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9章 从此无神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了?”瑶池女神一见神尊异样,惊得手中茶盏都差点翻了。

    她放下茶盏,快步走到神尊面前,紧张地看着神尊捂住心脉的修长玉手。

    “神脉有变。”神尊抬眸看向妻子,虽然内心深处不愿她担忧,但这么大的事情,他知道瞒着也不行。

    再说妻子冰雪聪明,怎么可能会相信他随意捏造的善意谎言?

    “神脉有变?”瑶池女神脸色唰的一下雪白,冲动地上前抓住了神尊的手:“怎么会这样?谁敢去动神脉?”

    神尊无奈地闭了闭眼,俊美神情出现一丝疲惫。

    除了赫连玄玉,还能有谁?

    神尊心里很清楚,复活后的赫连玄玉实力会强大无比,一如魔球在魔界所显示的那般,摧毁诸神山,断神脉,成为三界之中最强的人。

    天魔给他的信上,清楚无比地这样写着,所以天魔让他阻止赫连玄玉复活。

    可,看着女儿心碎断肠,他身为父亲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即便付出性命的代价,他也不能阻止赫连玄玉复活。

    “是玄玉?”瑶池女神心中一震,尽管神尊没有说话,可她却瞬间猜到了赫连玄玉身上。

    对神罚,对神界,对神尊如此恨之入骨,又有摧毁诸神山的实力的人,除了赫连玄玉,不作其他人想。

    瑶池女神内心一时间纷乱无比,她那傻女儿呢?难道就没有阻止她那傻女婿吗?

    神尊看见瑶池女神悔恨又责备的眼神,勾唇浅笑一声,拉过了妻子在怀,轻声说道:“瑶儿,别怪玄玉和玲珑。”

    “他们这样对你,你还不怪他们?”瑶池女神语气有些激动。

    她好不容易才解开心结,和丈夫归隐在这圣殿之中,现在……难道要她眼睁睁看着丈夫死吗?

    “瑶儿,他们不知道神脉关乎着我的性命,若知道,我想玲珑拼死也会阻止玄玉的。”神尊淡淡笑着,眼中是无比的笃定。

    那个女儿,虽然倨傲清冷,可一番孝心却是不容置疑的。

    他想,女儿会同意赫连玄玉摧毁诸神山,恐怕是想把他和她娘救出圣殿去。

    瑶池女神一怔,半晌后才想到症结所在,顿时叹了口气:“这个傻女儿,早知会有今日,我应当早些告诉她,有关于神脉的秘密。”

    摧毁诸神山的确可以破除神罚,可诸神山内神脉却是和她丈夫的性命紧密相联的!

    换种说法就是,神脉一断,她丈夫的元脉也就断了。

    到那时,神仙无救。

    “不行,你赶紧出去阻止他们!”瑶池女神咬了咬唇,伸手去拉丈夫,果断说道。

    “瑶儿忘了?如今的我,已经禁不住神罚了。”神尊轻叹一声,逸出一丝苦笑。

    有部分元灵在圣殿水晶球之中的神尊,哪里还似当初一般坚韧到可以抵抗神罚的威力,只是沉睡万年而已?

    瑶池女神整个人呆住,半晌才心慌意乱道:“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不能出去阻止,难道只能在圣殿之中等死?

    神尊想到一事,心中犹自抱着一丝侥幸,便安慰妻子道:“瑶儿不用太过担忧,当初神魔来神界捣乱,差一点破了神脉,我已生出戒心,所以在那次之后,在神脉上加固了一道神之光,是以我的血灵加固的,玄玉和玲珑应该不知道破解之法。”

    神之光?瑶池女神微微一顿,心下却是松了不少。

    瑶池女神身为神后,自然知道神之光是什么,又有多大的威力。

    即便是神力高出神尊之人,没有正确的方法,也破不了神之光,损伤不了神脉。

    不过……瑶池女神眸中仍是有一丝隐忧,因为破解神之光,对玄玉和玲珑来说一点都不难。

    但那个方法……玄玉和玲珑应该想不到吧?瑶池女神在心里暗暗祈祷着。

    此刻,被一劈为二的诸神山缝隙内。

    集结众人强大之力发出去的力量,足以撼动天地的力量,在碰到神脉之后,竟被神脉上那道淡金色光晕给反弹回去了!

    所有人大吃一惊,急忙各自避开。

    强大的力量四处碰撞,将诸神山毁了个干干净净。

    然而,那条浑身散发着淡金色光晕的神脉,依旧完好无损地盘踞在山底。

    龙形神脉身上的金光,仿佛在讽刺众人自不量力一般。

    “这神脉身上的金光,似乎有古怪。”凤玲珑甩了甩微微发麻的虎口,蹙眉看着神脉说道。

    赫连玄玉面色冷峻,眸色散漫地勾了勾唇:“看来,应该是上次被神魔大闹过诸神山后,你爹再加了一道坚固防线。”

    赫连玄玉已然猜出,要破这神庙上的坚固防线,绝对另有方法,光靠蛮力是不行的。

    “那怎么办?”凤玲珑想了一下,问道:“要不要我去一趟圣殿,问问我爹该怎么破?”

    赫连玄玉瞬时看了她一眼,眸色复杂。

    凤玲珑一怔,他不乐意吗?

    “我不想靠你爹破除神罚,玲珑。”赫连玄玉恢复宠溺温和的笑意,伸手揉了揉她小脑袋瓜子。

    随后,赫连玄玉以神魔之力释放了被关在小黑屋里的神魔灵识,淡淡道:“让神魔来告诉我们吧!”

    凤玲珑想了想也对,神魔灵识应该会知道这神脉上的防线怎么破。

    神魔灵识一被放出,先憋屈地大叫了几声:“啊啊啊啊啊……”

    他老人家快被憋死了!

    不过,没等神魔灵识适应一下外界的温暖美好,赫连玄玉就冷冷地开口提醒了:“神脉外围有一道金光,如何破?”

    神脉?金光?

    神魔灵识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感应到此刻外界发生的事,不禁大吃一惊:“好个赫连小子,你竟然要破神脉?”

    难怪丫头杀蛮荒祖蛇时,他就有种感应说内丹一定要被神尊服下呢!

    原来……是有此一劫。

    “怎么?以你神魔之能力,感应不出这神脉上金光如何破?”赫连玄玉淡淡嗤了一声,对神魔灵识的个性把握得八九不离十。

    果然,神魔灵识一下子就怒了:“谁说的?我当然知道怎么破了!”

    顿时,神魔灵识就三两下将神脉上金光的来历告诉了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这才知道,神脉上的金光,乃是神尊在当年神魔大闹诸神山后,给神脉上加固的一道防线,是以神尊之血灵加固的神之光。

    虽然这道防线不惧任何力量,但却也有一个最简单的破除之法。

    那就是……以其子女之血,滴在神脉上,神之光自破!

    好简单的方法!不过,却也难以令人想到,更难得到凤玲珑的血。

    赫连玄玉得到想要的答案,淡淡一哼,顺手便将神魔灵识重新关进了小黑屋。

    给神魔灵识设下的为期半年的惩罚,还没有结束呢!

    神魔灵识冷不丁被重新关了进去,呆了一下顿时哇哇乱叫:“我还没说完呢!我还没说完呢!那神脉可不能随便破啊!”

    不过,没有人听得见神魔灵识的悲惨呼叫。

    此刻,赫连玄玉已经得知神脉如何破除,随后便将凤玲珑的手一握,微叹一口气后,道:“玲珑,我要借你的血一用。”

    凤玲珑一猜便知道神魔灵识已经告诉了赫连玄玉,如何破这神脉上的神之光,于是便含笑点头:“好。”

    赫连玄玉摩挲那白玉皓腕半晌,这才闭了闭眼,微微一狠心,圣耀之刃刀尖在那皓腕上划下了浅浅一刀。

    凤玲珑倒不觉得有什么痛的,她只看着赫连玄玉比她还疼的表情,笑的像个孩子。

    “还笑!”赫连玄玉万分自责,好像弄痛了她一样。

    凤玲珑才不管他,依旧笑靥如花。

    赫连玄玉无法,瞪了她一眼后,将她的手腕立于神脉之上。

    一滴,两滴,三滴……

    少量鲜血滴落在神脉之上。

    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神脉身上的金色光晕就渐渐缩小了。

    到滴了十几滴鲜血之后,那神之光就完全消失了。

    一条赤裸裸的神脉,展现在众人面前。

    赫连玄玉没去管神脉,先将凤玲珑手腕上的伤口给止血,然后仔仔细细地舔了一遍,最后才掏出手帕给她包扎上。

    凤玲珑有些啼笑皆非,她哪儿有那么脆弱啊?

    “等我。”赫连玄玉处理完她的伤口,摸摸她光滑脸庞,轻声细语。

    “嗯。”凤玲珑点头,她当然会等他的。

    赫连玄玉冷眸一凝,转身,手握圣耀之刃,看着脚下神脉,眼中浮现当日被神罚的一幕。

    钻心的痛,他可以忍受。

    不能忍受的,是如待宰羊羔一般任人鱼肉的屈辱!

    赫连玄玉扬起圣耀之刃,随着一声冷冷的‘开’字沉喝,手起刀落!

    圣耀之刃‘砰’地一声砍在了神脉身上,神脉瞬间断为两截!

    ‘轰隆隆’!

    在神脉断开的那一刻,整个诸神山,先前还只被破坏了一番的诸神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始化为灰烬。

    瞬间,整个诸神山,包括禅宗台,被夷为了平地。

    而一断为二的神脉,深陷地底。

    “从此,三界之中再也没有神罚。”赫连玄玉眺望一望无际的平地,嘴角勾起浓浓笑意。

    圣殿之中,神尊脸色苍白如纸,一口鲜血喷出!

    “景星!”瑶池女神脸色雪白,颤手扶住了丈夫,心里已然明白:神脉被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