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5章 玄玉的心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瑶池女神的态度,明确了神罚挡不住,也就是说,赫连玄玉是必须面临这一次神罚的。

    凤玲珑心里感到很是绝望,强忍着眼泪没有让其落下。

    此刻,瑶池女神淡淡看向赫连玄玉,眸色中充斥着一股打量的意味。

    赫连玄玉静静承受瑶池女神的打量,即便瑶池女神打量的时间过久,他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

    一般人,可无法得到赫连玄玉这种待遇。

    只因为瑶池女神对凤玲珑的全部付出,只因为瑶池女神是凤玲珑的亲娘,赫连玄玉才愿意对瑶池女神敞开心门。

    片刻后,瑶池女神淡声开口:“玄玉,你后悔吗?”

    凤玲珑一怔,后悔?赫连玄玉会后悔?

    她不认为他会后悔。

    但,凤玲珑还是期期艾艾看向了身旁俊美无双的男人,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不眨看着他的深邃眼底。

    “娘呢?娘后不后悔当年爱上神尊?”赫连玄玉淡淡一笑,倨傲地反问。

    两声截然不同的称呼,表明赫连玄玉对瑶池女神与神尊截然不同的态度。

    若是其他人如此跟瑶池女神说话,瑶池女神早已不予理会,但对象是女儿最爱的男人,如今已是她实质的女婿,她一点也不介意其倨傲态度。

    男人,有时候就得这般傲气,让人无法小觑。

    “不后悔。”瑶池女神淡淡笑开,已然明白赫连玄玉潜在的答案,美丽凤眸中流露出一股深深的赞赏与满意。

    神罚当身,依旧不悔,这才是够格爱她凤仙瑶的女儿的男人!

    赫连玄玉也淡淡笑开:“我和玲珑,如果说一定有一个人会转身,那人定不是我赫连玄玉。”

    这保证,充斥着绝对的霸气与自信,连瑶池女神都为之一怔。

    瑶池女神不得不承认,她这女儿比她有福气,竟遇上了这样一个坚定不移的男人。

    当年她虽从瑶池圣境中窥知一二天机,却也没有想过她的未来女婿会如此出色。

    瑶池女神回想起瑶池圣境中的点滴,淡淡一笑,又问赫连玄玉道:“对于神罚,玄玉有什么看法?”

    赫连玄玉黑眸微微一眯,点点阴鸷流露于表,透着浓浓的王者之气。

    “我向来狂妄,所以,不认为神罚是我赫连玄玉的终结。”他的语气低缓深沉,却又那般的张狂孤傲。

    “呵呵……”瑶池女神掩嘴,轻轻地笑了起来。

    那美丽的眸色,染上一种名为欣赏的光晕,令天地日月为之黯然失色。

    凤玲珑心里倒是微微一扯,她娘和她男人这对话,似乎有些诡异,也有些奇妙。

    赫连玄玉说神罚不是他的终结,她娘轻笑,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是不是说,即便赫连玄玉会受些苦,遭受神罚,但却绝对不会因此而消失于天地之间?

    “玄玉,你有这个自信,很好的。”瑶池女神最后这么说道,看着赫连玄玉的眸光,笑意浅浅。

    后来走出去了,赫连玄玉搂着凤玲珑得意地说道:“娘很满意我呢!”

    凤玲珑本来有些心事重重,听到他这么一臭屁,忍俊不禁笑了:“娘满意你有什么用?要我满意你才行呀!”

    赫连玄玉一听,红润薄唇一掀,侧头就‘啾’了凤玲珑红唇一下,轻哼扬眉:“你不满意我?”

    深邃黑眸中,洋溢着一股深深的危险。

    已经从少女变为女人的凤姑娘,太了解这种危险意味着什么了,顿时就心尖儿一颤!

    “我、我对你满意极了,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凤玲珑红着脸说道,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这动作无疑是火上浇油来着。

    “玲珑夫人,天色也不早了……”赫连玄玉决定抛开狗屁神罚,好好地犒劳犒劳自己,顿时一个打横抱,将凤玲珑抱了起来,转身。

    “啊……”凤玲珑低叫了一声,心知要面临什么,不禁脸红地无语望天。

    她为什么要挖坑给自己跳啊?欠虐吗?

    正在这时,朦雨急匆匆地跑来,一见这情景,愣了一下才轻咳一声道:“凤姐姐,玄王殿下,仙殿尊者请凤姐姐过去一趟。”

    她师父?凤玲珑望了赫连玄玉一眼。

    赫连玄玉撇了撇唇,将凤玲珑放下来,眸色妖娆:“既然是师父传唤,我们就过去一趟吧。”

    凤玲珑心头顿时一暖,这个男人,原本除了她以外无甚在意,可现在却能够爱屋及乌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他想必不会对这些人假以辞色吧?

    越想,心中爱意便越深。

    “不不,玄王殿下,仙殿尊者说了,只请凤姐姐一个人去见他。”朦雨见赫连玄玉也要去,急忙摆手说明。

    赫连玄玉这下子脸色微微一沉,不让他跟去?

    凤玲珑也有些不解了,按理说到了现在,师父应该会和她娘一样把赫连玄玉当自己人看了吧?为什么会特别说要避开赫连玄玉呢?

    凤玲珑正打算安慰赫连玄玉几句,赫连玄玉脸色却突然和缓了。

    他温柔地拢了拢凤玲珑耳畔青丝,俯身一吻后,轻拍她肩,语气柔和似春风:“既然师父让玲珑一个人去见他老人家,玲珑就去吧。”

    凤玲珑怔了一下,随后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可是你……”

    “我无妨,不过玲珑要早些回来,我在房里等你。”赫连玄玉最后几个字充斥着浓浓的暧昧之意,惹得凤玲珑耳根子一烫。

    “好吧,那我去去就回。”凤玲珑说完就转身拉着朦雨走了,心里滚烫滚烫的,这个男人……

    赫连玄玉眸色温柔地看着凤玲珑和朦雨消失在回廊尽头,然后,眸色一点一点地加深,深沉而凌厉。

    半晌,赫连玄玉踏上了回头的路,走向瑶池女神方才所在的神殿。

    一踏进去,赫连玄玉便见瑶池女神还静静地坐在神尊曾坐过的位置,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离开过。

    “玲珑呢?”瑶池女神看见赫连玄玉回来神殿之内,眸色有着淡淡吃惊。

    有些话,她倒是想跟赫连玄玉说说的,但有女儿在场,她不是很好说。

    “师父他老人家将玲珑叫走了。”赫连玄玉抿了抿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

    “那么你回来,所为何事呢?”瑶池女神用一种能够看穿人的视线,淡淡看着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定定地看着瑶池女神,忽然间,他一掀墨袍,跪了下来!

    “我为我的母亲,曾对娘做过的事情,表示深深的歉意。”赫连玄玉的语气,充满前所未有的难堪。

    尽管赫连玄玉有时候也同样不择手段,但那绝不是对着自己身边人,最亲的人,对他一片赤诚的人。

    赫连玄玉很清楚,当年若不是瑶池女神对他母亲宫从香有着绝对的赤诚及信任,他母亲是不会有任何机会在瑶池女神及神尊这样两个人物面前得手的。

    神尊,大概也是因为瑶池女神,才对宫从香放松了戒心吧!

    道歉之后,赫连玄玉以沉重的语气,将他和凤玲珑一起去圣境,聚灵宫从香之后的对话,详细描述了一遍。

    瑶池女神听完赫连玄玉的话之后,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在玄玉心中,我就是这样狭隘之人吗?”

    虽然赫连玄玉的身世,有着让其他人无法想透的梗塞,但对于瑶池女神来说,却是一点影响都没有。

    因为那两个人,都是她的故人,无论他们是否待她真心。

    这回,换赫连玄玉愣了愣。

    知道那样的真相,瑶池女神却不介意吗?

    “嗯……严格来说,师妹最对不起的人是玲珑。”瑶池女神淡淡出声,眸色中隐藏了一股凌厉,“因为师妹的所作所为,玲珑吃了这么多的苦。”

    随后,瑶池女神抬眸,又笑开了:“不过,你这些年已经弥补了玲珑,让她这么多年的苦都没白吃。”

    赫连玄玉此刻倒是叹了口气:“玲珑的身份,却是我高攀了。”

    赫连玄玉说这话,无一丝自贬成分。

    他不过是觉得,若凤玲珑的身份再简单些,他和她就不用走得这般辛苦了。

    所以这话,听着有些淡淡的挪榆之意。

    瑶池女神眨了眨眼,美眸洋溢笑意:“可你认识她之初,她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小孤女,不是吗?而若她没有这样的身份,你认为她可以和你走多远?”

    同为女人,瑶池女神太了解女人了。

    神尊,赫连玄玉,都是世间可遇不可求的狂妄男子。

    要想能够趾高气昂地站在这样的男子身边,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及自信的。

    赫连玄玉是一点即通的人,当即缓缓笑开,说道:“我喜欢玲珑的身份。”

    即便,麻烦无比。

    瑶池女神脸上尽是温软明煦的笑意,表情温柔明媚,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瑶池仙子。

    “我想,你回头,不止是为了这一件事吧?”瑶池女神淡淡笑着,看向赫连玄玉的眼神里,有一种深深的了然。

    赫连玄玉神色微动了一下,沉默许久之后,才毅然点头:“是,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想拜托娘您,是有关于玲珑的。”

    瑶池女神心中一动,会是她所想的那件事吗?

    出于一个母亲的自私,她很想那么做,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