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2章 残酷天魔父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球不是被毁掉了?”宇辰南压根不知道,天魔已经将神球复原。

    而他更不知道的是,天魔已经将神球,差不多快变成魔球了。

    “这你就不用多问了。”天魔淡淡道,“你只需要知道,梦茴是你亲生妹妹,而你必须要救梦茴就对了。”

    救夏侯梦茴?宇辰南心底有些发冷。

    夏侯梦茴曾经做过的事情,几乎把身边人得罪光了,尤其是凤玲珑和赫连玄玉。

    又因为夏侯梦茴擅闯神罚阵,赫连玄玉不能简单复活,害凤玲珑要吃那么多苦才能救赫连玄玉。

    这样的人,他怎么去救?

    而他要是救了,凤玲珑以后还能把他当亲人看待吗?

    宇辰南好不容易定下心神,才想起赫连玄玉,心头疑云仍然存在:“爹,如果我和夏侯梦茴真是兄妹,那么赫连玄玉又是谁所生?”

    “瑶池使女夜无蝶。”天魔冷冷解释道,“夜无蝶长相肖似瑶池女神,夏侯渊在当年神魔两界覆灭时将夜无蝶掳走,藏于至尊皇境。”

    天魔顿了一下,继续解释:“但夏侯渊后来练功走火入魔,误将夜无蝶当成了凤仙瑶,两人发生了关系,夜无蝶替夏侯渊生下了赫连玄玉。此事被宫从香知晓,瞬间将赫连玄玉与梦茴两颗神珠交换。当夏侯渊清醒后,便以为是宫从香替他生了赫连玄玉。”

    说白了,就是宫从香先有了宇辰南和宇辰梦茴这对龙凤胎,但她选择不让两个孩子出世,一直以神珠的状态带在身边。

    直到宫从香偷偷藏身于至尊皇境,意外发现夜无蝶被夏侯渊强占,生下一个儿子也就是赫连玄玉后,才产生了这种疯狂的念头。

    要知道,宫从香爱惨了夏侯渊,她是不顾一切都要做夏侯渊的妻子的。

    只可惜,即便宫从香做了种种手脚,最终夏侯渊一清醒,仍旧不会因为赫连玄玉这个儿子,对宫从香有任何夫妻情分。

    理清了一切,宇辰南瞬间觉得头痛欲裂。

    为什么?他们三人的身世竟然这么复杂,更倒霉的是他居然是夏侯梦茴的哥哥!

    “南儿,你现在知道梦茴是你同胞妹妹了,所以你知道你要做什么事情了?”天魔凝肃地看着宇辰南。

    宇辰南苦笑了一声:“我应该做什么事情?”

    救他妹妹宇辰梦茴?

    呵,笑话,他怎么救?

    天魔一声冷笑:“当然是救你妹妹梦茴。”

    “我救不了,也不会救。”宇辰南叹了口气,如果宇辰梦茴不是他妹妹,他可以说她死得太便宜了吗?

    以她做过的那些事情,无论怎么死都难消人心头之恨。

    天魔神色一下子冷厉了,他一把抓住宇辰南的领子,语气阴鸷:“你还惦记着那个凤玲珑?你别忘了,她已经是赫连玄玉的妻子,永远不可能和你再有任何交集!”

    堂堂魔界少主,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丧失本来的魔性,变得优柔寡断,妇人之仁?

    “我知道。”宇辰南淡淡一笑:“我也没有奢望她会再爱我。”

    如果他娘真的是宫从香,那么他真的是没脸再见凤玲珑了。

    他娘对不起瑶池女神,他后来又对不起凤玲珑。

    还有他爹,更是一切变数的始作俑者,连他妹妹梦茴都对不起凤玲珑。

    他们一家,都对不起凤玲珑一家。

    “这样最好!”天魔冷着阴鸷眼眸,松开了宇辰南,转过背冷鸷地说道:“你去和凤玲珑一同完成功德任务,你和梦茴血脉相连,完成任务时的功德便也算你一份。到时候,梦茴的元灵也能被上古功德镯聚回来。”

    不需要全部,只要有一点,他就可以复活他的女儿。

    天魔没有什么舐犊情深的感觉,他最看重的是宇辰梦茴的歹毒和血脉。

    作为魔界血脉,必须有宇辰梦茴这份歹毒与狠厉。

    宇辰梦茴是他宇辰杰的女儿,又继承了他的阴毒狠厉,再加上过人的美貌,也许将来会比宇辰南更适合接掌魔界。

    天魔眼里燃起一丝冷冷的笑意。

    宇辰南被天魔的命令震得浑身一震,竟然让他以梦茴哥哥的身份,去做那功德任务,以此聚梦茴之灵……

    不消问,宇辰南也知道定是那神球的预示。

    这一刻,宇辰南真有些憎恨那神球了,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爹,我做不到。”宇辰南挣扎许久,终是跪了下来。

    他不能再对不起玲珑了……

    天魔听见宇辰南的拒绝,并没有动怒,他早就猜到宇辰南会拒绝。

    天魔转过身,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宇辰南,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如果我说,凤玲珑没有你帮忙就无法完成功德任务,最后会死呢?”

    宇辰南一震,抬起头来,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会?为何玲珑没有他帮忙,便完不成功德任务,还会死呢?

    看出宇辰南的不信,天魔仰头哈哈一笑:“南儿你忘了,若她完成不了功德任务,上古功德镯便会要她的命!”

    宇辰南再次一震,这他知道,只是……她为何完成不了功德任务?

    “玲珑会完成功德任务的。”宇辰南语气坚定,像是说给自己听。

    玲珑有神魔灵识相助,她又有那么强大的神力,怎么会完成不了功德任务?

    不会的。

    “呵呵……”天魔森森一笑,在宇辰南面前蹲了下来:“南儿,我从神球中画面得知,凤玲珑完成功德任务,任何人不得给她提示,所以,神魔灵识早已自己选择沉睡。”

    什么?神魔灵识不能给她提示,所以沉睡了?宇辰南心头一震。

    “而现在,她正卡在第一个功德任务里。”天魔伸手拍向宇辰南的肩膀:“如果没有你帮助,这个任务她绝对完成不了。”

    宇辰南脸上浮现了浓浓的挣扎之色。

    玲珑,我该怎么办?

    我爹是在骗我吗?还是……你真的会有危险?

    “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你恐怕也不知道。”天魔‘慈爱’地摸了摸宇辰南的黑发。

    什么事情?宇辰南看见他爹诡异的笑容,背脊有些发凉。

    “凤玲珑已经怀有身孕。”天魔缓缓扩大嘴角笑容,诡异阴森:“她和赫连玄玉的结合,并未得到神石认可,这个孩子也是不被神界认可的。如果……”

    宇辰南早已被震得头晕目眩,又听天魔还有个‘如果’,更是额上冷汗直冒。

    如果什么?还有比玲珑的孩子不被神界认可更严重的事吗?

    天魔看着宇辰南焦急担忧的眼神,满意地笑了起来:“如果凤玲珑生产之时,也就是那孩子凝结成神珠之时赫连玄玉还没有复活,以父之血唤醒孩子,那么那孩子会反噬母体,成为魔婴。”

    宇辰南脸色瞬间苍白了,光是用想的,他便觉得那一幕恐怖异常。

    “这些,也都是神球的预示吗?”宇辰南艰难出声,黑眸闭了闭,旋即又睁开。

    “是的。”天魔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宇辰南:“所以现在,你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不肯救你妹妹,那么我就当没这个女儿,毕竟那魔婴降生,我也是喜欢的,哈哈哈哈……”

    张狂的大笑声响起,天魔转过身,大步流星离开魔殿。

    那刺耳的笑声,一直在魔殿里回荡,刺得宇辰南头昏脑胀。

    宇辰南一直跪在魔殿里,久久没有起身。

    天色暗了又明,明了又暗。

    连续多日过去,身在玄王府的凤玲珑仍旧对得到怜儿的真心眼泪没有丝毫头绪。

    怜儿是极容易哭的,但她的眼泪都是被吓出来的,根本谈不上什么真心。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凤玲珑问上古功德镯道:“小镯子,你说怜儿现在这么依赖我,如果我死了,她会为我落泪吗?这算不算真心的眼泪?”

    上古功德镯冷嗤一声:“小丫头就爱走捷径,又想投机取巧演戏骗人家小姑娘眼泪了是不是?”

    凤玲珑一阵心虚,但却还是厚着脸皮点了头:“对,我就是想这样!你就说算不算真心眼泪吧!”

    “不算。”上古功德镯懒洋洋地发出一声打呵欠的声音。

    凤玲珑郁闷了:“为什么不算?凭什么不算?”

    赫连荀‘死’的时候,秦落玉还不是哭了,也算真心的眼泪啊!

    凤玲珑有一瞬间怀疑上古功德镯是在故意刁难她。

    “因为你要是死了,那小姑娘一定是被你吓哭的。”上古功德镯哈哈大笑起来。

    凤玲珑怔了一下,顿时无言以对了。

    的确,以怜儿那简单的可怜的脑袋,极易害怕和恐惧的个性,一定想不到说为她的死讯而伤心,只会被吓哭。

    哎!她可真是悲催啊。

    凤玲珑正在郁闷时,月清尘走进来了,温和禀道:“启禀王妃,魔界少主宇辰南来访。”

    宇辰南?凤玲珑愣了一下,连忙坐直身子:“快请他进来吧。”

    上一次冤枉了宇辰南,凤玲珑心里极度过意不去,这次自然态度不同。

    “是,王妃。”月清尘看了一眼凤玲珑,转身出去请宇辰南。

    虽说月清尘在宇辰南身上没看出什么不好的东西来,但月清尘还是觉得,宇辰南心里装着什么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