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2章 不能答应她的要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宇辰南堂堂魔界少主,躲在上古功德镯中也是憋屈。

    他还急着把最后15点功德点数凑齐呢!

    然而赫连玄玉对他的追杀,让他没法走出去。

    但终于,宇辰南躲不下去了。

    因为上古功德镯目前的法力就这么一点,根本不够维持宇辰南躲这么久的。

    “我法力可维持不了这么久了,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上古功德镯悻悻然一句话之后,宇辰南狼狈地从镯内空间摔了出来。

    本来不能躲就是一种不幸了,但宇辰南发现还有更不幸的事情等着他……他好死不死地摔到了月清尘和玄王府侍卫面前!

    月清尘满世界找宇辰南都无果,偏偏宇辰南自己一瞬间出现在他面前,先是愣了一下后,随即冷声挥手:“拿下他!”

    三天的时间,刚好还剩一天,他总算可以给主子交代了。

    宇辰南虽然不是赫连玄玉的对手,但身为魔界少主,修炼了这许久,对付玄王府众人还是可以的。

    月清尘与玄王府侍卫各自修炼都上升了好几个台阶,宇辰南的修炼也没放下过,双方算是势均力敌。

    “月清尘,你要跟你家主子说,神珠的事情与我无关!”宇辰南一边打斗,一边对月清尘喊道。

    他不是仙殿尊者,才不受这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

    “这话,你亲自去跟我家主子说。”月清尘淡淡一声清冷之笑,持续发动凌厉的攻击。

    月清尘自然知道神珠一事有所蹊跷,但那与他无关。

    他的主子不是宇辰南,宇辰南受了委屈,他管不着也不会管。

    宇辰南暗骂一声没人性,想了想后还是决定先逃了再说,他不愿跟玄王府这些人打斗,做无谓的牺牲。

    “我先回魔界,你们随意!”事到如今,宇辰南不得不回魔界暂避。

    至少,赫连玄玉当日答应了他爹,百年内不会进攻魔界。

    现在上古功德镯保不了他,他也只能回魔界暂避了。

    宇辰南一个大招放出,随后就逃之夭夭了。

    月清尘眸色微微一闪,并未下令追击。

    如今宇辰南也只有魔界可去了,而他还剩下一天的时间,足够向主子请示,该怎么办。

    在请示主子之前,他不宜擅作主张,毕竟主子与魔界有过那约定。

    月清尘这么一想之后,便迅速回了玄王府。

    孩子出世后,赫连玄玉服侍凤玲珑躺下,因为她的神力还没有恢复,身体仍旧虚弱着,需要多休息。

    在赫连玄玉的陪伴下,凤玲珑很快睡着了。

    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眸色温柔。

    “主子。”月清尘在门外的声音,刻意压低,几乎是声如蚊吟地飘进房内的。

    赫连玄玉眼眸微微一冷,看着仍旧熟睡的凤玲珑片刻后,他替她掖了掖被角,起身盈步离房。

    出了房间之后,赫连玄玉和月清尘走出较远距离,月清尘才禀道:“主子,宇辰南方才被我与众侍卫围攻,之后他逃回了魔界。”

    赫连玄玉眼眸一眯,逃回魔界去了?

    “我顾忌着主子与魔界的约定,因此不敢擅作主张,特回府请示主子,是否要带人追去魔界缉拿宇辰南?”月清尘恭敬地询问。

    以玄王府如今的实力,要闯魔界还是有点困难的,但若带上多几个实力强大的帮手,如朦雨、轩辕元祖、夏侯渊等人,加上地灵兽的帮忙,要去魔界拿下宇辰南,倒也还有希望。

    月清尘不提赫连玄玉和天魔的约定还好,一提,赫连玄玉眸色瞬间冰冷!

    那天魔宇辰杰,以神珠珠破时会有危险为条件,与他交换了‘百年不攻魔界’的条件,但那父之血,却要的是宇辰南的血!

    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尤其,宇辰南竟当着众人说出那句话,这无疑是当众侮辱他赫连玄玉,尤其是侮辱了他心爱的妻子!

    许久,赫连玄玉才淡定下来,心思放在了缉捕宇辰南一事上。

    赫连玄玉淡淡瞥了月清尘一眼,语气凉薄:“我与宇辰杰的约定,无关宇辰南。你们去魔界抓宇辰南,与这约定无关,只要记住先礼后兵即可。如果魔界敢动手,便给我狠狠反击!”

    月清尘顿时明白了,当即领命:“是,主子。”

    说罢月清尘就准备转身,但这时候,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回廊拐角处传来。

    “月清尘,站住。”

    月清尘心头一震,主母?

    一转身,月清尘果然看见凤玲珑一脸冷然站在阴影处,面色晦暗看不出真正情绪。

    赫连玄玉微一蹙眉,也转了身。

    “玲珑怎么起来了?”赫连玄玉并不在乎凤玲珑听到了什么,他只在乎凤玲珑此刻只身穿薄衣,怕她着凉。

    尽管凤玲珑身体没那么虚弱,赫连玄玉还是会犯杞人忧天的错误,只因关心则乱。

    “我如果不起来,又怎么知道你背着我做了什么呢?”凤玲珑真的无法置信,赫连玄玉会背着她,让月清尘去杀宇辰南。

    赫连玄玉看了凤玲珑一眼,不说什么,解下自己外袍便走过去给她披上了。

    “回房再说。”赫连玄玉不打算跟妻子解释什么,因为解释了她也不会理解,但不管怎样,宇辰南他一定要狠狠教训!

    否则,难消他心头之气。

    “月清尘,这几日你呆在我身边伺候,我觉得不舒服。”凤玲珑也不会因为宇辰南,来跟赫连玄玉闹别扭。

    但,她不会让月清尘有机会带人去魔界闹事。

    宇辰南为她做了太多,她即使不予报答,至少也不会坐看他被杀。

    还是被赫连玄玉所杀。

    “主母,这……”月清尘哪儿敢违背凤玲珑的意思,但他也更不敢违抗赫连玄玉的命令,顿时讪讪僵在了当场。

    赫连玄玉蹙了蹙眉,伸手将凤玲珑一个打横抱起,在凤玲珑瞪着他时,不情愿地吩咐了句:“清尘,你留下来伺候玲珑。”

    很显然,赫连玄玉暂时妥协了。

    月清尘吁了口气,又觉得自己回来先禀报主子真是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否则主母以后知情,还不知道怎么跟他生气呢!

    “是,主子,主母。”月清尘含笑应了。

    凤玲珑却一记冷眼撇过去:“看来,还是你家主子说话算数。”

    月清尘顿时石化了。

    以为这是两全其美谁也不得罪的结果,然而……还是把主母给得罪了啊!

    月清尘一脸苦瓜相。

    赫连玄玉很快抱着凤玲珑回房了。

    凤玲珑被抱着放回床上,她拉了拉赫连玄玉的外袍,坐在床上也闷不吭声。

    她当然不想为了另一个男人,和自己的男人吵架。

    所以,她选择沉默。

    “如果,我跟宇辰南之间只能活一个,你会选择谁?”一阵沉默中,赫连玄玉淡淡开了口。

    他问的问题,有些极端,有些偏激,让凤玲珑微微窒息。

    凤玲珑抬眸,看着赫连玄玉淡然无波的表情,本来有些怒火的,却突然就平息了。

    “任何人,都比不上你赫连玄玉在我心里的位置。”她平静地回答:“不但是宇辰南,就算是任何其他人,与你处于同样危险的位置,我都会选择让你活着。”包括她自己。

    儿子也是?赫连玄玉眸色一闪,心中淡淡惊喜划过。

    但,瞬间冒出的疑问,他没有问。

    他记得她曾经说过四个字:爱屋及乌。

    因为她爱他,所以才愿意给他生儿育女。

    也因为她爱他,所以才会那么爱他的儿子。

    这个问题太蠢,他不会问。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能在任何时候站在我这边?”赫连玄玉压下心头惊喜,淡淡注视着自家宝贝妻子,语气平和且温柔。

    “那要看是什么事。”凤玲珑微微一叹:“如果是我不分青红皂白要杀了司空和瞿人,你也会站在我这边吗?”

    “会。”赫连玄玉似乎微微停顿了一下,才答了个‘会’字。

    凤玲珑笑了,摇头:“不,你犹豫了。”

    赫连玄玉眸色一闪,薄唇微抿。

    “玄玉,我们都是有感情的,身边人陪了我们那么久,为我们做了那么多事甚至是牺牲,我们不可能从来没有感动过。”

    凤玲珑抬手,拉住了赫连玄玉的衣袖,眸色清浅认真:“而且,你是现在三界的希望,很可能一统三界。如果你不能做一个很仁慈的领袖者,将来三界众人早晚会反你的。”

    “反?”赫连玄玉冷冷一笑,“那便让他们反吧!”

    凤玲珑也冷冷一笑:“妖落烟当年强大吗?为何创界之主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困住妖落烟?为何圣殿大长老等一百位上古大神,宁可一辈子囚在圣殿,也要守住妖落烟?”

    赫连玄玉眉头一蹙,倾刻沉默。

    “玄玉,我想和你执手平淡过一生,如今走上这条路是逼不得已,但我希望你能秉承一个原则待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凤玲珑苦笑了一声:“就当是……为了我吧!”

    赫连玄玉一双桃花眼紧紧盯着凤玲珑,在她说出最后一句话时,他很想答应她。

    只要她想要的,只要他给得起的,他都想答应她。

    但唯独宇辰南这件事……

    “我不能答应!”赫连玄玉攸地起身,快速离开了房间。

    再呆下去,他怕他会被她说动,会心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