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0章 喜讯不传某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司空湛看见凤玲珑眉梢喜意,顿时明白了凤玲珑的心情。

    他细细一想也是,那是赫连和嫂子的孩子,嫂子怎么会觉得辛苦?

    高兴还来不及吧?

    这么一想,司空湛心里便没那么担忧了。

    他将怜儿拉上前,对凤玲珑嘻嘻一笑:“嫂子,人我带来了。”

    怜儿被司空湛一拉,下唇一咬,又哭了起来,声音比刚刚还大。

    简直……魔音入耳。

    凤玲珑按了按太阳穴,天知道她最不喜欢老是挂着眼泪的女人了。

    难怪当初她为赫连玄玉的事情而伤心哭泣,她娘会狠狠骂她一顿,说她不配做凤仙瑶的女儿了。

    看着,的确很扎眼。

    不过,这是她的任务人选,看着扎眼也得完成任务。

    凤玲珑深吸一口气,放下手,对怜儿露出一抹浅浅笑容:“你知道我是谁吧?”

    怜儿虽然爱哭,却也不是完全不懂事,她当然知道眼前这个美绝人寰的女子,就是曾经的南部凤家废柴三小姐,现在高高在上的神界公主,凤玲珑。

    怜儿点了点头,却是一直啪嗒啪嗒害怕掉泪,不敢出声。

    对于未来的命运,怜儿的恐慌全写在眼里。

    凤玲珑一眼就知道,那老鸨没骗她,这个怜儿的确对周遭一切事物都感到害怕。

    正因为害怕,所以怜儿才会一直哭。

    凤玲珑对这种柔弱又胆小的女人其实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因为任务需要,可能她多看怜儿一眼也不会。

    但现在,她必须拿出十足十的耐心,来让怜儿至少变得像正常人一些。

    否则的话,她的任务难以完成。

    “怜儿,我比你大,你可以跟朦雨一样叫我凤姐姐。”凤玲珑伸手一指朦雨。

    怜儿泪眼朦胧地朝朦雨看去,朦雨嘴角一咧,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呜……”怜儿顿时被吓到了,退后了几步,低声又哭了起来。

    朦雨整个人石化了,她虽然没凤姐姐那么好看,可好歹也算清秀吧?有把人吓哭的资本吗?

    司空湛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惹得朦雨脸色黑黑瞪了他好几眼。

    凤玲珑有些无奈,但还是耐着性子招呼了怜儿:“怜儿,你过来。”

    怜儿睁大眼睛看着凤玲珑,不懂凤玲珑说的‘过来’,是什么意思。

    “到我面前来。”凤玲珑确实有些不耐烦了,她虽然还面带微笑,但绝美眼角已经沉了下去。

    凤玲珑面容绝美,笑容清浅,可她与生俱来有一种清冷孤傲的气势。

    此刻,这种气势展露无遗,令人看了不由自主产生一股臣服感。

    从来不敢主动靠近人的怜儿,脚步微微颤着迈了出去。

    走到凤玲珑面前之后,怜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眼泪立刻又从眼眶里打转,淌下了脸庞。

    不过,怜儿却惊异地发现她不敢像往常一样,因为害怕而缩成一团,或是尖叫逃跑。

    是因为……面前这个女子的气势,太逼人了吗?

    怜儿有些无助地掉着眼泪,整颗心脏都因为害怕恐惧而抽紧。

    凤玲珑满意地看着听话走上前的怜儿,同时也没有错过怜儿颤抖的身躯。

    她淡淡伸出手,毫不给人抗拒机会地握住了怜儿身侧,那紧紧揪住衣角的手。

    怜儿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惊恐地看着凤玲珑。

    从她长大之后,不是……不是只有男人会欺负她了吗?难道这个美丽的女子……也会像那些男人一样,以欺负她,听她惨叫为乐?

    怜儿害怕到了极点。

    凤玲珑看见怜儿的情绪变化,无语望了望天。

    来道雷劈死她吧!她受不了这位林黛玉式的姑娘了!

    严格来说,林黛玉还没怜儿这么柔弱呢!

    但凤玲珑没有办法,她必须拿出十万分的耐心来对待怜儿。

    深吸一口气,凤玲珑起身,牵着怜儿朝厅堂外走去:“怜儿,我带你出去走走。”

    凤玲珑想着,或许没有这么多人,怜儿会觉得安全点。

    事实证明凤玲珑的确没想错,当怜儿被她牵着离开厅堂,来到花园里时,怜儿的眼泪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多了。

    周遭除了树木花草,便只有凤玲珑和怜儿两个人。

    怜儿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她看了看凤玲珑依旧牵着的她的手,细软红唇咬了咬,也没敢出声反驳。

    尽管,那手心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如果不想让我牵着你,你就直接告诉我。”凤玲珑侧眸,将怜儿的心事全看在眼里。

    她冲怜儿淡淡笑着,语气同样淡然,先前清冷的气势消失无踪。

    怜儿一怔,直接告诉她?

    这……

    很明显,怜儿不敢。

    凤玲珑瞥了怜儿一眼,淡淡道:“既然不说,那就这么牵着吧。”

    凤玲珑索性把怜儿拉到了花园中的石凳上坐下,两个姑娘的手一直紧紧牵着。

    汗水,主要是怜儿的汗水,湿了两人的手掌心,黏黏的非常不舒服。

    最不舒服的,就是怜儿了。

    她被人打过,被人虐待过,被人欺负过,被人蹂躏过,但偏偏就是没被人牵过。

    这是怜儿第一次被人这么轻柔地牵着,没有疼痛,没有严厉,但多了一种让她陌生的感觉。

    怜儿很害怕,觉得这种感觉会让人沉溺。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凤玲珑稳坐泰山,比起耐性坚韧,一般人很少比得过凤玲珑。

    怜儿坐立难安,终于在夕阳出来时,声如蚊吟地开了口:“请……请你……放……开我……”

    刚一说完,怜儿眼泪就又开始打转了。

    凤玲珑知道也不能操之过急,便轻笑一声,放开了怜儿汗湿的手。

    “你看,说出来并不难,对吧?”凤玲珑掏出手绢,擦去自己手心的汗水后,扯过怜儿的手腕,将那手心的汗水也细细擦干了。

    怜儿吓得完全不敢动弹,任凤玲珑拉着她的手,直到凤玲珑再次放开她,她才怯怯地看了凤玲珑一眼。

    这个神界公主,给她的感觉很奇怪。

    和她以前遇到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很温柔,很……她也说不上来,总之不会像别的人那样,让她害怕到想尖叫,想大哭。

    凤玲珑接受怜儿的注视,片刻后起身。

    怜儿吓得一缩,浑身僵硬,泪花儿在眼眶里打转。

    凤玲珑瞅了怜儿一眼,撇嘴:今天就到此为止,循序渐进让怜儿接受自己吧!

    “我送你回房。”这一次,凤玲珑没有强迫去拉怜儿的手。

    怜儿被凤玲珑送回房后,一个人独处,眼泪这才停了下来。

    她不时到门口瞅瞅,又到窗口瞅瞅,确定四下无人后,情绪才渐渐安定下来。

    “凤……凤……姐姐……凤……凤姐姐……”怜儿对着铜镜,看着铜镜里那张小小薄薄的红唇,练习起这个称呼来。

    直到能够流利地喊出那一声‘凤姐姐’后,怜儿才怯怯地露出一抹浅笑。

    其实,她不讨厌凤姐姐。

    凤玲珑怀孕的事情,很快传回了神界。

    相较于月清尘和风瞿人的沉肃,瑶池女神及仙殿尊者得知此事后,一点都没有什么担忧的表情,刚开始的惊讶倒还是有的。

    月清尘看了十分郁闷,不禁问出声来:“夫人就一点不担心吗?”

    瑶池女神视线淡淡一扫:“我为什么要担心?这是喜事。”

    她要当外婆了,天大的喜事。

    “可主子现在还没有聚灵成功,而功德任务也遥遥无期!”月清尘不禁气闷,语气略沉了沉。

    也只有像月清尘这种真正关心凤玲珑的人,才敢在这等大人物面前大小声。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瑶池女神和仙殿尊者都是淡淡一笑,不会生气。

    “我想,你还不明白神身的特殊所在。”瑶池女神了然一笑。

    因为不明白,所以才会担心。

    月清尘愣了一下,神身的特殊所在?

    “夫人这话什么意思?”月清尘确实有些弄不懂了。

    瑶池女神刚要解释,却见神尊远远走来,顿时迎了上去。

    自从发现神尊的异样后,瑶池女神对神尊态度转变了一些,说不上好,但至少多了关心。

    “瑶儿。”神尊早就听说月清尘和风瞿人回来了,他知道两人去了一趟轩辕皇城,所以才过来看看,两人带回凤玲珑什么消息没有。

    当爹当到这份上,也是够了,明明一个瞬间就可以去看见女儿的情况,却要通过这些人来传信。

    “景星。”瑶池女神并不知道凤玲珑对月清尘的交代,一见神尊便浅笑通知了喜讯:“玲珑有身孕了。”

    月清尘神色一僵,糟了,王妃可是有意不通知神尊的。

    不过……月清尘默默看了一眼瑶池女神,心道是夫人说的,应该不关他的事吧?

    神尊大大怔了一下,随即喜悦染上俊美眉梢:“真的?”

    由于心情激动,神尊双手握上了瑶池女神的双肩,十指微微用力。

    瑶池女神笑着点头:“是真的,月清尘亲自去轩辕皇城诊脉的。”

    “好,好……”神尊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知道他快做外公了,真是高兴得很。

    仙殿尊者瞥了一眼神尊,淡淡道:“神尊,瑶儿如今没有神力护体。”

    神尊一怔,这才发现他抓着面前女子的力道,过重了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