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5章 不许怀疑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其实还挺佩服来访之人的,因为换作是她,她肯定不敢随便到玄王府来。

    出现在凤玲珑房间里的人,是魔界之主,天魔宇辰杰。

    从上次实力大损之后,天魔似乎魔气并没有完全恢复,他看着凤玲珑,阴桀桀地一笑:“凤玲珑,你倒还还有点本事,真的让赫连玄玉实力大增了。”

    说实话从魔球里看到未来预示时,天魔还不完全相信,他总觉得三界至高不该是赫连玄玉。

    不过,看到后面,他又爽了。

    三界至高又如何?到底是会被推翻的,哼!

    现在,魔球里的画面果然应验了前面,赫连玄玉的确拥有了神魔之力,成为眼下三界中最强的人。

    他相信,剩下的画面也不远了。

    凤玲珑听见天魔这般说,顿时笑意盎然:“怎么?知道我丈夫实力大增,你是来跪地求饶的?”

    论起毒舌,凤玲珑可一点都不输给任何人,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明知天魔不是来求饶,而是似乎有其他目的的,凤玲珑却故意这样曲解其来意。

    果然,天魔的脸色在一瞬间黑沉沉的,似乎压抑了许久,才不至于爆发出怒气。

    “凤玲珑,你以为赫连玄玉拥有了神魔之力,你们就能幸福在一起了?”天魔冷笑一声,眼底流露出浓浓不屑。

    赫连玄玉刚刚和司空湛风瞿人聊完,走进院子,却听见房间里有男人的声音。

    正怒火滔天,赫连玄玉掠至门口听见天魔这番话,顿时眉头深深蹙起。

    “宇辰杰,你是想找死吗?”赫连玄玉一脚踢开房门,房门瞬间分崩离析。

    赫连玄玉掠到凤玲珑面前,轻而易举将凤玲珑搂入怀中,目光冰冷地看着天魔。

    一瞬间,天魔心头有种发怵的感觉。

    被那双似乎跳动着熊熊火焰的冷眸盯着,尤其赫连玄玉随动作而飘起的微带湛蓝色发丝,平添一种妖冶感,天魔背脊微微发寒。

    即使是当年的神景星,天魔也没有这种感觉过。

    半晌,天魔才忍着心头怵意,强自镇定道:“赫连玄玉,我知道你现在很强,我不是你对手。不过,神球里的画面只有我看过,我知道你和凤玲珑将会面临什么困境。”

    他和玲珑的困境?赫连玄玉微微眯起凤眸,火焰似乎要将天魔吞噬殆尽。

    “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但你绝对不会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天魔目光徐徐看向凤玲珑,冷冷一笑:“或许,凤玲珑会死……”

    ‘啪’!

    天魔尾音一落,赫连玄玉瞬间扬掌,一道强劲无比让人躲无可躲的力量,将天魔狠狠地扇到了门口。

    天魔头脑一瞬间有些发昏。

    从当上魔界之主那一天起,他似乎就没有这么狼狈过。

    仅仅只是一招,他就避无可避地被打到,还以这样狼狈的方式。

    天魔当初羞辱神尊时,赫连玄玉就在上古功德镯内,他焉能不知天魔认为这样被打就是一个强者最大的羞辱?

    赫连玄玉很聪明地举一反三,果然达到了最佳效果。

    天魔的脸色都绿了,如同妻子被赫连玄玉给抢了一样愤怒。

    但,偏偏可恶的是,他还不敢口出恶言。

    赫连玄玉如今一身妖冶狂霸拽,给人的感觉就是随时会杀人,拧掉敌人的脑袋。

    天魔还不想死呢,他不敢得罪赫连玄玉。

    “你敢再说一次那个字,我便把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赫连玄玉面色阴沉,俊美五官在一瞬间有些狰狞。

    敢说他家宝贝会死,真是活腻了!

    天魔总算知道他什么地方惹怒赫连玄玉了,顿时狼狈从地上爬起,忍着心头屈辱说道:“我有办法可以让她避过一劫,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哼!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说出实话,我可以饶你一命!”赫连玄玉冷哼一声,火焰色深眸闪过浓浓阴鸷与杀意,整个人透出浓浓的王者之气,令人不由自主想要臣服。

    天魔郁闷地道:“我的条件就是一百年内你不得动我魔界,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饶他一命,与不动魔界,差不多吧?

    赫连玄玉蹙了蹙眉,一百年内不动魔界?

    “玄玉,我觉得……”凤玲珑心里微微不安,她不太信任天魔,总觉得天魔和那魔球有染,她不放心赫连玄玉和天魔做交易。

    但,她低估了她在赫连玄玉心中的份量。

    即便是与魔鬼做交易,她的安危也绝对是赫连玄玉最看重的事情。

    赫连玄玉伸出修长玉指,点住她红唇,制止她再说下去。

    随后,赫连玄玉淡淡看向天魔:“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

    “好,果然是爽快之人。”天魔松了口气,很快将他的交换事情说了出来。

    “凤玲珑诞下神珠之时,因为你未被神界认可便与凤玲珑结为夫妻,所以神珠也未被神界认可,他会带有一定的魔性。除非你以父之血唤醒他的意识,否则这个孩子会反噬凤玲珑,成为魔婴。”

    凤玲珑闻言一惊,竟会有这样的事?

    她仔细端详天魔的眼睛,倒是没有发现有说谎的痕迹。

    微微蹙了蹙眉,她看向赫连玄玉,不知他是否相信天魔所说的话。

    赫连玄玉握了握凤玲珑的手,看着天魔阴沉一笑:“宇辰杰,你应该知道,欺骗我的下场。”

    “只是让你用你的血唤醒神珠,又不是让你做其他的事,你怕什么?”天魔淡淡一哼,“再说了,我还想保住魔界百年不被你撼动,我不会自掘坟墓。”

    这回,天魔说的倒是真的。

    赫连玄玉略一思索,觉得就算他滴血在神珠之上,也似乎没有什么不妥的。

    况且他可以询问神魔灵识,此事是否为真。

    “好,我且信你一次。”赫连玄玉点了头,算是两人协议达成。

    只要天魔所说的为真,一百年内,他不会动魔界一根手指头。

    天魔满意而笑,随后离去。

    凤玲珑心中有淡淡不爽,因为天魔利用幻象刺激她爹,亵渎她娘的事情,她讨厌极了天魔。

    现在被天魔得到赫连玄玉的承诺,她心中自然不爽。

    赫连玄玉怎会不了解妻子心中所想?他旋即轻搂住她,低声安慰道:“玲珑不要生气,一百年很快过了,之后我们再踏平魔界也不迟。”

    凤玲珑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要踏平魔界,我只是看不惯天魔。”

    “那到时候我们就放地灵兽咬他!”赫连玄玉毫无异议地拥护妻子的讨厌权。

    顿时,凤玲珑被逗乐了。

    “玄玉,这样真好。”凤玲珑紧紧抱住了他,觉得这一生一世,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令他离开她身边了。

    “玲珑,你之前……”赫连玄玉略微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后才低沉问道:“之前是不是怀疑过,我对你会有所变化?”

    凤玲珑心里一跳,连忙摇头:“没有,我怎么会怀疑你呢?”

    赫连玄玉沉默了片刻,轻轻抬起她下巴,望进她美丽水眸中。

    然后,他轻轻笑了一下:“玲珑怀疑过我也没有关系,但是……”

    凤玲珑一瞬不瞬地看着赫连玄玉,被他那双饱含深情的眸子所吸引,根本无法移开视线。

    “但是从现在起。”赫连玄玉一字一顿地剖露内心,虔诚认真:“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怀疑我对你的真心,你凤玲珑,也不要对我有一丝一毫的怀疑,知道吗?”

    凤玲珑一瞬间睫毛颤动,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是被感动的。

    她何其有幸,得到这样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付出与爱恋。

    “从今日起,就算全世界的人怀疑你对我的真心,我凤玲珑也不会怀疑你。”凤玲珑一字一顿,重复他的话,美丽眸子微微弯起,透出丝丝甜意。

    “嗯。”赫连玄玉满足地笑了,伸手扣住她后脑勺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然后,他将她紧紧搂入怀中,在她耳畔低语:“你要记住,你比我的性命还要重要得许多。我赫连玄玉这辈子,就是为你凤玲珑而生的。”

    赫连玄玉的语气那样虔诚认真,充满深情。

    凤玲珑闭上眼,靠在他怀里,轻轻点头:“嗯。”

    她会记住,记住一辈子。

    骤然间,赫连玄玉化身为狼,将凤玲珑打横抱起,凤眸促狭一眯:“我说玲珑夫人,该歇息了。”

    凤玲珑怔神间,被他丢上床,三下五除二便解了衣裳。

    当他身子覆上来时,她惊喘连连。

    “大色狼!”凤玲珑暗恼。

    多么温馨甜蜜的时刻,被他满脑子的淫欲给破坏了。

    这不解风情的男人啊……

    最后,置身云端,凤玲珑依稀听见赫连玄玉咕哝了一句:“让你怀疑我,不听话的小东西……就欺负你……”

    无奈,他竟为了这个折腾她。

    被折腾到日上三竿,凤玲珑才迷迷糊糊睡去,而赫连玄玉则心满意足地从床上离开,精神抖擞前去见司空湛和风瞿人。

    “西岸大陆的势力?”赫连玄玉坐在书房,淡淡一瞥司空湛,冷笑:“不需要,我只要玄王府这一支队伍!”

    赫连玄玉的霸气与自信,让司空湛和风瞿人对视了一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