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4章 他会一直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不起。

    赫连玄玉苦涩一笑。

    他当然知道,此刻她是真心诚意地道歉。

    可道歉有什么用呢?他与她已经是最亲密的一体,孩子即将出世,她却仍旧不相信他,他感到挫败。

    虽然理解,却会沮丧。

    “我不怪你。”赫连玄玉突然间满腹的怒气都烟消云散了,只剩下深深的怅然。

    他以为自己的实力强大到无人可敌,从此便与她再无任何阻碍。

    想不到,正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至高无上,三界无敌,成了他和她之间最大的阻碍。

    赫连玄玉说完那句‘我不怪你’之后,转身落寞离开。

    此刻面对妻子,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赫连玄玉!我们要谈一谈!”凤玲珑快步追了上去,双手紧紧抱住赫连玄玉的手臂,不肯放手。

    不是她自己瞬间想通了,也不是因为她误会了他,单纯的抱歉而已。

    她爹娘的一番话,已经让她知道她内心深处的症结在哪里。

    她,想和他好好谈谈。

    也许,从他复活强大之后,她和他就缺少推心置腹了。

    他没有想过她会不安,她也没想过他会因为她的不信任而伤心。

    赫连玄玉止步,低眸瞥了一眼那紧紧抱住他的小手,淡淡地问道:“我若是不想谈呢?”

    凤玲珑呼吸一窒,半晌讷讷。

    她可以说不谈不行吗?

    赫连玄玉凝视了她尴尬娇颜片刻,淡淡一笑,反手握住她的:“走吧。”

    凤玲珑心中一暖,还来不及表达什么,便已被赫连玄玉大手一搂,飞向了玄王府方向。

    淡淡如流星划过,两人顷刻间置身玄王府。

    赫连玄玉如今杀人,双手点滴鲜血都不沾,浑身上下更是无一丝血腥味。

    不过,赫连玄玉素来洁癖重,仍旧还是选择去温泉沐浴。

    而神尊和瑶池女神之前占用了赫连玄玉的房间,现在便被赫连玄玉‘请’出房间去了。

    事实上,不需要赫连玄玉说什么,他一个眼神,便让神尊和瑶池女神觉得他们两个老人家妨碍人家小两口谈事了,瞬间自动挪了地方。

    氤氲温泉白雾霭霭,热气蒸腾,温暖如春。

    赫连玄玉光裸着完美身躯,靠在白玉石旁,微眯双眼,表情享受。

    凤玲珑站在池边,神色略微尴尬。

    方才,这男人就那么脱光了自己,然后下了水,不理会她自己泡起温泉来。

    真……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正在凤玲珑尴尬地等待时,赫连玄玉忽然睁开了一双妖娆深邃的火焰眼眸。

    那灼灼视线,一直凝视着凤玲珑。

    被那狂野的眸光一盯住,凤玲珑瞬间有种危机到了的感觉,正欲后退一步,却猛然被一道强劲的力量给卷入了水中。

    ‘扑通’!

    凤玲珑娇小的身子在温泉里扑腾起了一阵水花,她由于猝不及防,差点倒栽进水里。

    不过,一只有力的铁臂环了上来,将她整个人圈在了怀里。

    天旋地转之后,凤玲珑发现自己背对着赫连玄玉,而赫连玄玉灵活的手已经三下五除二去掉了她的衣物。

    “别,玄玉……”他们还有正事要谈好吗?凤玲珑囧死。

    “别动。”赫连玄玉咬住她小巧的耳垂,淡淡下令。

    虽然似乎有些是命令的口吻,但却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情欲,及淡淡的温柔。

    凤玲珑只犹豫了一下,便乖乖趴在白玉石前不动了。

    轻而易举地,赫连玄玉攻了城,掠了地,驰骋疆场。

    一番激情之后,凤玲珑躺在赫连玄玉怀里,几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那被他带入的眩晕感觉,她不知道如何才能不去想,转而思考别的问题。

    不过,她非常,非常介意一个问题。

    “你……是在发泄吗?”凤玲珑语气沉闷闷地。

    发泄?

    赫连玄玉美眸微微一眯。

    ‘啪’!

    “啊!”凤玲珑惊叫一声,攸地抬眸,刚好对上赫连玄玉那双带着浓浓不悦,却又剩余着某种炽热激情的妖娆凤眸。

    赫连玄玉不轻不重一巴掌拍在凤玲珑臀上后,眸色略微愠怒地瞪了凤玲珑一眼:“你当自己是什么?”

    凤玲珑语塞,她刚刚问那话,的确有点侮辱了自己。

    她是他妻子,他是她丈夫,他爱她,想跟她亲热是很正常的。

    只不过,刚好之前他们发生了不愉快而已。

    见凤玲珑不说话,赫连玄玉这才脸色稍霁,淡淡扳过凤玲珑的身子抱入怀中,摩挲她光滑美背,道:“本是没想欺负玲珑的,但玲珑长得太让我想欺负了,没忍住。”

    凤玲珑微窘,她算是明白了,怪只怪这地点不太对啊!

    一对正常夫妻,身处温泉之中,四下无人,能不想这档子事儿么?

    好吧,算她没跟他来对地方。

    凤玲珑暗暗吐了吐舌头。

    她没发现,经过赫连玄玉这一番恩爱洗礼,她的心情已经不似之前那般沉重,或者说不安了。

    “玲珑说有事想跟我谈,现在可以说了。”赫连玄玉带着凤玲珑游到一处适合躺靠的白玉石前,两人双双半躺在了温泉之中。

    凤玲珑枕在赫连玄玉的手臂上,一头青丝早已打湿,却更显她巴掌大的脸庞娇柔无比,令人怜爱。

    听到赫连玄玉提起两人要谈一谈的正事,凤玲珑眸色微微低垂,凝视波荡的温泉水面。

    片刻后,她低语:“玄玉,我心里很不安。”

    “我知道。”赫连玄玉出乎意料地点头,语气莞尔,带了一丝邪魅:“所以我才用力爱你。”

    “赫连玄玉!”凤玲珑恼了,拧了他一把,侧眸撅嘴瞪他。

    她在说正经的好不好?

    “我也是说正经的。”赫连玄玉轻笑吻了她微肿的红唇一下,仿佛看出她抗议似的,一本正经道:“我那么不遗余力地跟了玲珑欢好,是想让玲珑知道,我有多爱玲珑,也让玲珑没功夫去想那些不该想的。”

    最了解凤玲珑的人,莫过于赫连玄玉了。

    当年他知道她前身为风茗玉,仍然不肯放弃地霸占在她身边的位置,直到将她心中的轩辕南全部剔除。

    试问,他又如何不知道,埋在凤玲珑心中的那根刺呢?

    “你知道?”凤玲珑十分震惊。

    连她自己之前,都没有明白隐藏在心中的那股不安,他竟然知道?

    “轩辕南为了江山放弃了你,是因为他本来心中就江山为重,你认识他之初就知道,不是吗?”赫连玄玉如玉手指淡淡滑过她脸庞,带着丝丝眷恋。

    那妖娆的凤眸之中,深情令人沉醉。

    凤玲珑无言以对。

    是,她认识轩辕南的时候,就知道那双眸子里所藏着的,对皇位的野心。

    轩辕南或许真心爱她,可那个时候,若她不是风家女儿,他未必会坚定地选择她。

    如同后来,他不会为了她放弃皇位与江山一样。

    “可玲珑认识我的时候呢?”赫连玄玉惩罚似的掐了一下凤玲珑的耳垂,“你应该很清楚,对我赫连玄玉来说,除了玲珑之外,其他一切都是沧海一粟。”

    凤玲珑脸色微微涨红,她瞬间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啊有木有!

    “而你,竟敢一再地怀疑我。”赫连玄玉深深一叹,语气中有几分惆怅,“玲珑,我也会觉得累,会不知道该怎么做,你才能在任何时候,先相信我这个丈夫。”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赫连玄玉语气里的惆怅,让凤玲珑一颗心瞬间揪紧。

    可她除了道歉之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内心的歉意。

    她原本以为他不知道她心底的不安,所以才想跟他谈一谈,她想说她会试着接受他如今的身份,也希望他可以多给她一些耐心。

    想不到,他的耐心,一直都在给她。

    而她心底的想法,他也一直都知道。

    他用他的方式来爱她,她却大意地没有感觉到,反而……会误解他。

    “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赫连玄玉淡淡勾唇一笑,眸中火焰为眼前女子而跳动:“我需要的,是你全心全意呆在我身边,给予我全部的信任。”

    “玄玉,我……”凤玲珑喉头干涩,不知如何向赫连玄玉恳求,再给她一点时间。

    “我说过,你是我生命里唯一的执着。除了你凤玲珑之外,没有什么可以入我的眼。”赫连玄玉抚摸她一头湿漉漉的青丝,眸中真挚:“玲珑,尽管我会失望,会难过,但我会等。”

    “等?”凤玲珑微微一怔。

    “对,等。”赫连玄玉唇畔笑容绽放,眸色璀璨如星:“我会等到玲珑,能够全心全意相信我的那一天。”

    到那时,他和她便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夫妻。

    “玄玉……”凤玲珑再也忍不住,一把紧紧搂住了赫连玄玉。

    他的话,简直是这世上最动听的乐章,让她沉溺得不想走出去。

    而她也更加自责愧疚,为何要沉浸在过去的伤害之中,不肯相信他永不负她。

    对不起,玄玉,再等等我……

    凤玲珑头颅埋在赫连玄玉怀中,无声说道。

    赫连玄玉淡淡搂住身前女子,眼底深情灼灼,全身散发温柔缠绵的气息。

    良久,赫连玄玉才再次开口:“玲珑,有一件东西我本不想交给你,不过……瞒不住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