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8章 功德镯之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凤玲珑很讨厌宇辰梦茴活着,这个三姓家奴真的很讨人厌。

    但得知宇辰梦茴和妖落烟换了心脏……她还是感觉到很不可思议。

    宇辰梦茴应该不傻吧?和妖落烟那样的老巫婆合作会得到什么好处吗?

    如果她估计不错的话,妖落烟一定狠狠摆了宇辰梦茴一道。

    换心,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此刻,风瞿人淡淡摇头,否定了司空湛的猜测:“不可能是妖落烟干的,如果是妖落烟,那三人的死状一定更加凄惨。”

    司空湛一想也是,随后又一挑眉:“如果是妖落烟指使哪个斗者干的呢?这世上认贼作父的太多了,难保有几个斗宗高手不要脸地去舔妖落烟的脚指头嘛!”

    风瞿人更是摇头了:“斗宗高手之中想投奔妖落烟的,倒是确有人在,但妖落烟不可能会借助他们之手。”

    原因无它,妖落烟太狂傲了!

    妖落烟哪怕跟天魔合作,也是直接找上的天魔,而且对天魔的态度就已经很不逊。

    区区几个斗宗高手,妖落烟不会放在眼里。

    而要取几个人的心,妖落烟更不会假手他人,也不会那般仁慈地留下人的全尸。

    众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怀疑到了宇辰梦茴的身上。

    凤玲珑也这么想,不过她可不会在众人面前特别是赫连玄玉面前,诋毁宇辰梦茴。

    她没那么傻。

    “我说嫂子,你平时那么冰雪聪明,怎么不吭声了呢?”司空湛最崇拜的就是凤玲珑了,立刻将视线转到了凤玲珑身上。

    众人也很快看向凤玲珑,他们对凤玲珑的意见都很感兴趣。

    凤玲珑想到方才宇辰南临走前对她那一眼深深的抱歉,嘴角淡淡一勾:“查案不是我的强项,这件事交给清尘去处理就行了。相信,清尘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

    众人一愣,随后想到:难道殿下是在避嫌?

    虽然凤玲珑已经嫁给了赫连玄玉,但赫连玄玉终究没有得到神界的认可,神界众神依旧认定凤玲珑为他们的公主殿下。

    宇辰南带来的消息,让玄王府里的气氛一时间沉甸甸的。

    而此刻,一抹妖灵攸地消失于玄王府外。

    淡淡一缕青烟飘落,妖落烟神色诡异地站在官府停尸房之中。

    三个面色惨白,心脏被挖走的人,躺在停尸房里。

    “这宇辰梦茴倒是有两把刷子,一进人界就迷倒了个傻子。”妖落烟仔细察看那心脏被挖开时剑刺入的准确性,不无讽刺地一笑。

    停尸房里传来一阵恶臭,妖落烟像是没闻到一样,淡淡转身,面对着阴森的墙壁。

    “七七四十九日……”妖落烟沉吟片刻,阴森森地笑了一声:“好,我就在最后一日来看看,这上古神物想玩什么花样!”

    随后,妖落烟冷哼一声,化作青烟飘离而去。

    赫连玄玉这边。

    神魔灵识被赫连玄玉追问,但他却苦于实在无法感应出宇辰梦茴和妖落烟换心的真相。

    “你不是能感应一切的灵识吗?”赫连玄玉语气很冷,“怎么最近屡次失灵?”

    凤玲珑听见这话,心中微微一动。

    似乎……确实从妖落烟自圣殿里逃了出来之后,神魔灵识的感应能力就不怎么灵验了。

    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玄机?

    “我……”神魔灵识被赫连玄玉逼问得很是尴尬,他哪里知道呢?

    凤玲珑扯了扯赫连玄玉的衣袖,微微蹙眉问道:“玄玉,你说有没有可能,是那妖落烟在从中作祟?”

    妖落烟导致神魔灵识无法感应?赫连玄玉眉头瞬间紧蹙,前后反差一想,便颔首了:“玲珑说得有几分道理。”

    如果是妖落烟以妖法挡住了一些东西,那么神魔灵识确实会被影响。

    毕竟,妖落烟是妖,而神魔灵识却只是一抹虚幻的灵识而已。

    除了感应之外,神魔灵识什么能力也没有。

    神魔灵识无法感应,赫连玄玉就将其封印了。

    入夜,两人温存了一番,随后相拥而眠。

    临睡前,凤玲珑感觉到上古功德镯有些微微发烫,便迷迷糊糊地嘀咕了句:“也不知道……小镯子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赫连玄玉在黑暗中攸地睁眼,听见凤玲珑这句话,眼神微微闪过一丝冷芒。

    上古功德镯虽然是上古之物,也是替他聚灵成功的神物。

    但,事关凤玲珑,他心里很是担忧紧张。

    宇辰南送来上古功德镯的十日之后,凤玲珑正用着午膳。

    突然之间,手腕传来一阵刺痛灼热的感觉,凤玲珑急忙掀开袖子去看。

    只见,上古功德镯不知何时已经缠上了她的手腕,正通体发着血色光芒,神圣中带着一丝威严。

    “凤姐姐!”朦雨在旁边伺候着,一见凤玲珑面露异色,又见一直沉睡着的上古功德镯有所反应,顿时就失声惊叫出来!

    凤玲珑目光冷冽,手腕却不由自主颤动起来。

    这种颤动,从微弱到剧烈,然后凤玲珑就无法控制了。

    随后,凤玲珑感觉到上古功德镯内传出一股力量,想将她整个人吞噬!

    “快去通知玄玉!”凤玲珑喊了一声,面色剧变。

    因为,她想用神力压住上古功德镯试图吞噬她的力量时,却毫无办法使上神力,仿佛神力都被那股力量给压制住了一样。

    朦雨惊慌失措,连连应声,转身飞奔出门。

    朦雨一出门,凤玲珑就无力地软倒在了地上。

    意识渐渐从她脑中被剥离,她陷入了安静的睡眠之中。

    等到赫连玄玉飞奔而来,一掌震飞房门进入房间时,看见的就是凤玲珑昏迷在地上的场景。

    而令他震怒无比的是,上古功德镯散发出来一股血光,将凤玲珑罩住了。

    “放开她!”赫连玄玉大步走过去,掌中凝聚神魔之力,伸手去拉那道血光。

    被赫连玄玉那股强大的力量一碰,上古功德镯外围的血光似乎微微凝滞了一下,但很快就开始萎缩了。

    血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融入到凤玲珑的骨血之中,凤玲珑在昏迷中难受地嘤咛了一声。

    然后,凤玲珑裸露在外的肌肤,就全部呈现出一股不正常的血色了。

    “玲珑!”赫连玄玉心痛无比,他怎么会相信那宇辰南的话,又怎么会让她把上古功德镯留在身边呢?

    他一把将凤玲珑抱起,轻柔放在了榻上,对门口还矗立着的月清尘冷喝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替玲珑诊脉!”

    没有赫连玄玉的命令,月清尘哪儿敢擅自冒犯凤玲珑?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此刻赫连玄玉下了令,月清尘才快步走到塌边,伸手给凤玲珑把脉。

    这一把脉,月清尘就微微蹙了眉:“主子,主母这是陷入沉睡中了,主母全身的血液都已经被封,如果没有特定办法,恐怕很难让主母恢复如初。”

    赫连玄玉攸地回眸,冷冰冰地盯着月清尘。

    那无与伦比的冷冽气势,让月清尘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暗恼自己的没用。

    “我带她去魔界,讨回公道!”赫连玄玉毅然将凤玲珑从榻上抱起,抱着她进入他的内天地之中,放在了更加柔软的床上。

    随后,赫连玄玉出了内天地,迅速地去了魔界。

    月清尘看着赫连玄玉消失的方向,苦笑了一声:这种事,魔界之人能做得出来吗?

    恐怕……只有那妖落烟才做得出吧?

    赫连玄玉带着凤玲珑冲入魔界,天魔简直一个头两个大了。

    “我说玄王殿下,你又来我魔界做什么?”天魔无奈地看着赫连玄玉,他魔界又惹到这尊大神了?

    “妖落烟在哪儿?”赫连玄玉语气平平地问道,面无表情,像是来勾魂的使者。

    天魔心下愤怒,居然直奔魔界来找妖落烟,难道真以为他是妖落烟的走狗吗?

    但面对赫连玄玉,天魔却是不敢说什么重话。

    于是,天魔赔笑说道:“玄王殿下,这妖落烟来去无踪,我实在不知道她在哪里。”

    “是吗?”赫连玄玉表情冰冷地看了天魔一眼,语气淡淡:“那好,我自己找。”

    赫连玄玉周身骤然发出一阵凌厉斗气,斗气从四面八方猛地蹿出,很快就朝魔界每一寸地盘扫过去了。

    “玄王殿下你……”天魔满心郁闷,赫连玄玉这般探索法,他们魔界岂不是也被赫连玄玉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若不想死,就闭嘴。”赫连玄玉想到内天地里人事不省的凤玲珑,眸色越发血红冰冷,满脸的嗜血妖娆之意。

    天魔确实不敢作声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赫连玄玉在他的地盘嚣张。

    赫连玄玉很快探到了妖落烟的下落,赤红凤眸微微一眯,一丝欣喜出现在他眸中不起眼的角落。

    妖落烟,你敢伤害玲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赫连玄玉‘嗖’地一声,如离弦的箭一般蹿了出去!

    此刻,妖洞之中,妖落烟正衣衫半解地坐着,胸口那血淋淋的窟窿心脏显得十分可怖。

    她正在修炼。

    自从得到宇辰梦茴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脏后,妖落烟就每日孜孜不倦地练习着妖法。

    而妖落烟正练到浑然忘我的境界,‘砰’的一声,妖洞外的巨大结界被破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