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6章 下一记猛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落玉蹙了蹙眉,难怪凤玲珑会一个人出现,原来玄王殿下遇到了麻烦。

    不过,到底是什么样的麻烦,会令凤玲珑眼中出现悲伤的情绪呢?

    秦落玉握着水杯,仍旧是不敢多问。

    “落玉,如果赫连荀死了,你会伤心吗?”凤玲珑侧眸,看着秦落玉,一字一顿地慢吞吞问道。

    ‘砰’!

    秦落玉手里紧紧握着的水杯砰然落地,碎了一地,地面湿答答的。

    “二公子他……他不会有事的。”秦落玉自己都没发觉,她语气有些发颤。

    凤玲珑看见秦落玉这副模样,心下已经了然。

    她想,她知道该怎么得到秦落玉真心的眼泪了。

    也许法子有些苦逼,但若能逼出秦落玉的真心,又能让赫连荀抱得美人归,倒也算值得的。

    “哦,我随口一问而已,不用放在心上。”凤玲珑淡然一笑,像是没看见碎裂在地上的杯子。

    秦落玉努力镇定心神,想到赫连荀为她所做的,她想相信却又不敢,总觉得一切如同梦境一般那么不真实。

    半晌,秦落玉才勉强一笑:“我能问问,你方才为何悲伤吗?”

    凤玲珑侧了侧眸,浅笑:“因为他不在我身边。”

    秦落玉怔了一下,没来由想到了赫连荀。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在她身边呢!

    “我很后悔,当初为何不对他好一点。”凤玲珑葱白手指,淡淡滑过腕间上古功德镯,“如果我对他好一点,现在就不会这么难受。”

    凤玲珑说的是从前很远很远的时候,那时她对赫连玄玉不够好。

    但她的话,却对秦落玉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是吗?会后悔没对他好一点?”秦落玉喃喃自语,眸色微微失神。

    凤玲珑幽幽叹气:“是的,后悔没对他好一点,等他出事后才追悔莫及。虽然我可以救他,但他仍旧受了苦,我心疼。”

    秦落玉抬眸,看着凤玲珑,很想问那位玄王殿下到底怎么了,但又觉得这件事不该问,她便忍住了。

    这时候,朦雨‘砰’地一声撞开了房门,直接冲进来叫道:“凤姐姐!不好了!赫连家主派人把二公子抓起来了!”

    “什么?”秦落玉脸色一下子刷白,瞬间站了起来。

    凤玲珑也起了身:“怎么回事?”

    朦雨苦恼地抓头,郁闷道:“也不知怎么落玉姑娘在这儿的消息走漏了风声,赫连家主方才派了好多斗者,先把二公子给抓走了。”

    凤玲珑眸色闪过一丝亮光,真是不用她来安排,机遇就自己降临了呢。

    她侧眼看了看秦落玉眼中的担忧和惶急,心下暗暗笑了一声。

    “赫连家主是二公子的父亲,想必不会出什么事,不用管了。”凤玲珑故作淡定地坐了下去。

    朦雨一愕,什么?凤姐姐竟然不管?

    “可是凤姐姐,看那架势,二公子似乎要挨打啊!”朦雨还是挺担心的,她觉得赫连荀是个不错的男子呢。

    “打也是赫连家主这当父亲的打,理所应当,我们怎么管?就让二公子挨一顿打好了。”凤玲珑淡淡一端水杯,慢条斯理喝了起来。

    朦雨还没出声,秦落玉就忍耐不住了。

    她快步走到凤玲珑面前,蹙眉道:“我们去赫连府看看好不好?”

    凤玲珑抬眸,似笑非笑看向秦落玉:“赫连家主为了什么抓二公子,落玉你应该很清楚。此刻你去赫连府,不是火上浇油么?”

    “我……”秦落玉瞬间被呛声,说不出话来了。

    但那张粉白粉白的小脸上,出现了一丝挣扎与犹豫,还有不舍与心疼。

    她该怎么办呢?二公子会被打得很惨吧?

    “算了,看落玉这么担心,我就带落玉去看看好了。”凤玲珑笑了笑后便起身,拉着秦落玉朝外走去。

    开什么玩笑?如果不带秦落玉去赫连府的话,这场戏还怎么继续下去?

    秦落玉倒是有些不自然,小声道:“我没有担心……”

    她只是觉得,赫连荀帮了她那么多,她总该知恩图报的。

    “是,你没有担心,担心的人是我。”凤玲珑挑了挑眉,不由分说拉着秦落玉掠向赫连府。

    赫连府内,赫连荀被五花大绑,跪在了厅堂里。

    赫连家主一脸冰霜,手中端着的茶杯被五指紧紧扣住,显然怒火不小。

    他盯着赫连荀看了许久,才狠狠地将手中茶杯砸向地面。

    ‘砰’!

    水花四溅,茶杯碎片也朝四面八方飞去。

    有几片,划伤了赫连荀的脸颊。

    “赫连荀,你翅膀硬了啊!”赫连家主怒火滔天地站了起来,指着赫连荀的鼻子,气急败坏:“你竟敢把那个贱女人从青楼里赎出来,还养在宅子里!”

    赫连荀眸色微微一闪,替秦落玉辩解道:“落玉不是贱女人,她只是命苦,被人陷害。”

    ‘啪’!

    赫连家主气急败坏地上前,狠狠给了赫连荀一个耳光!

    “逆子!你是赫连府的长子,你何等身份,岂能和这样的女人混在一起!”赫连家主声色俱厉。

    赫连荀被打得嘴角溢出了鲜血,他见他父亲盛怒当头,便闭了嘴,没再为秦落玉说话。

    此刻,凤玲珑刚好带着秦落玉赶到,但两人身形都被隐去,赫连府的人都看不见二人。

    “你现在给我发誓,以后再不见她,和她一刀两断,并接受我给你指的婚事。”赫连家主冷冽威严地要求。

    赫连荀淡淡抬眸:“抱歉,父亲,我做不到。”

    “逆子!”赫连家主再一次气极,‘啪’地又给了赫连荀一个耳光。

    被隐去身形的秦落玉瞳孔狠狠一缩,不光是为赫连荀被打,也为赫连荀那声坚定的‘我做不到’。

    他宁可触怒他父亲,也不愿跟她一刀两断吗?

    秦落玉眼眶有些微微地发涩。

    凤玲珑在一旁瞧得分明,心情略有些紧张。

    只要秦落玉落下真心的眼泪,她第二滴眼泪的任务就可以完成了。

    不过,秦落玉终究是没有落泪,她只是眼眶有些红。

    凤玲珑轻咳了一声,继续看着厅堂内,她相信过不了多久,秦落玉一定会落泪的。

    此刻,赫连家主已经被赫连荀激怒了,只因赫连荀说什么都不肯和秦落玉一刀两断。

    “父亲,我会娶她为妻,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女人。”而赫连荀说出的这句话,才是彻底惹怒赫连家主的导火索。

    “畜生!逆子!”赫连家主被气得脸色发青,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而秦落玉,听见赫连荀这句话,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她残花败柳之身,怎么可能做堂堂赫连府二公子的妻子?

    可是,他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说的是那样理直气壮,几乎让她怀疑这一切都是梦境……

    “来人!给我打!给我狠狠地打!”赫连家主暴怒地坐回主座,又一只茶杯被摔了出去。

    被命令的斗者们面面相觑一下后,不得不上前,将赫连荀按在了地上。

    家法已经准备就绪,赫连荀连挣扎一下也不曾,咬牙趴在地上。

    很快,劈哩啪啦的板子声响了起来,皮肉被打得砰砰作响。

    只不过片刻的功夫,鲜血就流了出来。

    秦落玉睁大眼睛,瞬间要出去救赫连荀,但却被凤玲珑一把拉住了。

    “放开我,我要去救二公子!”秦落玉着急地眼眶都红了,用力挣扎。

    凤玲珑淡淡一笑:“你不想看看,二公子对你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吗?”

    秦落玉心口一紧,无端的不信任又冒了出来,竟被凤玲珑轻易地说服了。

    凤玲珑见状,嘴角一勾:还是不信任啊,要不然就不会真想看赫连荀能坚持多久了。

    既然如此,她来加点猛料好了。

    好歹赫连荀也是赫连玄玉曾经的‘弟弟’,她总不能让赫连荀吃太多苦头。

    于是,凤玲珑悄然一道神力弹了过去。

    瞬间,赫连荀身下鲜血哗啦啦流了一地,而赫连荀也在发出一声闷哼后,头一歪,垂了下去不动了。

    “二公子!”秦落玉紧紧抓住衣襟,眸中全是惊恐。

    不会……不会出事吧?

    “家主,二公子好像不行了!”执行家法的斗者语气颤抖了,他只是负责打人,可担不起杀害二公子的罪名啊!

    赫连家主听了,刚开始不信,但转过头去看赫连荀的情况时,却被瞬间吓住了!

    那是他的荀儿流的血吗?怎么会流了那么多?

    “荀儿!”赫连家主这次是真吓到了,他三两步奔到赫连荀面前,急忙解开了赫连荀身上的绳子,将赫连荀抱在了怀里。

    “荀儿,荀儿你怎么样?快醒醒,快醒醒!”赫连家主用力掐赫连荀的人中,但赫连荀完全没有反应。

    旁边那斗者,颤巍巍伸出手指,在赫连荀鼻间探了一会儿,吓得‘扑通’一声腿软跪了下去:“家主!二公子没、没气儿了!”

    “胡说八道!”赫连家主一声怒喝,这才打了几板子,他的荀儿怎么会死?

    但当赫连家主伸手也去探赫连荀的鼻息时,脸色唰一下就白了。

    怎、怎么会?真的没气儿了……

    “荀儿!”赫连家主大叫了一声。

    整个赫连府顿时慌乱起来,请药师的请药师,下跪的下跪,乱作一团。

    至于秦落玉,早已被吓傻在当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