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9章 他竟然爱上她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轩辕国的皇宫,对一般人来说不好进,但对于凤玲珑等人来说却是如探囊取物。

    苏红艳只觉得眼一花,下一秒就被抓着肩膀闪身进了皇宫,还是身处帝王的寝宫之内。

    隐约,可以听见内殿里那些低泣声,还有药师们刻意压低的讨论声。

    苏红艳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如果她有这样的本事,想见轩辕月华又哪里还有什么困难的呢?

    可惜,她终究只是苏红艳,一个选择不了自己命运的青楼女子。

    “大胆!你们是什么……”一名太监走出来,刚好看见了凤玲珑一行五人,顿时斥喝出声。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凤玲珑一道神力给震晕过去了。

    紧接着,凤玲珑又以同样的手法,将内殿中所有人给震晕。

    这些人醒来之后,会什么也不记得,这就是神界之所以能统治三界的原因。

    “艳艳姑娘,请。”凤玲珑淡淡一负手,目光温润地看着苏红艳。

    苏红艳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表情清冷地走向龙塌。

    龙塌之上,躺着中毒昏迷的轩辕月华。

    凤玲珑看着苏红艳走到龙塌边上,顺着床沿坐下。不过苏红艳只目光清冷地看着轩辕月华,眼里流露出一丝深沉爱恋,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凤玲珑心中暗暗有些惊讶,这个苏红艳果然还是和一般的女子不同,看见心上人成了这般模样,还是被自己亲手所害,竟然神色无波!

    一般的女子,可做不到这样。

    “三王爷。”苏红艳突然俯身,吹气如兰地对着轩辕月华的耳边,说了一句凉薄话语:“你应该明白艳艳的心意,所以艳艳,是绝对绝对不会后悔的。”

    轩辕月华在昏迷之中,手指似乎微微动了一下。

    “当年我救了你,你便在我房间一住数月不走。那时我还是刚刚挂牌的花魁,尚是清白身,我分文未取地将身子给了你,你说过一生一世都不会弃我而去。你也发过誓,若你抛弃我,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苏红艳淡淡一笑:“我不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只要亲手了结你,这要求不过分吧?”

    轩辕月华昏迷着,再无动静。

    “三王爷,你要我时我就说过,我苏红艳不是好惹的女人。我本不信男人,是你让我再次相信,如今被你所负,我绝不善罢甘休!”

    说完这番话,苏红艳起身,看了轩辕月华片刻,毅然起身,走向了凤玲珑。

    “姑娘的要求,我已经做到了,我可以回去自己的地方了吧?”苏红艳眼角温润,哪里有半点要落泪的样子?

    凤玲珑沉默了片刻,是她小瞧这个苏红艳了。

    “小雨,送艳艳姑娘回去。”凤玲珑淡淡侧眸,看向朦雨吩咐道。

    既然一开始只要苏红艳进宫见轩辕月华而已,凤玲珑就会信守承诺,不会多为难苏红艳什么。

    怪只怪她低估了苏红艳的强大内心,误以为苏红艳见了轩辕月华,多少会流下真心的眼泪。

    “是,小姐。”朦雨知道这任务算是没能完成,心里不开心,但也没有表露出来。

    很快,朦雨就带着苏红艳离开了皇宫。

    “嫂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司空湛看着眉头微蹙的凤玲珑,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

    他觉得,看嫂子展露聪慧,其实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呢!

    凤玲珑想了想,望向床上的轩辕月华,淡淡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先把轩辕月华救活,弄清楚他们之间的纠葛之后再说吧。”

    司空湛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轩辕月华了,那个苏红艳似乎不容易伤心呢!是个烈性子的女人。

    凤玲珑走到龙塌边上,以神力解了轩辕月华体内的毒。

    轩辕月华很快清醒,一见到床前出现了他并不认识的陌生人,不禁一怔:“你们是……”

    他不是中了苏红艳的毒吗?怎么一觉醒来便没事了?

    轩辕月华想着,是不是苏红艳给他解了毒。

    “我们是苏姑娘请来给皇上解毒的。”凤玲珑淡淡地说道,她并不想显露真实身份。

    “原来真是艳艳……”轩辕月华坐了起来,摸了摸不再疼痛难忍的胸口,眼里微微流露出一丝惆怅。

    轩辕月华差不都和司空湛是同一类型的风流公子哥,虽然到处留情,但对每个女人也是真有情。

    对于苏红艳的最终不忍心,轩辕月华还是感到动容的。

    不过轩辕月华可不知道,这只是凤玲珑骗他去见苏红艳的一个伎俩罢了。

    “我们是艳艳的朋友,我们想知道,皇上为什么要和艳艳断绝关系?艳艳对皇上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也非常容易办到吧?”凤玲珑看着轩辕月华眼中的惆怅,确定轩辕月华对苏红艳并不是完全无情。

    轩辕月华当了好几年的轩辕国皇帝,虽然不喜欢别人探其隐私,但他也知道面前这几个人救了他的命,因此便微叹道:“朕知道朕对不起艳艳,只是……”

    轩辕月华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半晌后才含糊说道:“朕只是真心爱上了一个女子,不想再继续以前的……咳!”

    轩辕月华这么一说,凤玲珑和司空湛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轩辕月华是有了真心喜欢的女子,所以才想和苏红艳之类的莺莺燕燕断绝关系。

    当然,这种复杂的男女之事,兵魍是永远也不会懂的。

    “艳艳的性子刚烈,皇上就不怕艳艳找到那个女子,对其下毒手?”凤玲珑淡淡提醒轩辕月华。

    轩辕月华的风流,当年她还是南部凤家的三小姐时就知道了,所以此刻听来一点也不足为奇。

    凤玲珑本来是随口一说,闲聊似的,毕竟她此刻装的是苏红艳的好友。

    不过她没想到,轩辕月华却轻声一笑,俊美神色间似是有几分得意:“别说艳艳一个,就算加上整个轩辕国,也没人能动她一根手指头。”

    凤玲珑一怔,心想哪家姑娘有这么大能耐?难道轩辕月华真心喜欢上的女子,还是个来头不小的?

    凤玲珑犹自怔神,司空湛却是已经耐不住地问出了口:“谁啊?难道比神界中人还厉害?”

    轩辕月华眼里闪过一抹深沉爱恋,默了许久才低声笑道:“她的确要比一般神界中人厉害,因为她是神界公主。”

    凤玲珑和司空湛顿时都愣住了,神界公主……

    司空湛怪异地看了一眼凤玲珑,轻咳一声后问轩辕月华道:“我说,皇上说的该不会是那位叫凤玲珑的神界公主吧?”

    轩辕月华淡淡一笑:“除了她之外,还有第二位神界公主吗?”

    凤玲珑和司空湛一瞬间都有些无言以对了。

    什么时候,轩辕月华对她情有独钟,还为她放弃所有莺莺燕燕了?这实在令人有些忍不住无语望天。

    默了半晌,凤玲珑决定略过这个话题。

    她提醒轩辕月华道:“艳艳让我们将皇上救醒,说明心中还有皇上,我看皇上对艳艳也并未忘情,皇上何不去看看艳艳?”

    轩辕月华眸色微微一闪,片刻后摇头:“不,朕既然决定断得一干二净,就不会再去见这些女人。”

    “那位神界公主似乎早有意中人,我看皇上这份暗恋也是没有结果,何必为了一份不可求的感情,而放弃身边应该珍惜的姑娘呢?”凤玲珑暗暗翻了个白眼。

    轩辕月华听了,竟是面色柔和地一笑:“以前朕的想法也和你一样,可前阵子朕才想通了。一辈子有这么一个令朕欢喜令朕忧的女人,其实是朕的福气,朕要做她喜欢的男人,不会再流连花丛了。”

    我靠!

    凤玲珑此刻真有些想恢复本来面目,把轩辕月华狠狠骂一顿了。

    她喜欢什么样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轩辕月华又是怎么知道的啊?

    当初她还最讨厌赫连玄玉那样霸道的男人呢,可最后还不是爱得刻骨铭心。

    难道她说她最喜欢赫连玄玉这样的男人,其他男人模仿了赫连玄玉她就也会喜欢吗?这不是扯淡吗?

    司空湛知道凤玲珑心中救赫连玄玉的急切,因此赶在凤玲珑暴走之前,打圆场道:“我看不如这样吧,皇上去见艳艳一面,我们则想办法让皇上达成一个心愿,如何?”

    条件交换?

    轩辕月华好笑地看了一眼司空湛:“如果朕说,朕的心愿是见到凤玲珑呢?”

    轩辕月华心里很清楚,凤玲珑如今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再回到轩辕国来。

    她是神界公主,万众瞩目,凡人只有膜拜她的份儿,即便是他这个轩辕之主,也给她连提鞋都不配。

    所以他想要再见到凤玲珑,根本就是难如登天的事。

    “这个要求不难办到嘛!”司空湛哈哈一笑,拍胸脯道:“那禅宗台台主欠我一个人情,只要皇上答应我们的要求,我可以让禅宗台台主转告凤玲珑,让她跟皇上见一面,你看如何?”

    禅宗台台主?轩辕月华一愣,若说是这个人的话……的确有可能说动凤玲珑。

    要知道,神殿就在禅宗台的诸神山,禅宗台台主是很容易见到凤玲珑的。

    凤玲珑暗中踩了司空湛一脚,谁让他自作主张了?

    不过,这时候轩辕月华已经毅然点头道:“好,朕答应你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