疼痛,以及淡淡的无力感。

    他焉能不知,即将到来的神罚,对他的妻子将会产生多么沉重的打击?

    “但这就是你凤玲珑的宿命。”瑶池女神淡淡扬眉,一股似曾相识的戾气出现在本该温柔的眉眼缝隙,出奇的震慑人心:“因为你是我凤仙瑶的女儿,而无论你承认不承认,你爹都是神界之主。”

    凤玲珑一怔,眸底的狂乱渐渐平息下来。

    瑶池女神淡淡看着凤玲珑,一对美丽的凤眸泛着点点寒星:“如果你连这点痛苦都承受不起,你便不配做我凤仙瑶的女儿。”

    凤玲珑心脏微微一震,这才感受到来自她温柔娘亲身上的那股气势。

    也许,这才是让那么多男人趋之若鹜的气质吧,清冷,孤傲,令人不由自主产生臣服感。

    但这个世上,任何人都没资格说她凤玲珑,除了她娘瑶池女神。

    比起痛苦与失落,她娘承受的比任何人都多,多到她和赫连玄玉所承受的磨难与痛苦,于她娘而言不过是沧海一粟。

    万年的不白之冤,身边亲人朋友被丈夫杀死,连自己都与丈夫一起承受了神罚,甚至与最爱的女儿分别万年,看着女儿承受那些苦痛。

    这些,都是她凤玲珑不曾承受过的。

    “娘。”凤玲珑轻唤了一声,整个人都平静下来。

    有如此坚强勇敢的娘,她自然不会倒下。

    如今,神罚当前,她要做的不是愤怒与痛苦,而是想办法如何帮助她的丈夫。

    凤玲珑轻唤了一声之后,直挺挺地朝瑶池女神跪了下来!

    赫连玄玉怔了一下,几乎是同一时刻,也双腿一屈,跪在了凤玲珑身旁。

    两人从进门时就一直紧握的手,始终没有分开。

    瑶池女神眸色微微一闪,不用面前女儿开口,她差不多也猜到了女儿下跪的用意。

    果然,凤玲珑开口了:“娘,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换得玄玉安然。求娘帮帮我,让玄玉逃过这次神罚吧!”

    赫连玄玉眉梢微微动了动,但却没说什么。

    凤玲珑用了‘逃’这个字,以赫连玄玉的自尊自傲,其实有些难以接受,但因为对象是她,所以他并没有置喙。

    瑶池女神轻叹了一声,伸出白皙手掌往上抬了抬:“玲珑,玄玉,你们两个,都起来吧。”

    凤玲珑直直地跪着,不愿起身。

    倒是赫连玄玉,心中早知神罚一事不可避免,便伸手将凤玲珑扶起。

    他的力道之大,之坚定,让凤玲珑避无可避地从地上起身,被他紧紧搂在怀里。

    “玲珑,不是当娘的不帮你,而是神罚一旦触动,是根本无法再取消的。”瑶池女神清亮的眼神,在此刻显得落寞而无奈。

    “那,他呢?”凤玲珑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此刻深邃嗜人,眼里透出微微冷意。

    这个‘他’,指的自然是神尊了。

    瑶池女神轻轻摇头:“景星可以召唤神罚,却无法在神罚被召出之后,将神罚退回去。”

    这一句话,无疑是将凤玲珑打入绝望的境地。

    强大如神尊,他可以复活神界众神,却无法退回神罚,那么这世上自然也没有任何人再能对抗神罚。

    凤玲珑紧紧握拳,眼角晶莹忍不住打湿睫毛,她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赫连玄玉受神罚吗?

    神石!对了,神石!

    凤玲珑猛然抬头,叫了一声:“娘!那么他总有办法让神石认可玄玉吧?”

    神石认可了玄玉,那玄玉就是当之无愧的神界女婿,神罚怎么还会降临呢?

    凤玲珑心中莫名惊喜,莫名激动。

    然而,瑶池女神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不发一语。

    凤玲珑的激动与喜悦就渐渐淡了。

    这样……也不行吗?

    其实,瑶池女神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神罚已经被触动,一到十五便会降临,是无法人为取消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