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7章 贱的人不要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的,只要过了这次神罚,就什么阻碍也没有了。

    凤玲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但,这次神罚好过吗?

    凤玲珑没把握,更不确定。

    连神尊和她娘都抵挡不住的神罚,赫连玄玉能不能在这次神罚中安然脱身?

    即便是沉睡一万年,她凤玲珑也有耐心等。

    就怕是……

    凤玲珑美丽的眸子里,浮现深深黯然,以及忧虑。

    仙殿尊者带凤玲珑到瑶池,一点至关重要的话都没有说,纯粹是为了支开凤玲珑。

    不多时,凤鸾化作凤凰在天上飞翔。

    仙殿尊者抬眸见到凤鸾,淡淡一笑,侧眸对凤玲珑说道:“时候也不早了,玲珑回去歇着吧。”

    凤鸾便是暗号。

    只要赫连玄玉离开神殿,回到自己房间,凤鸾便会飞来瑶池报信。

    凤玲珑也看见凤鸾了,不禁笑了,这只凤凰也是个痴情女。

    “好,那师父也早些回去歇着,玲珑先告辞了。”凤玲珑心系赫连玄玉,倒也没怀疑凤鸾此刻出现有什么不对的。

    仙殿尊者目送凤玲珑远去,美丽凤眸中流露出一抹疼惜。

    “但愿,神魔能够力挽狂澜……”仙殿尊者喃喃自语,一缕轻叹化作淡烟,飘散在空中。

    凤玲珑回到房间,立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熟悉的男性气息,让凤玲珑不作他想,顿时双腿一环,跳上了那健硕的身躯,头颅埋进那胸膛,深深汲取更多的好闻气息。

    “玲珑夫人这是在勾引我吗?”赫连玄玉的轻笑声入耳,带着丝丝暧昧。

    凤玲珑脸颊一烫,刚要离开,却被面前男人将腿给按住。

    不得已,她只能搂着他的脖子,以免身子掉下去。

    “我很喜欢。”赫连玄玉咬着她莹润耳垂,轻声道出对她热情一面的眷恋。

    凤玲珑心口一颤,烫得她几乎承受不住。

    分离片刻她都不习惯,若他真的如她娘一般沉睡万年,漫漫日夜她该如何独自度过呢?

    “师父找我,什么也没说,不过师父似乎很难过。”凤玲珑靠在那温暖的胸膛,喃喃低语。

    再过三天,她会比师父更难过的。

    “放手的人,总会为放手而悔不当初的。”赫连玄玉这句话,似乎意有所指。

    凤玲珑心里一跳,果然是个敏感的男人!她不过露了一点苗头,他便察觉到了。

    聪明如凤玲珑,赶紧转移话题:“我去见师父之后,玄玉一直在房间里等我吗?”

    她可不愿在这难得的三天里,跟他因为轩辕南的事情而闹别扭。

    赫连玄玉轻笑了一声,知道她的小把戏,但却也没有戳破。因为,他同样有事情瞒着她。

    “自然了。”赫连玄玉手指轻巧地剥落那碍眼的衣裳,笑容邪魅,眸色深沉:“让我等了这么久,玲珑夫人打算怎么补偿我呢?”

    “你……”凤玲珑下意识抬眸看了看窗外,正想禁止他白日宣淫,却因为窗外天色已经纯黑而无法再说下去。

    赫连玄玉将凤玲珑压倒在床榻之上,眸色春意盎然,带了一丝痴迷地看着凤玲珑,声音暗哑而性感:“玲珑,你知不知道我一整天都想着昨晚?想你在我身下是如何……”

    攸地,凤玲珑一根玉指抵住了他完美薄唇。

    她脸色红润,如天边云霞:“不要说……”

    听得她浑身酥软,因为是那样性感的他所说出来的,简直引人犯罪!

    “好,我不说。”赫连玄玉趁势含住她细长的如玉手指,笑容邪魅妖娆:“我只做。”

    顿时,一室旖旎,春色无边。

    整整三日,凤玲珑和赫连玄玉都缠绵在一起。

    所有人都识相地不去打扰两人,神界异常沉默。

    赫连玄玉已是神界公认的驸马,虽然夏侯渊对此十分不满意,但却莫可奈何。

    因为,至今为止,赫连玄玉还不接受‘夏侯’这个姓氏,对任何人都自称‘赫连玄玉’。

    而在驸马遭受神罚之前,神界任何人都小心翼翼地,生怕触怒神尊以及公主等人的痛处。

    在十五之日即将到来的前一晚,凤玲珑意外地看见了夏侯梦茴。

    从上次撞见凤玲珑和轩辕南,污言秽语被凤玲珑扇了几巴掌之后,夏侯梦茴就一直乖巧了起来,跟在夏侯渊身边潜心修炼。

    不过,夏侯梦茴很悲哀地发现,无论她如何努力,天赋就在那里,她根本学不会夏侯渊传授给她的任何绝学。

    要想成为斗皇,对她来说难如登天,何况是要战胜继承了瑶池女神全部神力的凤玲珑?

    简直,痴心妄想。

    但凤玲珑如今有众多大人物撑腰,特别是神尊,夏侯梦茴看得出来凤玲珑一定是神尊的女儿,顿时死了与凤玲珑一争日月之辉的愚蠢念头。

    不过,夏侯梦茴暗暗发誓,她就算豁出性命,也会永远介入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之间!

    她得不到的幸福,绝不拱手让人,尤其是她恨入骨髓的凤玲珑!

    “夏侯梦茴?”凤玲珑淡淡地看着面前一身纯白的美丽姑娘,眉宇蹙了蹙。

    总觉得,这女人这时候出现,不是什么好兆头?

    “玄玉哥哥要被你害死了,这下子你满意了?”夏侯梦茴狰狞着一张脸,让姣美的容颜显得十分难看……不,应该说是丑陋。

    凤玲珑心口一痛,她最恨的便是这件事。

    若不是因为她的身份,赫连玄玉何至于要受这样的苦?

    不过,要凤玲珑在夏侯梦茴流露痛苦,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凤玲珑淡淡一笑,笑容清浅:“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还是说,你嫉妒玄玉为了我可以生可以死,连神罚都不怕?”

    “你!”夏侯梦茴瞬间被激怒,高高扬手,想甩凤玲珑一巴掌。

    “夏侯梦茴,我该说你蠢呢?还是蠢呢?”凤玲珑面露讥讽,这蠢姑娘不会以为,她还是当年那个软弱可欺的凤家废柴三小姐吧?

    夏侯梦茴一咬牙,总算想起了自己和凤玲珑实力悬殊的事情。

    “你有什么可得意的?玄玉哥哥马上就要离开你了!”夏侯梦茴冷哼一声,不情愿地收回了手。

    上次被凤玲珑甩耳光的事情,夏侯梦茴还心有余悸,她可不想再被凤玲珑打了。

    “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我自有办法救他。”凤玲珑说着违心之论,淡淡而笑。

    那清雅可人的笑容,刺激得夏侯梦茴心头如一条毒蛇在咬。

    “你有办法救玄玉哥哥?”夏侯梦茴吃惊,她听到她夏侯伯伯说的可不是这样啊!

    夏侯伯伯说,当年神尊与瑶池女神都受不住神罚,玄玉哥哥也同样受不住,恐怕会消失于三界之中啊!

    “这是自然。”凤玲珑不愿再与夏侯梦茴费唇舌,便转了身。

    一转身,却看见赫连玄玉正朝这边走来。

    “跟她有什么好聊的?”赫连玄玉也看见了夏侯梦茴,眼里是连掩饰都不曾的厌恶。

    夏侯梦茴被赫连玄玉冰冷的语气给刺得心痛如绞,好像血淋淋的伤口还没愈合,就又被最爱的男人刺上了一刀。

    她通体冰凉。

    “确实没什么好聊的。”凤玲珑淡淡瞥了一眼受打击颇重的夏侯梦茴,勾唇一笑:“我们回房去吧。”

    最后一晚了,她也不愿浪费时间在夏侯梦茴这种人身上。

    “我抱你。”赫连玄玉眷恋极了这香软娇躯,顿时一伸手,凤玲珑整个人落入他怀里。

    过了今晚,不知有没有机会再抱着怀中女子,他想多抱一会儿。

    凤玲珑‘呀’了一声,抬眸看见赫连玄玉来不及收回的眷恋,顿时明白他心中所想,便安静地勾住他脖子,如小猫般蜷缩在他温暖的怀中了。

    男的伟岸,女的娇小。

    缱倦深情的画面,刺痛了另一个姑娘的眼睛与心灵。

    眼看着两人情意绵绵地远去,夏侯梦茴赤红了双眸,狠狠地捏住拳头。

    尖锐的指甲,深深刺入掌心,鲜血淋淋。

    “凤玲珑,我不会让你如意的!你想救他,是吗?”良久,夏侯梦茴表情诡异,露出了一丝恶毒的淡淡浅笑。

    她,不会让这两人永远在一起的。

    夜风拂过,冷意飕飕。

    凤玲珑被赫连玄玉抱回房间,两人如连体婴儿般缠绵在榻上。

    天边月色渐浓,十四很快要过去,十五即将到来。

    凤玲珑小脸略有些苍白,明明在赫连玄玉的怀里,她却有些微微发颤,手脚冰凉。

    了解她如赫连玄玉,焉能不知她心底害怕?

    他紧紧抱住了她香软娇躯,一遍遍地吻着她的耳垂,鼻尖,还有红唇,企图以自己的爱来温暖她。

    直到时辰快到了,赫连玄玉才抵着凤玲珑的额头,沙哑问道:“玲珑,待会儿……你能呆在房里,不要出去吗?”

    如果可以,他不希望用强迫的方式,那样她会发疯吧?

    也可能……会更恨神尊。

    以前他不懂‘爱屋及乌’这四个字的意思,现在,他懂了。

    在看见神尊对瑶池女神的爱意之前,他无数次想要打败神尊。

    但现在,他明白神尊对瑶池女神蚀骨的爱意,也明白瑶池女神心中仍旧深爱着神尊,神尊也的确是凤玲珑的亲生父亲,他便无法去与之计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