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4章 难得有情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明了了,秦落玉之所以会找上赫连府,是为了那个孩子。

    虽然凤玲珑并不认为秦落玉是因为爱赫连荀才给赫连荀生下这个孩子,但还是相信秦落玉找上赫连府就是以这个孩子为名。

    至于秦落玉的真正目的,凤玲珑暂时就猜不透了。

    但既然事情跟赫连府有关,而秦落玉也是为了孩子找赫连府,看来眼下就只能先找上赫连荀,问问赫连荀的意思再说了。

    毕竟,赫连荀是秦落玉所生孩子的父亲,孩子也在他手里。

    不过,凤玲珑怎么也没想到,当初她曾见过几面的赫连荀,那个俊逸尔雅的堂堂赫连府二公子,现在会变得如此沉默憔悴。

    凤玲珑并没有以本来面目见赫连荀,便将惊异之色很快收了起来。

    “几位说有稀世珍宝典当,非要见到我才肯将宝物示人,现在几位已经见到我了,宝物可以拿出来了吧?”赫连荀眸色淡然,开门见山地谈起了公事。

    其实赫连荀知道,眼前这几个人就是之前在赫连府门口,替秦落玉解了围的高手。

    虽然不知道对方来历,但赫连荀还是乐意接见几人,否则以赫连荀现在的状态,根本是不会见任何生人的。

    “当然可以。”凤玲珑淡淡一笑,素手一翻,一枚价值连城的血玉如意就出现在她白皙手掌之内。

    这些在人界来说价值连城的宝物,对如今的凤玲珑来说,分文不值。

    赫连荀要多少,她就可以给他取来多少。

    赫连荀定睛看了看凤玲珑手上的血玉如意,片刻后点了点头:“不错,成色极佳,而且是血玉,确实价值不菲。”

    “不但如此,它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凤玲珑浅笑将血玉如意转了个向,递给赫连荀:“二公子握握它,看看有何感觉。”

    赫连荀看了凤玲珑一眼,伸手接过血玉如意。

    一将那血玉如意握在手里,赫连荀立刻感觉到手心内被注入了一股温和的力量,浑身觉得神清气爽,原本纷杂的心绪也渐渐平稳下来。

    “这是……”赫连荀微微诧异地看向凤玲珑,心中略有疑惑:此等宝物,对方何以肯割爱?

    看对方四人的穿着打扮还有气度,似乎也不像是缺钱之人呢!

    “此玉如意自带灵性,能以玉石之气替凡人延年益寿。如果二公子喜欢的话,我们可以谈谈交换条件。”凤玲珑深知赫连荀爱宝之心,淡淡笑道。

    言下之意,这血玉如意不卖钱,只作交换。

    赫连荀面色微微一肃,没来由想到了面前四人之前在赫连府门口替秦落玉解围的事情。

    难道,这四人是为了落玉而来?赫连荀不得不产生了这个念头。

    “如果你们是有所求,那这笔生意就不用谈了。”一想到这个可能,赫连荀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血玉如意,被赫连荀放在了凤玲珑面前的桌上,一脸‘不可商量’的模样。

    凤玲珑淡淡一笑:“二公子何不听听我的条件之后再作决定?”

    虽然赫连荀拒绝了她,但视线一直落在血玉如意之上,她轻易地可以看穿赫连荀内心的不舍。

    想必,是因为之前她替秦落玉解围一事传入赫连荀耳中,赫连荀怕她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所以才忍痛拒绝吧?

    赫连荀眸色微微一闪,心想听一下也无妨,便冷冷道:“姑娘说来听听。”

    “我的要求很简单。”凤玲珑轻轻将血玉如意推了回去,抿唇笑道:“就想听听二公子与落玉姑娘的故事。”

    他和落玉的故事?赫连荀一怔。

    “只要二公子说个故事给我听,这血玉如意就归二公子所有了。”凤玲珑眸色清浅地看着赫连荀,无比认真。

    凤玲珑的语气及神色,让人无法怀疑她话语的真实性。

    赫连荀也不例外。

    沉吟了一会儿后,赫连荀选择了妥协:“好,我可以告诉你。”

    赫连荀会妥协,不单单是为了血玉如意,他还想知道面前四人和秦落玉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秦落玉。

    他一直都知道秦落玉有个仇家,但却不知道这个仇家到底是谁。

    说不定,眼前这四人,就能让他找到秦落玉的仇家!

    赫连荀眼里,滑过一抹精光。

    凤玲珑瞧得分明,也不点破,淡笑道:“二公子请说,我洗耳恭听。”

    “我和落玉……”赫连荀和秦落玉相识的过程,竟缘于一次听书。

    或许是秦落玉的故事太凄惨,一个说书先生,以秦落玉为原型,杜撰出了一个令人潸然泪下的故事。

    不过,故事里秦落玉遇到了一个良人,且这个良人身份尊贵,大过了秦落玉那仇家。

    最后,当然是秦落玉从良,幸福终身,而那仇家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赫连荀无意中在茶馆喝茶,听到了这个故事,本来只当是说书的故事,没有在意。

    却不想,那说书先生和其小孙女走出茶馆时的一段对话,引起了赫连荀的注意。

    “爷爷,那位姑娘真的像爷爷故事里说的那样,遇到好人,还报仇雪恨了吗?”

    说书先生一声长叹:“怎么可能呢?那是爷爷不忍心那么好的姑娘被糟蹋,所以杜撰的而已。”

    “那,那位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她还在青楼里受苦。”

    “爷爷,她叫什么名字?”

    “落玉,朱盘玉落的落玉。”

    赫连荀手里的茶杯攸然握紧,目送爷孙俩走远,眸光有些深幽。

    故事里的那个姑娘,是真实存在的?

    一向只对宝物感兴趣的赫连荀,头一次对一个姑娘起了兴趣。

    很快,赫连荀就找到了秦落玉的所在。

    赫连荀见到秦落玉,几乎是一眼钟情。

    他在秦落玉的眼里,找到了听书时那种清冷淡然,遗世而独立的寒梅感觉。

    于是,赫连荀将秦落玉包下了,再不许秦落玉接任何客人。

    但赫连荀是什么身份?秦落玉又是什么身份?两人的事情很快就被赫连家主给发现了。

    赫连家主勃然大怒,责打了赫连荀,并严令赫连荀与秦落玉一刀两断,不许给赫连世家丢脸。

    赫连荀心中不舍,可也不想惹怒他父亲,给秦落玉带来灭顶之灾。

    赫连家主当然不会对付赫连荀,可要对付秦落玉这种区区青楼女子,却是易如反掌。

    现在的赫连世家,还是赫连家主当家,而赫连荀也没有那样的实力与反骨,像赫连玄玉一样去跟赫连家主对抗。

    于是,赫连荀前去跟秦落玉说清楚,他说的意思是暂时冷却一下,待他父亲息怒之后,他再想办法将秦落玉安顿好。

    赫连荀却是怎么也没想到,秦落玉表面上答应,事后却和他缠绵一晚,引得他难以自持后在她肚子里留下了种子。

    十月怀胎,秦落玉将孩子偷偷生了下来,赫连荀才知道真相,气得差点吐血!

    堂堂赫连府二公子的骨血,自然不能呆在青楼之中,赫连荀很快派人将孩子给接走了。

    接走之时,秦落玉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可过了几个月,秦落玉就开始前往赫连府要孩子了。

    本来此事是赫连荀偷偷进行的,赫连家主根本不知情。

    可经过秦落玉这一闹,赫连家主知情了,得知赫连荀竟然和一个青楼姑娘有了孩子,还是赫连荀的长子,赫连家主气得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之后,赫连家主就命人毒打秦落玉了,只要秦落玉一登门,就让人将秦落玉给打走。

    赫连荀说完这些之后,提起桌上一壶酒,就猛灌了下去!

    凤玲珑瞧着赫连荀眸底的复杂之色,淡淡问道:“那个孩子呢?”

    “在赫连府里。”赫连荀语气沉闷无比,“那毕竟是我的骨血,父亲在请药师来验明血脉后,就将孩子养在了赫连府里。只是,一般人无法见到他,父亲认为他是赫连府的耻辱。”

    凤玲珑点了点头,还算赫连家主没有丧尽天良。

    一般的大户人家,对于这种私生子,都是直接请人‘处理’掉的,残忍至极。

    “落玉姑娘十月怀胎,二公子怎会一点都不知情呢?”凤玲珑又问道。

    赫连荀苦笑了一声:“那时我被父亲盯得紧,派到远方去了,一年都没能回来轩辕皇城。而落玉在青楼之中,早已得我庇护不用接客,青楼妈妈一时疏忽,便被她偷偷把孩子给生下来了。”

    凤玲珑想到秦落玉那瘦削的身子,心下微微一叹。

    这个秦落玉,想必为了瞒天过海生下这个孩子,省衣缩食,这样才能不被人看出肚子大了的事实。

    “那么,二公子是怎么看待落玉姑娘算计二公子,生下这个孩子的动机呢?”一番对话,凤玲珑算是看出来了,赫连荀对秦落玉是有情的。

    虽然两人身份有云泥之别,但这和当初的她与赫连玄玉有什么不同呢?

    真爱,是不会计较这些的。

    当初赫连玄玉也没计较过她有前任,更没计较过她有可能被轩辕南碰过的事实啊!

    凤玲珑这般一问,赫连荀脸上苦闷就更深了。

    “她是怕我抛弃她,所以才算计我,以孩子绑住我吧!”赫连荀苦笑道,语气中有些受伤之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