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5章 萧家祖先萧墨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想交给她,但却因为瞒不住她而要交给她?

    凤玲珑一怔,瞬间恢复成淡定从容的姑娘,翻了个白眼淡淡问道:“如果瞒得住,你是不打算交给我,是吧?”

    “对。”赫连玄玉勾唇一笑,眸中涟漪阵阵。

    如果瞒得住她,他肯定不想把那东西交出来。

    凤玲珑没忍住,再次翻了个白眼,然后才没好气地道:“说吧,什么东西?”

    “地狱之莲。”赫连玄玉手一扬,内天地顿时开启,他随后从里拿出一株地狱之莲来。

    “地狱之莲?”凤玲珑一声惊呼,目光充满惊异。

    她当然知道地狱之莲可以拿来做什么。

    于是,凤玲珑也明白,为什么赫连玄玉想瞒着她的原因了。

    萧郎之前为她而牺牲,她为萧郎掉了泪,虽说萧郎牺牲很大,可赫连玄玉到底是介意她为另一个男人落泪的。

    而且以赫连玄玉对感情的狭隘心胸……她很是怀疑,他心里是否想着她身边的雄性动物最好能灭一个是一个?

    “我要是得不到你,我宁愿死。”赫连玄玉高深莫测地看着凤玲珑,旋身一起,将凤玲珑带到温泉边上,将湿漉漉的地狱之莲塞到了凤玲珑手里。

    那样决绝坚定的目光,让凤玲珑心中一紧。

    看着手中的地狱之莲,凤玲珑明白赫连玄玉的意思。

    萧郎对她是特别的,她能够感觉到,也许无关男女之情,但以后呢?

    赫连玄玉将凤玲珑拉到房间,温柔地替她擦着一头湿答答的青丝。

    明明可以用神魔之力给她弄干,他却逐渐喜爱上这种疼爱她的心情。

    那宽大的男性袍子,早已盖在她未着寸褛的完美躯体上,若隐若现的春光却教人血脉喷张。

    凤玲珑心神不定地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浑然不知身后某男狼性大发。

    她只是在想着刚刚赫连玄玉的话,然后,实在无法理清对与错。

    复活萧郎,是对,还是错?

    那样干净的一个少年,永远沉睡,感觉可惜。

    但若复活了萧郎,谁又能保证萧郎能快乐地活着?

    凤玲珑正想着,冷不丁被赫连玄玉抱去了床上,她惊喘,瞪眼:“你干嘛?”

    “你说呢?”赫连玄玉魅惑众生地一笑,抵着她的额头缠绵厮磨,语气邪魅又蕴含醉人的温柔:“玲珑夫人以为,一次就可以满足我吗?”

    “……”囧囧囧!

    一番恩爱后,已是黄昏时分。

    赫连玄玉精神抖擞穿戴整齐离开房间,迷糊中凤玲珑听见他说了去做什么,但随后醒来却什么也记不起。

    “还好我是神界之人,否则怎么招架这男人?”凤玲珑咕哝着起身,略微慵懒地穿衣梳头。

    神尊和瑶池女神那边还不知道她和赫连玄玉谈得如何,她想着去告诉一声。

    本是准备第二日再说,但赫连玄玉走后,凤玲珑却很快清醒了,再睡不着,索性便去见她爹娘了。

    凤玲珑找到神尊和瑶池女神的时候,神尊和瑶池女神正在玄王府花园的凉亭里坐着,迎风小酌。

    “爹,娘。”凤玲珑笑了笑坐下,伸手取过酒杯,倒了一杯,抿了一口。

    神尊和瑶池女神均是露出清浅笑容,看着已为人妇的女儿,心里倒是有一番计量。

    怎么说也是神界的公主,成亲不昭告天下似乎有些不妥,这对万众瞩目的夫妻方才正讨论着,让赫连玄玉给凤玲珑一个盛大的婚礼。

    “我已经和玄玉谈过了。”凤玲珑不知她爹娘心思,径直说起她与赫连玄玉之事:“原来,玄玉早知道我内心的不安,只是他明白这种事要靠我自己,所以才一直等。”

    神尊微微一讶,倒确实没想过赫连玄玉会对凤玲珑的心事了如指掌。

    看来,这个女婿的确很优秀。

    神尊满意地想着。

    “玲珑还是无法相信玄玉吗?”瑶池女神是女人,自然没错过凤玲珑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歉疚自责。

    不是因为之前的误会,而是因为凤玲珑还存在从前的阴影。

    “我不知道。”凤玲珑苦笑了一声,“我觉得自己已经够相信他了,可一旦有事情发生时,我却瞬间会产生怀疑。”

    瑶池女神看着苦恼的女儿,微微摇头,轻叹了一声:“玲珑,这件事爹娘都帮不了你,任何人也帮不了你。”

    “我知道。”凤玲珑点头,闭了闭眼后又睁开:“玄玉也左右不了我,但他说他会等,等到我全心全意相信他那一天。”

    说到这里,凤玲珑倒是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不由自主的甜蜜。

    一般男人恐怕早已失望,或者责怪她。

    可她的男人没有,他没有逼她,也没有骂她,只告诉她他会等她。

    这让她安心无比。

    “那就好。”瑶池女神淡淡笑了笑,“三界之中,如玄玉一般的男子不多,娘希望你能好好珍惜他,不要将他弄丢了。”

    神尊闻言神色顿时一僵,心头郁闷异常。

    他很想抗议,但却喉头被堵,说不出话来。

    因为,许多方面,他的确比不上这个优秀的女婿。

    看着神尊一脸被打击的郁闷表情,偏生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凤玲珑忍不住笑了起来。

    “爹也是很好的,娘很幸福。”凤玲珑说得一本正经,然而神尊却微微脸红了。

    “我知道我比不上玄玉,你们母女俩就别损我了。”神尊不但脸红,连耳根子都红了。

    和那女婿一比,他简直太渣啊!

    瑶池女神和凤玲珑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神尊抚额,脸色略黑。

    “对了,娘。”凤玲珑想到地狱之莲,便从内天地拿出了之前赫连玄玉给她的地狱之莲,问她娘瑶池女神道:“这是宇辰南托人送到玄王府的地狱之莲,可以复活萧郎。不过……”

    听到‘萧郎’二字,神尊和瑶池女神的表情都在同一时刻微微一凝。

    凤玲珑没有发觉,犹自说了下去:“不过,玄玉似乎不太同意我复活萧郎,但他还是将地狱之莲给了我,让我自己决定。娘,您怎么认为呢?”

    瑶池女神待人是极好的,但凤玲珑问出这个问题后,她却在稍稍一凝思后,道:“我的意见,与玄玉一样。”

    凤玲珑一呆,半晌才问道:“为什么?”

    瑶池女神看向了神尊,见神尊眸色微微复杂,又带着一丝歉意,便淡淡一笑:“萧家人,但凡还有一条血脉在,便会为我凤家当牛做马。”

    凤玲珑吃了一惊,萧家到底欠了她们什么?竟然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玲珑如果想知道其中内情的话,我会告诉玲珑。”瑶池女神认真地看着凤玲珑,语气柔和:“玲珑想知道吗?”

    凤玲珑犹豫了一下,想到事关萧郎是否复活,便瞬间下定了决心:“娘,我想知道。”

    复不复活萧郎,就看萧家与凤家到底有什么渊源了。

    如果真如她娘所说,她复活了萧郎,萧郎作为萧家血脉,也必须给凤家当牛做马,那真的不如不要复活。

    凤玲珑一说完,神尊便站了起来,神色略有尴尬:“我先回房去,瑶儿,玲珑,你们母女俩好好谈谈。”

    “嗯。”瑶池女神淡淡一笑,点头。

    神尊转身,凤玲珑怔了一下才说道:“爹您慢走。”

    奇怪,她爹为何好像有点躲避的样子?

    神尊离开一会儿后,瑶池女神才抿唇一笑,告诉凤玲珑道:“当年萧家与凤家的恩怨,你爹也有参与,而且其中内情,你爹不方便在场听。”

    凤玲珑这下子更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恩怨,会让她爹不方便在场听着?

    凤玲珑目光熠熠地看着瑶池女神,等待倾听那个远古的故事。

    “说到萧家,便要从那月华壁说起……”瑶池女神幽幽望向远方,回忆起了那些不愿触及的曾经。

    月华壁是瑶池女神之物,认瑶池女神为主,其他任何人碰不得。

    但有一种人却例外,便是在月华壁自愿的情况下,吸纳了其鲜血。

    那么此人及其后代嫡系子孙,便成了可以接近月华壁却不会受月华壁反噬的特殊一类人。

    萧家祖先萧墨池,便是这类人。

    萧墨池在人界算是尊贵的修炼一脉,当时正值神魔两界为血祭炼药爆发纷争,打得不可开交,萧墨池救了差点落入魔界之手的一批瑶池弟子。

    因此,萧墨池与瑶池女神结了善缘。

    在不久后萧家遭到魔界血洗,瑶池女神得到消息立刻赶往萧家,却只救下了萧墨池一人。

    当时,萧家祖先还被魔气入侵,体内全是魔血,命在旦夕。

    瑶池女神当机立断拿出了月华壁,与月华壁沟通之后,让月华壁吸走了萧墨池体内的魔血。

    萧墨池被救回了一条命,从此入住瑶池。

    但好景不长的是,萧墨池在瑶池认识了神尊。

    神尊已向瑶池女神提亲,瑶池女神要求一个月时间考虑,神尊日日到瑶池,便认识了萧墨池。

    由于萧墨池与瑶池女神渊源极深,又能通月华壁,因此神尊虽心高气傲,却还是会通过萧墨池,得知瑶池女神的许多事情。

    但也就因为如此,萧墨池太过崇拜神尊,想撮合神尊与瑶池女神,竟做了一件让瑶池女神与其恩断义绝的事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