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7章 这个故人有点吓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得知凤玲珑四人是神界中人之后,秦落玉的眼神似乎不再那么空洞无神。

    她默默随凤玲珑等人进入炼药之城,看着药皇城主百里苏隐亲自相迎。

    这就是身份尊贵的好处,秦落玉眼里闪过一丝讽刺。

    如果她也有那样的身份,她的深仇大恨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报了吗?

    “几位神者远道而来,辛苦了,我已命下面人备下薄酒,还请几位神者赏脸。”百里苏隐恭敬说道。

    如今神魔两界复苏,即便是人界如百里苏隐这等人物,对神魔两界而言却也只能是沧海一粟般渺小了。

    而神界万年前就是三界主宰,如今重新主宰三界,也没有人感觉到有什么不妥的。

    哪怕桀骜如天魔,也可以接受神界主宰三界,但就是接受不了人界成为三界主宰。

    百里苏隐如此恭敬,其实令凤玲珑心中很是不安。

    毕竟,百里苏隐曾是她叫师父的人,尽管师徒缘分早已尽。

    可为了避免麻烦,她也不能道出真实身份,只好拱手一笑后说道:“百里城主客气了,我们此来是有任务在身,就不劳烦百里城主了。”

    这次来,凤玲珑当然是为了抓住乐元搏。

    只要替秦落玉报了那血海深仇,再让秦落玉知道这一切都是赫连荀暗中帮忙,秦落玉就是冰山也会融化。

    这一家三口团圆之时,秦落玉难道就不会落泪吗?凤玲珑有八成把握。

    “有任务在身?”百里苏隐眸色微微一凝,片刻后淡笑道:“不知道几位神者有何任务,要到我这炼药之城来呢?”

    其实,凤玲珑等人道明身份说是神界中人,并露了一手强大神力之后,百里苏隐心中就已经隐隐不安了。

    炼药之城目前和神界是不会有所交集的,除非魔界会出动,像万年前那般利用神者的鲜血进行血祭炼药。

    但魔界中人,因万年前之事已与人界交恶,听说还想和神界联姻,想必是报仇都来不及,又怎会再血祭炼药,攀交人界修炼者呢?

    不知道,这几位神者来炼药之城,到底有什么任务。

    百里苏隐的淡淡担忧,凤玲珑看在眼里,但为了赫连玄玉,为了收集秦落玉真心的眼泪,她不得不将从前与百里苏隐之间的师徒情分,暂时压在心底。

    “百里城主,此番我们前来,是想找一个叫乐元搏的人,还有他的长子,不知道百里城主可知道此人?”凤玲珑微一抿唇,道出来意。

    元搏?百里苏隐明显怔了一下。

    “百里城主知道此人,是吧?”凤玲珑紧盯着百里苏隐。

    百里苏隐微微沉吟片刻,才道:“他是我的妹夫,三年前入赘至炼药之城。但不知几位神者找他做什么?”

    妹夫?这次轮到凤玲珑一怔了。

    站在凤玲珑身后的秦落玉脸色瞬间变了,她万万想不到乐元搏竟然还能成为堂堂药皇的妹夫!

    秦落玉知道药皇在圣灵大陆上的地位,她十指慢慢收紧,眼神一点一点地阴沉鸷戾。

    面对如此关系,这个自称是神界中人的女子,能让药皇城主点头,交出乐元搏和其长子吗?

    凤玲珑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某种颤栗。

    她淡淡抬眸,微笑:“不瞒百里城主,这乐元搏入赘炼药之城前,欠下一笔血债。如今苦主与我神界公主有所关系,所以希望百里城主将此人交出来,让我处置。”

    凤玲珑心里很清楚,此刻若不抬出她自己,想必百里苏隐不会轻易答应交人。

    如果百里苏隐不答应,或是借故推托,她也不好和炼药之城翻脸,强行将乐元搏给抓起来。

    所以为今之计,她只有对百里苏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

    “神界公主?”百里苏隐知道神界公主必然是凤玲珑无疑,神情瞬间微微动了一下。

    半晌后,百里苏隐才又眉头一蹙:“神者方才说到‘血债’……不知是何意?”

    三年前乐元搏随百里苏隐其妹回炼药之城,入赘炼药之城,倒也安分守己。

    而且乐元搏曾经也是轩辕国在朝官员,百里苏隐实在想不出,乐元搏能在三年前欠下什么血债。

    “麻烦百里城主屏退左右,此事不好为太多人知晓。”凤玲珑看了看四周炼药师,拱手道。

    百里苏隐立刻一挥手,不消出声,所有闲杂人等便都下去了。

    此刻,凤玲珑将秦落玉拉了出来,对百里苏隐说道:“这位就是苦主,她叫秦落玉,原本是轩辕国在朝一位官员的千金小姐,而当时……”

    凤玲珑不紧不慢地将事情娓娓道来,清冷声音带着一股令人信服的味道。

    没有人不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百里苏隐听完了整个故事,完全惊呆!

    他怎么也无法相信,那个安分守己,对他妹妹还有外甥极好的妹夫,会是这样的禽兽!

    百里苏隐收敛心神,朝秦落玉看去,只见秦落玉双眼血红,似是隐忍激动情绪。

    但那一双眼底深处的蚀骨恨意,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百里苏隐心里一颤,如此深可见骨的恨意,绝非能够装出来的,想必此事真有蹊跷!

    “我知道百里城主很是为难,毕竟乐元搏如今已是百里城主的妹夫。”凤玲珑见百里苏隐半晌不语,便一挑眉:“不过,百里城主放心让如此一个衣冠禽兽留在炼药之城吗?他能害别人,难保将来不会害百里城主的亲人!”

    最后一句话,如一记重锤,捶在了百里苏隐的心里。

    百里苏隐一向护短,当年对凤玲珑也是如此。

    不过,凤玲珑这句话让百里苏隐动摇了。

    的确,如果乐元搏真的做过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那么继续留在炼药之城,留在他妹妹身边无疑是个隐患!

    “好,我可以让元搏出来见神者,把这件事情弄个清清楚楚。”百里苏隐瞬间下定了决心,脸色显得十分凝重。

    凤玲珑抬手阻止:“不,百里城主。”

    “怎么?神者还有其他意见?”百里苏隐看向凤玲珑清澈眸子,心里无奈这个秦落玉怎么就跟他以前那徒儿扯上了关系。

    若不是看在以前那小徒儿的份上,就算乐元搏真做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他也会以炼药之城的家法处置,而不是交给面前这几位神者。

    凤玲珑淡淡一笑,解释道:“百里城主如果就这么把人交出来,想必他会万般抵赖。百里城主不妨先让落玉和他们父子私下见一面,我们静观其变如何?”

    百里苏隐无奈摇头,所谓‘静观其变’,就是在一旁偷看嘛!

    不过,这位神者说得也的确在理。

    就按她说的办吧!

    百里苏隐点头答应了:“好,就听神者的。”

    站在凤玲珑身后的秦落玉,十指微微松开了。

    她神色不定地看着凤玲珑的背影,心里仿佛有什么被放进去了一样。

    不过,秦落玉仍旧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

    她就等着看,这一次老天爷会不会站在她这边,她的血海深仇能不能顺利得报!

    很快,百里苏隐就和凤玲珑一同进入神力结界,而秦落玉则直接登门拜访乐元搏父子了。

    乐元搏父子并非炼药师,测试之后也没有那个天份,因此终日无所事事。

    不是养花,就是种草,再不就斗蛐蛐养鱼,当然偶尔也琴棋书画附庸风雅一番。

    炼药之城的生活,本就如此慢步调。

    正因为如此,秦落玉才能轻而易举地同时见到乐元搏父子。

    “快咬它!咬它!”

    “咬啊!”

    “哈哈,爹我赢了!我赢了!”

    “哎呀!真没用!扫兴!”

    乐元搏父子专心斗着蛐蛐儿,浑然不知有一个天大的网已经张开,在等着他们。

    “老爷,少爷,有一位姑娘说是老爷和少爷的旧识,拿着城主的令牌来拜访老爷和少爷。”此刻,下人匆匆来报。

    秦落玉拿的自然是百里苏隐给她的令牌,要不然她也无法光明正大地拜访乐元搏父子。

    “故人?”乐元搏父子停了下来,关好蛐蛐儿笼子,对视了一眼。

    他们在这炼药之城,能有什么故人?

    “听说是从轩辕国来的。”下人多了一句嘴。

    乐元搏父子瞬间眉头一皱,从轩辕国来的故人,还是个姑娘?

    两父子同时感到有些好奇了,乐元搏便摆手道:“让她进来吧。”

    “是,老爷。”下人很快下去领人去了。

    “爹,会是谁呢?谁可以进入炼药之城,还能拿到城主舅舅的令牌呢?”乐政负着双手,不知为什么眼皮狂跳。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他刚好跳的是右眼。

    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知道,反正人已经到门口了,马上就知晓了。”乐元搏倒是没那么多顾虑,表情随意。

    两父子刚刚坐下去,秦落玉就随那名下人,款款出现在两父子面前。

    “乐伯父,政哥哥,好久不见……”秦落玉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竟还牵着裙角,给两人福了一福,行了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礼。

    乐元搏和乐政两父子,一见到秦落玉,刚坐下去的屁股立刻就弹起来了!

    “是你!”

    “是你!”

    两父子,几乎是异口同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