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6章 真让人添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从神球被神尊毁掉后,谁也没再留意过神球的碎片。

    殊不料,有个大人物,却将神球碎片给收集了。

    这人,便是魔界之主,天魔。

    此刻,天魔正以魔界独有的手法,将神球碎片聚集在一起,逐渐还原。

    “嘿嘿嘿……”天魔看着虽有裂痕,但却还是会显示神迹的神球,发出了低沉的满意笑声。

    神球虽然被宫从香动了手脚,但也仅仅只是有关于瑶池女神与仙殿尊者的那几个画面有假,其他的画面,却还是神球自己显现的。

    所以,神球的作用还大着呢!

    神球被还原之后,天魔以魔气催动了神球的力量,很快神球就出现了令天魔十分不悦的一幕。

    只见赫连玄玉元灵被聚集,肉身也被重铸,不得了的还有那实力竟然成倍增长!

    而之后断断续续的画面,则是赫连玄玉身穿龙纹墨袍,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神界众神,登上神界宝座的场景。

    画面中,人群中夏侯渊那得意的神色,挡都挡不住。

    天魔脸色瞬间阴沉了,他一掌拍在了神球之上,阴恻恻出声:“好个夏侯渊!事隔万年,你还想让你儿子主宰三界!休想!”

    神球毕竟不是魔界之物,虽然天魔以魔气强行催动了神球,但没有神力,神球显示神迹并不完整。

    天魔无法弄清,后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神球里出现了凤玲珑管秦落玉之事的画面,那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画面倒是清晰无比。

    天魔看了一会儿后,脸色更加阴沉,之后便召唤来了几个魔物。

    如今魔界众魔都已复活,天魔手下魔物众多。

    “天魔大人,请问召唤我们有什么事吗?”两个大魔恭敬地问道,虽为人形,面目却依旧狰狞。

    天魔冷冷一笑,宽大袍袖一挥:“我要你们化身为人,前往人界,将这个女人的泪魄给我拿来!”

    天魔的手,指向神球中,秦落玉的脸庞。

    两个大魔看了一眼后,呵呵一笑:“天魔大人放心,此乃小事一桩,我等立刻前去!”

    “嗯。”天魔点了点头,又冷道:“那神界公主继承瑶池女神的神力,不好对付,你们要暗中进行,不要被她察觉。”

    天魔知道上古功德镯被凤玲珑拿到之后,神魔灵识就被封印了,因此根本不怕凤玲珑会预先知晓。

    “是,天魔大人。”两个大魔领命,很快退下了。

    天魔看着两个大魔离开,唇角冷冷地勾了一勾。

    夏侯渊的儿子,本就不该复活,死了就死了吧!

    天魔冷笑。

    此刻,两个大魔前往人界,正巧轩辕南撞见,不禁微微疑惑。

    “大魔一般不轻易出动,难道爹派他们有重要任务?”轩辕南蹙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后,悄然跟上了。

    这段日子轩辕南潜心修炼,好不容易出关,倒也是有些无聊,不然他才不会多管闲事。

    轩辕南跟随两个大魔入人界之时,凤玲珑正对被她救回的秦落玉谆谆善诱。

    “人死如灯灭,你这一死,还谈什么报仇雪恨?”

    秦落玉目光呆滞,仿佛最后一丝报仇雪恨的力量也消失了,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凤玲珑看着秦落玉的状态不行,便冲朦雨打了个手势。

    朦雨心领神会,立刻走到门口,将等候在门外的赫连荀手中那小婴儿抱了过来。

    四个月的小婴儿似乎已经开始认人了,一被朦雨抱着就开始哇哇大哭。

    朦雨赶紧几步走上前,将小婴儿小心翼翼给凤玲珑抱着。

    凤玲珑接过手,小婴儿眨巴着泪眼看着她,虽然哭声小了许多,但却仍旧是扑簌扑簌的掉着眼泪。

    “男孩子家家的,哭什么?”凤玲珑轻拍了一下那小屁股,笑闹了一句,将他放进秦落玉的怀中。

    说也奇怪,小婴儿一入秦落玉臂弯中,立马就停止哭闹了。

    他用一双黑溜溜地刚被泪水洗过的眼睛,睁大看着上方的秦落玉,像是在细细辨认什么。

    “咦?他还好像认得他娘呢!”朦雨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小的婴儿,惊奇出声。

    凤玲珑抿唇一笑,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吧。

    凤玲珑想到自己的娘,眸色柔和了几分。

    秦落玉刚开始没什么反应,但后来,眼珠子就转动了。

    秦落玉的视线,慢慢移到了怀中儿子的脸上。

    那小小的蠕动着的小手小脚,湿漉漉的黑色双瞳,粉嫩嫩的皮肤,可爱极了。

    秦落玉眸色闪动了两下。

    这不是秦落玉的第一个孩子,但这个孩子却没有带给秦落玉什么痛苦,她心中倒是有些淡淡的歉疚。

    第一个孩子是耻辱的,她亲手掐死了那个孩子,因为她不会给杀父仇人生孩子。

    但这个孩子,却是秦落玉怀着复杂心情,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他甚至有一个身份高贵的父亲,于是他也变得高贵起来,他是赫连二公子的第一个孩子,连赫连家主都不得不承认的。

    秦落玉视线在一瞬间变的柔和,但很快,这抹柔和就消失不见了。

    秦落玉冷着一张脸,将儿子塞回给了凤玲珑,然后,转身回到床上去躺下了。

    她背对着凤玲珑等人,被褥盖过了头顶。

    那小婴儿,离开了秦落玉的怀抱,再一次哇哇大哭起来。

    凤玲珑拍打着小婴儿柔软的襁褓,看着秦落玉僵硬的背影,摇头道:“落玉姑娘受过伤害,知道被伤害的痛楚,却又为何要将这种伤害加在落玉姑娘至亲的人身上呢?”

    凤玲珑说的,是对秦落玉一片真心的赫连荀,还有秦落玉十月怀胎所生的儿子。

    不过,秦落玉只承认她对不起这个儿子,却是丝毫没想到赫连荀身上。

    秦落玉藏在被褥中的手,紧紧握住,手背上血管凸起。

    空洞的双眼,缓缓闭上。

    她若认了儿子,才是对儿子最大的伤害。

    有她这样一个娘,儿子一辈子都会在人前抬不起头来的。

    可若没有她这样一个娘,儿子就会是赫连府的嫡出大公子,赫连荀会娶妻,儿子会认另一个女人为母亲,一切就会变得美好无比。

    秦落玉冷笑一声,世俗的眼光,她见得多了,她不会让儿子也承受这一切的。

    得不到秦落玉的回答,凤玲珑将小婴儿给朦雨,示意朦雨抱出去给赫连荀。

    之后,凤玲珑也离开了房间。

    赫连荀让奶娘将儿子抱走,急忙地问凤玲珑:“姑娘,我现在是不是该前往炼药之城了?”

    “你去了有什么用吗?”凤玲珑淡淡瞥向赫连荀,真是个爱情中的傻瓜呢,跟他大哥一模一样的。

    赫连荀顿时语塞,是啊,炼药之城哪里会给他半分面子?

    “你先去安排,我们带落玉姑娘一起去炼药之城。”凤玲珑决定改变计划,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感觉,秦落玉放在轩辕皇城里头,不太安全。

    本来,凤玲珑的计划是她们四人前往炼药之城调查乐元搏的身份的。

    “好,我这就去安排。”赫连荀才不管计划是不是有变,立刻就转身去安排车马了。

    赫连荀走后,凤玲珑坐下来抚了抚额。

    “怎么了?嫂子烦心啊?”司空湛嘻嘻笑着坐下来,问道。

    凤玲珑放下手,冲司空湛翻了个白眼:“我是在想要不要恢复身份算了。”

    恢复身份,麻烦事也多,但不恢复身份,麻烦事似乎也多,真是怎么做都有弊端。

    “嫂子是担心去了炼药之城,炼药之城不给面子?”司空湛嘿嘿一笑,“嫂子担心这个做什么呢?直接让炼药之城的人明白,嫂子是神界派来的人不就行了?”

    要装成是神界派来的人,分分钟的事好吧?

    凤玲珑一愣,拍了一下额头,她真是关心则乱呢!

    “没错。”凤玲珑脸上浮起一抹满意的浅笑,“只要有这个身份,什么事情都好办得多了。”

    譬如说,去炼药之城也是一眨眼的事情。

    之前她还在想着,明明可以一眨眼就去炼药之城,如今却要坐马车前去,耽搁时间不划算呢!

    司空湛完美地解决了凤玲珑的难题,因此赫连荀的马车就没有派上用场。

    秦落玉是被强行拉出门的,她微薄之力当然挡不住朦雨的大力气。

    不过,赫连荀一直都没有和秦落玉见面,赫连荀被凤玲珑给易容了。

    秦落玉只是微微感觉到,那个素不相识的男子,似乎一直在用令她不喜的眼光看她,但她也懒得去理会就是了。

    一个眨眼的功夫,凤玲珑就让众人身处炼药之城入口了。

    赫连荀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他呆呆地看着凤玲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落玉眼中也闪过一抹异色,她的目光也落在凤玲珑脸上。

    “神界之人,此来人界是有任务要完成。”凤玲珑轻描淡写地说道。

    但仅仅一句‘神界之人’,就已经够赫连荀和秦落玉吃惊了。

    秦落玉原本无波的眼神里,终于起了一丝波澜。

    这个姑娘,是神界之人?

    神界,秦落玉如今也听了不少传闻,毕竟青楼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之一,人多嘴杂,所以知道神界比人界和魔界都要厉害数倍。

    那个南部凤家的废柴三小姐,如今就是神界的公主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