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2章 不想在乎其他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淡淡瞥了一眼圣殿大长老,语气冷然:“在我这里。”

    “快拿给我看看!”圣殿大长老愈发激动了,有了藏神宝镜,这以后是不用怕神罚了啊!

    赫连玄玉淡淡一扬眉:“为何要给你看?”

    那语气里的冷然倨傲,不可一世,让圣殿大长老瞬间石化了。

    就算是当年的创界之主,也没跟圣殿大长老这么说过话啊!

    当然了,有一个人比赫连玄玉更过分,那就是落烟大妖。

    圣殿大长老带上古大神将落烟大妖关押起来后,落烟大妖将圣殿大长老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

    但,也仅此一人而已。

    “咳,大长老,那个镜子……还是放在玄玉这里比较好。我爹娘到时候也会被神罚追击呢!”凤玲珑暗叹赫连玄玉也太直接了,赶紧出面打圆场。

    “那我们呢?”圣殿大长老愣了愣,他潜意识里还将神尊与瑶池女神当成圣殿的人。

    所以,自然是要将藏神宝镜交给他保管,然后圣殿所有人一起避神罚了。

    现在神罚所瞄准的,也只有圣殿众神而已。

    “明日便是十四了,不如各位就在附近暂住,等十五之后再走可好?”凤玲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了。

    “不行,我们还要追查落烟大妖的下落,难道我们每个月十五都要来此?”圣殿大长老瞬间持反对意见。

    圣殿大长老话音刚落,就听见赫连玄玉不屑的一声冷笑。

    “你笑什么?”圣殿大长老不傻,他知道赫连玄玉那一声冷笑,是针对他来的,而且充满了不屑与鄙夷。

    虽然凤玲珑暗中拉了拉赫连玄玉的衣袖,不过赫连玄玉对于这种老顽固可没什么好态度,直接嗤笑道:“藏神宝镜若在你手,你可保得住?”

    “这……”圣殿大长老脸色微微一变,瞬间答不上话来了。

    当日落烟大妖从圣殿囚牢逃走,只是出了一下手,圣殿大长老就知道落烟大妖不好对付了。

    不说落烟大妖如今修炼到何种地步了,就说当年,落烟大妖也是纵横四界的。

    “我不想我爹娘离开我太远,所以还是麻烦大长老与其他前辈每月十五来此一趟吧。”凤玲珑浅笑,她是感激当初圣殿大长老带她入圣殿之恩。

    圣殿大长老有了台阶下,这才收去一脸尴尬神色,轻咳一声点了头:“好,就依丫头的办。”

    至此,赫连玄玉拉了凤玲珑,不耐烦走去了一边。

    “将他们安置了,十五凌晨聚集玄王府。”赫连玄玉冷冷对月清尘吩咐道。

    “是,主子。”月清尘领命,随后去安排众人住宿问题。

    赫连玄玉带凤玲珑回了房间,顿时搂住不肯撒手。

    凤玲珑又好笑又心疼,轻轻拍着那结实宽厚的背,小声说道:“我不会有事的。”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她怎么会有事?

    赫连玄玉确实不怕落烟大妖,只要他手握藏神宝镜,落烟大妖就有求于他。

    而以实力来说,他身边有太多帮手,加上他自己,落烟大妖占不了任何便宜。

    但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落烟大妖朝凤玲珑下手。

    “落烟大妖会变幻,伪装,而你牵挂太多,我不放心。”赫连玄玉松开双臂,眸光深幽地看着凤玲珑,修长如玉的手指滑过那精美脸庞。

    她牵挂太多?凤玲珑一怔。

    “若落烟大妖以你爹娘,或者你朋友来威胁你,你能保证乖乖呆在我身边,不离开我一步吗?”赫连玄玉眼底是深深的无奈。

    凤玲珑语塞。

    “你保证不了。”赫连玄玉又伸手将凤玲珑搂入怀中,语气低沉,带着一丝疲惫。

    其实,赫连玄玉比任何人都了解凤玲珑的性格,所以他才会如此担忧与恐惧。

    凤玲珑的牵挂太多了,现在落烟大妖无处不在,妖法甚强。

    除了他赫连玄玉之外,任何人都保护不了凤玲珑。

    但她,可会乖乖守在他身边,不离开一步?

    凤玲珑内心深处有一抹疼。

    “玄玉……”她心疼地捧住他的脸,内心歉疚无法言喻。

    为何她不能像他一样,除她之外了无牵挂?

    “不要自责。”赫连玄玉淡淡一笑,眸中温润,如凤凰起舞,翩翩美丽,“我知道,对你好的人太多太多,而我,本就孑然一身,所以除你之外才无牵挂。”

    “砰!”

    房门一脚被踢开了。

    “赫连!你欺人太甚了!”司空湛怒气冲冲踢门而入,身后风瞿人拉都拉不住。

    本来两人也是觉得落烟大妖临走前那句话太恐怖了,准备过来和赫连玄玉还有凤玲珑商量对策,外加提醒凤玲珑的。

    结果,却刚好听到了赫连玄玉这一句话。

    风瞿人性格淡然,心中虽被刺了一下,但也不会发作。

    可司空湛不同。

    司空湛是直性子,对敌对友都毒舌无比,可对赫连玄玉及风瞿人却是付出了一腔真心的。

    赫连玄玉这一说,司空湛自然受不了。

    “你们进房之前不敲门?”赫连玄玉脸色有点冷,心里想的是若他正和心爱妻子在卿卿我我怎么办?岂不是要被打扰?

    “你说!我司空湛哪一点对不起你赫连玄玉了?”司空湛胸口剧烈起伏,指着赫连玄玉怒不可遏。

    赫连玄玉微一蹙眉,半晌缓缓道:“你没有对不起我。”

    “哈哈!你说对了!”司空湛哈哈大笑,眼底却是怒火熊熊,“我司空湛的确没有半点对不起你,我为你出生入死,鞍前马后,不是因为我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而是我当你赫连玄玉是朋友!你呢?你何时把我和瞿人当朋友了?”

    当初,被赫连玄玉打得半死不活,却仍旧死皮赖脸缠上去。

    当初,身为西岸大陆暗影少主,却宁可被区区一介轩辕国玄王殿下当奴仆使唤来使唤去。

    当初,眼见轩辕南暗算赫连玄玉,凤玲珑又在血祭炼药的紧要关头,他想都不想便冲过去挡下那些爆体丸。

    还有那些不断作陪的过往,死心塌地,死缠烂打……

    司空湛越想越怄火,抬手重重拍在赫连玄玉面前的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

    “赫连玄玉!老子回西岸大陆去!不伺候你了!”司空湛说完,狠狠地瞪了赫连玄玉一眼,转身就走。

    赫连玄玉刚开始脸色一沉,随后便又云淡风轻了。

    这家伙,又犯二了。

    “司空!”凤玲珑倒是比赫连玄玉急,她看得出来司空湛是真的生气了。

    风瞿人眸色复杂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淡淡对凤玲珑道:“凤姑娘不用着急,我去劝他。”

    说完,转身离开。

    凤玲珑一怔,凤姑娘?

    顿时,凤玲珑心里清楚,不但司空湛生气了,连风瞿人也生气了。

    她蹙眉回想赫连玄玉刚刚那句话,越想越觉得司空湛和风瞿人不是无理取闹。

    转过身,凤玲珑戳了戳赫连玄玉坚硬的胸膛肌肉:“我说,你心里真没把他们当朋友过?”

    赫连玄玉本来唇角还勾着的,被凤玲珑这样正儿八经地一问,便沉默了。

    “玄玉,你说话。”凤玲珑看到赫连玄玉这样沉默,倒是有些惴惴地。

    她这一瞬间觉得,刚刚司空湛说的那些话,还有风瞿人那一声‘凤姑娘’,也并不是没有伤到赫连玄玉吧?

    “你说的,我们是夫妻啊!你有心事,要告诉我。”凤玲珑坐了下来,认真拉着赫连玄玉,想传递给他安慰。

    这句话,终于打动了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淡淡抬眸,看着凤玲珑那张替他担忧心疼的小脸,慢慢绽露一抹璀璨笑容:“除了对你,我不想对任何人好。”

    “为什么?”凤玲珑不认为自己刚刚感觉错了,她敢打赌赫连玄玉心中一定是有司空湛和风瞿人这两个朋友的。

    “不为什么。”赫连玄玉别过了脸去,但这却摆明了他在逃避。

    在凤玲珑面前,赫连玄玉从来就不善于伪装,更无法藏住心事。

    “别这样嘛,我是你的妻子,我希望听到你的真心话。”凤玲珑执拗地扳过赫连玄玉的脸,眸色清浅,带着暖暖的温柔。

    她已经逐渐知道,她家这个男人,是抵挡不了她的放下身段的。

    赫连玄玉蹙眉,看着凤玲珑认真的小脸半晌,似乎在斟酌该不该说。

    他直觉里认为,他若说了,妻子肯定要去多事。

    但若不说,妻子又似乎不会放过他。

    “我……”赫连玄玉眉头打了结,明显十分不愿说。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心情就会不好,一直到你告诉我为止。”凤玲珑叹了口气,松开手,闷闷不乐地转过了身。

    “好了,我说。”赫连玄玉瞬间投降。

    凤玲珑立刻笑脸盈盈地转过身,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赫连玄玉,等待他吐露真言。

    赫连玄玉无奈了,他这是又上了小东西的当啊!

    “快说,不许反悔。”凤玲珑戳戳他胸口,不轻不重地。

    赫连玄玉又沉默了一阵子,才淡淡说道:“我不想去在乎其他人。因为……”

    他抬眸,火焰色的眸子里映出凤玲珑姣美的小脸,语气温暖动听如天籁:“我不想因为在乎其他人,而无法将整颗心里都只装着玲珑。”

    那一瞬间,凤玲珑心脏如遭重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