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4章 神球的奥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久许久之后,众人才都回过神来。

    第一个功德任务已经圆满完成,30点功德数终于到手,只剩下20点,赫连玄玉的元灵就会被完全聚满。

    凤玲珑和怜儿都落下了眼泪,而众人十分不解。

    赫连玄玉是凤玲珑的丈夫,凤玲珑看见那一幕流泪是人之常情,但怜儿呢?

    怜儿此前难道和赫连玄玉见过?她怎么会因为赫连玄玉流下真心的眼泪,导致第一个功德任务圆满完成?

    “宇辰南,这怎么回事?”司空湛碰了碰宇辰南胳膊,小声问道。

    其他人也都看着宇辰南,等待宇辰南的解释。

    宇辰南轻吐了一口气,却只是摇头。

    因为功德任务的关系,他可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从旁协助凤玲珑而已。

    不过,此刻上古功德镯倒是自发地将原因说了。

    “那小姑娘心中本无情,又谈何真心眼泪?只有当她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她才会落下真心的眼泪。”

    上古功德镯的话让众人一瞬间有些无语。

    所以也就是说,通过魔球里的画面,怜儿爱上赫连玄玉了?

    这……

    “爱一个人得不到虽然痛苦,但至少比一辈子不懂爱为何物要幸福得多。往后,怜儿就会有精神支柱而活得很快乐了。”上古功德镯呵呵笑道。

    因为有了一个可想可等可为之落泪的人,生命自然不会像之前那么贫瘠了。

    即便只是遥不可及的,每日也会因为想到那个人的。

    未来的整个三界,又会有多少如怜儿这般,靠着赫连玄玉这个信仰活下去的姑娘呢?

    凤玲珑终于回神,她抬手擦去眼泪,淡淡看向还跪在地上哭泣的怜儿,红唇微微动了动,终是没有说什么。

    如今她看见的怜儿,的确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了。

    怜儿有了生气,像个正常的姑娘了。

    凤玲珑觉得怜儿用不着她去开解,虽然说她不是对怜儿过河拆桥,但要她去安慰一个倾慕她丈夫的姑娘,她自问还没有那般大度。

    她的视线凌厉射向魔球,眸中滑过一丝显而易见的冷光。

    “宇辰南,神球入了魔界,魔气日益增长,而你爹天魔就是靠着这个,知晓三界中许多事的吧?”凤玲珑淡淡出声,倨傲背影清冷。

    包括怜儿如何能落下真心眼泪的事情,都是这魔球的画面提示给宇辰南的。

    宇辰南心弦微微一颤,语气低沉:“是。”

    “你知不知道,若我告诉神尊此事,魔界会如何?”凤玲珑语气依旧淡然。

    “你不会的。”宇辰南无可奈何叹息了一声。

    “你如此笃定?”凤玲珑转过身,冷笑,眼中笑意全无。

    这抹冷意,不针对宇辰南,而是针对宇辰南他爹,天魔宇辰杰。

    凤玲珑完全有理由相信,天魔不会那么好心让她完成功德任务。

    但宇辰南帮了她,那么,天魔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是的,我很笃定。”宇辰南勾唇一笑,黑眸温柔:“因为,一来,你讨厌神尊到不愿和他说一句话;二来,魔球在这里,会帮助你完成功德任务。三来,魔球在魔界天魔境之中,除了我爹之外,谁也拿不到魔球,更摧毁不了魔球。”

    凤玲珑眸色微微一闪,第一条她可以避过,不用自己亲自找神尊,但第二条……她无法否认。

    纵使她不能看魔球画面预示,但宇辰南可以,然后宇辰南可以帮助她,如今日这般。

    她的功德任务,完成起来会比之前顺利得多,也快速得多。

    而赫连玄玉,也能够早日复活了。

    至于第三条,她想宇辰南也未必是在哄她,因为没必要,她一试就能知道真伪。

    当然,因为第二条原因,她没有去试的必要了。

    凤玲珑被说中了心事,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魔界。

    司空湛等人一见,随即跟上。

    宇辰南自然也一同前往,其实魔球里关于功德任务的预示画面,他已经全都看了。

    所以,他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

    一行人回到轩辕皇城,回到玄王府,怜儿很快得到了妥善的安排。

    临走前,怜儿没有跟凤玲珑告别,但她跟之前大不一样了。

    凤玲珑站在半空的结界中,看着怜儿逐渐远去的背影,唇角淡淡一勾:从良后的怜儿,以后定会过得很好。

    至于感情……呵,赫连玄玉对于怜儿来说,只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凤玲珑稍后回到房间,见司空湛、朦雨、兵魍、风瞿人等人都在房间里等着她。

    “有什么事?”凤玲珑坐了下来,习惯性将手腕给了月清尘。

    每日把脉,已经成了习惯。

    月清尘把脉之后,微微颔首:“王妃放心,脉象平稳,胎儿很安好。”

    听见月清尘这么说了之后,司空湛才蹙眉开口:“嫂子,我们觉得宇辰南此次是抱着某种目的而来的。”

    方才他们已经在房间里商议了一下,觉得宇辰南不可能无缘无故来帮凤玲珑做功德任务。

    当然了,也许宇辰南会有那么好心及痴情,但天魔呢?

    天魔不会将魔球给宇辰南看的,更不会选在这个时候闭关修炼。

    凤玲珑微微一沉吟,点头:“确实,之前天魔还派黑衣大魔和白衣大魔来抢过秦落玉的泪魄,他的确是不希望玄玉复活的。”

    “我们也正是担心这一点,嫂子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是否留下宇辰南帮忙?”风瞿人语气略微凝重,透露担忧。

    凤玲珑抬眸,扫视了众人一圈,片刻后摆手:“不用。”

    宇辰南或许有目的,但她还是相信宇辰南,不会阻止赫连玄玉的复活。

    至于宇辰南的目的……她想,只要不伤害到赫连玄玉,怎样都无所谓。

    宇辰南看着她的眼神,她能够感觉到,是无害的。

    见凤玲珑做了决定,其他人都没有异议,毕竟他们也希望赫连玄玉早日复活,而宇辰南正好可以帮忙。

    “王妃,关于魔球一事,我想还是应该通知神尊。”月清尘思虑再三,还是开了口。

    凤玲珑眸色微微一冷,红唇抿着没有吭声。

    “嫂子,我们知道……咳,不过,魔球一事太大了,我们搞不定啊!还是让神尊知道吧!”司空湛挠头,憨憨附和。

    凤玲珑仍旧没吭声。

    风瞿人随后也开口了:“当年神尊便是靠着神球的预示,掌控三界大小事,如今神球被天魔所利用,变为魔球,而天魔又野心勃勃,只怕三界会再次动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说着,风瞿人又淡淡笑了笑:“神尊和天魔两者,嫂子应该知道帮谁吧?”

    纵使神尊再有不是,仍是给与凤玲珑生命的人,凤玲珑再怎样也不能看着神尊被敌人对付。

    凤玲珑眸色闪了闪,片刻后终于冷冷道:“你们去神界通知就行了。”

    风瞿人说的道理,凤玲珑焉能不懂?

    只不过一想到神尊所做的事情,她心头就有一簇火苗窜起。

    但父女可以关门吵架,有敌人欺负上门时,还是应该联手的。

    见凤玲珑同意了,众人松了口气。

    司空湛此刻又道:“说起这神球,我真是觉得它是个不祥之物。”

    众人一愣,朦雨不解问道:“为什么?”

    神球可是神界至宝啊!怎么成了不祥之物了?

    “你们想啊,要不是神球得到神尊的信任,一直放那些预示画面,神尊怎么会犯下那些大错呢?”司空湛一脸的理所当然。

    一瞬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总觉得那神球有灵性似的。”司空湛默了三秒,突然挠头大笑:“哈哈,我也是随口一说啦!”

    不过,司空湛总是一句无心的话,会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所以此刻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看着司空湛,心中各自为司空湛那句话感到有些震撼。

    神球有灵性的话……它是否可以选择自己愿意展示给人的画面来看?

    当年神球本是神界之物,为神尊所掌控,而它明明可以向神尊展示很多未来画面,但它却没有。

    似乎……所有人都朝着神球所预示的方向走去。

    如今不也一样?

    因为它的画面预示,宇辰南才会来帮凤玲珑完成功德任务。

    所有人都沉默着,唯独捅了马蜂窝的司空湛懵然不知。

    司空湛看着异样沉默的众人,挠头不解:“你们怎么了?”

    风瞿人淡淡抬眸,凉凉地瞥了司空湛一眼,轻哼出声:“司空,你真有搅乱一切的本事。”

    “啊?”司空湛继续不解,而风瞿人已经懒得再理会他。

    夜晚,凤玲珑翻来覆去睡不着。

    上古功德镯还没有给她第二个功德任务,因为上古功德镯要在玄王府等十五月满,有重要事情要做。

    虽不知是什么重要事情,可她只能照办。

    而此刻,她心神不宁,脑中不断回响司空湛那句无心之语。

    “总觉得那神球有灵性似的。”

    凤玲珑一个翻身坐起,秀眉打成了结。

    终于,她揭下额饰,将神魔灵识放了出来。

    关于神球一事,总不算在功德任务之内吧?神魔灵识应该可以告诉她的。

    神魔灵识一苏醒,便知道凤玲珑找他为何事,没来由呵呵干笑了两声:“呵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