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2章 你会为我落泪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衣大魔和黑衣大魔又怎么能猜到,他们的少主非但不反抗,甚至连抵抗都没有,直接挨了凤玲珑一剑呢?

    “爹,您为何要妨碍玲珑?”宇辰南一见泪魄果然在他爹手上,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凤玲珑的爹,神尊。

    赫连玄玉的爹,夏侯渊。

    他宇辰南的爹,宇辰杰。

    人神魔三界之主,响当当的大人物,但却总是以手段为难他们这些晚辈。

    难道是实力越强,心胸越窄吗?

    天魔看了宇辰南一眼,冷飕飕地一笑:“南儿,你给我记住:魔界,不需要心软和人性。”

    宇辰南淡淡一笑:“爹说过很多次了,我只需要有魔性就行了。”

    “没错!”天魔倨傲地抬起下颚,人性?那是什么东西?也就一些妇道人家总会挂在嘴边!

    就像那瑶池女神一样。

    “那如果我逆天弑父,算不算魔性十足?”宇辰南冷笑一声,说出大逆不道之话。

    白衣大魔和黑衣大魔吃了一惊,随后又在心中暗暗笑开:这怎么可能嘛?天魔可是魔界最强大的魔!这位少主还是太嫩了。

    宇辰南的话,让天魔也瞬间为之一愣。

    但很快,天魔握紧秦落玉的泪魄,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

    宇辰南一瞬不瞬地盯着天魔,他的生身父亲。

    天魔大笑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合拢张开的嘴巴,魔气森森地盯着宇辰南,阴嗖嗖地道:“只要南儿有这本事,爹心甘情愿赴死!”

    那样,魔界就多出一位旷古魔君了。

    只要能让魔界发扬光大,他宇辰杰死又算得了什么?

    宇辰南在他爹萦绕魔气的双眸里,看见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不禁深深感到懊恼。

    曾经,他也是这样,把江山看得比性命还重。

    但如今,他已经不觉得江山有那么重要了,他想要的是一份相濡以沫的爱情。

    可惜最适合他的那个女子,已经是别人的妻。

    “爹,把泪魄给我吧。”宇辰南叹了口气,朝天魔伸出手:“如果神尊知道爹干扰玲珑救夫,神魔两界一定会发生动乱的。”

    天魔攸地握紧拳头,随后又冷笑了一声:“赫连玄玉此次复活非同小可,你以为神尊愿意让赫连玄玉复活吗?”

    宇辰南眼里闪过一丝迷惑:“爹,您这话什么意思?”

    神尊如今不是已经认了凤玲珑这个女儿?既然如此,神尊怎么还会拆散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呢?

    “哼!”天魔重重一甩袖,没有多说什么,只冷冷道:“你若不信的话,拿着这封信去见神尊,神尊肯定会和爹有同样的想法。”

    天魔甩袖时,一封信飞了出来。

    宇辰南下意识地接过,只是那信上贴了封口,他无从得知信的内容。

    “如果神尊不是和爹一样想法呢?”宇辰南不知道他爹为何这般笃定,问道。

    天魔冷冷一笑:“那你就回魔界来,我将泪魄给你,让你还给凤玲珑去!”

    天魔根本不信,神尊会为了区区一个凤玲珑,让神魔两界再次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宇辰南心里一声‘咯噔’,他爹赌得这么大?

    到底,信上说了些什么?

    看着天魔的背影半晌,宇辰南咬咬牙,转身准备前往神界见神尊。

    “记住:不得拆开信封,否则你我约定作废。”天魔的声音,冷冽从宇辰南背后传来。

    宇辰南脚步微微一顿,片刻后答了个‘好’字,大步走出了魔殿之外。

    宇辰南很快到了神界。

    接待宇辰南的是赫舍里宸,赫舍里宸听说了宇辰南的来意,看了一眼宇辰南手上印着‘神尊亲启’字样的信,沉吟一下后道:“你在此稍等。”

    赫舍里宸的视线,在触及宇辰南肩头那道明显的剑伤后,微微凝了一下。

    “多谢神者。”宇辰南不着痕迹地将之前穿上的外袍拢了拢,虽然这并没有遮挡住沁出来的鲜血。

    赫舍里宸转身进入神殿,很快又折返回来,对宇辰南道:“去神殿吧,神尊在神殿内等候。”

    宇辰南点了点头,很快随赫舍里宸进入神殿。

    不过,宇辰南进入神殿的时候,神尊并没有在神殿内等候。

    但宇辰南见怪不怪,毕竟神尊是什么身份,不可能在神殿内等他宇辰南的。

    宇辰南站了许久,神尊才姗姗来迟。

    宇辰南已有多日未见过神尊,如今再见,他觉得神尊眉宇间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愁意。

    “神尊,我爹派我给神尊送信,想听听神尊的看法。”宇辰南开门见山,双手举起带来的信封。

    神尊凤眸凝了一秒,淡淡抬手,一道神力一吸,宇辰南手上的信封就朝神尊飞了过去。

    神尊慢悠悠打开信封,如同在拆开一件最完美的杰作。

    不过,等神尊开始看信上内容时,瞳孔颜色就微微加深了。

    宇辰南站在下方,暗暗打量神尊脸色。

    赫舍里宸并未离开,此刻就也看着神尊变脸,心想不知何事,能让堂堂神尊变了脸色。

    信的内容并不太长,神尊一目十行地看完,攸地一扬手,一道神火焚了信纸。

    “我看完了。”神尊淡淡道,脸上已经丝毫不见之前的异样。

    宇辰南当然知道神尊看完了,但这不是重点。

    “神尊有何看法?”宇辰南问道。

    神尊淡淡一笑:“你爹希望我有什么看法?”

    宇辰南凝视思索片刻,终于开门见山:“我爹想知道,神尊会不会和他一样,反对赫连玄玉的复活。”

    反对赫连玄玉复活?赫舍里宸微微蹙眉,天魔那家伙搞什么鬼?竟然反对赫连玄玉复活……

    神尊眸色微微一默,片刻后扬起了那完美倨傲的下巴,淡淡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

    “我为何要反对赫连玄玉复活?”神尊妖娆眸色一瞥宇辰南眼里闪过的喜色,“他是我神界的女婿,不是吗?”

    宇辰南精神瞬间一振!

    “神尊果真不反对?”宇辰南想再确认一次,然后再将这话原封不动地带回去给他爹。

    这样一来,秦落玉的泪魄,他爹就不得不给他了。

    而他,可以带着泪魄去人界见凤玲珑了。

    “不反对。”神尊看着宇辰南,隐约猜到了什么,美丽唇角笑容越发深了。

    宇辰南露出温润如玉的笑容,如释重负:“谢谢神尊,那么我回魔界复命去了。”

    说完,宇辰南深深一躬,毅然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宇辰南一走,赫舍里宸便捺不住地上前询问:“神尊,那天魔在信上说什么?”

    为何宇辰南会问神尊,是否反对赫连玄玉复活?

    最关键的是,天魔为何反对。

    神尊淡淡瞥了赫舍里宸一眼,慵懒随性地起身:“此事与神者无关,莫要过问。”

    赫舍里宸一脸郁闷地看着神尊飘然远去,心里如有一只猫爪子在抓着。

    却说神尊离开了神殿后,去了诸神山顶眺望三界。

    站在诸神山顶,神尊俊美面容微微浅笑,一头如墨青丝随风飘扬。

    这是他一手掌握的江山。

    三界之中,莫有敢与他神景星作对者。

    不过,现在这一切也不再那般重要了,不是吗?

    神尊站了没多久,一条娉婷人影悄然靠近。

    闻到那记忆中深深熟悉的清香,神尊眸色微微发亮。他从容转身,扬起美丽笑容看着那走近的女子:“瑶儿。”

    瑶池女神看见神尊久违的释然笑容,心底微微一失落。

    他为何高兴?怎么她再看不出来了呢?

    瑶池女神走到神尊面前,看了一眼诸神山下的景色,淡淡道:“听说宇辰南来见过你了,还和玄玉有关。”

    赫舍里宸自然什么都不会瞒着瑶池女神的。

    神尊浅浅一笑,伸手拂过瑶池女神耳畔,替她拢好那一丝在风中微微凌乱的青丝。

    瑶池女神有一瞬间想躲开,但看着神尊温润俊美的笑容,一时心软,没有偏头。

    神尊眸色愈发温柔:“是的,瑶儿,宇辰南带来天魔的亲笔信。”

    赫舍里宸不会瞒她,他更不会。

    “信上说什么了?”瑶池女神直觉里认为,和她女儿玲珑有关,更与她女婿玄玉有关。

    神尊淡淡一抿唇,片刻后眸色看向远方朦胧的三界:“天魔不知从何看见异象,将来这三界,会由赫连玄玉主宰。”

    瑶池女神眸色微微一凝,这……

    瑶池女神也早知道赫连玄玉并非池中物,但绝没有想过赫连玄玉有朝一日能主宰三界。

    在瑶池女神心目中,神尊才是三界之中最强大的人,也是天命所归之人。

    当年的神迹,不是写好了宿命的篇章么?

    “玄玉是我们的女婿,由他主宰这三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景星认为呢?”瑶池女神还不确定神尊的具体想法,如今她神力丧失,已经不再那般敏锐,也看不透这个男人了。

    神尊修长手指往上,宠溺地揉了揉面前女子一头青丝,见女子终于忍不住侧头躲过,眸色瞬间微微一黯。

    下一刻,神尊神色自如地收回手,看着三界江山,一声轻笑:“是,没什么不同。”

    瑶儿,你那般维护玄玉,若将来有一日,我死在玄玉手上,你会为我落泪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