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9章 为爱女毁神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只是一般的利箭,以赫连玄玉的斗皇阶级来说,根本无惧。

    但神罚中的箭矢,全都是带着上古神力的神箭,人神魔三界无论法力多么高强者,都无法抵挡。

    赫连玄玉,也不例外。

    第一支利箭,‘噗呲’一声穿透了赫连玄玉的心脏。

    “赫连!”

    “赫连!”

    那情景太让人心碎,鲜血如喷泉般涌出,神箭穿心而过。

    司空湛和风瞿人都忍不住落泪,那是他们的主心骨啊!

    仙殿尊者淡淡看了两人一眼,若不是事先制服了两人,只怕此刻两人已经上去与赫连玄玉一同受罚了。

    但,一个已是难救,再多几个,岂不是无辜牺牲?

    这些凡人……总是不够冷静。

    仙殿尊者冷静地看着,思绪翻飞。

    随后,第二支,第三支,踏空而来,到后来竟像是箭雨一般,笼罩了整个黑压压的夜空。

    神雷惊天,持续不断。

    赫连玄玉紧闭双眼,站在夜色之下,面色惨白。

    大滴大滴的冷汗,自俊美脸颊滴下,如汇聚成的小溪一般。

    起初还觉得钻心地疼痛,痛到后面,便只剩下麻木。

    他反倒平静着,缓缓倒下,收缩的瞳孔里,回忆着往日的一幕幕温馨。

    初见她时,她那般狼狈,跟‘美’字一点都无法沾边儿,但他却被那样淡定的她给吸引。

    骗自己说,是千年玄玉的异常让他为她披上那件衣服。

    却不肯在当时承认,是因为不想她被别人看去身子,才霸道地脱下自己外袍,披在她身上,宣誓说她穿了他的衣服,便是他的人了。

    再后来,一点点地靠近她,明知她有多不愿,他却抗拒不了那么强烈的念想,一次又一次地强迫她。

    他用了那么多努力,那么多真心,换得她一个回眸。

    如今,这一切真要离他而去了吗?

    赫连玄玉心口涌上浓浓不舍,痛到麻木后竟还有心事,他是不是可以挺过这次神罚呢?

    就在这时候,一道人影突然从天而降!

    “玄玉哥哥,我要和你死在一起!”一道凄厉的叫声,划破长空。

    如流星般的箭雨,群魔乱舞般在空中划过,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在这时候靠近赫连玄玉。

    但,那个身影纤瘦的姑娘,却在此刻穿入箭雨之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啊……”

    神箭不认无辜者,但凡接近神罚者,全都要遭到箭雨的侵蚀。

    赫连玄玉瞳孔攸地放大,竟是夏侯梦茴!

    夏侯梦茴死死地抱住赫连玄玉,眸中全是痛苦之色,嘴巴张到最大,面目狰狞。

    一支支的利箭穿透两人心口,鲜血汇聚在一起,异常妖冶。

    “你……滚!”赫连玄玉用尽最后的力气,想推开夏侯梦茴,然而夏侯梦茴却如同强力胶一般黏在他身上。

    “玄、玄玉哥哥……我、我要和你……死在一起……”夏侯梦茴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而妖冶的狰狞狂笑。

    缓缓地,她闭上了眼睛。

    只那双紧紧搂住赫连玄玉的手,至死没有松开。

    第一万支神剑,终于穿透了两人心口。

    赫连玄玉瞳孔渐渐涣散,不说推开夏侯梦茴,他感觉身体内所有的一切都在开始变得轻飘飘的。

    玲珑,别忘了我……别哭,别哭……

    赫连玄玉最后一丝意识涣散前,眼前浮现的是凤玲珑嫣然而笑的回眸一瞬。

    “不好!”远远地,仙殿尊者脸色微微一变。

    眼见神罚结束,夜色慢慢恢复宁静,仙殿尊者瞬间拔地而起,踏空朝赫连玄玉消散的魂魄元灵掠去。

    夏侯梦茴和赫连玄玉的肉身,都在神箭的侵蚀下,开始一点一点地消失。

    此刻,两人的魂魄元灵也开始消散,速度出奇地快。

    仙殿尊者运用神力,企图将那些消散的魂魄元灵收集起来,但滚滚夜风吹来,他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抓住。

    本来便无形,谈何容易抓住?

    “该死!”一向温润如玉、云淡风轻的仙殿尊者,脸色极其难看地低咒了一句。

    仙殿尊者知道,事情棘手了。

    神罚结束,所有人恢复了自由,凤玲珑也被众神联手破掉结界,放了出来。

    赫连玄玉和夏侯梦茴彻底消失,除了地上那一大滩不知是谁的鲜血,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凤玲珑一语不发,木然着表情,走到那滩鲜血面前,重重地跪了下去。

    素白双手沾染上了鲜血,她却犹然不知。

    ‘嘶啦’一声,凤玲珑撕下了外衫,轻轻地铺在了地上。

    然后,她一点一点地捧起那些沾了鲜血的泥土,放在她的外衫里。

    大量鲜血渗进泥土之中,凤玲珑捧得很辛苦。

    她完全是用手劲儿,没有用丝毫的神力。

    旁边有人上前,想帮她,但却得到她一声厉喝:“别动!”

    她,要自己来。

    顿时,没人敢动了,毕竟凤玲珑是神界的公主,如今连神尊都承认了的。

    所有沾血的泥土,全被凤玲珑用手捧了起来。

    众人都等待着,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刺激了凤玲珑。

    然后,凤玲珑开始哭了。

    没有声音的哭,只见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淌下来,滴落在那些沾血的泥土里。

    瑶池女神淡淡从人群中走出,素裙飘飘。

    她慢慢地走到凤玲珑面前,淡淡出声:“玲珑,起来。”

    瑶池女神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晰入耳,更夹杂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

    凤玲珑恍若未闻,紧紧抱着外衫流泪。

    “拿面镜子来。”瑶池女神并未出声喝斥,只冷然看向众神,语气冷冽。

    众神一怔,下一刻便有人隔空取来镜子,献到瑶池女神面前。

    瑶池女神手一挥,那神者便退下了。

    “玲珑,看看你自己。”瑶池女神将镜子放在凤玲珑面前,脸色犹如凝结的寒冰,“赫连玄玉所爱的女子,就是这副模样吗?”

    瑶池女神提到‘赫连玄玉’,让凤玲珑眸色在一瞬间动了动。

    她缓缓抬起头来,看向瑶池女神竖立在她面前的镜子。

    镜子之中,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子,表情木然,面色苍白,发丝凌乱,分不清落在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那空洞的眼神,失去了一贯的灵动,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这……是她吗?

    凤玲珑心里如同被针扎了般难受。

    “当年,我比你痛苦千百倍,但我没有被逆境打倒,所以今日我赢了。你呢?”瑶池女神两指轻轻一松,镜子‘哐当’一声落地,摔了个粉碎。

    凤玲珑心脏狠狠一缩,眸子微微转动,恢复了一点生气。

    “我凤仙瑶的女儿,就是这样吗?”瑶池女神语气带着点星失望,她深深地看了跪在地上的凤玲珑一眼后,转身离开。

    凤玲珑看着她娘清瘦的背影,眼前蓦地出现神球中画面。

    那时,她娘被所有人冠上红杏出墙的帽子,失去女儿,失去丈夫,失去亲人朋友。

    甚至,神罚加身。

    可是,她娘在那画面中,多么地让人心疼啊!

    除了疲惫之外,她娘没有丝毫的颓废沮丧,依旧清傲如莲,即便只是过去的画面,她当时看了也忍不住肃然起敬。

    一个怎样的女人,才能拥有这份坚韧呢?

    凤玲珑眸色越来越清明,待到理智猛地回到脑中时,她霍地一下起身,张嘴唤道:“娘!”

    瑶池女神背影顿住,片刻后侧身,淡淡眸色闪动星芒,瞥向那个与她如出一辙的姑娘。

    “娘,我会救玄玉的。”凤玲珑紧紧抓住包裹住带血泥土的外衫,坚毅地抹去脸上泪水,如三月桃花般嫣然一笑:“无论有多困难,我都会想办法救他的。”

    瑶池女神听了这话,慢慢地,缓缓地勾起一抹清冷浅笑。

    这,才是她凤仙瑶的女儿。

    神殿内。

    众人才刚在神殿内站定,中央神球突然显示出之前赫连玄玉受神罚的一幕。

    凤玲珑瞳孔蓦地睁大,下唇死死咬住,一瞬不瞬地盯住神球内画面。

    画面中的赫连玄玉,站在夜风中,身影傲然,眸底清冷,第一支神箭正朝他心脏射去!

    ‘砰’!

    一声清脆在神殿内响起,神球被一道神力给摧毁。

    画面攸地消失。

    众人惊诧看向那个毁坏了神球的人,当看清是神尊出手时,众人更是震惊万分!

    神球乃是神界一大至宝,能借以知晓世间一切事情,当年神尊便是用神球来掌控三界之事。

    平时,除了神尊与瑶池女神之外,谁也不得靠近。

    现在神尊竟然……毁了神球?

    神殿内,死一般的寂静。

    凤玲珑眸色冰冷地看了一眼神尊,淡淡别过脸去。

    不要以为他看似维护的举动,便能化去她对他的恨意。

    他让她连赫连玄玉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她绝不会原谅他!

    “咦?这神球还会流血?”司空湛本就是耐不住的性子,虽然因赫连玄玉一事而悲伤了好久,此刻见到新奇事物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众人一听,皆朝那神球看去,然后各自都是心中一震!

    那神球的碎片中,果然淌出了殷红的鲜血。

    仙殿尊者眸色一紧,上前查看。

    片刻后,仙殿尊者望了一眼神尊,以及瑶池女神一眼,缓缓说道:“这神球,被人做了手脚。神球内沾染了一个人的鲜血,被灌输了那个人的思想。”

    所以,才会有不该出现的画面。

    众人全都惊呆,什么?神界至宝,竟然会被人动了手脚?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