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0章 魔界下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古功德镯的话,让凤玲珑彻夜未眠,翻来覆去想了一整晚。

    第二天一早,凤玲珑就快速洗漱完毕,前去见乐康了。

    凤玲珑并不笨,上古功德镯一番提点,让她明白了一些以前不曾想过的。

    也许,在秦落玉一事上,她是冷血了些。

    “姐姐,你是不是有决定了?”乐康乖乖地坐在凤玲珑面前,他心思单纯,更容易看清楚人心。

    所以,他已经知道凤玲珑找他,一定是对他爹还有哥哥的事情,作出决定了。

    凤玲珑凝视着乐康纯净的小脸,这张脸,有那么一瞬让她会想到萧郎。

    那个为她牺牲的少年郎,干净得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比得上。

    凤玲珑心思恍惚了一会儿,才淡淡一笑,说道:“乐康,我很感谢你当初对我伸以援手过,我可以答应你其他事情,但唯独你爹和你哥哥的事情,我不能答应你。”

    乐康一下子脸色刷白:“为什么?”

    凤玲珑抿了抿唇,摇头:“因为他们欠秦落玉的。”

    乐元搏和乐政,欠秦落玉的太多太多了。

    秦落玉半辈子毁在两人手里,其中的酸楚痛苦,又岂是旁人能体会的?

    昨晚凤玲珑想了很多,也想到了自己,当年她不过是被轩辕南斩首罢了,她便恨轩辕南入骨,何况秦落玉那种遭遇呢?

    将心比心,便能感同身受。

    “可是我……”乐康被凤玲珑这一句话,说的词穷了。

    饶是乐康单纯,也知道凤玲珑这句话一点都没错:他爹和他哥哥的确对不起秦落玉。

    秦落玉的遭遇,早上他已经听朦雨说过了。

    他也听得哭了,实在想不到他爹和哥哥会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

    可是,那毕竟是他的爹还有哥哥啊!

    “别可是了。”凤玲珑揉了揉乐康的脑袋,笑意很浅很淡:“就算你不谅解我,我也还是要将你父亲与你哥哥交给秦落玉处置。”

    而如果秦落玉不原谅乐元搏和乐政,她也将永不复活这两个人,尽管那对她来说易如反掌。

    “姐姐……”乐康眼泪又掉下来了,还想央求凤玲珑几句。

    但,凤玲珑拨开了乐康的手,转身走出了房间。

    “姐姐……”乐康赤红星眸中盈满泪水,咬住下唇低声呜咽。

    凤玲珑走出乐康的房间,直接找到了秦落玉。

    秦落玉看着她冷冷一撇唇:“如果你是来替那两个畜生求情的,那么你可以趁早死心了。”

    秦落玉也一晚没睡,因为神界中那总挂着吊儿郎当笑容的男子来找过她,试探着问她能不能放弃仇恨。

    她直接回答了一句:除非我死!

    这让秦落玉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乐康与那神界女子交情匪浅,而乐元搏和乐政会因为乐康的关系,得到赦免。

    所以凤玲珑一来找她,她就率先呛声了。

    凤玲珑看着秦落玉恨意满满的眼睛,淡笑一声:“我是来告诉你,你可以去处置乐家父子了。”

    秦落玉一怔,看进凤玲珑眼里:“真的?”

    “这一次,没有谁会再阻拦你。”凤玲珑朝秦落玉伸出了手,笑容清浅。

    秦落玉看着凤玲珑那只素白纤细的玉手,眸光闪了闪后,不发一语将手放进了凤玲珑的手掌中。

    很快,凤玲珑拉着秦落玉飘至乐家父子被缚的空地前。

    秦落玉的匕首,再一次握在了手里。

    不过这一次,秦落玉看了凤玲珑很久,直到彻底相信凤玲珑是真让她来处置乐家父子之后,才目光变冷,握着匕首朝乐家父子走去。

    凤玲珑早已将结界撤掉,乐家父子此刻就如同砧板上的肉一样,簌簌发抖等待着秦落玉的匕首落下。

    秦落玉眼含憎恨,被糟蹋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她整张脸都显得有些扭曲。

    “乐、元、搏!”秦落玉一声厉喝,手起刀落,匕首深深扎进了乐元搏的胸口。

    但,又离乐元搏的心脏部位差了那么一截,并未一刀毙命。

    “啊!”乐元搏发出一声凄厉惨叫,浑身抽搐个不止。

    秦落玉猛地抽回匕首,竟在同样的位置。

    “乐元搏!乐元搏!乐元搏!”秦落玉每喊一声,手里匕首就往同样的位置再刺一刀。

    乐元搏凄厉的惨叫在整个庄园里响起,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凤玲珑静静地看着秦落玉发泄,并未出声。

    秦落玉没有杀死乐元搏,她刺了十几刀后,冷冷地持着滴血的匕首,站在乐元搏面前看他垂死挣扎。

    原来,秦落玉的真正目的,是看着乐元搏被毒折磨而死。

    那匕首上,淬了折磨人的毒,进入血液后会使得血液发黑,血管爆裂,全身充血而死。

    从秦落玉选的毒,就能看出她对乐家父子恨之入骨到了何种地步。

    “不!我不要!我不要!”乐政亲眼看着他爹乐元搏被毒折磨,痛苦抽搐到奄奄一息,顿时惊恐地尖叫起来。

    然而,秦落玉已经朝乐政举起了匕首。

    “不!落玉,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求求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乐政堂堂大小伙子,此刻竟痛哭流涕。

    若不是被神力束缚,恐怕他早已对秦落玉下跪磕头求饶了。

    秦落玉冷冷地看着乐政痛哭,本来冷极的眼神,忽然黯然。

    她惨然一笑:“乐政,当年我也这么求过你,你忘了吗?”

    乐政浑身一颤,脑子里竟不由自主想起了当年秦落玉在他身下凄厉哭喊的场景。

    “政哥哥,政哥哥不要啊……饶了落玉,饶了落玉吧……”

    那时候,秦落玉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含苞待放的年纪。

    她那么小……那么小……

    后来,她又为被卖进青楼而求他:“乐政,你杀了我吧!我求你杀了我……”

    不过,他只狠狠踹在她流血的脆弱之地,狰狞地告诉她:“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要你一辈子被男人糟蹋,被男人糟蹋到死的那一天!”

    乐政浑身哆嗦着,如果早知道会有报应,他当初说什么也不会那么对她的。

    毕竟,她也是他的青梅竹马啊!

    秦落玉眼眸冰冷刺骨,她猛地一刀扎进乐政肩胛骨下方,乐政惨烈地痛叫了一声!

    “我也那么惨烈地求过你,可你呢?你饶过我了吗?”秦落玉眼里没有丝毫温度,带毒的匕首在那骨肉相连之地狠狠地旋转。

    “啊!”乐政发出比乐元搏之前更加惨烈的哀嚎声,只因秦落玉对待他的手法,比对待他爹狠得多。

    乐政带给秦落玉的伤害,不但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秦落玉喜欢的第一个男人就是乐政,但乐政毁了她对爱情所有的渴望。

    秦落玉心里恨得最深的人,明显是乐政无疑。

    乐政的惨叫声一直在有限的空间里回荡,但却没有传出去,因凤玲珑神力阻挠。

    乐康那边,凤玲珑是不会让乐康看见或者听见,他爹和哥哥被秦落玉杀死的场景的。

    直到乐政咽下最后一口气,秦落玉眼底的血红才稍稍消散了些。

    凤玲珑目不转睛看着秦落玉。

    换做任何人,血海深仇得报之后必然会痛哭出声。

    但这种哭,算是真心的眼泪吗?

    凤玲珑不清楚,得秦落玉落泪后才知道算不算。

    然而,秦落玉扔掉了匕首,却并没有痛哭。

    秦落玉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她表情疲惫地朝来时方向走去。

    但没走出两步,她就朝地上瘫软而去,脸色白得有些吓人。

    “落玉!”易容后的赫连荀没忍耐住,一个箭步上前,将秦落玉软绵绵的身子搂在了怀里。

    秦落玉头脑一片空白,隐约听见有谁叫了她一声。

    但她还没想清楚,昏迷就侵蚀了她的思想,她昏倒在了赫连荀怀里。

    “我先抱落玉回房。”赫连荀一把将秦落玉打横抱起,匆匆对凤玲珑说了声后,立刻就飞身离开了。

    凤玲珑站在原地,回想着秦落玉报仇后的表情,心里微微‘咯噔’一声。

    既然秦落玉没哭,那就有可能是另外一种情况,报仇后失去活着的支柱,精神崩溃了。

    这样可不好。

    凤玲珑想了想,对朦雨吩咐道:“去看着赫连荀和秦落玉,一旦秦落玉醒来,立刻告诉她,赫连荀的真实身份。”

    朦雨一想就明白了:“凤姐姐要把计划提前?”

    “不错。”凤玲珑点头,并未解释更多。

    如果计划不提前的话,不知道秦落玉会出什么岔子。

    “好,我这就去。”朦雨点了点头,很快离开。

    此刻,魔界之中被天魔派往人界的两个大魔,终于找到了机会对秦落玉下手。

    凤玲珑却还在院中漫步,浑然不知情。

    赫连荀和朦雨两个,大魔轻而易举就让两人昏迷了。

    “你做什么?”白衣大魔拦住了黑衣大魔的举动。

    黑衣大魔举手似乎欲把昏迷中的秦落玉给杀了!

    “当然是杀了她,以绝后患。”黑衣大魔理所当然地说道。

    白衣大魔一听就否决了:“不行!天魔让我们做的是抽走她的泪魄,可不是要她的命。”

    “抽走泪魄可麻烦呢!”黑衣大魔显然有些想偷懒,不过一个人界女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白衣大魔有些忌惮地看了看门外,道:“如果我们对秦落玉下杀手,那凤玲珑很快会找上我们的。”

    “我们抽走这女人的泪魄,难道凤玲珑就不会找上我们?”黑衣大魔不以为然。

    白衣大魔摇头一叹:“那不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