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0章 第一滴真心眼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司空湛的自作主张,让凤玲珑不得不咽下了一肚子的抗议,默许了和轩辕月华之间的交换。

    谁让她必须想法子,得到苏红艳的眼泪呢?

    她想,轩辕月华若是去找苏红艳,说不定真能逼出苏红艳的眼泪。

    总而言之,要两个人见面,才有可能互诉衷肠,刺激到泪腺吧?

    不过,凤玲珑等人怎么也没想到,等他们赶到青楼时,竟然看见老鸨在苏红艳房间门口高声哭嚎,呼天抢地。

    “怎么回事?”凤玲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立刻上前抓住老鸨询问。

    老鸨一见凤玲珑,顿时就揪住凤玲珑不放了,大哭道:“这可都是你们在造孽啊!你们到底跟我女儿说了什么啊?为什么我女儿会想不开,服毒自杀啊……”

    老鸨揪住凤玲珑说事,无非是觉得苏红艳这摇钱树倒了,想讹凤玲珑一笔钱罢了。

    不过,凤玲珑这会儿可没功夫理会老鸨,她轻轻一股斗气一推,老鸨就跄踉着倒退好几步了。

    这么多人在,凤玲珑没有使用神力,而是使用的身体内残留的斗气。

    老鸨一见凤玲珑也有这等身手,顿时不敢再造次了。

    凤玲珑和司空湛等人进了苏红艳的房间,果然见到苏红艳嘴角鲜血涌出,只剩下一口气了。

    凤玲珑眸色复杂了一下,走过去握住苏红艳的手:“你这是何苦?”

    苏红艳看见凤玲珑,淡淡扯了扯满是鲜血的嘴角,惨然一笑:“他……既已有心上人……我也生无可恋了……想必……想必他从未喜欢过我……”

    家道中落,未婚夫翻脸,苏红艳被逼入青楼,她已经对男人死了心。

    但轩辕月华温柔的出现,让她重燃希望,她觉得这世上至少还是有这么一个男人,真心喜欢她苏红艳的。

    然而直到现在,苏红艳心中那盏灯灭了。

    她现在才知道,轩辕月华从未爱过她,他爱的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界公主。

    她想,她对于轩辕月华来说,不过是无聊时的一种消遣,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可有可无罢了。

    这样一明白,苏红艳就心灰意冷了。

    生无可恋,只有一死了之。

    凤玲珑默然不语,她不喜欢为爱殉情的女人,但看着苏红艳,她却想到了当日赫连玄玉受神罚离开的时候,她也是万念俱灰。

    若不是她娘瑶池女神一顿醍醐灌顶,恐怕她也无法坚持下去,懦弱地随赫连玄玉走了。

    而苏红艳与她不同的是,没有那般尊贵的身份,没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在身边提点,轩辕月华更不是良人。

    若她是苏红艳,也同样会感到绝望。

    因为生命中最后一根稻草,竟也是虚妄的……

    司空湛在一旁有些干着急,这苏红艳也真够刚烈的,得知轩辕月华心中有人之后,竟然就自绝了!

    不过更刚烈的是,苏红艳都快死了,眼里也愣是一滴眼泪也没有。

    这可怎么行?

    就在这时候,一个青年公子走进了房间。

    正是乔装打扮后出宫的轩辕月华。

    看见房间里猩红的一幕,轩辕月华整个人都怔住了!

    许久之后,轩辕月华才惊醒过来,猛然掠身至床前,半蹲下来,一把从凤玲珑手中抢过了苏红艳的手,眸色痛心至极:“艳艳,你这是做什么?你要朕自责一辈子吗?”

    凤玲珑微微一怔,突然起身,站到了司空湛旁边,将空间留给了轩辕月华和苏红艳。

    她想,轩辕月华也不是对苏红艳完全无情的吧?

    刚刚他眼中所流露出的那一丝痛心,绝对不是假装的。

    苏红艳眼神微微一凝,看清面前男人面貌后,带血的殷唇缓缓上扬:“三王爷,你来了……”

    她要死了,他到底还是会来看她一眼,是吗?

    苏红艳想笑,喜怒难辨的心情。

    苏红艳这一勾唇,鲜血直往外涌,令人触目惊心。

    轩辕月华只消一眼,就知道苏红艳服下的是剧毒,此刻离死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

    他紧紧抓住苏红艳的手,语气痛心自责:“是,本王来看了,来看艳艳了。”

    因为苏红艳叫的是‘三王爷’,轩辕月华的自称便也变了。

    听到那声‘本王’,苏红艳眼里升起一股怀念,她喃喃地说道:“三王爷……是个很温柔的男人啊……”

    “艳艳也是个很温柔的女子呢。”轩辕月华知道苏红艳时辰不多了,改而坐在床上,将苏红艳温柔地搂进怀里。

    是吗?她很温柔吗?苏红艳眼里浮现一丝迷惘,当初的种种,她差不多已经忘了。

    “还记得本王身受重伤,被艳艳所救,在青楼里以穷小子身份昏迷数日,害得艳艳被妈妈鞭笞了好几次。”轩辕月华回忆着当初种种,心里一阵阵抽疼,“本王清醒后,见到艳艳,惊为天人,可却是接不了艳艳回王府,因为艳艳不愿……”

    苏红艳淡淡地笑了笑,她是不愿的,因为对他一见钟情,后来又得知他尊贵身份,所以不愿她的身份玷污了他的清名啊!

    可看她现在,便知道当初她的决定多么英明。

    若是她当初去了三王爷府,成了他的妾侍,她就会贪心地想要更多,而现在若被他离弃,又知他心中有另一个女子,她还不妒忌到发狂,变成面目可憎的妒妇吗?

    果然,她呆在青楼里,还是最好的。

    生命流逝,苏红艳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三王爷……艳艳……艳艳有走进过三王爷心里吗……”

    轩辕月华薄唇微微一抿,静默片刻后点头:“有。”

    苏红艳顿觉失望,她惨然一笑:“是不是……因为艳艳……快死了……所以……”

    所以,他在安慰她?

    “不,本王是真心喜欢过艳艳。”轩辕月华不爱骗人,他风流,但却不玩弄女人,“只是,这份喜欢没有维持太久,是本王的错。”

    轩辕月华的语气,充满了一种浓浓的遗憾。

    当初,轩辕月华也以为他对凤玲珑的喜欢,不会维持太久。

    至少他觉得,会跟以前所有的女人一样,过了最多几年保鲜期,便不感兴趣了。

    但几年之后,他发现他错了。

    他在每一个女人身上,都会找寻凤玲珑的影子,每个夜里都会梦到凤玲珑的一颦一笑。

    有时候批阅奏折,他也会想到以往和她的种种,然后陷入淡淡懊悔中。

    于是轩辕月华终于明白,这个女人,他会喜欢很久很久,恐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轩辕月华前面的话,没有让苏红艳的眼睛亮起来,但后面一句遗憾的话,却让苏红艳如回光返照般抬起了眸子。

    “三王爷,你喜欢过艳艳,只是现在不喜欢了,对吗?”苏红艳这一次的话,说得异常清晰。

    “是,本王很喜欢很喜欢过艳艳。现在不喜欢,是本王的错,不是艳艳的错。”轩辕月华低眸,看着怀中回光返照的女子,心脏微微抽缩。

    苏红艳顿时满足了,她笑了起来,笑容明媚得如同带血的杜鹃花。

    她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瞳孔渐渐放大。

    那里面,出现了一幕幕曾经和这个男人的缠绵悱恻。

    原来,那些都不是她自作多情。

    在他对她很好的时候,他的确喜欢过她,并非她一个人付出了感情。

    真好,真好……

    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

    苏红艳性情刚烈,临死前得知心上人心中是有自己的,欣慰而泣,眼泪也不多,就两三滴。

    但这时候,凤玲珑手腕上的上古功德镯,却骤然射出一股青芒,席卷向苏红艳脸颊下的眼泪!

    “好了,第一滴真心眼泪已经收集完成,小丫头可以去找下一个目标了。”上古功德镯满足地说道。

    此刻,苏红艳在轩辕月华怀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艳艳……”轩辕月华心痛地搂紧苏红艳,知道是自己的滥情,害了怀中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轩辕月华终于有些明白,为何凤玲珑绝不要滥情的男人了。

    此时此刻,他都有些痛恨自己曾经的滥情了。

    这么美好的姑娘,原本是该用来宠的啊!

    凤玲珑看见轩辕月华眼角也有淡淡晶莹,想起之前答应轩辕月华的事情,便一道神力一化,除掉了身上的易容障眼法。

    “玲珑!是你?”轩辕月华感到眼前一道白光闪过,紧接着他就见到了凤玲珑那张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美丽脸庞,不禁惊讶地坐直了身子。

    他竟然……再一次见到她了!

    轩辕月华心中有些狂喜,但因为方才的悲伤,脸上并不见多少喜色。

    凤玲珑看了苏红艳一眼,不发一语地走过去,取血后复活苏红艳。

    “她很快会活过来。”凤玲珑淡淡对轩辕月华说道,“她已经死过一次,想必不会再轻生了。”

    轩辕月华心神一阵恍惚,是啊,她这般厉害了呢,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上一趟圣魍山,他也要在旁边保护着她的废柴三小姐了。

    “谢谢。”轩辕月华收敛情绪,淡淡伸手,抹掉了即将复活的苏红艳嘴角那一抹鲜血。

    喜欢眼前这个女子是一回事,得到与否,又是另一回事了。

    轩辕月华深深地知道,自己与心中女神如今的差距。

    凤玲珑算是没费多大力气就完成了第一个收集任务,原本该高兴的,但她却异常地高兴不起来。

    上古功德镯笑着问她:“小丫头,怎么了?好像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