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9章 三月身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找月清尘并不困难,月清尘一直在禅宗台,和风瞿人呆在一起。

    禅宗台台主也在,朦雨直接找上了门。

    “月清尘,凤姐姐身体不舒服,你快跟我到轩辕皇城去!”朦雨一看见月清尘,立刻直奔主题。

    月清尘一惊,原本淡然的神色消失无踪。

    他顷刻间起身,大步走向朦雨,语气沉沉:“走!立刻带我去见王妃!”

    朦雨一呆,这家伙也太心急了吧?

    “凤姐姐也没什么大碍,凤姐姐只是……”朦雨也不想让月清尘那么担心,犹豫了一下后才小声说道:“只是好像有身孕了。”

    一句话,石破天惊般,一下子炸得在场三个男人回不了神。

    有身孕?

    神界公主有身孕了?

    赫连玄玉的骨肉?废话!当然是赫连玄玉的……

    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赫连玄玉现在没复活啊!

    这下子,连风瞿人都坐不住了,他起身,语气凝肃:“我也去。”

    这么大的事情,他必须弄个清楚。

    不但风瞿人坐不住,连禅宗台台主,也跟随众人一同去了轩辕皇城。

    几人一同找到凤玲珑时,凤玲珑还在青楼里头。

    上古功德镯已经指认了第三个任务目标,而凤玲珑看着那哭得一塌糊涂的柔弱姑娘,一脸黑黑,完全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要眼泪?这小姑娘不是一直在哭吗?

    不过,这些眼泪可没有一滴是真心的。

    司空湛花钱买通老鸨,才从老鸨口中得知,这名花魁叫怜儿,容貌姣美,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柔弱感。

    不过,由于从小饱受凌虐,她对一切事物都感到害怕,极爱哭泣。

    一点声响,哪怕只是大一点声音的咳嗽,都会将她吓哭。

    更别说接客了。

    本来男人应该对这种女人没什么兴趣的,但偏偏怜儿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让男人看见她哭,反而更兴奋,会更加倍地蹂躏她。

    久而久之,怜儿的回头客超级多,当之无愧成了这家青楼的花魁,头牌。

    此刻,由于凤玲珑一行人强行闯入,怜儿正簌簌发抖,眼泪哗啦啦如小溪般跟着脸庞流。

    凤玲珑、司空湛完全言语不能,而他们看了怜儿多久,怜儿就哭了多久。

    至于兵魍,由于那一身冰冷的生人勿近的气息,更是令怜儿吓得离他最远,压根不敢看兵魍一眼。

    “凤姐姐,我把月清尘找来了。”朦雨无法理解地看了那哭得一塌糊涂的姑娘一会儿,想到正事,赶紧拽了拽凤玲珑的衣袖。

    凤玲珑这一次并没有易容,反正她们几个在轩辕皇城已经引起注意了。

    就算易容,也很容易被看出身份来。

    怜儿只有看向凤玲珑的时候,眼里的惊惧害怕才没有那么强烈。

    凤玲珑看了双眼红肿的怜儿片刻,淡淡对老鸨吩咐:“从今天开始,怜儿姑娘不再是你青楼的人,开个价钱我要给怜儿姑娘赎身。”

    老鸨一听竟然有人要给怜儿赎身,想到怜儿的赚钱能力,她顿时一副为难的模样:“这可不行啊!我和怜儿如亲生母女,她若……”

    老鸨话还没说完,凤玲珑就一记冷眼射了过去。

    母女?有逼着女儿接客,自己开心数钱的吗?禽兽母亲还差不多。

    “司空,这里交给你了。”凤玲珑眼里闪过一丝讥诮,却也懒得和一个老鸨计较什么,便让司空湛上前去解决事情了。

    “嫂子放心吧,待会儿就把怜儿姑娘带回玄王府去。”司空湛看着凤玲珑转身离开的背影,笑嘻嘻扬高声音。

    老鸨当场傻了眼,什么?玄王府?

    “喂,你是没长眼睛还是怎么?不认识我嫂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神界公主,玄王府那位玄王妃啊?”

    凤玲珑等人走后,留下司空湛一人来解决怜儿赎身的问题,司空湛决定给这个不长眼的老鸨一个教训。

    钱他不会少给,但非得整整这老鸨才行。

    “玄王妃?神界公主?”老鸨脸色一白,猛然间想起来坊间传闻了,顿时双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她得罪大人物了啊!

    “知道不?我嫂子可以让你先死,死了再继续折磨你灵魂。”司空湛摸着下巴,用最恐怖的话语来吓老鸨:“或者的时候就拔你舌头啦,等你死了就让你下油锅啦,对了好像还可以用神火焚烤你的灵魂,啧啧,那销魂滋味儿……包你爽翻天!”

    老鸨被司空湛吓得快晕过去了,至于一旁的怜儿姑娘,也听得双眸写满惊恐,眼泪流个不停。

    在司空湛吓唬老鸨的时候,凤玲珑已经和月清尘等人回到了玄王府。

    玄王府正厅里,各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如果凤玲珑真的有身孕了,那这件事可就相当让人头疼了。

    毕竟现在赫连玄玉没复活啊!

    风瞿人按了按发疼的眉心,眸中闪过一抹无奈。

    没人不疼凤玲珑,谁也不想凤玲珑受这种苦:挺着大肚子救夫,还要忍受分娩的苦楚。

    若是赫连玄玉醒来,一定会自责到死。

    “王妃,我替王妃把脉吧。”月清尘站了许久,虽然心中不愿面对那最坏的结果,但这么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他终于开口。

    凤玲珑心中倒没有其他人那么多担忧,反而她还有些淡淡的欢喜。

    刚看到秦落玉给赫连荀生的孩子,她就似乎有喜了,这不是上天给她的补偿么?

    至于赫连玄玉不在她身边……虽然有所遗憾,可她也还是会因为有了他的骨肉而觉得欢喜啊!

    “好。”凤玲珑强自镇定,伸出雪白皓腕放在座椅扶手上,随意撩起了衣袖。

    月清尘上前一步,行了个礼后伸出手去,双眸微眯,替凤玲珑把脉。

    刚搭上那有力的脉象,月清尘眸色就一紧:果然是喜脉!

    众人都没错过月清尘神色一瞬间的变化,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

    不会吧?真的有身孕了?

    凤玲珑一瞬不瞬地看着月清尘,等待月清尘的结论。

    月清尘不死心地探脉许久,久到若赫连玄玉在此,一定会醋劲儿大发了,才长长叹了一口气,松开手退后。

    “恭喜王妃,王妃已有三月多的身孕了。”月清尘无奈地说出诊脉结果。

    凤玲珑一听,提着的心放下来,笑得一脸柔和,双手覆上了平坦的小腹。

    这阵子太忙了,以至于她都没去注意葵水没来的事情。

    若不是司空湛无意的一句话,只怕她还要过阵子等肚子大起来才会发现呢!

    恭喜?各人脸色都很无奈。

    本来是件该恭喜的事情,如果赫连玄玉在的话。

    可是,现在赫连玄玉的元灵已散,连散去了哪里都还不知道呢!

    眼看三四月已经过去,功德任务却还停留在第一个,这样下去岂不是等孩子出世,功德任务还没有满30,赫连玄玉还无法复活?

    “凤姐姐,这可在怎么办呢?”朦雨一脸忧心,既要完成功德任务,又要保胎,她凤姐姐会不会太辛苦了?

    凤玲珑好整以暇地往后一靠,淡淡挑眉:“什么怎么办?生呗!”

    这是她和赫连玄玉的孩子,第一个孩子。

    就算赫连玄玉不在她身边,她也可以把孩子生下来,一如既往的欢喜。

    只不过遗憾的是,赫连玄玉会错过孩子出生时带来的那种震撼,以及那种骨血相连的温暖感觉。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凤玲珑说得一点都没错,但他们心里还是觉得很心疼这个女子。

    她的身份,本该是被所有人捧在手心的宝,可一切种种却让她受了太多的苦。

    “王妃有喜一事,该让神界知道。”月清尘开口提醒。

    凤玲珑美眸一凝,半晌后点头:“清尘去传信吧,告诉我娘,我师父和师伯就行了。”

    其他人,譬如神尊,夏侯渊等人,不在她通知的范围内。

    凤玲珑眸中闪过一丝冷芒。

    月清尘心里很明白凤玲珑的意思,躬身领命:“是,王妃。”

    接着,禅宗台台主和风瞿人与凤玲珑关心叮嘱了几句,跟月清尘一同回神界去了。

    凤玲珑抚着小腹出神,眸中冷芒已褪,取而代之的一股母性的暖暖温柔。

    一阵哭声传来,令凤玲珑回神。

    她唇角撇了一下,那第三个任务目标,爱哭鬼来了。

    “嫂子!月清尘他们走了?”司空湛领着怜儿一进来,没看见月清尘等人,急忙问道。

    想当然,司空湛关心的不是月清尘他们走没走,而是月清尘给凤玲珑诊脉的结果。

    “嗯。”凤玲珑淡淡点头,随后扬唇一笑:“我有三个多月的身孕了,是我和玄玉的第一个孩子。”

    司空湛的嘴巴一下子张大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他这张乌鸦嘴……

    “怎么?司空似乎看起来不太高兴?”凤玲珑眨了眨眼,心情早就变得十分喜悦愉快了。

    凤玲珑逗弄的语气,让司空湛闹了个大红脸。

    他、他怎么会不高兴嘛……又、又跟他没什么关系啦……

    司空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挠头道:“才没有呢!我只是觉得赫连不在,嫂子很辛苦的。”

    凤玲珑勾唇一笑:“不辛苦。”

    给她的丈夫生孩子,怎么会辛苦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