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3章 永远欠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赫连玄玉猜测得一点都没错。

    得知真正原因后,凤玲珑果然借故离开,前去找司空湛和风瞿人。

    找到司空湛和风瞿人的时候,凤玲珑并没有立刻现身。

    因为,司空湛很愤怒地在大吼大叫,对天指责。

    凤玲珑无奈地想着,司空湛声音这么大,倒也不算她偷听吧?

    只要稍微有点实力的人随便站在一里之内,都能听到司空湛的愤怒言论。

    “瞿人,我看你也一起走算了,反正你都不叫嫂子了。”司空湛狠狠将几块石头投进湖里,随后握拳,手背青筋直冒。

    风瞿人沉默。

    走?

    倒不是说想沾赫连玄玉的光,只是,从很久以前便已经给自己选择了一条路,现在说放弃就放弃,未免会茫然。

    离开了这里,回到自己的家族,又能做什么?

    混吃等死?

    风瞿人眸色淡淡,十指却悄然收拢。

    不,他风瞿人,并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怎么?你舍不得是不是?”司空湛等了半天没有风瞿人的回答,火大地转身。

    风瞿人淡淡看着司空湛,似讥似讽地一勾唇:“你舍得?确定不会后悔?”

    司空湛瞬间一窒。

    舍不舍得的问题……现在或许可以一咬牙,舍下来。

    但后不后悔么,可就难说了。

    风瞿人总是思虑周详的,他一句话,便点中了司空湛的死穴。

    “既然将来会后悔,现在又何必冲动做下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风瞿人微微叹了口气,侧身看向湖面,语气悠扬:“付出的时候,别总想着得到什么,这样便不会失望了。”

    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凤玲珑,心中微微一震!

    风瞿人这句话,触动了她的心弦。

    世上哪一个人,能做到全然付出,不求回报呢?

    她当年对轩辕南,不计辛苦地付出,是否心里也总想着要轩辕南的回报?

    所以她才不肯告诉轩辕南她要什么,而是要轩辕南自己去寻找答案。

    她其实,变相地在索取,满足自己的私欲。

    如今对赫连玄玉,她也同样如此。

    “哼!你说得倒好听,你不也失望了?要不然,你怎么会那么称呼嫂子!”司空湛悻悻然一句丢了过去,他对风瞿人欺负凤玲珑的事情很不爽。

    那话是赫连玄玉说的,又不是他嫂子说的,干嘛把气撒在他嫂子身上?

    司空湛很不爽很不爽。

    与其维护赫连玄玉那个没心没肺的,还不如维护他嫂子呢!

    “当时失望在所难免,但现在,我比你冷静。”风瞿人淡淡一瞥司空湛,心里有句话倒是想说,不过又觉得说不出口。

    风瞿人从头到尾和司空湛相处,了解司空湛的个性,怎么会没看出来……那一点点的异样情愫呢?

    “哼!”司空湛还是觉得心头憋屈,别过脸去看着湖面,不肯再说话了。

    四周一片静谧。

    凤玲珑想了想,翩然飘了过去:“司空,瞿人。”

    司空湛和风瞿人心头都是微微一震,双双转过身来,看着凤玲珑时眸色便微微闪了闪。

    “咳,嫂子你怎么来了?”到底是司空湛先打破了沉默,虽然神色略微尴尬。

    司空湛眸中有一丝紧张,嫂子会不会认为他很小气捏?

    “我要是不来看看,等你们一气之下回西岸大陆,玄玉岂不是要伤心了?”凤玲珑笑着挪榆司空湛,上得前去。

    司空湛顿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才不会伤心!”

    风瞿人眸色淡淡看着凤玲珑,忽然上前,拱了拱手:“嫂子,方才对不起。”

    风瞿人那会儿倒也是一时想不开,但此刻看见凤玲珑低眉顺眼的模样,心头便愧疚了。

    此事本与她无关,确如司空湛没说出来的想法一样,他不该将气撒到她的身上。

    “不,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凤玲珑却是稍稍一欠身,眸色认真。

    司空湛和风瞿人都是一愣,怎么该说对不起的人换成她了?

    “你们走后,我逼出了玄玉的心里话。”凤玲珑歉疚地看着两人。

    赫连的心里话?

    司空湛和风瞿人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一丝不解。

    “嫂子,什么心里话?”司空湛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了。

    凤玲珑抿了抿唇,淡淡一笑:“玄玉之所以不肯对任何人交付真心,是因为他想把全部的感情都给我一个人。”

    司空湛和风瞿人大大一愣!

    这是什么逻辑?

    “他认为,一旦他对其他人有了亲情、友情这些感情,他的心里就无法全部装着我一个人了。”凤玲珑无奈摇头。

    也许一般人理解不了这种想法,但赫连玄玉从一开始就偏执而极端,炽热而霸道,他会有这种想法,真的不奇怪。

    司空湛和风瞿人两人沉默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在赫连玄玉心里,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一直封闭情感。

    只为了……将所有的感情,都给凤玲珑一个人。

    多么不可思议,却又多么让人心脏震动。

    “他从小就孤苦,成长环境与别人不同,我希望你们可以体谅他的这种极端想法。但我可以肯定,他心里一直是将你们当朋友的。”凤玲珑眸色极为认真。

    “那可未必。”司空湛撇了撇嘴,但明显怒气已经不像之前那般浓烈了。

    凤玲珑微微摇头:“你们忘了吗?当初他还不知他自己真正身世时,真正带我去融入的第一个圈子,是你们三人圈啊!”

    呃?司空湛不解地抬眸,这里头还有什么奥妙吗?

    “他没有带我去赫连府,也没有带我去见其他人。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在他心里有特别重要的份量,怎么会带我来见你们呢?”凤玲珑淡淡一笑:“我想,对于他来说,你们一直像他的亲人一样吧。”

    司空湛微微一怔,心中怒气荡然无存。

    或许……嫂子说的对?

    司空湛开始动摇了。

    这时候风瞿人缓缓开口:“其实,我们一开始认识赫连的时候,就知道赫连是什么样的性子。就算我们一时生气,也绝不会离开他的。”

    现在的赫连玄玉,身边是需要他们的。

    如果有朝一日赫连玄玉不需要他们了,他们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那么他们才可以走。

    风瞿人淡淡扬唇,也许,这就是他风瞿人的宿命……永远跟随赫连玄玉。

    “如果我今天没有出现,你们也不会离开他?”凤玲珑扬着笑意,眸色清浅,直视风瞿人淡然双眸。

    “不会。”风瞿人无惧地迎着凤玲珑的直视,眸色坦然。

    所以在司空湛说出回西岸大陆的话时,他才会反问司空湛,回去后会不会后悔?

    他知道,司空湛一定会后悔。

    这么多年的生死之交情感,并不是假的。

    论付出,赫连玄玉也不是全然没有对他们付出过。

    “我替玄玉感到高兴,因为他有你们这样忠贞的朋友。”凤玲珑笑着走上前,伸手欲拍司空湛与风瞿人肩膀,顺便给他们一个大拥抱。

    “你敢碰他们一下,我马上让他们滚回西岸大陆去!”一道冷冽不耐的声音响起,顿时令凤玲珑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赫连?”司空湛和风瞿人同时一怔,朝那远处一身墨袍负手而立的男人看去。

    赫连玄玉冷冷地抿着唇,一张俊逸无双的脸庞,黑的似要涌出墨汁来。

    他表情冷冽,死死盯着凤玲珑那只白皙玉手,浑身杀气腾腾。

    无论是何时的玄王殿下,都这般爱吃醋。

    “滚就滚!谁稀罕留下来?”司空湛瞬间跳脚,气呼呼地拉着风瞿人就要走。

    不过,风瞿人轻咳了一声,站在原地没动。

    “怎么?你打算留下来继续受人嫌弃?”司空湛虎着脸甩开风瞿人的胳膊。

    风瞿人只淡淡而笑,并不出声。

    他想,赫连玄玉会到这里来,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至于其他的,重要吗?

    不重要。

    “我们认识二十九年四个月零一十六天。”赫连玄玉突然开口,语气略微漫不经心。

    此刻,凤玲珑已经乖乖缩回手,走到赫连玄玉面前,任他将她肩膀环住了。

    司空湛一愣,正诧异他和赫连玄玉是不是认识了这么久的时候,赫连玄玉一句话把他气得脸色铁青!

    “折算成银子,我可以给你一千万两回西岸大陆。”赫连玄玉修长玉手淡淡搭在凤玲珑肩上,似笑非笑勾唇:“不然,岂不是说我赫连玄玉欠了你司空湛的?”

    凤玲珑愣了一下后,哑然失笑。

    她家这个幼稚的男人,就算承认某些事情,都这么别扭。

    也只有面对她的时候,他才肯完全坦白。

    “你!”司空湛气死了,他难道看起来很缺钱吗?

    司空湛这回是真正地郁闷了,扭头就走。

    不过,风瞿人伸手拉住了他。

    “放手!我要回去当我的暗影之主!”司空湛火大地吼道。

    风瞿人则淡淡一笑:“带着银子回西岸大陆,不如就让赫连永远欠着我们,你觉得呢?”

    聪明如风瞿人,在赫连玄玉说出和他们认识二十九年四个月零一十六天的时候,就已经完全不介意赫连玄玉之前那句话了。

    司空湛一愣,让赫连永远欠着他们?

    一瞬间,司空湛看向了赫连玄玉,隐约明白了什么。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