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2章 酷炫拽的王者之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心弦一动,仰头看着俊美如斯的男子。

    她知道,她昏迷后一定发生了很多事。

    他一头青丝为何变得微带湛蓝,如浩瀚大海?

    他漆黑如墨的眸子,又为何变成火焰色,时刻如同火焰在眼瞳中跳动一般?

    可是,她不想问,怕问了总有些什么变了。

    凤玲珑暗暗叹了口气,她果然还是有着一般女人的淡淡不安。

    失去了神魔灵识的庇护,她一瞬间感觉有些失落,仿佛失去了最后的屏障,将自己毫无保留袒露在赫连玄玉面前一样。

    由得他……疼爱,或伤害。

    可是,现在他一句淡淡的话,一番温柔的举动,已经打消了她心底原本所有的疑虑。

    她的丈夫,还是当初那个疼她爱她胜过性命的玄王殿下。

    “玄玉,忘了说我很爱你。”凤玲珑主动抱住了赫连玄玉的脖子,在他脸颊上印上很响亮的一个吻。

    赫连玄玉眸色攸地加深,艳丽火焰跳动了片刻后,他声音暗哑地搂住了凤玲珑,在她耳边邪魅低沉地说道:“玲珑,待你好了,你会知道勾引我的下场。”

    噗!她明明是表露爱意,怎么就成了勾引了?凤玲珑真心那个无辜。

    可她这副无辜的模样,看在赫连玄玉眼里更是让他食欲大动。

    所幸的是,此刻玄王府侍卫来敲门了。

    “王爷,清尘公子回来了。”玄王府侍卫尽量压抑不平稳的气息,但还是能够窥知一二。

    很显然,为了赶去禅宗台通知月清尘回来,玄王府侍卫耗尽了斗气。

    “让他进来。”赫连玄玉声音瞬间变冷,不悦月清尘让他家宝贝玲珑等待了这么久。

    “是,王爷。”玄王府侍卫往旁边的月清尘看去,心里暗暗替他祈祷。

    王爷现在气势较之以前更甚,有种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一双眼眸看人时让人心惊胆颤,但愿清尘公子这次不会被波及呢!

    月清尘推门而入。

    进门后,月清尘来不及激动他家主子复活,就看见他家主子用一种冷冽的眼神看着他。

    月清尘当即条件反射地跪了下来:“主子,清尘知罪。”

    “何罪之有?”赫连玄玉语气淡淡,眸色微闪一丝阴鸷。

    月清尘苦笑,低头:“我本该守在玄王府,等待主子归来,但我却在神界,导致主子与王妃等了我这般久。”

    死忠影子侍卫,便是不问对错,不问缘由,让主子等就是不应该!

    “很好。”赫连玄玉袍袖一挥,淡淡飞扬,“给玲珑调理完身子,自己知道该怎么办。”

    月清尘一呆,片刻后领命:“是,主子。”

    “等等。”凤玲珑郁闷了,扯了扯赫连玄玉的衣袖。

    “怎么了?宝贝玲珑。”赫连玄玉原本冰冷的神色,在看向凤玲珑时瞬间情意绵绵,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

    凤玲珑眉头微蹙,看了一眼月清尘,问道:“玄玉刚刚说清尘自己知道该怎么办,到底是怎么办?”

    不会是她所想的那样吧?

    她记得,刚开始入玄王府时,会有犯错的侍卫自己跑到玄王府西院去领罚,一般是五十杖,打得皮开肉绽的,还不许用斗气抵抗。

    但是,自她认识赫连玄玉以来,月清尘几乎没犯过错,赫连玄玉也没罚过他。

    现在……竟要罚月清尘?

    赫连玄玉微微一蹙眉,约莫是没料到凤玲珑会给月清尘求情。

    这两人,感情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王妃不必担心,此次是清尘犯错,主子罚的没错。”月清尘心里一‘咯噔’,连忙对凤玲珑说道。

    他不愿主子和王妃因为他的事情闹别扭,那样他就真的万般难辞其咎了。

    “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多亏清尘他们帮助我,几乎夜不成眠地照顾我,你怎么能罚他呢?”凤玲珑有点生气,推开了赫连玄玉。

    月清尘看得心里直颤,他总觉得,现在主子跟以前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不知道是因为主子实力强大了,自然而然发出冷骇的气势,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因此凤玲珑这一推,月清尘才看得替凤玲珑捏了一把汗。

    不过,月清尘担心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

    赫连玄玉只怔了一下后,笑靥满面,邪魅眸色幽幽一闪,伸手将凤玲珑又捞了过来放在腿上,宠溺道:“好好好,玲珑说不罚就不罚,我听玲珑的还不行吗?”

    凤玲珑挑了挑眉:“这还差不多。”说罢心里微微吁了口气。

    赫连玄玉哪里知道,其实凤玲珑也是试探着跟他闹脾气呢?

    凤玲珑是敏感的,比月清尘更加敏感。

    赫连玄玉的变化,神魔灵识的转移,其实令怀孕的凤玲珑不安极了。

    就算赫连玄玉的温柔让她稍稍放心,也不敢太过造次。

    总觉得,现在看赫连玄玉,有种当年她弱小时看到她爹神尊的感觉。

    那是一种不由自主的臣服与惧怕。

    可凤玲珑骨子里的倔强,让她哪肯承认这种感觉?她是宁可冒着一死的代价,也要与恶势力作斗争的。

    这是属于凤玲珑的倔强。

    有些事情她可以让步,但有些事情,她死也不让步!

    “还不给玲珑开些药调理身子?”赫连玄玉看着傻愣愣呆怔的月清尘,不悦地扬眉,这家伙怎么越来越迟钝了?欠调教吧?

    “是,主子。”月清尘回过神来,连忙上前替凤玲珑把脉。

    “你干什么?”赫连玄玉宽厚手臂一抬,挡去了月清尘的举动,俊美面色沉了。

    “主子,我替王妃把脉。”月清尘这回是真心委屈。

    不过,看见主子久违的小鸡护食般的举动,月清尘还是有些如释重负的。

    只要主子还有王妃这个弱点,那主子无论有多强大,都不可怕。

    “哼!”赫连玄玉火焰色眸子一转,凉凉道:“考验你医术的时候到了,你露一手悬丝诊脉给我看看!”

    凤玲珑毫不给面子地噗笑出来。

    什么考验医术啊?明明就是他自私霸道小气爱吃醋,不乐意让月清尘碰到她手腕嘛!

    凤玲珑这回真是感慨,原来赫连玄玉骨子里一点都没变,一直都是那个小气鬼。

    只不过,在他实力尚不如人的时候,他不得不隐忍这份醋劲儿,看着她和其他男人有所接触。

    但现在,他是不肯忍了。

    凤玲珑有种既心酸,又幸福的感觉。

    她一点也不排斥他吃醋,相反有种被深深在乎的甜蜜,因为对于赫连玄玉来说,不在乎的人干他何事?他可是连正眼都懒得给一眼的。

    “玲珑,再调皮我就办了你!”赫连玄玉生气了,这小东西敢笑他,而且还那么嚣张,他真要重振夫纲了。

    凤玲珑赶紧忍住笑,一本正经侧头,看着月清尘道:“你就试试吧,我也想看看你的……医术。”

    噗!不好意思,真没忍住。

    凤玲珑笑倒在赫连玄玉怀里,苍白的脸色渐渐染上一丝红润。

    赫连玄玉俊美脸庞有些黑,但看着凤玲珑乐不可支的模样,轻哼一声便也算了。

    反正他再怎么嚣张狂妄,也终究是要败在这小东西手里的。

    舍不得欺负她。

    苦逼的月清尘,终于颤颤地显摆出一根金丝,让赫连玄玉拴在了凤玲珑的手腕上。

    然后,他捻着金丝另一头,学那些沽名钓誉的大夫,悬丝诊脉起来。

    所谓悬丝诊脉都是唬弄人的,月清尘深深知道。

    好在月清尘如今已是斗宗,他可以利用斗气,从金丝上探索过去,照样能把到凤玲珑的脉。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现在已经被拉出去砍头啦!因为他家主子一定会说他是庸医。

    月清尘暗自替自己掬了一把泪,专心诊脉之后,才收了金丝,恭敬禀道:“启禀主子,王妃是因失血过多而出现虚弱症状,不过王妃体内有赤玄血莲造血,没有什么大碍。我立刻开些药让下人熬了给王妃服用,加速赤玄血莲的运行,助王妃早日康复的。”

    赫连玄玉听了这话,神色终于露出一丝满意,摆摆手道:“好了,你可以退下了。”

    “是。”月清尘领命后却没有立刻走,磨蹭了一下后期期艾艾地问道:“主子,我还要去西院吗?”

    赫连玄玉脸色一下子冷了:“玲珑说的话你没听见?”

    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这家伙?真想一巴掌拍飞他!

    月清尘一抖,连忙躬身告退:“清尘告退。”

    虽然被凶了一顿,但不用受罚了,真好,感谢王妃,他要为王妃当牛做马。

    不过,月清尘出门之时,赫连玄玉淡淡地唤住了他:“清尘。”

    月清尘再次一抖,颤颤止步,转身:“主子。”不会是改变主意了吧?

    “你叫我主子,叫玲珑王妃,不觉得别扭?”赫连玄玉懒洋洋搂着凤玲珑,有种随心所欲的狂妄。

    不叫王妃……叫什么?月清尘有一瞬间的茫然,不过很快他却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是,我以后会改口叫主母。”

    赫连玄玉神色再次满意了,孺子可教。

    “好了,退下吧!”赫连玄玉大手一挥,赦了月清尘越来越笨的罪。

    月清尘轻吁一口气,这次总算圆满顺利地告退了。

    主子现在……咳,气势好骇人!颇有当初神尊狂霸之风啊!月清尘望着漫天星辰,暗暗想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