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9章 你不止是凤玲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不是个知恩不图报的人,而且那会儿乐康对她并不仅仅是一饭之恩那么简单。

    乐康是自己没吃,饿着肚子把吃食给了她。

    现在乐康要维护自己的亲生父亲,无可厚非,而她却要让秦落玉手刃仇人,以此打开秦落玉的心结。

    然后,慢慢设法得到秦落玉真心的眼泪。

    两者一冲突,凤玲珑觉得很头疼。

    “小姐……”朦雨担忧地看着抚额的凤玲珑,她知道乐康当年对她凤姐姐一饭之恩的事情,也知道此刻她凤姐姐在头疼什么。

    只是,乐元搏父子根本没有反悔之意,秦落玉也没有放弃仇恨的念头,凤姐姐更要得到秦落玉真心的眼泪啊!

    现在该怎么办呢?

    “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你让开!”此刻,秦落玉已经从地上拾起了匕首,冷冷地将乐康推到一边。

    乐康被推倒在地,却立刻又爬了起来,紧紧地抱着秦落玉的小腿。

    他苦苦哀求:“姐姐,你饶了我爹和我哥哥吧!如果他们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我来代他们受过,好不好?姐姐……”

    任何人看到乐康那苦苦哀求的小脸,都会动容。

    然而,被乐家父子毁了所有,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秦落玉,不在此列。

    任何要挡她复仇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滚!”秦落玉一脚踢开了乐康,痛得乐康闷哼了一声。

    凤玲珑看不下去了,一道神力过去扶起乐康,也阻止了秦落玉再次对乐康施暴:“落玉,够了。”

    看在她的面子上,至少别伤及无辜,乐康是无辜的。

    他父亲和他哥哥的那些罪行,他没有参与过。

    秦落玉深深地看进凤玲珑眼底,蚀骨的恨意在明白凤玲珑的意思之后,慢慢地消褪了一些。

    秦落玉并非不明事理之人,她当然知道,当年她在乐家受磨难之时,乐康还不过是个孩童,正是天真无邪的年纪。

    “你看好他,刀剑无眼。”秦落玉语气有所缓和,但仍旧冰冷。

    秦落玉的意思,是让凤玲珑把乐康给制服,不要让乐康再出面阻止她杀乐家父子。

    而此刻,乐康突然朝凤玲珑跪了下来,双手放肆地握住了凤玲珑的手,紧紧地。

    凤玲珑一怔:“你这是做什么?”

    明明是不一样的容貌,不一样的声音,不一样的语气和表情,但乐康却仿佛看透了她一般,深深地看进她眼底。

    “我求你,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救我爹和我哥。”乐康眼泪落个不停,语气哀戚。

    乐康说得很隐晦,并没点明凤玲珑的身份,但凤玲珑却是瞬间清楚……乐康认出她来了!

    凤玲珑内心有些震惊,她不知道乐康怎么会认出她来的,可是现在事情就更棘手了。

    她连想装作不认得乐康,以其他方式来弥补乐康,都似乎行不通了。

    乐康认出了她,提到了过去的情分,她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我求你,我求你……”乐康紧紧抓住凤玲珑的手,狠狠地朝冰冷地面磕头。

    凤玲珑心情复杂地制止了乐康自虐的行径:“你先起来。”

    “不,你不答应我,我就一直跪着磕头,绝不起来!”乐康一瞬间倔神附体,目光坚定执着。

    凤玲珑摇了摇头,当初乐康用这一招,她的确没有办法,但现在的情况不同,她总不能因为乐康而不救赫连玄玉?

    不过,要她完全漠视乐康,她也做不到。

    “落玉,这两个人我先替你看管,你且缓两天吧。”凤玲珑看向了秦落玉,不等秦落玉回答,就用神力一缚,将乐家父子紧紧拴牢,悬在了半空中,谁也靠近不了。

    如果没有凤玲珑亲自来解开束缚,乐家父子会活活饿死在这半空之中。

    “你!”秦落玉有些动气,她隐约感觉到,面前这神界女子对乐康态度不同。

    秦落玉很清楚,一旦这个神界女子改变主意,那她的复仇大计就又要泡汤了。

    不过,凤玲珑决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

    秦落玉再气再不甘,也只能看着凤玲珑将乐康带走。

    乐家父子悬在空中,连喊都喊不出来,最后的希望就寄在乐康身上了。

    凤玲珑把乐康提回了房间,看着乐康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好不伤心,只能坐在桌前抚额。

    “姐姐……”乐康可怜兮兮地抓住凤玲珑的手,一脸希冀地看着她:“我知道你现在是神界的公主,你一定可以救我爹还有哥哥对不对?”

    凤玲珑眸光幽幽,反握住乐康瘦削的手,这几年过去,这小正太是没吃饭还是怎么地?没长什么肉啊!

    “这件事情,我有苦衷。”凤玲珑摸了摸乐康的脑袋,语气不无歉疚:“乐康,我有事求那秦落玉。”

    凤玲珑不想让人界知道赫连玄玉受神罚而消失的事情。

    在赫连玄玉成功被聚灵之前,她害怕一切变数,因此她救赫连玄玉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乐康似懂非懂地看着凤玲珑,半晌后才消化了她的话:“姐姐的意思是说,姐姐有事求秦落玉,而秦落玉给姐姐的条件就是要我爹和我哥的命吗?”

    “没错。”凤玲珑点了点头。

    只有打开秦落玉的心结,让赫连荀用爱感动秦落玉,秦落玉才有可能掉落真心的眼泪。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可是,我在这世上,只有爹和哥哥两个亲人了……”乐康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如小鹿般惶然的眼睛,湿漉漉看着凤玲珑。

    凤玲珑心中一阵不忍,又想起乐康当日给她送来吃食的一幕,眸色更是复杂无比。

    “好了,乐康,你先休息,让我想一想再说。”凤玲珑待不下去了,再待下去她怕被乐康给哭得心软。

    她按着乐康的肩膀让乐康睡去了床上,很快地离开了房间。

    乐康看着凤玲珑离开的背影,眼泪不知不觉又湿了眼眶。

    姐姐的身份越来越尊贵了,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疼他的姐姐了,对吗?

    黑夜来临,乐康哭得不能自已。

    其实,凤玲珑站在门外很久很久。

    乐康尽情的哭声,每一道都清晰入了她的耳。

    直到乐康哭累后睡去,她才踏着沉重的步子,在花园里信步走了起来。

    她该怎么办呢?

    凤玲珑紧握双手,想着能够两全其美的办法。

    片刻后,她眼睛突然一亮!

    有了!

    “我可以让秦落玉杀了乐家父子,然后再复活乐家父子,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凤玲珑眸色晶亮,璀璨如星辰。

    这样一来,既让秦落玉报了血海深仇,又给乐康保住了世上仅剩的亲人。

    凤玲珑正为这个念头而眼神熠熠发亮时,上古功德镯因为听见她的喃喃自语而嗤笑出声:“好个小丫头,倒是挺圆滑的!”

    凤玲珑微微一愣,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上古功德镯这一声嗤笑里,带了点不屑的意味。

    “小镯子,我这么做没犯规吧?”凤玲珑淡淡蹙眉。

    “犯规倒是没有。”上古功德镯语气懒洋洋地,仍旧带着一丝不屑:“不过,小丫头未能明白这整件事情的真正精髓,我替三界前途感到担忧啊!”

    呃?凤玲珑怔了,整件事情的真正精髓?

    “小镯子,我不懂。”凤玲珑老老实实承认,她这回是真心蠢了,没想明白上古功德镯的话中深意。

    上古功德镯淡淡沉吟了一下,问道:“小丫头想出这个法子,是因为既想顾全情谊,又想顾全爱情,我说的没错吧?”

    凤玲珑眸色微微一闪,应该可以这样说吧?

    于是她点了点头:“是。”

    这是人之常情,她肯定想两者兼顾。

    她既不想不救赫连玄玉,也不想伤害到乐康,对不起当初乐康对她的一片真诚。

    “呵呵,小丫头。”上古功德镯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带着声色俱厉的味道:“你可曾想过,乐家父子为何该杀?你又为何帮秦落玉报仇雪恨?难道,仅仅是因为你要救赫连玄玉?”

    凤玲珑大大一愣。

    上古功德镯提起来,凤玲珑当然知道其中道理。

    乐元搏迫害耿直好友,害得秦家家破人亡,乐政悔婚在前,糟蹋秦落玉在后,最后更是联手将秦落玉推入火坑,沦落风尘。

    这种种,让两人都是死有余辜。

    “我帮助秦落玉……”凤玲珑迟疑了一下,道:“的确只是为了救我丈夫。”

    上古功德镯面前,凤玲珑不会撒谎。

    她没有什么救世的心态,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怜悯与同情心,她只想救她的丈夫而已。

    经历三世为人的凤玲珑,从来只护短,却不会多管闲事。

    世上受苦受难的人那么多,她凤玲珑管得了几个?她不是救世主。

    “哈哈哈!小丫头果然爽快!”上古功德镯大笑起来,笑完却语重心长:“如果你只是凤玲珑,那么你可以眼里只有你丈夫。但你不是。”

    但她不是?凤玲珑微微蹙眉。

    如果她不止是凤玲珑,那她又是谁?

    上古功德镯呵呵一笑:“小丫头,继续努力吧!否则的话,你即使复活了那赫连玄玉,将来也是麻烦多多呢!”

    上古功德镯的话,让凤玲珑心中震了震。

    这是……什么意思?凤玲珑美眸中出现一丝迷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