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0章 儿子还是女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神尊与瑶池女神走后,赫连玄玉依旧维持半跪的姿势在床前。

    他双手握着凤玲珑一只素白柔荑,拇指在那光滑手背上摩挲。

    神珠躺在凤玲珑另一只手的掌心之上,散发淡淡柔和之光。

    赫连玄玉眸色冷冷,看着神珠片刻后,唇角几不可闻地一撇。

    时间慢慢流逝,夜晚很快来临。

    一片黑暗中,凤玲珑徐徐睁开眼睛。

    她看见一阵柔和的淡光,食指微微一动,便感觉掌心里有什么与她紧密相联的东西。

    低眸一看,黑夜里,一颗剔透的珠子,隐隐发着柔和的淡光,竟有些可爱。

    凤玲珑心里瞬间柔软无比,就是这颗珠子,孕育着她和赫连玄玉的骨血呢!

    “玲珑,你醒了。”黑暗中,赫连玄玉低沉的声音传来。

    守了凤玲珑两三个时辰,赫连玄玉连姿势都没变过一下,加上重重心事,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暗哑与疲惫。

    凤玲珑这才将视线移到床前的男人脸上,看见他眼中那一抹血红,她微微一怔。

    随后,她想到神珠差点反噬了她的事情,顿时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我没事,你别担心。”凤玲珑笑容虽然虚弱,却带着暖暖的镇定人心的力量。

    神界女子不都要这么走一遭?她不过是多了一出戏码而已。

    但终究,是平安度过了。

    只要孩子没事,她受什么苦都没关系,凤玲珑欣慰地想着,目光又落在了神珠上面。

    “我陪你睡一会儿。”赫连玄玉起身,膝盖传来微麻的感觉,他顿了一下才上得床去。

    凤玲珑看着赫连玄玉躺在她身边,手绕过她的脖子将她搂在怀中,忍不住勾唇一笑。

    赫连玄玉满腹心事,却一个字也没有向凤玲珑吐露。

    对赫连玄玉来说,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杀了宇辰南,将宇辰南带给他的羞辱甩开!

    而这件事,赫连玄玉知道,凤玲珑绝对不会同意。

    明知她不会同意,他也就不会告诉她了。

    赫连玄玉闭上眼,在黑暗中藏住了一双凤眸里浓浓的暴虐。

    很快,两日过去。

    神珠吸纳了足够的神力,如今日渐膨胀,已有碗口大小。

    最多再过一日,神珠便会胀破,里面靠神力所发育的婴儿也会呱呱落地。

    凤玲珑的精神恢复了不少,只是神力恢复得十分之慢。

    据瑶池女神说,起码要一个月,凤玲珑的神力才能完全恢复。

    顿时,凤玲珑被当成国宝一样,由众神团团保护。

    毕竟那落烟大妖在暗,随时可能出手伤害凤玲珑,他们可不能掉以轻心。

    至于赫连玄玉,一天之内有半天是没陪在凤玲珑身边的,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

    凤玲珑不知道那天所发生的事情,她只以为赫连玄玉是忙着去找落烟大妖了。

    强敌当前,她根本不会儿女情长,何况她心里还装着神珠一事,自然就分散了注意力。

    神尊与瑶池女神商议后决定,等孙子出世,再找女儿女婿分别谈谈。

    “主子,宇辰南并未回到魔界,圣灵大陆也没有探索到他的下落。不过,我已派人盯梢魔界,一有消息就会传回玄王府。”

    凉亭里,月清尘对赫连玄玉禀报。

    赫连玄玉压根没去管落烟大妖的事,那自然有圣殿大长老等人操心。

    他想做的,就是杀了宇辰南这个眼中钉!

    神珠一事,让赫连玄玉心头危机感四起。

    宇辰南活着,终归对他和凤玲珑是个威胁。

    赫连玄玉十指攸地收拢,目光冷冽地瞥了月清尘一眼:“我最多给你三天时间。”

    月清尘心中一紧,三天!

    “三天之后,若还没有宇辰南的下落,你就不用回玄王府了。”赫连玄玉随意一弹膝上袍子褶皱,冷峻下令。

    这个任务很难,月清尘知道,但他家主子就是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执行。

    “是,主子!”月清尘领命,转身毅然走掉了。

    他必须争分夺秒地,去寻找宇辰南的下落。

    他只有三天时间。

    赫连玄玉淡淡地坐在凉亭中,修长玉指随意抚弄桌上酒杯,良久后一声沉喝:“出来吧!”

    空气似乎为之一凝。

    片刻,一条纤细人影从树后走了出来,是朦雨。

    朦雨咬了咬唇,走到赫连玄玉面前的桌边,‘扑通’一声跪下了:“玄王殿下,我以项上人头做保证,凤姐姐绝没有做过对不起玄王殿下的事情!”

    赫连玄玉眸色瞬间卷起一阵风暴,酒杯在他五指之中‘砰’地一声清脆碎裂开来。

    “玄王殿下,我知道您生气,可是您要知道,凤姐姐心里是只有玄王殿下您的,凤姐姐根本不可能和宇辰南发生任何事啊!”

    朦雨眼眶都红了:“我也怕您,可我必须说,因为我不想凤姐姐像夫人一样蒙受不白之冤!”

    “玄王殿下,求您相信凤姐姐吧!”朦雨跪在地上,不停地磕起头来。

    赫连玄玉缓缓松手,酒水与酒杯碎片混合,慢慢地从殷红指缝中滑落。

    “在我改变主意之前,滚。”凉薄话语,从赫连玄玉嘴里吐出,寒冽如冰。

    赫连玄玉怎么想,除了凤玲珑之外,没有人有资格知道。

    何况这一次,赫连玄玉连凤玲珑都瞒了。

    朦雨依旧不停地磕头。

    赫连玄玉眸中风暴骤起,霍地起身!

    但就在此刻,一道身影掠至。

    “主子,我这就带她走。”月清尘心惊胆战地将朦雨拦腰一抱,迅速离开了凉亭。

    “放开我!放开!”朦雨不停地挣扎。

    月清尘没有松手,将朦雨带离凉亭远远地之后,才将朦雨放下。

    朦雨扭头就走。

    “站住!你以为你这样可以帮助你家小姐什么?”月清尘怒了,一向清冷的容颜浮现冷峻寒冽。

    严厉的语气,使得朦雨脚步止住,却倔强地背对着月清尘。

    “主子的脾气,我最清楚。”月清尘的语气依旧严厉,冷峻无比,“你这样只能增添反效果,惹得主子震怒后,伤了你又当如何?”

    朦雨冷声回答:“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伤!”

    去见赫连玄玉之前,她就已经抱着被打死的决心了。

    但为了凤姐姐,她必须要直言,不能眼看着凤姐姐蒙受这种不白之冤。

    “你若真能死了,那倒也算是一了百了。”月清尘冷笑一声,“只可惜,你只会浪费你凤姐姐的血!”

    朦雨心中一震。

    她若真出事……凤姐姐确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当然了,除此之外,你还会增加主子与主母之间的矛盾。”月清尘又是一声冷笑,“主母向来护短,绝不会原谅主子随意伤害她身边人,这你应该清楚!”

    月清尘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般,点醒了身处迷雾中的朦雨。

    是啊,她到底是在做什么?怎么那么冲动去找了玄王殿下,给凤姐姐增添麻烦呢?

    朦雨一时惭愧不已,她竟被焦急冲昏了头脑,差点犯下大错。

    想到这里,朦雨转过了身,低声道:“谢谢你,月清尘。”

    要不是月清尘及时出面阻拦,玄王殿下真出手杀了她或者是伤了她,无疑会让凤姐姐与玄王殿下之间的矛盾更加加深的。

    月清尘见朦雨终于醒悟,这才微微舒了一口气。

    “既然已经明白了,就回去照顾你家小姐吧。”月清尘淡淡转身,他还有任务在身,没法陪这小妮子了。

    若不是先前就察觉这小妮子有心事,又在暗中偷听,他也不会等着看这小妮子准备做什么,而延缓了出发的时间了。

    朦雨张了张口,但之前赫连玄玉对月清尘下的死命令,她听得一清二楚,所以欲言又止,最终闭上了嘴。

    还是以后,再跟月清尘好好道谢吧!

    现在,她去照顾凤姐姐,同时祈祷月清尘能够在三天之内找到宇辰南的下落。

    朦雨想到这里,毅然转身。

    两日后,珠破之时,终于到来。

    凤玲珑神力已经恢复了一些,脸色红润了许多。

    她紧紧抓着赫连玄玉的衣袖,眸色紧张地看着已经膨胀到盆口大小的神珠。

    神珠表皮似乎不堪重负,停落在床上,难耐地滚动。

    那被撑得光亮的表皮,被里面的孩子四肢乱踢,踢得一块一块凸出,如同孕妇的肚皮一般。

    “玄玉,我们的孩子快出世了。”凤玲珑眼里微微晶莹,这是她和他的孩子。

    神尊和瑶池女神,都望了赫连玄玉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心里便不由得暗叹了一声。

    但凤玲珑却知道,赫连玄玉抓痛了她的手腕,只是她没吭声。

    她想,这个倨傲不肯示弱的男人,一定也在心里紧张着吧?

    “我希望是女儿。”赫连玄玉一眨不眨看着即将被胀破的神珠,语气夹杂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的轻颤。

    凤玲珑紧张的心情略微得到缓和,她扬唇一笑:“我希望是儿子。”

    她希望第一胎是儿子,然后,第二胎是女儿。

    到最后的最后,她和他能够儿女成群,共享天伦。

    “女儿。”赫连玄玉依旧一眨不眨,但眼神坚定。

    “儿子。”凤玲珑同样不甘示弱,语气倔强。

    旁观者均有些无奈,这……完全不是他们方才所担心的重点嘛!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